这事一下子轰动了全村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二日】这是件二十年前的事。

一九九六年我修炼大法后,怀着激动的心情回到家,告诉父亲我学了法轮功,告诉他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父亲马上说:“法轮功这么好,赶快让你二婶炼吧,她病的快不行了,棺材都准备好了。”

我和父亲去了二婶家。一進屋,把我吓得倒退了几步,眼前的二婶躺在床上,头肿的很大,眼睛就象用笔画上的一条线,已肿的睁不开了,不清楚她是否知道我和父亲去了,因为她没有任何反应。

我把二叔叫到堂屋,说:“城里有好多重病人炼法轮功病就好了。过几天还要开修炼法轮功的心得交流会,您去听听吧,如果觉的好您就让二婶学,如果觉的不好就算了。”我知道其实二婶那时已学不了了,充其量也就是听听师父的讲法录音。

交流会那天,有好几位同修们讲的是修炼后身体的变化,以前病怎么重,有的说吃的药得用车拉;有的说夏天还得戴棉帽;还有的说医生已经觉的自己没有好的希望了等等,可炼功后全都好了。交流会结束后二叔对我说:“快给我请大法书吧!”

两个月后弟弟家盖房子,我去帮忙做饭,顺便去看看二婶。一看,二婶坐在炕上洗碗呢。我说:“您好了?”二婶说:“你二叔给我念书听,慢慢的我就能坐起来了。他就又按照书上的教功图教我炼功,我就坐在炕上炼。”我就说:“二婶,您能下地了,下地走走吧,师父已经给您把身体调整好了。”二婶不敢,说:“我三年没下地了,下不去了。”我鼓励她:“您试试。”二婶见我一个劲的说,就顺着炕沿边溜到了地上站着。我说:“您走走看。”二婶又说走不了啦。我继续鼓励她,二婶试着迈出一步,接着又迈出一步,走了几步后就又回到了炕上坐着,说:“我这是在做梦吧?我怎么还会走了?”二婶还是不相信自己已经能走了,她还真以为是在做梦呢。我说:“您不是做梦,是真的能走了。”二婶半信半疑的又下了地,在屋里转了两圈。

我一看,就对她说:“您用手拿拿这个暖水瓶试试。”二婶一下子就把那个装着开水的热水瓶拿了起来。我又说:“再拿拿这个板凳。”她又拿起来了,还说:“很轻。”自己又去拎起了半袋子粮食。

这回她相信自己真的是好了,象个孩子一样又哭又笑,我也又哭又笑……

我走的时候二婶把我送到大门口。

随着学法炼功,二婶什么活都能干了,还到自家的小卖店卖货。村里人一看,这个快要死了的人怎么好了?!

知道二婶是怎么好的后,一下子就上来三十多人炼法轮功。真是:“大法洪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1]

这事过去二十多年了,现在我仍记忆犹新。中共墨写的谎言,永远也掩盖不了活生生的事实。可贵的人们请静心了解大法真相,您可能会有更多的收获和喜悦。

这里遗憾的补充一句:由于江泽民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的疯狂迫害,二婶吓得不敢炼了。那些病就又回到她身上。二婶现在已经不幸离世。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师〉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