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突破打电话状态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二日】在营救平台打电话这一段时间,不知不觉形成了一些观念:比如哪些单位电话比较好打,哪一种工具接听率较高,这都是根据过去的拨打经验所形成的一些想法,这些想法在自己空间场中形成一种物质,反应到拨打状态,往往呈现的结果就象所想的那样。

同修也在平台交流我们修炼要站在高层次上看问题,我自己也体会到执着于表象结果,就会陷入常人状态去看事情。这些后天形成的观念对打电话讲真相是种阻碍,得清理清理这些想法。

在一次专案中,我领了一包电话,这个案子大部份是领导阶层的电话,如院长、书记等这类号码。第一个电话是法院的院长,拨打过去就被设置成空号,当时没有再拨第二个电话,向内找自己,发现潜意识中有一种想法,觉的这些领导阶层的电话不太好打,应该不会接听吧!虽然以前也意识到这些观念不正,但没有排除干净,这次深挖自己内心,找出这个念头后,去抑制、排除它,我转念想: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职位,都是要来听真相的,尤其是领导阶层,更需要来听真相。

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后,我接着拨第二个号码,是检察院的院长,第一通他就接了,前后共接听了四次。我想对方会接听是因为之前查找自己的人心,师父给予的鼓励,但接听时间都不长,这方面有自己要修的地方,或许对方来的层次较高或背后邪恶因素比较多,以及自身善和慈悲的场还不够,必须在对法理的认识上提高,在心性上提高。

还有一次,我领到的案子里的电话都是手机号,当看到这类号码时,我内心很快冒出了一个念头,想着跟座机号比起来,手机号接听率和接听时间似乎没有座机号多,这都是过去拨打经验和交流中总结得出的结论。我当时意识到不该有这样的念头,但这个想法很顽固,不时的返出来,所以我一边按键一边排除这些思维。刚开始时拨打的电话几乎都不接,慢慢的众生开始接听了,接听时间也由十几秒变成两、三分钟。到最后一个电话,对方不仅有互动,也听完了真相,我想这不是因为自己讲的特别好或讲稿作了修正,而是在不断的向内找中清理了自己空间场,从而让众生愿意听我讲真相。

在讲真相中,我发觉必须在心性上、在对法的理解或在学法、发正念上有所提升,拨打电话的结果才会有突破。或许人心比较多,师父安排我来营救平台打电话修炼的这条路,得向内找自己,修一思一念,拨打状态才会稳定。

修一思一念很重要。我曾经历了一个心性关,向内找许久仍深陷在里面,跳不出来,幸好师父点化,才豁然开朗,把执着心放下。我意识到在这之前曾经冒出了一个不好的想法,但没有重视它,去抑制、排除它,等时间久了,这个人心被旧势力扩大或再加上其它执着,就象从刚开始的小石头慢慢变成大石头,最后变成一座大山,等意识到这是个执着应该要去掉时,它已变成一个大的魔难或心性关,这时要过就很艰难了。

师父明示:“特别是大法弟子,你们的一思一念决定着很多生命的存在和不存在,你们怎么样去做,做好那件事情、做不好那件事情决定着他们未来存在和不存在,你说他们能不关注吗?”[1]从师父讲的法理中,我体悟到在正法修炼快结束的这段时间,修一思一念格外重要。

有一次拨打北京专案,我第一天领了两包案子,从第一个电话到最后一个电话几乎都是响铃不接,只有一个电话接听了十几秒,从早上到下午只能不断的按键和听铃声,无法和对方讲真相。我内心有些消沉,也提不起劲再拨打电话,当时感觉自己修炼状态不正,找找自己的心,找到了对拨打结果的有求之心。

以前在工作上常想到“无求而自得”[2]。所以参与竞赛活动时,能专注于过程中是否用心了,不去想结果如何,通常比赛结果都是好的,感觉这方面修的还可以。但经过这次的专案拨打,发觉对结果的执着心还有,没有修干净。为何会感到消沉?再深挖自己的心,还找到了一个爱面子的心,因为以前不曾有过连续两个案子都没拨通的纪录,想到要把这样的拨打结果反馈到平台,似乎不太好看吧!这是一种强烈的自尊心,是应该要修掉的。

因为这段时间修炼状态一直处于停滞不前,没有提升的地方,所以在当时突然醒悟这次的拨打结果不就是师父设的一个小小的心性关,要让我提升的吗?真的心性提升上来,拨打状态也才会有所突破啊!这不是好事吗?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消沉的心一下子消失了,顿时觉的自己空间场一片清朗,身心自在。

第二天领案时,我没有什么想法,状态很平和,一路拨打下来,接听率、接听时间都有所突破,我想这是前一天的向内找自己,心性上的一些转变,师父给予的加持。师父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3]修炼中无论出现什么事情,无论好事坏事,都用积极、正向的心态去面对,才能更好的走在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

我们从法中知道,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没有可以参照的。从拨打电话中我也体认到个人修炼上碰到的问题,也是需要个人自己去突破。

在参与辽宁专案拨打中,我第一天领了两个案例,一路拨打下来,每个电话几乎都是嘟嘟声,察觉到不对劲了。我一方面向内找自己,找到了几天前起了安逸心,觉的从台北法会回来很累,想喘口气,休息休息,所以没有出去炼功,学法、讲真相也落下了。我还找到了执着于表象的心,因为好几个电话都不通,就会想着下一个电话是否也打不通,找到了这些执着心,就尽量排除它们。另一方面,我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拨到最后一个电话时,对方接听了约四分钟,我想这是向内找、发正念起到的效果吧。

第二天我领了另外一个案例,前面几个电话都是响铃不接,我也试着向内找、发正念,后面虽然接通了一个电话,但只听了十五秒。当时觉的挺纳闷的,心想我也向内找也发正念了,但怎么就不好使呢?后来静下心来总结这两天的拨打结果,意识到个人修炼状态中碰到的问题是无法照搬的,师父设的考题,答案怎么会一样呢?把上一次的修炼心得套在另一次的修炼状态上,这是在走捷径啊!当然就不好使。我体会到每次师父要我们悟的东西都不同,答案也不同,因为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第二次的考验中,法对修炼人的要求提高了,在原来的心性层次上要有新的突破和提升。

我曾经在打电话中,连续几个电话都打不通,心里想着之前拨打状态挺好的,怎么现在会这样呢?感觉越和以前作比较,对方似乎越不接电话,我意识到自己已在执着过去的拨打结果了。有时也会看看同修的反馈,看着看着就羡慕起同修的拨打结果,希望也能象同修那样,有更多的接听率和接听时间,比较起拨打结果来了。这时想起师父的一段法:“他们总是和人比,和他们自己的过去比,而却不能跟法的各个层次的要求来衡量自己。”[4]所以我个人体会到:同修之间的比较,若不是比学比修,反而会从中滋生出妒嫉心,对心性的提升是种阻碍。

记得刚开始上平台打电话时,没有什么观念,象一张白纸,拿起口讲稿就开始讲真相,拨打的状态很稳定。后来拨打时间越久,想法越多,空间场也越不纯净。所以现在讲真相时,试着让自己打电话的状态归零,不去想过去打电话的结果如何,打电话的资历有多久,让每次的拨打都好象是第一次讲真相那样,认认真真的面对每个号码,珍惜每一个号码背后的众生,纯净自己的空间场,我想这是否就是“修炼如初”[5]的状态呢?

早期刚开始修炼时,每个星期都有证实大法的活动,如发资料、征签、讲真相、踩街游行等,轰轰烈烈的,但一段时间下来觉的身心疲惫,好象在原地打转,那时在内心打了一个大问号,问自己这样是修炼吗?如果是的话,为什么没有升华的感觉?后来经过同修的提醒,上明慧网看交流文章,渐渐的对修炼有了一个明确的认识:大法修炼就是修心性啊!不管是学法、炼功、讲真相,方方面面,都得在心性上提升,才能做好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所以我觉的打电话不能代替修炼,但在打电话的过程中,面对众生不同的反应会暴露出来人心,从中找自己的执着,提高心性。心性提升后再打电话,才能突破打电话状态,更好的讲清真相。

以上是这一年多来在营救平台打电话的修炼体会,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多包容、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时间的对话〉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