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市育才街派出所指导员谭军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六日】河北石家庄市育才街派出所从派出所指导员谭军到所长褚更生,曾积极执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大肆非法抓捕、劳教法轮功学员,送洗脑班迫害,并借非法抄家之机大肆抢劫法轮功学员的钱财、存折、手机、计算机、打印机、影碟机等贵重物品无数。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日,育才街派出所指导员谭军带领七、八个警卒,趁法轮功学员韩文英没锁门,悄悄推门入室,采取强盗流氓行为,将韩文英老人绑架上警车,并抢走了大法书籍和真相材料。(这已经是第三次抄她的家了)。强制给她检查身体,妄图送至劳教所。因量得血压高压为230毫米汞柱,劳教所都不敢收。回来后,派出所要求韩文英第二天到派出所报到。当晚韩文英离家出走,不知去向。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七日下午,谭军带人强行从单位将法轮功学员孙金虎绑架,推上警车后直接送河北省洗脑中心(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进行迫害。

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一日,育才街派出所谭军带一帮警察突然就闯到法轮功学员崔立新家里要抄家,家里只有九岁的孩子。警察如狼似虎的将家中电脑、VCD、打印机、传真机、6300元现金和一张36000元的存折全部抢走。还逼问赶回家的崔立新的丈夫,必须说出崔立新的下落,然后到石家庄火车站检票口把出差途中的崔立新绑架。

二零零五年九月六日早晨六点左右,谭军带领一帮不明身份的人和石家庄长安区公安分局和育才街派出所的警察,从石家庄法轮功学员王若娥家的后墙翻墙进院,同时从前面卸下厨房窗户进屋,撞开王若娥的卧室门将她绑架,接着象土匪一样抄家、乱翻一气,连儿媳妇和孙子的电脑、打印一体机都抄走了。家属质问:“为什么抄家、扣人,有搜查证吗?”谭军就拿出一张空白表格,当场填写,土匪流氓行径尽现!王若娥被绑架,在石家庄洗脑班(即所谓河北省省会“法制教育中心”)遭受长时间不让睡觉,强行灌食等残酷迫害。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一日,法轮功学员王桂兰因给路人讲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被绑架到石家庄育才街派出所。之后,王桂兰所在单位河北医科大学党委在派出所指导员谭军教唆下,“研究通过”了对王桂兰每月扣发工资两千元,扣够一万元交给“610办公室”作为“培训费”将王桂兰送洗脑班的“决定”。王桂兰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向世人讲真相,多次被当地洗脑班、街道派出所指导员谭军、片警史齐武伙同王桂兰所在单位河北医科大学党委迫害。

(一)法轮功学员崔利新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七年六月,法轮功学员崔利新的母亲刚刚去世没几天,崔利新又被石家庄育才街派出所绑架,在赞皇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因绝食出现生命危险而保外。当时,崔利新被绑架时,家中被育才街派出所抄走许多财物,有夫妻俩工作用的笔记本计算机,外企公司配备的传真机、打印机、私家用的音响、手机、项链、手表、照相机、六千三百元现金和三点六万元的存折,经家中几次索要,警察不得已,给打了欠条,但有五千元没给打欠条。谭军当时声称,是崔利新“不外出闹事”的“保证金”。但崔利新二零零七年九月份再次被绑架时,谭军又以崔利新不在家了,而拒不归还,不给打欠条,打算予以“没收”。

二零零七年九月份,崔利新再次被绑架时,谭军又以崔利新不在家了,而拒不归还,不给打欠条,打算予以“没收”。崔利新保外回家后,一直在家中调养身体,正常生活,因被绑架才不在家了,派出所却以此为由没收其所谓的私人财物。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八日,在邪党召开十七大之前,崔利新又被育才街警察非法从家中抓走,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

二零零八年年初,崔利新在劳教所因为胃穿孔出现危险保外,可奥运期间,恶党人员硬把身体还很虚弱的崔利新又抓进劳教所。

二零零九年,石家庄育才街派出所大肆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十一”前夕,更是无数次的跟踪、骚扰崔立新。崔利新不堪邪恶的骚扰与绑架,被迫离家出走。恶警们抓不到崔立新,便先后劫持崔立新的丈夫和哥哥做人质。

(二)八旬老太太王若娥遭受的迫害

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王若娥,82岁,退休于“石家庄化肥厂”。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后,多次遭受迫害,曾经被非法判刑三年缓三年,三年的所谓“严管期”,老人说:“有讲不完的心酸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王若娥去北京为师父讨公道,被绑架上警车,送到天安门派出所,报了个人信息,后来被“河北省驻京办”塞到巴士的后备箱里(当时除了司机,只有一位女士押车)驶向“河北省驻京办”。下车后,有一位男人说:这个老太太还带笑容,把她铐到院子。从上午十来点钟,王若娥老人被手铐铐在暖气管子上,当时北京天气很冷,直到晚上九点多钟,由单位和育才街派出所来人将她拉回育才街派出所关押,最后逼她儿子交了二千元,由化肥厂总家委代收的。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日,王若娥老人再次上京为师父讨公道,这次被天安门警察在警车内搧了儿光,回到石家庄,被非法关押到育才街办事处,当时有十几个法轮功学员被强行洗脑迫害(主管叫郭午戌),绝食抗议。虽然一周后回家了,但是,王若娥的退休金被停发了,生存权给剥夺了。

二零零五年九月六日早晨六点,天还没亮,王若娥家住一楼,后院有围墙,两帮警察,一帮从南院翻墙而过,一帮从前面卸下钢窗,通过厨房入室将王若娥的卧室踹开,王若娥是一位单身老人,那种惊吓,可想而知,一帮警察,十几个,有长区分局的警察,还有几个女的,育才街派出所谭军是领头的,非法抄家,抢走了不少私人物品。

王若娥老人被绑架到了育才街派岀所非法拘押了几天,后来被强制送到河北省洗脑班迫害、欺凌。当时洗脑班主管叫袁书谦。十天后,王若娥儿子见到她,人变了个样,得知里边不让她睡觉,折磨的不轻,儿子向他们理论,结果,他们找到儿子工作单位,说:她儿子不配合他们折磨他妈,达不到转化的目的,是妨碍公务,给单位施加压力。

王若娥说:“以梁子凌为首的打手们,他们轮番的上阵,夜间有夜餐,使用的邪招儿如:逼我坐在凳子上,双脚踩上法轮功的书籍,眼睛要看着诬陷大法的录像,梁子凌在我脸上画花脸,时不时的还掐我眼皮、胳膊,、腿等处,越反抗,他们越厉害。有一天早上,他们洗漱去了,我乘机回到关押我的房间休息一下,他们很快将我从床上拖下来,两个男人抬着我,另一个男人举着录像机录像。折磨我一个月后,我在反思:我信仰‘真、善、忍’,高标准要求自己按‘真、善、忍’做好人,家委会每年登榜表扬我:赈灾,我捐的钱在小区是最多的,衣物是最好的,我还将上千元的健身器捐给了家委会,供大家共享,就这样,我家门口钉的‘五好家庭’牌也被家委会党书记——李贵生起走了。做好人、更好的人,反倒遭到如此迫害。”

宪法不是规定信仰自由吗?为什么一个七旬的老太太,被关押遭如此迫害,天天都在生与死的博弈中煎熬、挣扎!从十月四日王若娥开始绝食,不吃也不喝了!一周后,袁书谦(主管)亲自上阵,把她绑在椅子上,捏住鼻子,从嘴里往下倒流食,事后自称灌的如何如何多。从此,王若娥老人胃痛难忍。三个月的折磨,没给王若娥儿子说过情况,给他急的血压高了,至今每天吃降压药。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九日,王若娥老人又被转到石家庄第二看守所继续迫害,非法关押六个多月,虽然七旬老人说是不安排生产指标了 (手工活:做花束) ,但是犯人们的指标也很难完成,每天从早上六点钟到晚上十点钟工作,老人必须帮助她们,否则也会惹祸上身。王若娥老人曾经也被犯人打过,一些粗活都推给她做,很多时候,老人的手指会磨出泡,也是很苦的,伙食也很糟。

二月十六日石家庄长安区法院非法对王若娥进行秘密开庭审判。四个月后,到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二日,儿子、儿媳将王若娥接回家。一共九个多月的煎熬,王若娥带回家的是一张纸——判决书:判刑三年缓三年。

回家后,王若娥身体出现了状况,非常疲倦症,连上厕所都很累,两只手的手指也合不上了,僵了。

相关信息:
石家庄长安分局育才街派出所, 石家庄市谈北路6号
电话:0311-86048518,86048886
指导员:谭军

河北省法制教育培训中心责任人袁书谦: 13903115399、13383019173、办0311-87712641 (河北无极县人,一直在洗脑中心迫害法轮功学员)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