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修炼路 师父引我前行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日】我是二零一零年走入大法修炼的八零后大法弟子,一直独自修炼,虽然修炼九年多,但总在人中徘徊,不会真正修心。去年一场魔难让我跌入人生谷底,也让我从喧嚣逐利的洪流中冷静下来,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看待这一切,跳出人情、跳出败坏的道德观念,学会对自己修炼负责、对众生负责,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得法修炼获新生

我是从网络下载《转法轮》得法的,走入大法的最初原因是被大法弟子不屈的精神所震撼。看了明慧报道的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真相,还有很多揭露中共迫害的文章,我不住的流泪,失声痛哭了好几天,那种敲击心灵的痛楚难以言表。在如此迫害之下,还能坚持信仰不屈服,勇敢的用血肉之躯来抵抗毫无人性底线的下流迫害,只有明悟真理的人才能做到!

似乎有一种强烈、难以抗拒的巨大力量引导着我走近大法,一生苦苦追寻真理的我,决定看看《转法轮》。看书之后,我被大法的高深法理深深折服,认定这就是一生所求。很快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学法一周就感觉无病一身轻。我曾患神经障碍七年(属世界型疑难杂症),求医无数,尝遍世间冷暖,从未奢望能治愈,还有胃炎、肠炎、中耳炎、骨质增生、体寒、痛经,年纪轻轻一身的病。几天时间,所有病不翼而飞,从“病篓子”到“金刚葫芦妹”的蜕变让身边亲友都感叹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

最重要的是大法净化了我的心灵,让我重获新生,从抑郁、消极、迷茫变的阳光、乐观、积极,我学会用善良与坚强面对一切魔难。

跌入人生低谷 红尘梦醒

我在金融行业工作已有十多年,职位是分部负责人。一年前,因发现领导从事违法违规业务,辞职离开了公司。随后几月的求职之路并不顺利,因金融风险层出不穷,求职面越来越窄,原希望找一个踏实做事、不做任何违法违规业务的单位。但很难,可以说几乎全大陆的金融都是庞氏骗局,借新钱还旧钱,经济形势下行,都采取各种不正当手段获取资金,黑幕很多。有些公司会直接提出让我签字默许不正当交易。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这是最基本的原则,我不能这么做。

我似乎走入了死胡同:坚持原则几乎找不到工作,甚至有些面试领导说我太较真、人为给自己设限。几个月下来工作还没确定,求职也从主动变成被动,到后来面试什么都没回应。

从父母引以为傲的高薪金融管理者,到没有任何收入的待业大龄女青年,生活捉襟见肘,还需要家人经济支持。这样大的落差让自尊心极强的我一时缓不过劲来。妈妈说:“全世界不止是你一个人做金融,行业就是这样,你得生活呀,愁死人了!”爸爸说:“你是名校毕业生,怎么会这样呢?谁都有份工作!”朋友说:“我真是为你的未来忧虑!”我无言以对,想告诉他们大法教我做一个善良、正直的人,行业太乱,不能同流合污;想告诉他们虽然暂时经济困难,但慢慢会好,但生活的落魄让我没有信心和勇气开口。孤单、寂寞、无助是我当时最真实的内心写照。

“也许我放低一点道德准线或找朋友推荐一下,也能找个工作,至少不会有经济压力;也许我太极端了,这样做是在让世人误解大法;也许……”种种想法扰的我心神不宁,没人交流、没人理解,常常独自一人流泪。但不管怎么难,内心一直有个清晰的信念——我是大法弟子,路不能走偏。

找到根本执着 走师父安排的路

那段时间天天做梦:我要回家却总不走大路,老走弯路、绕小道,坐飞机、倒车都倒很多次,就是不直达。路上有人问我,你怎么走小道呀?我答:小道快,抄近道回家。回家的路曲曲折折,总是迷路,就是到家也是迟到。

我悟到这是师尊的慈悲点化,我的路为什么会走偏呢?只有师父安排的路才是对的,把一切忧虑都抛在脑后,我专注学法、背法。由于时间充裕且没有外界干扰,长期学法不得法的我感觉终于学法入心了。静心梳理近两年的修炼路,与法对照,我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做到实修。

大法开智开慧,我的工作一直非常顺利,是领导、同事夸赞的对像,听的都是赞扬的话,越听越受用,事业成功让我变的自命不凡。自以为是的我,把这些成就都当作个人能力的见证,当作是大法修炼的功德,这是贪天之功,是利用大法获得常人名利。随着薪资和岗位提升,工作压力也越来越大,法的要求也在提高,由于修炼的放松,不会修一思一念,我总是带着有求之心从大法中找解决常人矛盾的方法,向内找浮皮潦草,生搬硬套用表面法理规范个人行为,做事极端、生硬。这也是党文化中形成的急功近利、急于达到目地的观念体现。

我特别在意别人的看法,以与人为善为借口,患得患失顾及各种人情、面子。尤其在乎父母期望,觉的做子女要孝顺、让家人欣慰;做工作要尽职尽责;做朋友要仗义、忠诚……从小到大,我就是在父母的高期许下长大,从市重点、省重点、尖子班、尖尖班,到名牌大学,再到令人羡慕的工作,各种奖状、证书,这成了我是个好女儿的印证。我把这些当作别人认可的前提,也当作是证实大法、讲真相的优势。一下子失去这些光鲜外表,常人态度迥异的变化,让我幡然醒悟,原来我从来没有从根本上证实大法。我是在认可名利是衡量好坏标准——这个党文化败坏观念的基础上,做常人中的“老好人”来证实自己。

师父说:“有人说你好,你不一定真好;有人说你坏,你不一定真坏,因为衡量好坏的标准都发生了扭曲。只有符合宇宙这个特性的他才是个好人,这是唯一衡量好坏人的标准,这是得到宇宙中承认的。”[1]

“老好人”标准是以常人对我的评价来变动的,一直以来我就在维护一种表面和睦,维护着人情。我为什么在工作优越时能跟父母证实大法好,而在落魄时不能呢?是什么阻碍我不能堂堂正正的告诉他们,是大法铸就我一颗坚强的内心和不愿同流合污的高尚道德?因为我觉的自己不符合父母期许了,觉的不被认可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不是以“真、善、忍”来衡量好坏,而是以败坏了社会道德标准来衡量,觉的低人一等,产生自卑心。维护自我不受伤害的私心让我做不到堂堂正正,走不出人,也做不到真正为救度众生负责。

我也发现自己学法带着很强的有求之心,尤其遇到矛盾时,象找标准答案一样,想从法中找出固定公式来对照。修炼总是注重表面结果,“法学了多少、讲真相事做了多少……”看明慧交流文章,容易对正念足的同修产生崇拜心,如榜样般对照学。法理讲起来夸夸其谈,但一遇到大矛盾就会守不住心性,后悔之余,找很多人心,但同样问题还会再犯。做事总会想当然,对照法也是对照表面行为,而不是把一思一念与法对照。

终于我的心释然了、敞亮了,师父指的金光大道就在眼前,只要放下自我的根本执着,信师信法,修炼路就会归正,是强烈的自我和败坏的观念让我迷失在眼前幻象中。

学会真正向内找 修一思一念

真正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再看眼下的魔难,我悟到这是师父给我的修炼机会,要好好把握,做一个真修弟子,赶上来。修炼没什么捷径,金光大道必须以法为标准,一思一念都要符合法。我找到了很多执着心:嫉妒心、显示心、争斗心、名利心、欢喜心、爱听好话的心、虚荣心、贪吃的心,真正实修发现原来自己人心这么多,党文化也很重,我离法的标准差的太远。

我悟到这次魔难的直接原因是色欲心。自认为色欲心不重,从没交过男朋友,与异性相处也能保持理智,注意分寸。也就是说,我仅从表面行为上与法对照,没有修一思一念,对色欲心的种种表现没有辨别,也没从内心深处认识到色欲心的严重危害。

金融行业注重外表,交际应酬多,权色交易泛滥,社会败象接触也很多,其实对我污染很大。但在色欲心这个问题上,自以为是的我总以常人观念判断,而不是用法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不会主动排斥色欲思想业,分不清真我、假我,经常会被动的顺应,想入非非。慢慢的,我也顺应了常人的时髦:注重外表,买衣服,花很多钱做头发护理,看网络,听同事说八卦。听异性说我漂亮,也不排斥,还觉的挺好,认为自己受欢迎是好事,有助于讲真相。一时间,身边出来很多异性表示好感,更让人难以启齿的是,还出现了同性的爱慕,对我影响非常大。

这些“受欢迎”不是个人魅力,是自己空间场色欲物质太多。而我却不自知,当猛然惊醒时,才发现已经被色魔拖向地狱边缘,与法形成了厚厚的间隔层。色的思想业反应越来越多,严重干扰我静心学法。

梦中一次次过色欲关,有时只要午休一闭眼就能出现。刚开始非常露骨,出现不雅的景象,到后来越来越隐蔽,比如自己喜欢的某类型异性的安慰、关爱的话语、影像。随着学法深入,基本能过去,一般都会突然惊醒,嘴里念着:这是色欲心,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要。记不清多少次反反复复,也记不清有多少次哭着求师父帮助,经过几个月的实修,色欲心逐渐消弱,这时我的头脑感觉清醒了,一层与法隔离的物质去掉了,心静了很多。

师父说:“师父有时候看到你们干的那些事啊,真的很伤心;可是真的让我抛弃你呀,师父也是真的痛心,真的不想轻易抛弃你。可是就那么不知道上進!就那么不知道争气!还给大法抹着黑、干着连“人”字都不够的事,你还说你是大法弟子!”[2]我体悟到这段法的一层涵义:如果空间场色欲物质太多,被色欲心控制的太厉害,应该说这时修炼者连基本的人的状态都不是了,如不归正,根本没法在此基础上修炼。

学法、背法,看同修有关色欲的交流文章,可以直接消去很多败坏的色欲思想业。此外,看《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解体党文化》,还有明慧的传统文化文章对我帮助也很大。我多次看了《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中的家庭篇、文化篇,还有对女权主义、同性恋那部份的分析,才发现自己对这些败坏观念也认同,比如:男女平等,女人也应该有个人事业追求,推崇女性地位等,因此遇到同性的追求也是空间场败物的映照。

感恩师父慈悲救度,我非常珍惜师父安排的这次从新做好的修炼机缘。也希望青年同修吸取我的教训,对色欲心千万不能放松,不能认为仅仅是思想,而没有行为犯错就没有问题。师父说过:“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1]电视、网络、手机、常人聚会、聊天,大陆一切环境都泛滥着色魔,每天学法修心必须得保证,我们才能在浑浑恶世走好正法路。现在每天背法、看大法书,我的脑袋泥丸部位会散发凉气,有时还能听见法轮在脑袋里消思想业的咯吱响声,脑袋很疼,可见其有多么顽固。我目前层次看到的色魔是黑色鬼脸模样,青面獠牙,很可怕,阴气非常重。

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

我一直独自一人修炼,九年来感觉很孤独,想有同修一起交流。装电脑、维修打印机、打印真相资料、发真相资料,讲真相,只有一个人这样坚持着,大法书也都是用针线缝制的、非常简陋。一直以来我经常会被消极、寂寞的负面思想业影响。

经过一年的魔炼,心性提升后,我第一次体悟到师父的慈悲安排与良苦用心:我的修炼之路其实是证实大法好的例证。没有任何人的劝说与影响,因大法被迫害走入修炼,仅靠电子版本《转法轮》,自学功法动作,一周就无病一身轻,多种疾病也不翼而飞,内心光明、快乐。这正是大法的慈悲与神奇造就的人间神话!没有伟大的师父、伟大的大法,我的修炼路是寸步难行,哪能如此平稳?是我心性太差,执着自我,老用人心想师父安排,顾虑重重,把难看大、把自己看小,总走弯路,不能真正理悟大法的无边法力。

该清醒理智了,走出顾影自怜的曲径,放下愤愤不平的嫉妒,学会为自己修炼负责、对众生负责,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我希望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世人大法的美好,改变以前那种总是强调邪党邪恶和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惨烈,给人与邪党斗的印象。我准备了些以前患病时的旧照,还有与病友在医院的合照,有些病友的神经萎缩很严重,肌肉已出现严重变形。这些照片能更好的与我现在的精神与面容做对比,证实大法的美好,效果非常好。

我与他们娓娓道来自己求医的辛酸,感叹大法的祛病健身的神奇和对人内心心境的提升。世人如听故事般与我一起体悟人生苦乐,感受大法美好,同时引导他们:如果没有邪党的迫害,会有多少像我这样被病魔折磨的人受益呀,会有多少人的道德会提升呢? 有些人会有“法轮功有组织”、“受国外势力财力支持”等疑问,如果条件容许,我会说:“我就是学法轮功的,这么多年,独自一人,没见过其他人,也没见什么组织,也没人给我钱。但我可以用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你大法的真相,这是真实的法轮功。”如果环境适宜,再给世人现场放mp4视频,大法游行、大法洪传、修炼体悟的一些短片,讲真相效果会更加深入。

我也利用目前“窘迫境况”来证实大法,与人交流时,根据他们的接受能力与所遇烦心事,用自己在这一年的各种修心经历与他们分享修炼体悟。告诉他们大陆的金融乱相,逐利文化,并不是个人行为,是社会现象,借鉴《解体党文化》的分析,与他们互动。用大法法理开导他们,劝说他们放下怨恨,善良体谅他人不易,让他们明白是在邪党蹂躏下,人性扭曲,才会发生这些矛盾。效果也很好,很多世人对党文化的深入分析都感同身受,感叹道:你说的真对,就那么回事!

我曾片面认为堂堂正正的修炼就是要排除一切干扰,用金刚不动的心坚修大法,把常人表面一切不利修炼的都当作干扰;救度众生仅仅局限在让他接受大法真相、三退保平安。其实这都是对大法内涵不理解,摆不正大法与修炼者个人的关系,带着执着自我圆满的私心,没有主意识清醒的对修炼负责,对救度众生负责。只有信师信法,不断同化大法,从常人幻象中跳出来,真正修炼自己这颗心,用正念面对一切,才能做到为自己修炼负责,为众生负责,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愚钝的弟子让师父操尽了心,愧对师尊苦度。与师父期望、与法的要求相对比,我真切体悟到以目前修炼境界而言,真的差的很远、很远,错过已不能弥补,我要做的就是如何缩小修炼差距,珍惜修炼机缘,走师父安排的路。

不足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