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忍的种子扎根在越来越多的人心中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日】县城的西边,是连绵起伏的青山,山里八十多里地的地方乃是煤乡。岳父岳母就在山里居住,岳父从煤矿退休,六十多岁了,每月有两千多元钱的退休金,安享晚年。

我们在县城打工,在县城租房居住。每次岳父岳母想念儿女们了,老俩口都骑摩托车从山里八十里到县城看我们,我们也经常上山看望他们。妻子告诫了多次:“爸妈下县城坐公交车,公交车安全,可别骑摩托车了,爸的技术并不好。”岳母说:“坐公交车一个人十元钱,两个人二十元钱,下去二十,回来二十,一来一回四十元钱,太贵了,骑摩托加十五块钱油能跑个来回。”妻说不安全,岳父说:“安全,我们小心点。”妻子急了,不停的唠叨,“好好好,我们坐车、坐车。”岳父岳母敷衍着。

我每次都给他们讲法轮大法的美好,讲天安门自焚真相,讲大法洪传世界。有一次,讲天安门自焚真相,我说:“王进东全身衣服都烧成黑糊糊了,头发还没烧着,”岳母哈哈大笑说:“共产(邪)党弄假,谁都看出来是假的,还在宣传假的,愚弄老百姓。”每次都告诉他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岳母说:“我们每天念,早上念,晚上念,嘴里也念,心里也念。”我心里暖暖的。

六月份的一天,岳父载着岳母照样骑摩托车下县城。县城五里地公路边有几座砖厂,每天拉砖的车络绎不绝。有一辆砖车拉满砖,慢慢悠悠往前开。岳父的技术不好,刹不住车,向砖车的后尾撞去,岳母在车上急得大喊:停车停车,但车停不住,直接追尾撞上砖车,老俩口都摔倒在路边。

拉砖的司机并不知道,依旧慢慢悠悠往前开。岳父撞得不省人事,岳母爬起来赶紧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师父救救他。一边念一边把岳父的头抬起来,马上从岳父的嘴里、鼻子里不停的往出淌血,血流了好大一滩,前胸都是血。

好心的路人帮忙给儿女们打了个电话。孩子们赶来的时候,岳父已经有点清醒了,住医院花了五、六千元康复了,身体健康。事后,岳母向所有的亲友们讲: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师父好,救了我老头一命。

岳母姐妹五个,俩兄弟,大家庭。每个家庭的儿女媳妇女婿加起来好多:“二姨咋不讹他点钱呢?赶紧追上拉砖的车,讹他几万。”姨外甥女婿故意说。岳母说:“我要是追拉砖的车,也能追上,讹不了多少钱,老头就死定了。我就听我女婿的话,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讹人,不占便宜,赶紧把老头的头抬起来,流出来好多血,迟几分钟,血流入脑袋里,肯定死了。现在健健康康的多好,法轮大法真的好。”我满眼是泪,能说什么呢。

老会计的故事

单位的会计是一个老党员,年轻的时候,就入党了,现在六十多岁了,经常和我在一块交谈。我常常讲法轮大法的美好,大法洪传世界,讲天安门自焚,讲共产党的历次运动害死无数人,坦克在天安门广场压死好多学生。他知道,亲身经历过运动,知道共产邪党的残酷。我说:“退党哇。”老会计说:“不退,绝不退,吃着共产党,领着共产党的退休金,那不能退。”咋说也不退。

有一次,他和我说:“我的一个老同学也是炼法轮功的,好多年没见,大街上见了我,直接叫我退党。他知道我是党员,叫我退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全家得福报平安。”“退啊!”我问:退吗?“不退,不能退。”我无奈。

厂里来了一个年轻的会计,老会计辞职回家了,家是外县的。二零一九年二月份,厂长打电话叫老会计来一趟厂里,旧账有点问题,理一理。老会计来了,理清了账。晚上没事和我聊天,见面就说:“你不行,你说话不行,差的太远。”我说:“啥不行,咋回事?”老会计说:“我回家,接了两个法轮功(学员)的电话,讲法轮功,说的真好。”我说:“啥好,能比我说得好?”

老会计说:“比你可好多了,人家最低的也是研究生,博士水平,你只能算小学生。有一个男的,说话非常温和,普通话,一点点的和你谈当前的形势,讲共产党的历次运动,分析的清清楚楚,说话不紧不慢,你也可以插话,问问题。真有水平,真愿意听,讲了两个小时,我一看时间长了,就挂了。”

我赶紧问:“告诉您法轮大法好吗?退党吗?”老会计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做一个好人,只谈了两句。问我入党吗?我说没入过,人家再不问,我说挂了哇,下次聊,人家很礼貌的说再见,下次聊。”哦,我知道,老共产党员,精明的很,怕电话监听,政府迫害,入过党也说没入。

我再问:第二个电话呢?老会计说:“甭着急,慢慢说。第二个电话是个女的,说话更有水平,我看是个博士水平。”我心里暗笑,大法弟子高学历的是有,但也有很多是低学历的,没学历的。是大法好,我们的师父好,在大法中修炼的同修好,每个细胞粒子都是善,你电话听的也是善,你才说好。

老会计说:“女的说话非常礼貌,普通话,说一个问题让你谈看法,你谈完了,人家再谈谈人家的看法,分析的很有哲理性。层次分明,比你说的透彻的多。听了后,你都会觉的和高水平、高阶层、高学历的人交谈真好。”我说,说什么了?老会计说:“每次运动,学生运动,法轮功的看法。”

我问:“谈法轮功吗?让你退党吗?”老会计说:“谈了一两句,问我入过党吗?我说没入过,人家也再不问了。”“最后呢?”“最后人家礼貌的说再见,下次聊。”我说:“那怎么知道是法轮功的电话?”老会计说:“我亲友们接过好多次了,法轮功的电话非常有礼貌,对法轮功也谈几句,不多谈。但是就是法轮功的,门缝里经常有传单。”

哦,老会计大加赞赏同修们的真相电话,我打住说:“退党哇,把您那个党退了哇。”“退、退、退党,退。”老会计爽快的大声说退退。我惊呆了,真想不到这么固执的人竟然这么痛快的说退党。那一刻,我真的心里哽咽,感谢伟大的师父,感谢可敬可爱的同修们一次次的铺垫,使面对面讲真相顺利多了。

老父亲的故事

老父亲经历了中共搞的历次运动,亲身知道运动的残酷,共党的下手狠毒,坚决不让我们学法轮功,原因是胳膊拧不过大腿,苦口婆心给我们讲亲身经历的事情。在三差(即三反运动)的时候,村里的一个所谓“地主”,大队领导叫交出银元,地主说:“我自己辛辛苦苦攒的,为什么给你们?你们是强盗,你们共产党是一伙强盗。”村支书说:“有没有?”“有。”“在哪里?”地主说:“在头里面,打烂头就有了。”结果把地主的头打烂了,也没得到一块银元。村里有一个地主婆,全村公认的好人,也给拿石头活活打死了,人们非常心疼。

父亲怕我被共产党迫害,对我管的很严。可是老一辈的人们在一块闲谈说起,都骂共产党的残暴没人性。那个村支书没到六十岁,就两腿两胳膊都不会动了,儿女们去北京天津各大医院都检查了没毛病就是动不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有一次我在乡门口讲真相,村里人通知了我的父亲,父亲非常害怕,把我拉到家里不停责备。那时候我有勇气啥都不怕,我干脆到院子里放亮最大的嗓门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父亲惊呆了,背后的邪灵也灭没了,父亲说:“甭喊了,再也不说你了。”从此父亲再不说我什么。

如今几年过去了,父亲也年老了,每次回家,我都给父亲讲大法的美好,讲大法的修炼是万古以来最伟大的佛法。老人家也慢慢懂了。我说:“每天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嘴里也念,心里也念。”父亲说:“念呢,天天念。”老母亲也说:“每天在念,谁也管不了,天天早上念。”我心里暖暖的,谎话是骗不了人们的,好多身边的亲友朋友见面第一句话就是:法轮大法好,我张开嘴笑。

乌云遮不住太阳,真善忍的种子逐渐扎根在越来越多人们的心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