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青龙县赵才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九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赵才是河北省秦皇岛市青龙县原看守所副所长,自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后,被邪党抹黑宣传所欺骗,沦为邪党的帮凶,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助恶为虐。据悉,赵才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遭恶报死于脑梗。

赵才是青龙县娄子石乡人,在其任青龙县看守所副所长期间迫害法轮功学员。他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守法的好人,却仍然一意孤行,痴迷地执行江泽民迫害政策,对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各种迫害,如:肛门灌食、趴冰、手脚连铐、毒打、辱骂、蹲马步、打皮条、电棍电、跪砖头、吊杆、雨淋、暴晒、跪泥路、冷冻、野蛮灌食、跪石子、学蛤蟆蹦等。

二零零零年春天的一天,刚刚吃过早饭,赵才和王金、就将连铐(“手脚连铐是用三十多斤重的铁链子,先将两脚用铁铐铐在一起,然后将两手从两大腿的后边(外边)铐上,再将两手和两脚铐在一起,让人不能躺,不能坐,不能站,不能吃东西,不能大小便,一切生活不能自理。”)的十几名女法轮功学员赶到院内,强迫在院内围一花园绕圈,由于长时间连铐,有的人身体虚弱,从屋内根本就挪不出来,赵才等人就叫来男犯人把她们一个个抬出来。由于人多,铁铐子在水泥地上“哗啦哗啦”直响,每挪动一步都要承受很大痛苦。

法轮功学员张金萍(青龙县医院内科主治医师),因个子较高,她的脚镣子和手铐是用长一点的绳连着,她抬着头走在前面,为了信仰,不畏强暴,满脸的坚强与自信。后面的人不时有倒在地上不能动的,这时他们就拿着一根70-80公分长的硬四棱胶棒,也叫皮条(也叫钢鞭。是用多根细钢丝拧成绳,外边用汽车轮胎的胶皮熔化后灌注而成,外边带棱,坚硬而能弯,大拇指粗,七十到八十公分长。)不时抽打倒在地上的人,并不停地叫骂,然后叫来犯人拽着头发拎起来再继续让她们向前挪动。有的手腕与脚腕处磨的鲜血直流,有的已经白骨外露,钻心的疼痛使有的人昏死过去,这时看守所的恶警医生拿来药针,注射了不明药物,再把人抬进屋里。自那以后,这样的迫害几乎天天如此。

一九九九年冬天很冷,零下20多度。每天早上开牢房门集体上厕所,都得由外面的人拿锤子砸开“冰门”(因为牢内人多,呼气多,外面太冷,温差很大,所以门都在外面冻上很厚的一层冰),砸掉“冰门”才能正常打开门。

十二月二十日早晨,那天是副所长赵才的班,天还没亮,赵才大声地喊一个犯人的名字,说打桶凉水来。当时人们也不知是啥事,随后赵才说把水泼在院内地上。由于天很冷,院内又是水泥地,水泼在地上迅速冻成冰,这时,赵才说:“你们不是炼法轮功吗?今天都给我趴在冰上!”(趴冰:两手心向下伸直,腿向下伸直,手心、脚背、脸部都挨冰。)强迫十几个衣着单薄的女法轮功学员趴在冰上。恶警们穿着大衣站在那里,并不时的取笑辱骂。

在二零零零年年后,有一天的午后,副所长赵才说:“明天谁还炼法轮功,就给我趴冰!”于是他就叫犯人担水泼在院子水泥地上,到第二天早上,赵才、王金把屋所有的女法轮功学员都叫出来,扒掉她们的外衣(只穿内衣),很快,她们的手冻得失去了知觉,他们就用穿鞋的脚,踩着法轮功学员的手继续贴在冰上。有的学员当场就被冻晕过去了,可大家还是没人说不炼,他们也只好让起来了。回到屋里一暖和,手钻心的疼,一个个的抱着手疼得直掉泪。几天后,有的手整个脱掉了一个黑壳。

法轮功学员把整个冰融化成一个人形。吃完饭换班时,接班的警察看见院中冰上都是一排整齐的手形,不知怎么回事,一问才知原来是法轮功学员用手把冰捂化后留下的手印儿,警察们却哄笑取乐。

一次,法轮功学员王素芬因恶人迫害其他两名学员绝食抗议,被赵才等人,用皮条毒打近一小时,最后将她拽起捏鼻子按脑袋,强行给灌一汤匙米汤。

其实神佛早就警示过他,在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赵才得了脑出血,他不悟,还迫害法轮功学员,给自己造成如此的下场。

佛法慈悲与威严同在,望不明大法真相的世人以赵才为戒,珍惜与法轮大法同在的圣缘,了解大法、支持大法、修炼大法,得到大法和大法师父的保护,躲过人类现在正在发生的瘟疫劫难,选择美好的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