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呵护闯出死关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三十一日】二零一八年六月二日晚,我将打印好的十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送到同修家装订,准备发完六点正念回家,刚盘上腿,就有人敲门。我家的老邻居告诉同修,同修的父母和妹妹被警察蹲坑四天,警察今晚动手抓人。我听到消息,心一惊,心就提到嗓子眼。

我赶紧回家,心里想问题出在哪?这么大的漏,如果真出事牵扯的事就大了。我的怕心也起来了,心想赶快把优盘藏起来放好。剩下的东西往哪藏?还不能对我不修炼的父母说,怕他们担心害怕,我焦躁不安。走到窗前让自己平静下来。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的命都是您给的,我所有的工具都是救人的法器,不是邪恶迫害的证据,一切听师父安排,就交给师父,东西我不藏了。”我就背“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1]。坐在床上发正念,我发正念时能量很强。在我眼前显现一幅画面,三枚鹌鹑蛋掉在草袋子上打碎了,我的父亲把草袋子拽走了。我的心一下放下,知道没事了。继续发正念,一夜没间断。早上起来就上吐下泻,都脱水了,不敢吃东西,吃完就吐、泻,我浑身没劲。同修来告诉我没事了,我知道是师父化解了这场魔难。

下午,我身上发痒,一看起了荨麻疹俗称鬼风疙瘩,越起越多都连成排,到了晚上七点多钟,我的身上全是肿硬,象一层厚厚的壳箍在我身上还痒,难受极了。这时一个声音对我说:“病情死”。我当时没明白,就对着师父说:“师父啊,这个情我可不要,这次事就因为同修的情造成的。”声音又打过来说:“元神出去不要留恋哪一个空间,一定要回来。”我一听不对劲了,连忙对师父说:“师父,我可不出去蹓跶,我出去蹓跶得给我爸妈吓坏了,正法还没结束呢,我得跟您正法结束最后和您一起走,我不出去。”这时我感觉呼吸困难,我赶快喊师父救我!师父救我!不一会我的气就喘上来了,我连忙坐起来,和师父说:“师父我气上来了,没事了,谢谢师父!我们小组出这么大的事我还得发正念呢,我这是小事。”

我要发晚八点正念,意念声又对我说:你这事还小?你这是大事。我连忙对师父说:“师父您讲法中都说了,到最后一关还得考验信师信法呢,您放心我一定百分之百信师信法,我不害怕。我就是伟大的法造就的伟大的生命,坚如磐石,金刚不破。”我说完,我的前胸就象大铁钩子把肉和骨头拽分开。到一秒钟后背又被拽开,剧烈疼痛没有间隔。我连喊两声“哎呀妈真疼啊!”我意识到了,连忙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不应该喊妈,得喊师父救我!”开始还能挺住,后来挺不住了,在床上打滚,我就求师父救我!师父鼓励我坚持,到了早上四点钟疼痛减轻,师父给我显现一个又大又新鲜的杨梅,我悟到完事了,到五点就不疼了。

我坚持起来发六点正念,折腾的筋疲力尽。我喝一碗椰子粉,睡一觉。中午起来发十二点正念,“有的人直到目前还不能专心看书,特别是为大法做工作的人,你们不能用任何借口来掩盖你们的不看书学法啊,就是你为师父我个人做事也得天天静心学法,要实实在在的修。”[2]师父说:“注意:无论你们再忙,都不能忽视了学法。”[3]师父的法打進脑里,我坚持学法。

到了晚上,开始闹心失眠,发夜里十二点正念我的胳膊肿的连掌都立不起来,我自语道:你们不让我立掌发正念,我就用意念发正念,也能把你们灭了。我坐那用意念发正念。清晨我似睡非睡时,看到两道光打在我的右胳膊上,早上发六点正念,我的胳膊立起来了。

同修来我家送来一份郑重声明,和一百多人的三退名单,看我这样,要给我发正念,我说不用,有师父在,还有正神和护法神在,我没事。我手指肿的不能回弯,一个字母一个字母打,把三退名单和郑重声明及时发出。

第三天,我对自己说不能在床上躺着,当病养,得下地。一下地两脚就象踩棉花一样发轻,照镜子一看脸都变样了,面目皆非。我求师父加持我正念,我不当瘸拐李,练腿,正常走路。最严重的三天在师父慈悲呵护和加持下我闯过来,三天学了四本《洪吟》,一天也没耽误学法、发正念。到了十二日,我一切恢复正常。

我静下心来找自己,为什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找到自己的显示心很强,还有欢喜心,干事心。这么多年平安过来,认为自己正念强,不注意安全,我家同修不断,谁来取资料都给,不能耽误救人。同修上我家也不注意安全。我的心太膨胀了,没有理性对待安全问题,这是一次教训。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