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于法中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八日】一年多来,我一直坚持背法,现在已经背第二遍,背到第二讲。我背法不求数量,比如一天就是背一个自然段,不嫌少,明白这段法理才是标准。这样,佛、道、神便把书中法的内涵逐渐的点给我,法理清晰后,再按照师父讲的法理衡量自己,找出来许多差距。知道怎么修自己这颗心了。

一次,我做了一个梦,梦境中我和一群人(大约二十多人)吧,站在一棵参天大树下,举目仰望着枝头上的果子,果子不算多,但是果子都已经成熟了,漂亮极了。果子形状象小葫芦一样,有大枣的两倍大小。大家都想尝尝,可是谁都没有办法摘下来,因为树太高了。忽然,师父来了,师父高大的身躯飘立在大树上端旁边的空中,师父用一只大手攥着枝干那么轻轻一摇,果子噼里啪啦落了下来,大家争先恐后都去捡,我也拾到了一个黄橙橙泛着红绿两种颜色的果子,我看大家吃,我也吃了,这果子味道好极了,又脆又甜,胜过人世间的所有鲜果,太好吃了。

吃完果子我又来到了另一群人之中,我发现了最熟悉的一名同修,我开口给她讲了自己吃果子这件事,她说:“你咋不给我带一个呢,我也尝尝啊!”我方如梦初醒,回答说:“真的。我咋没想起来哪!”此时一个声音告诉我说:“这个东西不能带。”于是我就从梦境中醒来。

我再也睡不着了,没有了一丝睡意,我的思绪翻腾起来:师父在点化自己什么呢?最后我终于悟到,师父是鼓励我背法,溶于法中精進。我最熟悉的那名同修,她和我一起开始背法,她没有坚持下来,基本没有背。师父点化佛法修炼别人是不能代替的。所以,她怎么能吃到果子呢?

从此以后,我每当见到她,就给她讲我背法后的体会,我一直鼓励她背法。一直没有告诉她我做的这个梦,怕她思想产生压力,影响她修炼。现在,她终于又开始背法了,因为她亲眼见证了我背法后的变化。

在师父的大法指导下,我明白了什么是实修。谈到实修,我汗颜。没背法的时候,自己不知道如何是修炼,争斗心非常强,经常和同修以及常人发脾气,根本不象个修炼人。我也为自己修不上去而苦恼。

在我修炼前的大半生中,好争好斗,得理不饶人,而且必须战胜对方,许多人对我只能敬而远之。那时我天不怕,地不怕,谁也不怕,村里的地痞无赖都得敬我三分。我修炼法轮大法后,村书记曾经背地里评价我说:“法轮功真好,现在她真变了。以前她在咱们村是第一厉害的妇女。”村书记也让他妻子来炼功点炼功,大法遭迫害以后,他一直暗中保护本村的大法弟子。他退职后,他和妻子还悄悄的修炼一段时间的法轮功。

这些年的修炼中,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自己心里明白,但是实际中很多时候做不到。师父在梦里经常点化我没有修“忍”。一次,我听到“要重视心性修炼”这句法,我知道自己在修心方面距离法的要求差的太远了。我心里着急,但是突破这一层次,我感到很难。

从去年开始背法以来,我找到了自己修不上来的根源。主要的原因就是自己没有学好法。一个修炼者不学好法,没有法作指导,怎么能提高上来呢?这是修炼中的关键问题,也是最根本的问题。

今年我在明慧网上下载了全部《忆师恩》广播,在做家务时我就听。当年有缘参加师父讲法班的好多同修,记录了师父的伟大和慈悲。师父慈祥的音容笑貌经常浮现在我的眼前。师父崇高的精神境界始终激励着我精進。我每一次听完《忆师恩》广播,就渴望学法、背法。不仅白天背,而且每晚发完全球零点正念都要背上一页法。

通过不断的背法,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不断的净化着我的心灵,洗涤着包裹我的层层污垢,大法似汩汩清泉流入我干涸的心田。同时,师父给我打开了智慧,我真正从理性上认识到了法的一些内涵。我知道自己是谁。

一次家里来了几位亲戚,谈话中我说了一句错话,一个亲戚大吵大闹,对我不依不饶,老伴当着那些亲戚的面动手打我,我没有还手,也没有说什么。师父说:“有人说:走在马路上,谁踢我一脚,也没人认识我,这我能做到忍。我说这还不够,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里放不下,这也不行。”[1]对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好象是做到了,其实心里没有真正放下。师父在梦里考验我,没有过关,自己在矛盾中还是大发雷霆,过去那个亡命徒的影子又再现出来。我愕然。晓得自己潜意识中还是没有走出人来,还在争争斗斗的人中徘徊。

每天的全球四个整点发正念,我都要清除自己的争斗心、妒嫉心、怨恨心及其它不好的心。一次我在似睡非睡中,清清楚楚的听到一句话:“放下自我,事后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是师父点化我没有放下自我。是的,自己平生以来总是自以为是,觉的自己高于他人,什么事都是以自己为中心,自己说了算。我没有找到的,师父及时的点醒了我。我对师父说:“师父,弟子太感谢您了。”

在以后的发正念中,我加進了“解体自我这个败坏物质,让这个邪恶生命死”。一次老伴说了我很不好听的话,我马上反唇相讥,并且还威胁他几句。几分钟后,我才意识到自己错了。我和师父说:“师父,弟子错了,老伴说的那些不好听的话也许是师父让他说的。弟子失去了一次该提高的机会。下次弟子一定要做好。”

我想修,师父就给我安排机会让我修。一天清晨,老伴下夜班回来,这天我没有及时打开家里的大门,他就叮当踹门,嘴里对我破口大骂,我没有动心。等他骂够了,我偷偷的哭了。为什么哭呢?一点是我看他被寒冷的天冻的够可怜的。再一点自己修了二十年的时间才做到忍,才守住心性。真是太晚了。师父说:“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2]我才感觉自己苦。老伴见我没和他一般见识,很快由阴转晴,便主动帮助我忙家务。好象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我真正体悟到了溶于法中的美妙。

说来惭愧。在过去的二十年修炼中,自己每年都要被病业撂倒。从几天,十几天,一个月,甚至两个月,每次都是求师父救命走过来的。自去年以来,在身体不舒服有些挺不住时,我就背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3]很快得到转好。几个月前一次我咳嗽的很厉害,白天咳嗽,晚上不咳嗽,不但不咳嗽,而且还能安稳入睡,睡得很香。我想:为什么黑夜不咳嗽呢?“你黑夜睡觉时是师父为你承受了。”这句话瞬间打入我的脑海。我特别惊讶:原来是师父替我承受了。我好感激呀!我对师父说:“师父,您太伟大了。弟子真不知道咋感谢您哪!”从此开始,我明白了自己作为大法弟子的份量,自己该怎么做,该如何修。

身体不舒服时我把它当成好事,当成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在给我消掉业力,在给我把业力转化成德,在给我长功。

老伴常年打工,这个家里里外外自己要担起来。同时师父要求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不耽误。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同时作资料、写证实大法的文章,出去救人。

一次我准备出去挂真相树挂,身体感觉不舒服,胸闷、气喘、咳嗽、浑身无力。我请师父加持我,请师父给我力量。在师父的慈悲的帮助下,不知不觉中身体不舒服的症状消失了。我骑上电动车往返三十华里顺利的把树挂全部挂了出去。这天正逢集日,回来时我顺便去赶集。

我找到卖冻货摊位,买了几条鱼,买完后我给卖主付了款。我又买了鸡腿,刚刚付完钱,卖主对我说:“你那鱼钱还没给。”我说:“我已经给你了,有两张十元的上面有字(是真相币)。”卖主拿过来钱兜子,在里面找出几张十元面值的钱让我看,说:“这钱都没有字啊。”那意思就是我没给他钱。我想,自己是修大法的,也许是上辈子欠他的。我又掏出二十二元给了他。师父说:“大家知道,我们这一法门不避开常人社会去修炼,不避开、不逃脱矛盾;在常人这个复杂的环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的在利益问题上吃亏,被别人窃取利益的时候,你不跟别人一样去争去斗;在各种心性的干扰中,你在吃亏;你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魔炼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在常人的各种不好的思想影响下,你能够超脱出来。”[1]我悟到这件事是好事,是自己魔炼意志,提高心性的一个契机。

师父说:“大家想一想,明明白白吃苦的是不是你,付出的是不是你的主元神,在常人中你失去东西,是不是你明明白白失去的?那么这个功就该你得,谁失谁得。”[1]以后我的身体再没有出现浑身无力的现象。因为突破这个层次后,宇宙的特性就不制约了。

溶于法中的时候,法就会展现神奇。今年秋收之季,我的手指骨头和脚骨头均被碰伤,我加强背法、炼功、发正念,在这过程中,我听见骨伤处“咔吧咔吧”响,是师父给我调治骨伤,十几小时骨伤痊愈,没有耽误下田劳动。

不久前我去发真相台历,最后的十余本是一个麻将社老板主动帮助我发的。他还说:“这个给谁都要。”

我把自己一年多来修炼的经历写出来,和同修交流,共同提高,共同精進!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帮助和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