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法官的真心话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14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四日】明慧网近日报导,河北省围场县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刘志峰、王永兴等被非法关押一年多,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八日被滦平县法院非法开庭。

两位维权律师,从法律角度,做了铿锵有力的无罪辩护,与会人员和旁听家属都静静地听着,有的庭审法官不住地点头,认可律师的陈述。刘志峰夫妇和王永兴都讲到自己修炼法轮功,没有触犯任何法律,按照“真善忍”的理念,修心做好人,没有犯罪或过错。庭审结束没有宣布结果。

起诉前,公诉人滦平县检察院鲍振贤对律师说:“你不要再讲了,没有用,法轮功的真相材料我看的太多了,我承认他们都是好人,等开庭时,你到法庭上愿意咋讲就咋讲。”开庭前,审判长赵亚军更对律师说:“我知道这些炼法轮功的都是善良人,这几天白天黑夜不断接到海外的电话。”

庭审前,合议庭法官试图通过律师向当事人与家属施压,劝说这些人放弃信仰,认罪认错,否则会重判,并以当事人与亲属的事业前途来威胁,此番作为恰可证明法轮功学员的冤情:在法庭上拿不出犯罪事实依据。由此可见,这些公检法人员明明知道法轮功学员无辜,在中共的体制下,仍要走完形式、开庭审判,制造了冤假错案,真可谓法律人的悲哀。

刘志峰原本脾气暴躁,总是在外吃吃喝喝,回家后,和妻子吵架。二零一二年,他修炼法轮功后,家庭和睦了,受到感化的妻子也走入大法修炼。刘志峰兄弟五人,却独自承担起照顾老人的责任,人人都夸他孝顺。自家开的食品厂,不偷工减料、不掺假,许多供货商家都说刘老板“傻”,后来商家得知夫妻俩只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而被抓捕,都表示同情和愤慨。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三日,三十四名法轮功学员正在集体学法,阅读教人修心向善的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遭承德市及围场县两地公安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后来,除上述十三人外,其他人被释放。滦平县检察院把十三人的案卷退回到围场县公安,公安拒绝放人,再把卷宗递回检察院,检察院最终下达非法起诉书。

法轮功是教人向善、按真善忍为标准修炼的高德大法。中国的法官们其实都知道,二零零零年中共国务院公通字【2000】39号文件里,公安部规定的十四种邪教中根本就没有法轮功;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国家新闻出版署第50号令》废止了一九九九年对法轮功书籍出版的禁令;二零一四年六月二日,中共《法制晚报》又公开重申了公安部【2000】39号文件的通知,再次明确了法轮功不是邪教。事实上,法轮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人的正法正道。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检察院、法院与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公安、司法同流合污,助纣为虐,携手非法抓捕、起诉法轮功学员,把善良好人非法判刑送入监狱,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造成家破人亡的人间悲剧。二十一年来,中共违法弄权,利用法律,罗织罪名,构陷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恣意关押与判刑,恶行昭彰。

中共一贯以集权统治,法律不过是钳制言论与镇压民众的工具。江氏集团成立专责迫害法轮功的黑机关,即“六一零办公室”执行迫害政策,非法指挥全国公检法各级人员实施迫害。许多法官威胁律师、当事人与家属,想让无罪者认罪,公然蔑视法律、视法条于无物,辱没了司法人员的尊严与专业道德。

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法院对平度市法轮功学员盛淑莉和曲元芝的开庭,原定于去年七月二十九日开庭,后来改为八月八日,又推迟至八月十二日。“六一零办公室”直接胁迫盛淑莉家人辞退北京维权律师,威吓家人说:“请维权律师,判五年;同意指派律师,判三年”。

河北省迁安市法院审判长冯小林面对法轮功学员家属的质疑不得不坦言:“法轮功的案子不按照法律”。吉林省农安县六一零办公室马主任说:“在这我们说了算,我们讲政治不讲法律,你们愿上哪告就去上哪告。”法院是个讲法律的地方,中共法院却不让讲法律,还有比这更荒唐的吗?这不是变相的政治迫害吗?

二零二零年二月下旬,吉林市船营区法院法官李忠诚打电话给法轮功学员孙玉英家属,告知孙玉英被判三年刑期,让孙玉英到法院签不炼法轮功的“三书”(即“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签“一书”减一年;签“两书”减两年;“三书”都签就不判刑了。李忠诚威胁说要不签“三书”就判五至七年,罚款五万元,送吉林省以外监狱服刑。他还得意的说:“孙影君也是经我手判的”。孙影君是孙玉英的妹妹,被非法判刑三年零二个月,去年底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

基于明哲保身或昧于现实利益,中共许多法官成了流氓犯罪集团的傀儡,昧着良心迫害法轮功,所谓“审判”变成了对宪法和法律的肆意践踏和亵渎。法官李忠诚威吓家属且自鸣得意,实属荒谬绝伦,其“审判”品质之低落,可想而知。如此赤裸裸的违法,何谈“公平正义、依法治国”?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长达二十一年之后的今天,它仍不遗余力地对无辜民众加剧迫害。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二零年上半年中共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132人,庭审100场,批捕66人,构陷到检察院、法院388人。上半年有24名65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被冤判,11人被庭审,2人被批捕,25人被构陷到检察院、法院,年龄最大者83岁。

在文明进步的社会中,法官依照法律来论断是非曲直,科恶人以刑罚,保护善民、济弱扶倾,借以维系社会的公平正义,因此法官素来是让世人敬重的职业。当今的中国大陆,中共的公检法人员却在法庭上拼凑出假证据、假证人,罗织“莫须有”的罪名;更滥施权势,强行指定所谓的援助律师做有罪辩护,恐吓被迫害中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制造无数的冤假错桉。

法官本职是匡扶正义,中共法官却施压律师,或以刑期胁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从彼等践踏司法,人们看到了中共背后的邪党魔性。

“德不孤,必有邻”,已有越来越多的律师挺身而出,在法庭上公允正直的辩护声不绝。去年有正义律师为299名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律师据理陈词的无罪辩护每每震慑中共法庭,令在场的违法的公检法人员哑口无言、难堪与嫉恨。在非法庭审中,公检法人员最初是强词夺理,最后都被律师辩驳得语无伦次、语塞尴尬。

多年来,随着法轮功学员锲而不舍的讲真相中,大量海内外民众已经觉醒,即使江氏集团余孽能在一定范围欺骗和胁迫公检法参与迫害,却已力不从心,最明显的就是目前各地众多的派出所、警察不受理或以各种理由,推脱对法轮功学员的举报并抵制迫害。

也有很多公检法人员明白真相后不愿再参与迫害,各地释放法轮功学员的案例越来越多。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八年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中,有20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出现了117例被警察绑架构陷、检察院以证据不足而退卷的情况,退卷达156人次,另有八人被无罪释放。

善恶有报是天理。为中共卖命,如同为虎作伥者,一概没有好下场。明慧网已报导了二万多个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事例,触目惊心。依“二零一八年明慧网报导五百多人迫害法轮功遭恶报”数据统计,其中检察院、法院、监狱系统遭恶报93人。分析遭恶报形式:死亡15人、被查处68人、重病4人、自杀1人、精神折磨5人。这些斑斑可考的实例,如振聩的警钟,足堪警戒。

人间法律或许难显正义,天理惩治却是分毫不爽。报应,只论来早与来迟。如冯小林与李忠诚之流者,最后都躲不过法律究责与天理制裁。滦平县检察院鲍振贤与审判长赵亚军,承认炼法轮功者都是善良人,足证鲍、赵两人天良未泯,尚有将功补过的赎罪机会。鉴往知来,曾经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公检法人员,应该悬崖勒马、停止迫害,才能保留一线生机。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