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常人走向大法弟子过程中的一点体悟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七日】

师父您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三年前得法的首尔北部学员。今天借一年一度的法会,向大家交流我三年间修炼过程中的一点体悟。

初入大法修炼 师尊帮我净化身体

虽然从很久以前就知道法轮功,身边也一直有熟人劝我修炼;但可能因为缘份不到而始终没能走入修炼。

二零一七年四月,我的右肩开始发痛,虽然接受了扎针治疗,但没见好转,于是我去了邻近的医院做了核磁共振检查。检查结果显示韧带断裂,情况很严重,需要马上住院接受手术。我记的当时在大医院的预约手术治疗,定在了四月三十日。

之后我向修炼法轮功的熟人发了手机短信,告诉了他这个消息。亲友回复我说,距离手术还有一段时间,劝我这期间什么都别想,去天梯书店听听“法轮大法九天班”看看。

那时的我非常担心自己的病情,抱着连一根稻草都要紧紧抓住的心态,便没多说什么,乖乖的参加了天梯书店的九天学习班。第一天听课时什么也听不懂,只记的一直昏昏欲睡,什么都不知道的就回家了。第二天开始为了跟上九天学习班的進程,我开始每天在家读完一讲《转法轮》才去听课。虽然每天听课的时候都发困,但只要去了学习班,我的心里就神奇的感到很舒坦,什么担心都不见了。

但是,在新学员班上学习新经文后不久,我以前疼痛过的右臂有一天忽然动不了了,并且伴随着严重的痛症,痛的我坐卧不安。打电话给站长,站长说这是在消业。但我没听進去,忍了三晚实在熬不下去,便去了医院打了针,并拿着药回家了。

那天吃了当天的药之后,我去了峨嵯山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在炼功点与一位老同修交流此事,听了老同修的交流,我这才悟到,这是修炼人在消业中应该忍受过去的痛苦,但我没忍住,吃了常人的药。于是,我的泪水哗啦一下子流了下来。

回到家之后,我想:对,我是修炼人,这些药对我能有什么用呢。于是我把药都扔了。但神奇的事,从扔药袋的瞬间开始,我的痛症竟然一点一点的消失了。

刚走入大法修炼,就体验了如此神奇的事情,让我下定决心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无条件坚信师父和大法,精進修炼。在这种信心下,我把已经预约的手术取消了。虽然丈夫和女儿并没有反对我的这一决定,但当时和我一起去医院预约手术的儿子知道我的情况,所以感到很不可理解。

现在我的肩膀没有任何问题,家人们看到我恢复正常的样子后也就再没说什么了。但偶尔问我“肩膀没事吗?”的时候,我会高高的用力举起我的手臂展示自己健康的肩膀。我曾经在梦中看见从我的肩膀上不断有白白的物质流向手腕,我知道,那是师父在帮弟子清理身体。

修炼之前我有膀胱炎;心脏瓣膜无法关闭并渗血,心脏可听到杂音;而且每次换季期都会因为感冒咽喉痛而离不开抗生素,但现在这些情况都变好了。感恩师尊的保护。

修炼后的改变

有一天我刚从建大地铁站讲完真相到家,平时性格很温和的丈夫忽然向我大喊:“你根本就不是去修炼了,你是去参加什么××党一样的组织了!”他还破口大骂,好象要动手打人的气势,闹了好一阵子。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说了一句:“我哪里错了?!”但想到邻居听到的话会很丢脸就忍住没再说了。然后不管丈夫说什么,我就是不回嘴。心里不停念着“邪恶全灭,邪恶全灭!”加持自己的正念。丈夫生气的更厉害,简直吵翻了天。但渐渐的不管丈夫说什么我都没有回应,丈夫的声音开始慢慢变弱,终于丈夫好象调整了心态,停下了谩骂。

后来我们各自安静的回到自己的房里。我觉的我什么都没做错,却被大骂一场,觉的心里很委屈。心里很怨恨丈夫,好几天心里都不是滋味。

后来我悟到,我以为不回嘴就是忍耐,但其实不是。表面上忍住了但心里愤愤不平,想的事情还不如常人。

师父说:“可能刚一進家门,你爱人就劈头盖脸给你来一通,你要承受过去了,你今天的功没白炼。”[1]“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2]

我醒悟自己连一般人都还不如,师父的法唤醒了我,将什么是真正的忍刻在我心中。

学会向内找

我悟到不管是大事小事,家里的事还是外面的事,过去的事还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或是人与人之间的事,只要与我有关的所有问题,我都应该向内找自己的原因。

和丈夫结婚的前十年期间,丈夫有着稳定的职业,所以虽然我们的家庭并不富足,但也没什么困难,很幸福的生活过来了。但一九九七年的经济危机后,丈夫工作的公司倒闭了。丈夫虽然是一家之长,但却不想着出去工作,整天在家游手好闲。我不得不从那时起挑起家庭的重担到外工作,直到现在也是这样。回想起来,从那时起,其实我一直是在怨恨和不满中度过的。就连丈夫吃饭的样子我也觉的很嫌弃,丈夫的一举一动都让我感到嫌弃,使我的表情也变的很扭曲,对孩子们也总是不耐烦,整个家都陷在一种沉闷的氛围中。

现在我才知道这是我前生欠下的债。前辈子我到底对丈夫做了多少坏事,这生丈夫才会这么对我呢?我开始觉的丈夫也是很可怜的。放下了嫌弃的心,一切都自然的开始变好了。之前丈夫为了消耗时光,做了一些小差事,现在开始更努力的做了。而且比起别的,我最感恩丈夫的就是,我修炼之后,不管我因为修炼的事情去哪里,丈夫从来没有阻拦或反对过,对此我真的很感谢他。

师父说过:“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1]

到如今为止,我在一家公司已经工作了十七年了。不知道以前是怎样的缘份造就我在这家公司待了这么久。我同事的年纪都和我的孩子一般大,我成了公司里最老的前辈。但有时因为不满意后辈同事们的行动,我在孩子面前生气发火,显出不满意的表情。每次生气都是好几天也消不了气。修炼后我悟到也许前辈子我也欠了他们很多,所以才会一直有冲突。我在心里反复提醒自己“先他后我”,再遇到冲突或矛盾时,我努力的向内找来解决问题。

证实法

二零二零年的“七·二零”反迫害游行活动中,由于我属于炼功队,所以是游行队伍中不可缺少的一环。但游行三天前,我的右腿开始出现异常。右腿感到很沉,膝盖非常痛,导致我走路时一瘸一拐的。前脚提起来,后脚就跟不上,拖拖拉拉的。但那时已经说好参加游行,于是我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痛症一天一天的加重,我的主意识也开始变弱,精神恍惚。家里闹成一团,说赶紧去医院看看。儿子也对我千叮咛万嘱咐,哪里都不要去,要乖乖呆在家里休息。

第二天在别处生活的儿子给我发来了短信,内容是:“看到妈妈腿疼的无法走路的样子,回家后,我整夜都无法入睡。妈妈为了子女,一生辛苦劳作,把膝盖都磨坏了。而我作为妈妈的儿子,却没能多赚钱,让妈妈早日退休,我感到很愧疚,妈妈对不起。”读完短信,我感到儿子终于长大了,很懂事。

但欣慰也只是一时,右腿的苦痛让我感到痛不欲生。我坐立都困难,连上厕所也非常艰难。我不得已给认识的老同修打去了电话。老同修与我交流,告诉我不要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坚定“我一定要参加游行”的信心,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并且多学法,向内找并修去怨恨心,嫉妒心,显示心等执著心和长久形成的不好的观念,并且告诉我发正念,我认真做了。

就这样三天过去,到了游行的日子。这天,早上下了很长时间的雨。我的右腿虽然还是很不利索,但我的心没有动摇,抱着“先搭计程车去了再说”的想法便动身出发去了队伍集合点。下了计程车,还有一小段步行路程,虽然我拖着不利索的右腿一瘸一拐的,但我一点也没有感觉丢脸。游行终于开始了。虽然中间疼痛让我偶尔有些落后于他人,但我忍住痛苦,顺利的走完了全程,到达了终点。回家的路上我也由于疼痛,搭了计程车回家。到家后我想,“这简直是奇迹!要是没有师父的帮助,这绝对连想都不敢想。”想到这我的眼睛泛红了。很快一周后,我的消业便结束了。

但困境又开始了。右腿好了不过两天后,我的左腿竟然又开始了和右腿一样的痛症。虽然我想瞒过家人,但走路时痛症引起的肢体不协调都被家人看在眼里,现在家人全都不干了。“刚看着要好了,怎么又这样了!”女儿预约了大医院的检查坚持要和我一起去,儿子每天都打电话督促检查我去医院了没。但我因为已经体验过右腿好起来的奇迹,所以心里并没有感到不安。

之后不久听到消息说,大林地铁站附近也将举行真相洪法游行。但那时,我左腿的痛症一点都不亚于之前的右腿,痛至极点时,我感觉我实在无法预测明天会怎样,我能不能参加游行,眼泪象断了线的往下掉。

但神奇的是,游行当日,当我一觉醒来时,我发现我的左腿竟然不是很痛。

真如师父说的“物极必反”[1]。

师父说:“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1]

大林真相游行的当天一早便下起了大雨。我跟在炼功队伍的最后,不停的在心里向师父求助——“请师父帮帮弟子,请师父帮帮弟子!”我硬是拖着一瘸一拐的腿,又创造了走完四千米的奇迹。虽然穿着雨衣進行游行,但游行结束后,还是全身都湿透了。乘地铁回家时,地铁上开着很强的冷气,本以为会很冷,但奇怪的是一点都不冷,甚至还能感受到一丝的暖气。得福于此,一小时的车程,我在手机上读着《转法轮》第五讲,顺利的回家了。到家后,我顾不上口渴,直接奔向床铺,想好好休息休息。但躺下了却睡不着,身子也更不舒服了。硬躺到六点,实在躺不下去了,便起来给家人做了晚饭。

大林游行五天后,是儿子办婚礼的大日子。因此孩子们更是吵翻了。大家责问我,“难道你要瘸着腿参加儿子的婚礼吗?”情绪上很敏感。我安慰他们:“没事的,我正在好起来,别担心”,心里很安稳。

现在想想,其实当时连家人的这些反应,我也都应一一向内找,如果我平时与家人相处时为人处世做的更好一些的话,也许家人不会这般不理解我。我已经体验过一次右腿神奇恢复的奇迹,应该正面积极的想问题,智慧的回应家人,并且坚定自己的正念。我想还是我的学法存在很大不足的原因吧。但总而言之,在师父的看护下,我以健康的双腿参加了儿子的婚礼,婚礼得以完美结束。谢谢师尊。

通过这次腿部消业,我彻悟到自己过去的三年并没有做到精進实修。对待修炼总是敷衍马虎;说腿疼无法双盘;总是把家里的事情放在第一位,而不是把法放在第一位;忙完家里的事,时间剩下了就做一些大法的事;困了的话倒头就睡等,这实在称不上是修炼人。

但现在我开始改变了。每天清晨睁开眼睛的第一念就提醒自己,“大法是第一位的”,起床炼完五套功法后,才做早饭出门上班。每天早起,反而比起晚的时候身体更轻快。我下决心,修炼的路要走的更正,更坚定。谢谢师父。

以上是个人认识,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二零二零年韩国网上法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