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漠视生命 根源何在?(图)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07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七日】近年来,中国大陆学生自杀事件现象触目惊心。仅过去几天内,已经发生多名学生自杀事件。有大陆家长说,她们微信群内一周就传出4个中学生自杀惨案都没报导的。

近期大陆网络频频传出学生自杀事件。2020年9月17日,武汉市江夏一中,一学生因玩扑克被请家长而跳楼身亡。9月21日,中北大学信息商务学院通报一名学生从学院教学楼坠楼事件;19日,一名南京大学在读女博士,在宿舍跳楼自杀;同日浙江宁海县也发布第一职业中学一名女学生坠楼事件;17日,在武汉发生一起14岁中学生跳楼事件。

去年4月,上海卢浦大桥上,一位妈妈因17岁的儿子在校和同学闹了矛盾,一边开车一边责骂孩子,孩子愤怒之下冲出汽车,跳桥身亡。只差一秒没能抓住孩子,妈妈捶胸顿足,跪地痛哭……


孤独无奈的学生

青少年对生命的漠视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已经成为日益严重的社会问题。《中国心理卫生协会》2020年6月28日文章称,据中国官方公开报导的一组资料表明,中国是世界上儿童自杀第一大国。而大陆权威儿科机构“北医儿童发展中心”调研表明:在中国,每年约有10万青少年死于自杀。每分钟就有2个人死于自杀,还有8个自杀未遂。在欧美和其他发达国家,90%的自杀来源于精神疾病患者,中国的自杀人口有50%源于精神疾病患者,还有一部份为留守儿童。因此在中国 , 社会因素比精神疾病因素更为重要。这到底是为什么?

生命的意义何在?

“他们并非一味想死,而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要活着。”北京大学心理健康教育咨询中心的副主任徐凯文在接触过大量寻求心理咨询的案例之后,对于学生有轻生心理做出了分析,“40.4%的学生认为活着没有意义,只是按照别人的逻辑活下去而已,其中最极端的就是放弃自己。”

失去了生命的意义,所以也就不知道珍惜。哈佛大学精神病研究者阿瑟·克莱因曼也认为,中国社会当中或许一直就有比较高的自杀风险,但是当今中国的自杀现像似乎跟社会变革以及长期得不到解决的社会问题有关。

信仰缺失,心灵空虚。一切向钱看,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笑贫不笑娼,老人倒在地上没人扶,这就是中共治下的社会现状。

中共建政后,中国社会的传统文化被抛弃了。从1949年,中共儒释道三教齐灭,中共灌输无神论、斗争论,不敬天,不敬地,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在这样的氛围中,人们追求现实,及时行乐,生命失去了支撑。

一位家长说,“到现在的年轻学生这一代,包括读书,一切都是为了将来找个好工作多赚钱,都是从自身利益出发,精神非常空虚,造成自身抗压抗挫折的能力很弱,遇到一点挫折就会产生轻生的念头。”心灵没有信仰的滋养,人生有如黑夜中前行,当残酷的现实碾压过来时,弱小的内心就承受不住了。

教育成为中共的工具

我们来看一看孩子们是怎么长大的。最近,中共把贝多芬的交响乐《欢乐颂》列入中学教材禁用名单,原因是该乐曲为宗教音乐。一首听来让心灵祥和,净化精神的古典音乐难道会毒害青少年吗?

教育成为中共的工具:

一、灌输中共党文化思想。从六岁开始强迫加入少先队,高中强迫入团。什么社会主义主旋律、正能量,什么“共产党是抗日的中流砥柱”。学校党化教育愈演愈烈,红色教育要求统一思想,要求孩子绝对服从,方式上简单粗暴。

二、用高考当“指挥棒”,以“大学升学率”为唯一的标准,层层下压直至小学、幼儿园,古人提倡的“因材施教”,“有教无类”荡然无存。因为中共不信神、不信天,本来在传统化中讲“人各有命”、“天生我材必有用”,而中共却把孩子们逼上了高考的“独木桥”。

家庭也失去了港湾的作用,家长也被中共的教育体制绑架了。这是一个“文革”批斗大会般的场面:学生成绩排名落后的家长,被通知到学校开会,在会上老师公开学生的成绩情况,接下来就像是开批斗会,有些家长还被老师当众训话,有的家长当时就哭起来了,在老师面前就跟罪人一样。可想而知,家长回去之后会给孩子什么样的压力。

2014年大陆当局出炉《教育蓝皮书》中写道:“当我们查看中小学生自杀案例的时候,我们发现因为‘成绩不好’‘成绩下滑’导致的自杀不在少数。在应试教育下只有好的分数才被接纳,分数带来的紧张弥漫在中小学里。”

一位网友写道:

小学生遇到虎狼一样的势利眼女老师,自杀了。
中学生遇到了父母疯狂的谩骂,自杀了。
硕士研究生因为对现实世界的黑暗表示了绝望,自杀了。
女博士研究生被导师窃取了研究成果,投诉无门,自杀了。
就差幼儿园孩童的自杀了,这个教育体制从小到大在杀人吗?

孩子们在绝对“功利化”的现实环境中,精神世界日益贫乏,而对于心理上的戕害,最后就会演变到对生命的扼杀。

在五、六十年代的时候,很少出现中小学生自杀的情况,在1949年之前这样的情况更是罕见,而在中国古代基本上根本就没有这种现象出现的土壤与空间。

虽然从小学到大学的课本中,会有古文诗词,但都是碎片化的呈现,中共从“文革”破四旧之后,彻底切断了中华传统文化的根脉,让中华“仁义礼智信”、“百善孝为先”的教诲荡然无存。

在汉武帝时代开创的“庠序之教”,就曾经以《孝经》为教材读本。《孝经》中讲:“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也就是说,身体受之于父母,自己不能随便毁坏,这是一个基本道理。

一个连《欢乐颂》都要禁止的“党天下”,哪有启迪孩子们敬天向善的传统文化容身之所?中共灌输无神论,让人不相信神,不相信生死轮回、善恶有报,以为只有今生和当下,以为自杀能解除当下的痛苦,一了百了,其实并非如此。

杀生不仅有悖人伦,更是违背天理。《中庸》开篇称“天命之谓性”,即人的根本特性乃受天所命。在古人看来,人的生命是由天所赋,此生的目的即在回归天命,实现内心向善的要求。而杀生和自杀会犯下大罪,是背弃天意的表现,不仅对自己不负责任,也给别人带来痛苦,因此会造下很大业力,死后也没有好下场,可能来生还要受难,因为欠下的债是一定要还的。如果明白自杀害人害己,还有谁会做这样的傻事呢?

留守女孩的转变

在中国儿童轻生自杀的名录上,农村留守儿童是一个被社会忽视的角落,中共媒体披露农村留守儿童共计6000万之多,父母进城打工,孩子得不到应有教养与关怀。

事实上,家庭矛盾往往是家长与孩子之间的隔阂造成的,这一坚冰如何打破?明慧网上《留守女孩的命运转变》一文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法轮功学员的女儿真真的同学小颖要自杀,已经写好了遗书,自杀方法及用药已经在网上学会了。

小颖的父母常年在广东跑运输,她从小跟奶奶一起生活,奶奶去世后她就寄宿在姑妈家,或者住在学校。父亲是这个家族里的绝对权威者,父亲的教育很严厉,经常打小颖,妈妈也不敢袒护她,加上长期的分离,小颖与父母之间产生很大的隔阂。

小颖的学习一直不错,她考上了大学,报名费得二万五千元,高额的报名费让父母无法接受,要她去广东打工。如果不打工,继续读大学,就只能每年给一万多报名费和三百元生活费,其它费用自己去申请办贫困生助学贷款,或勤工俭学自己去赚。小颖则认为父母偏心弟弟不肯出钱供她继续读书。倔强的小颖宁愿死也不去广东。

真真的父亲让真真把小颖接到家中来,给小颖讲了“三退”保平安的真相,从不同角度帮她分析了自杀后带来的各种严重后果。真真的父亲对小颖说:“如果一件事情能够先查找自己的不足,自己先归正,周围的环境也才会随之向好的方向转变。但你可能连自己错在哪里都不知道,没有衡量好坏的标准怎么改呢?今天我送一本大法师父的著作《转法轮》给你看,希望你每天最少能看一讲,有什么不懂的我们可以每天交流,你现在就什么都不要想,也许从现在开始,你最担心的事就在你自己不断的归正时都在向好的方向变化。”小颖的眼神亮了起来,她接过《转法轮》去用心阅读。

小颖学法也很认真,如果有一段没看懂,她会从新看一遍,不懂就会问。开始的一个星期,几乎每天晚上真真的一家人都会陪她交流到十二点左右。可喜的是每天都能看到小颖心性提高的变化,她也认识到自己以前做事很偏激,只在乎自己的感受。

第四天晚上,小颖说:“叔叔,我真的没有想到我还可以做个好人,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一个人象您这样教我怎样去做一个为别人着想的人,我觉的您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以前如果父母冤枉我做了什么坏事,那我就一定会做给他们看,从来不管他们怎么想,因为他们冤枉我时也没有考虑我怎么想。现在我学做好人真好!”学法之后,她自己烧掉了遗书,扔掉了自杀的药,彻底打消了自杀的念头。

原来,小颖高中三年就花了父母10万元,用的是2000多元的新手机,但她并不感恩父母,还骗他们自己高考成绩不好,实际上她的成绩不错,她说爸爸以前老是说她没用,她是赌气说自己分数低,所以父母才觉的成绩这么差也没必要再读了。当小颖真诚地向父亲承认错误,并且告诉父亲真实成绩后,父亲马上答应给她筹集学费,小颖的世界一下就改变了。

小颖读了十天《转法轮》,整个人改头换面,与以前那个小颖判若两人。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让每一个迷茫与困惑中的人都能找到答案,身心释怀、迷途知返!

“真善忍”改变人心

最近,明慧网刊登的《家有小同修》一文中写道,13岁的小外孙给爸爸写了一封信,题目是《严厉的爱》。 信中说:“这过去的六年,我都是在你的严厉惩罚中度过的。为了不受惩罚,我就撒谎,谁知道,我的谎言一出口,就被你们揭穿了,然后是更严厉的惩罚,口里还不断的说;看你下次还撒不撒谎。有时我跟妈妈顶嘴,你就罚我,看你下次还敢不敢顶嘴。我不好好做作业,学校老师反映我上课不听讲,成绩差,或我对外公外婆不敬,不礼貌,你都罚我。总之,惩罚时刻伴随着我,而且惩罚逐步升级。例如写反思,从一千到罚一万,罚做俯卧撑,还有好多好多额外的作业,我一点玩的时间都没有。那个时候我真的好讨厌你,恨你。”

“最近,我真正的修大法了,我把很多的执着都放下了,我以为我修的不错了,谁知道你还要罚我。通过学法,我明白了,我们是修真、善、忍的。再想想,这三个字,哪个字都没修好。再想想过去,因为我的恶劣行为给了你们极大的伤害,把你们一个个气的发抖。我真的好后悔。幸亏我现在真的修大法了,从你的惩罚中,我看到了我的执着心,你是想真正的帮我修去这些不好的东西。”

“我从小就没有得到过别人家孩子受到过的宠爱,我不知道那种宠爱是个什么感受,是一种什么样的爱。我只知道在你的这些年频繁的惩罚中,我的学习成绩上来了,我的写作能力增强了,我现在基本上能读中文的《转法轮》了,我的体魄强壮了,家里的什么重活我都能干了。在学校里或到同学家里,老师和家长都夸我有礼貌,懂规矩。哇!我现在才明白,你是在通过惩罚在锻炼我,培养我的能力,教我如何做人,我现在真正的受益了。”

“那个时候,我也在怀疑,你是不是不爱我,但你一边惩罚我,一边精心的为我准备每天上学的中餐,做有营养的晚餐,为我买运动服,参加各种体育运动。在各种比赛前,为我准备水,准备食物等等等等。”

“我现在才明白,你是把对我的爱埋在心中,默默的爱。你是把严厉的一面摆在面上,把真正的爱埋在心中,所以我把它叫做‘严厉的爱’。这种爱是一种伟大的爱。我好后悔,我过去一直都在误解你,埋怨你,恨你,让你受了极大的委屈。我现在真心的向你道歉,感谢你对我的培养,你是真正对孩子负责任的好父亲。我真的好爱你好爱你。”

这封信出自一位13岁的少年,着实令人感动,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他可能仍然在嫉恨父亲,而修炼之后,他能换位思考,明白父亲对他的爱。

然而,崇尚“假恶斗”的中共打压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将中共的斗争哲学潜移默化地植入每个家庭、每个人,它甚至比中共病毒更毒。生活在“党文化”中的人,不知不觉中被污染,并运用这种强制、争斗、指责、埋怨、互相伤害的方式来教育自己的孩子,无辜的孩子成了中共“党文化”的牺牲品,长此下去恶性循环。我们只有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远离共产邪灵,遵循“真、善、忍”永恒不变的法理,才能踏上生命的归途,那是你久远的期盼。

'法轮大法弘扬世界'
法轮大法弘扬世界

* * * *

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炼大法,于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师父传出,他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原则指导人修炼,辅以简单优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修炼人在极短的时间内达到身心净化,道德回升。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在中国大陆据官方统计有上亿人修炼法轮功。而在中共全面迫害后的近二十年中,法轮功不仅没有被中共打倒,相反,传遍了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大法的主要书籍《转法轮》被翻译成三十九种语言文字在全世界公开发行。今天,在世界所有的主要国家和地区,都有法轮功的炼功点,也都可以看到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弘扬法轮功的美好画面。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