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上修 多救人 走出家庭魔难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一日】一九九七年四月三日,经朋友介绍喜得万古难遇的法轮大法

师父说:“一定要学好法,那是你们归位的根本保障。”[1]“千万不要放松修炼,千万不要放松学法,一定要认认真真的,以前没学好,今天师父又给你讲了一遍,你回去之后一定认认真真的看书、修炼,思想不要溜号。” [1]

师父告诉我们:“在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上不能放松,而且要做的更好,救更多的人,因为那实在是太关键、实在是太重要。”[2]

学了师父的讲法,我就开始整个身心投入到讲真相、救人中。这些年中,我一天到晚心里没别的可想,每天学法后,就想去救人。

那时早晚打工,其余时间我自己支配。我利用中午时间学法,然后出去讲真相。刚开始还没有那么大胆讲,也不太会讲,我就跟着同修出去,向同修学习如何做。走了几次,也就能讲了,也越来越会讲了。发真相资料的过程,真是修心的过程,什么样的人都能碰到,有农民、工人、学生、司机,更有国保警察。我本着这样的态度:不论碰到什么样的人,不论对方说什么话,我都不动心。

在一个大市场门口,我看见一个中年男子,我上前和他搭话,我说:“老弟,送你一张真相光盘。”他问:“你还有多少?”我一听不对,今天碰到便衣了,我笑着说:“就这一张,别人送我的。我看你人很善良,这里面的内容可好了,我看过,也让你看看。”他说:“我是国保大队的,你叫什么名字?”我笑了,说:“这我不能告诉你。”他又问:“你家在哪里?”我说:“这也不能告诉你啊,我是来救你的。”我说,“咱们碰到就是缘份,你是国保的也好,什么也好,都得得救,都得明真相,我今天就是要救你……”

我非常和善的跟他讲,他听着听着,表情变了,态度缓和的说:“你回家吧,你今天碰到的是我,要是别人,不一定怎样你呢!”我说:“我谢谢你的善良。”他把光盘揣到兜里,微笑着走了。

有一次给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一张光盘,他马上就摔到地上,还骂我,一下围上不少人,他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我不动心,知道是去我的人心的,特别是爱面子的心,我就把它当作一次提高的机会,熔炼我的大忍之心。我把光盘捡起来,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离开了。

有段时间,我和同修一起出去讲真相救人,将县城的四条主街和各条小街的所有门市里的老板或店员都讲过真相劝“三退”。一天,我俩正在给人讲真相劝退,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特警开车来把我俩绑架,劫持到特警大队。

副大队长说,法轮功不会让录口供的,就让一个小警察把我们送到看守所。路上我就给小警察讲真相,他明白真相后,退出加入过的邪党组织。我俩在市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在看守所里,我俩见人就讲真相救人,讲善恶有报是天理,“法轮大法是正法”。虽然还是有几个没退的,但她们也明白了“法轮大法好”。

这次我根本没把它看成是被迫害,因为在哪我都是救人,十五天结束,让四十几人明白真相得救了,谢谢师父看护!

一段时间,我们十多位同修到百里之外的边远地区赶农村大集讲真相救人。真相资料准备齐全。有大法真相护身符、真相光盘、真相期刊各种真相资料,一到集日,每人满满一大兜,背在身上,乘坐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赶到集市。

这个农村的大集好大呀,人山人海,那个地区很少有同修,众生得不到真相,我们这一去,一下象炸了锅,有接真相资料的、有要真相护身符的,家有播放机的就要光盘。不到两小时,大家带的各种真相资料都发光了,有没得着的人还想要,大家说下个集再见。

山里人善良、淳朴,受邪党蒙蔽太深的讲真相也有不信的,但大多数都相信,“三退”很顺利,第一次去,共劝退了一百多人。后来最少的一次也能劝退六、七十人。大家心情都非常激动,当然大家都知道师父早把我们的路铺好了,就等我们去做。

还有一次,碰到一个男士,五十多岁,我给他护身符,讲真相,他说,“早就知道法轮功讲三退,十年前就有人给我讲过,我不信,不退,”不以为然的样子。我说:“老弟,今天咱们相遇一定是有缘,咱俩唠唠行吗?”“行啊!”他说。我说:“你一定得退出!这是性命攸关的大事。”我讲了江泽民诬陷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的原因,大法的美好,中共残酷迫害,可大法在中国是合法的,是江泽民和中共违法,强权镇压,法轮功是佛法,迫害佛法的人必将遭到天惩,这是千真万确的。你说不可怕吗?我们犯得上为它做陪葬吗?最后我说:“让你‘三退’其实是在救你,退还是不退,你掂量掂量吧。”这时他说,“大姐,我明白了,我是党员,我退!”并一再说谢谢,我说,谢大法师父吧,救你是大法师父。我们只是给你讲明真相,让你自己选择光明与前程。

我们从发真相册子、真相护身符、台历、到发录制了《九评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语音真相等内容的小广播器,受到山区农民的欢迎。

后来同修就三三俩俩结伴而行,春夏秋冬不误,我们持续在各个集市讲了两年的真相,那里的人几乎都认识我们了,我们一去就翻我们的资料兜,大家都象老熟人一样。冬天冷夏天热,大家无所谓。过程中大家去掉了很多的人心,如怕心、安逸心、不愿吃苦的心、不平衡心、争斗心等等。我谨记师父的教诲:“反迫害救众生中成就着大法弟子,走好自己最后的路吧。” [3]

用善化解家庭矛盾

从二零一七年五月份我开始背《转法轮》,以前也很努力学法,但有时不入心,通过背法使我更加心静。那种看问题思维更准确,在处理问题时增加了智慧,使我更加理性。理解修炼中出现的问题。遇事用法衡量。

在这二十年的正法修炼中,我经历的太多,由于旧势力的参与破坏性的所谓考验,制造了这场史无前例的这场迫害,给我的家庭、亲友造成很大的伤害。丈夫胆子小但人很正直,知道大法好,邪党迫害他很害怕。每当我被非法关押回来时,他不让我回家,让我去娘家。我也不生气,只找自己。我时不时的被非法关押,一家老小全靠他一人也很不容易,无论他怎样对待我,我都不生气,该干啥干啥,做饭,收拾屋子,干完,我就走。我不在乎他的态度如何,以平和的心态对待眼前的一切事。

师父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 [4]我心性到位了,他也变了,最后他说:“你回来吧。”我们一家又团圆了。

二零一七年到二零一八年间,他退休了,有了退休工资,手里有了钱,他开始跟我怄气,他说他有钱了,不用我做饭了,开始和我打架,骂我,扬言杀我。问我要大法,还是要他。我说哪个我都要。他说不行。我说我要大法。他说不跟我过了,就自己去平房住。

我知道他小心眼,舍不得吃,舍不得花钱,我就做一些他爱吃的饭菜给他送去。因他不让我见他,我在他不在时给他送过去。过了半年,他自己糟蹋的不象样子,脸瘦的剩一窄条。我再见到他时,我说你不愿做饭,就回来吧,他什么也没说自己回来了。

回来不长时间,他又找茬怄气,我不动心,心想:旧势力你操纵常人想干扰我修炼,不好使。我不看他的脸色,该干什么干什么,就当没看见。过完大年,他在一家木材店打更,放了一天假。我晚上发完十二点正念,我没進卧室睡觉,卧室很热。我想在客厅躺一会,就晨炼了。他突然被邪恶因素操控大喊,手拿菜刀举得很高,说要杀我,这时我抬头看他,他的眼睛通红,怒目圆睁,头发都竖了起来,高举菜刀,说:“我杀了你!”我瞥了他一眼,心想:“我有师父,你动不了我。”此念一出,他立即放下菜刀,我告诉他回屋睡觉,他就躺到沙发上睡去了。

我知道刚才这一幕完全是旧势力操控所为。我炼完五套功法,躺下歇一会,六点发完正念,我就做饭,他早上起来就说:“咱俩今天离婚吧。”又开始说我。女儿也起来了,就问:“你俩咋的了?”当得知她爸要杀我的事,女儿拿起剪子横在自己胸前,对她爸说:“你别作践了,你杀我吧!我命是你给的,昨晚你要把我妈杀了,我都不知道!”他两手交叉在眼前,赶紧摆手说:“爸不打了,爸不打了,不打了……”说完,他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了一下,带上生活用品及工资卡要走。当时我手里有生活费两千多元,我说:“咱仨人把这钱分了吧。”多给了他几百,这么多年,他实在不容易。

他临走时,还告诉我不让我去他那儿。他走后,他妹妹过来了,我们唠了一阵。我心里很难受,落泪了,忽然人心翻上来了,回想往事,那么苦的日子我们都熬过来了,我没一句怨言,他有退休金了,就了不起了?我再往下想时,马上意识到不对,这不是人心招的鬼上门吗?既然事已至此,那就顺其自然吧。

我拿起《转法轮》一下就翻到这一页,师父说:“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 [5]

我问自己,你为什么来到世间?是为他来的吗?你不是为得法修炼成就生命吗?你还执著人的什么呢?就把他当作一个众生,善待他让他得救,何必跟他计较呢?我还有依赖心,利益心,觉的他退休了,有了退休金,将来生活宽裕点,不用为生活奔波了,他之所以执意要走,其主要原因是邪党把他吓的,我每次被绑架,都把他吓的够呛,我们这么多年早已断绝夫妻之事,这些事对他来说都是事,这些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闹起了风波。

过了约六、七天,他电话找我,和我谈谈。我去了,见面后,他说我怎么怎么的对不住他,受了很大的委屈。我很无奈的说:“既然这样,我们离婚吧。”这些年我一被迫害,他就要离婚,到我母亲那儿说离婚,我说:“这些年也确实委屈了你,这回咱们俩离婚吧。”我是真心说的,他想了想,忽然象小孩子似的说:“我不离,谁也没有你好。”

我俩谈了很多,最后他说:“我喝了点酒,以后不喝了,”现在他真不喝了。他说等他冷静冷静再回去。我说:“你自便,你觉的怎么做好,你就怎么做。”

这关我是越过越明白,因为我是主角,一切都是为成就大法弟子而演戏,后来他在电话里又说要杀我的话,隔几天就提这话,我告诉他,你不要再说杀我的话了,你杀不了我,我有师父保护,我是修真、善、忍的好人,你动恶念会把你自己毁了的,善恶有报。你看你的脸现在都啥色?铁青。你以前是啥色?很健康,现在多难看!你不改变你恶的行为,你很危险,你就不能得救。他马上到镜子那照镜子,看到了自己的变化,触动很大。

自那以后,他心态变化很大,一天比一天好,在这过程中,我更加善待他,多关心他,吃穿都可着他,哪怕一件小事都先想着他,修我的大忍之心,大善之心,我们家现在其乐融融,充满了欢乐。他现在人也在变的开朗、勤快,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5]。

有不在法上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再精進》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