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带我走出绝望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四日】我出生在农村,今年六十六岁,八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我家中兄妹五人,我只念了两年书就赶上了文化大革命。十四岁到小队干活挣钱,二十岁母亲就给我找对像。在二十一岁时,我结婚了。

与公婆不相往来

婚后两个月,公婆就莫名其妙的赶我们出去。婆家有四间房子,丈夫兄妹七个,丈夫排行老大,弟弟妹妹还小根本不需要房子,公婆不知道为什么就要把我们撵出去。因为没有地方住,我们没走。公公说:你们要赖在这啊。丈夫在大队当电工,整天愁眉苦脸。大队干部知道我们的情况就说:学校有三间空房,你们交三百元先住着。当时我们十元钱都没有,于是丈夫去向别人借钱,对方答应借给我们。可婆婆却去告诉那家人不要借给我们,说我们还不上。

丈夫很生气,打那以后,我就恨婆婆了。

有一年冬天,村干部到我家问我公婆的养老金给没给?我说还没给,元旦前后给。

公婆很偏向,给三儿子盖了四间房,给二儿子买了三间房,给小儿子两间旧房,也都没有和他们要养老的钱,偏偏只跟我们要。我问公公是不是上大队去要养老钱了?公公生气的说:“要了!”我说我也不是不给你们,你怎么能上大队去要呢?我这么一说,公公居然破口大骂,什么难听说什么。我性格内向,从来没有和谁打过仗,公公这么一骂,我气的不行,就往家走,公公在后面拿大铁锤子撵出来要打死我。他四儿子看见了赶紧把他爸挡住了。公公跳高大骂,什么难听说什么,邻居都听不下去了。

我回到家躺在炕上大哭。丈夫问我怎么回事,我就把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丈夫有点不相信,他说去看看,回来后,脸上、脖子上都是血。从那以后我们就和公婆断绝了关系,再也没和他们说过话。

苦命的我还摊上了这样一个丈夫:在我二十八岁那年,他有了外遇,还不止一个!整天不回家,搞得我们天天打仗,半月二十天也不说话。我真的要气疯了,气的脑神经也不好,整夜睡不着觉,经常半夜往外走。而且身体还得了多种病,感觉自己太累了,不知道人活着干什么,自己都不想活。

修大法不计前嫌 善待婆婆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一日那天,我去赶礼,有一个人说她以前得过类风湿炼法轮功炼好了,后来共产党不让炼了,她的病又犯了,她又开始炼了。我听了感到很震惊,马上回家找认识的法轮功学员,告诉她自己想炼功。这位法轮功学员给了我一本《转法轮》,让我先看看书。我翻开到第一讲,看到“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这个小标题时,只认识一个“正”字和一个“人”字。我说我不认识字,怎么看啊。她说:有一个老人一天学都没上过,修炼后这本书都能看下来了。我一听回家就给师父上香,请求师父也让我识字。

太神奇了,很快我真的能看书了,所有的大法书我都能看了。我知道了大法就是修炼,而且我的病也都好了,一直到现在也没吃一粒药。我也不恨公婆了,明白了任何事情都有因由。

公公去世,扔下婆婆一个人,上谁家谁都不要,最后没办法就上我这来了。很多人都对她说:“去了也会被儿媳妇撵出来。”几年过去了,婆婆过的很开心。婆家的弟弟妹妹都说嫂子变了一个人,还有的说:“你这老太太真有福,你儿媳妇不炼法轮功肯定不能要你,你对人家一点都不好。”有的还说:“你儿媳妇炼功才变的这么好,你信吗?”婆婆说:“信啊,俺媳妇不炼功是不能要我。”

二零零九年,我在外地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一年。在那里警察和犹大天天逼着“转化”。有一回警察让我们转化,在电视上播放诬蔑大法、诬蔑师父的图像,电视上一出现师父时,我感到十分亲近,愿意看,可看了几天,同修们都“转化”了。我知道不对劲了,这录像不能看,就请求师父把我的场封住,不让坏的东西進入我的场中。

我要回家了,一名同修对我说:“能不能把这纸条带出去,曝光邪恶。”我让她放心。走出黑窝时警察要翻包,当拿到最后一件物品时,我心里说:“你给我放下!”警察乖乖的就放下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我更加坚定信师信法,回到家中我继续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把粮米加工厂变成真相点

我家是粮米加工点,原来有三台机器,现在又增加了四台。我不能辜负师父的救度之恩,时时用大法要求自己,我很注重自己的言行,从小事做起。我加工时从不占便宜,粮米不出干净不关机器,洒在地上的米我都给扫起来。顾客说:在别的地方加工,洒在地上的米扫起来人家都不愿意。顾客米袋不够用了,我就给准备一些,扎袋子的绳子常年由我提供。这样一来二去,人们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丈夫也知道很多真相,也会严格要求自己,顾客们把丈夫也当成炼功人。大家对我和我的家人很信任。

人传人,很多人都到我这来加工粮食,最多的时候能有二十多人排队等着加工。我知道这是师父安排来听真相的,就这样我的加工厂变成了真相点。大部份的人都相信我讲的真相,一讲就同意三退了。当然也有中毒太深的不听,我就把真相展板贴在磨米房里,即使不听我讲,也能看到一些大法真相信息。

去年冬天,从七十多里外来了三个男子排队磨米,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其中一人说:“我是农务干部,我当了一辈子干部,我还能退党?法轮功反党,共产党不好还给钱,法轮功怎么不给钱?”他问我多大岁数了,我说六十六岁了。那个人说:“你就闲着,没有社保。”我说有呀。他说:“那你拿共产党的钱还说共产党不好?”很生气的样子就走开了。

我在心里和他们的元神说:众生啊,咱们千万年的等待,六道轮回吃了无数的苦。你今天是为得这个大法来的,你就听听真相吧,为你的生命负责。创世主来救我们了,我是真心为你们好。我发正念清理他们背后的邪灵。不一会他们态度变了。我说你们進屋坐会儿,看看电视。我把电视打开,其中一人说:“这是明慧电视(注:这个警察把有关法轮功真相的电视节目都当作是‘明慧电视’了),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是警察。”我说:“警察也是好人,你们更可怜。”他沉着脸走开了。我就对另外两个人说:“大哥,退了吧。”他们都同意退。我就继续给那人讲真相。讲了一会他笑了,也同意退党。我把资料给了他们一人一份,他们走时说:“谢谢!”说了好多次“谢谢”。我说:“别谢我,谢谢大法师父吧!”

看到他们高兴的样子,想必众生是能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和纯真。

我在心里谢谢伟大的师父!

用行动证实大法

二零一五年春天,有一个男子来磨米,磨完之后没说什么就走了。第二天他到大集市上找到我,对我大吵大嚷,说:“你给我加的什么工,面都发霉了还有虫子,怎么吃?还收那么多加工费!”气呼呼的说了很多。我说:“不可能有这种事,保证不能。”他说:“什么不能,加工的不好还不承认!”说完之后气呼呼的走了。

我想我是炼功人,不能因为这个事救不了他,还让他对大法没有好印象。他曾经说他村里有几个人是法轮功学员,怎么怎么不好,还赶不上他呢。我回到家对丈夫说了这件事,丈夫很生气说:“我加工这么多年还没遇到这种事。我说可能是前世欠他的,咱家不是还有三十斤面嘛,都给他吧。”丈夫同意了。

我找到他家,他出来气呼呼说:“你来干什么!”口气很生硬。我笑着说:“都是我不对,我没有加工好,我这有好的给你吧。”他笑了,说:“你这不赔了吗?”从那以后,他的态度变了。他说:“我知道法轮大法好,是我们村里的那几个人没做好。”

还有一回来了一个小媳妇加工完走了,把面放在加工厂忘了拿走。好在她来时我问过她姓什么,住哪里。我找了一个认识她的人带我挨家问。问到谁家都说:“忘了就忘了,还给她送回去干什么?”那个给我带路的人说:“人家是炼法轮功的,别人能给你送吗?”那些人说:“是啊,法轮大法好!”

类似的事情很多,不多说了。

我能做到这一切都来源于师父的教诲。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