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奇缘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八日】我是二零一一年十月才修炼大法的弟子,看似偶然的机会,我走入到大法修炼中,现在将自己得法和修炼几年来的一些情况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向慈悲伟大的师尊汇报,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

真经难求 我终于遇到了大法

我经常会想起从小到大的许多梦境:有在天上飞的和太阳一样高的;有坏人追杀自己,自己从五楼窗口飞走逃跑的;有被绑在树上要被人焚烧的;有在海底行走的。我记忆最深刻的一个梦境,是自己的元神离体翻墙去了一个奇特的地方,漫山遍野开满了粉紫色的莲花,莲花有足够一个人躺下的那么大,自己在梦境中有些害怕,一边跑一边飞,就在山脚下有一个又高又瘦的身穿黑色道袍的人在摆摊卖货,都是些琳琅满目的宝物,我就拿了一个花瓶,可是拿到手里看了看怎么是一尊站立的佛像,在现实生活中从来没有见过的佛像,只见过打坐中的佛像,直到得法后看到师尊站立的法像才破了迷。

多年前,和往常一样去朋友店里喝茶,又聊起了佛教中的一些事。那天我回到家中,突然萌发出了想打坐的愿望,我就从书籍中找了张佛像,看看他的脚、他的手怎样摆放的姿势,就在客厅里学着打坐了起来,我用散盘,结着印,闭眼。几分钟后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忽然感觉到自己没有了,不知道到哪儿去了,好象溶化在宇宙中了,这时我感觉到有一种恐惧感:自己怎么没在了呢?!我赶快把眼睛睁开看看,自己还在家中坐着的,这是怎么回事?心里踏实了一些又闭上眼,同样的感觉又出现了,我就不敢再打坐了。由于好奇,第二天又试了试,还是出现同样的状态,以后就再也没有这样打坐,只是在心底留下了深深的记忆。

自从那次打坐后,想修炼的心也会不时的冒出来,想到寺院中去求一本经书。二零一一年十月的一天,我准备去寺院的途中不知怎么却会转道去了一个刚刚认识的朋友店里玩。我和她聊到想去寺院求本经书,她说:“真经难求。”这句话怔住了我:是呀!唐僧取经九九八十一难的片断打到了我的脑海中。她热情的约我去她家玩,没想到她和我居然住同一个小区。在她家里她给我讲了法轮功的真相,我还与她探讨了修炼中的一些事情。她突然问我:“你找到师父了吗?”不知为什么她的这句话让我一震。我答:“要师父干嘛?”她又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我又一惊,但并不明白她在讲什么。这时她拿出来一本袖珍本的《转法轮》说借我看一看,我翻了一下有点象盗版书,但不好拒绝朋友的好意就拿回家中来了。

读书入迷,师父法身悄然而护

本来我时间就很多,再加上有阅读的习惯,就开始看《转法轮》。这一看就撒不开手了。以前就听人家讲过“入定”、“不吃不喝”、“天目”、“看透生生世世”、“不腐之身”等等说法。读了《转法轮》才知道“起空”、“开天目”在大法中修炼太普遍了,似乎没有什么神秘的,一个普通的常人通过修炼也可以达到,这只是一种人的本能,觉得不可思议。

那时的状态就是走着在读书、坐着在读书、睡着在读书、靠着也在读书,几天时间就读了两遍,一边读一边想:师父也会收我为徒吧?得有一个法轮我就相信,我就修炼。我就这一想,忽然就感觉到小腹处有东西在转,还会发出声响,象洗衣机在转一样,让我着实吃了一惊。心想是真的,我有些兴奋,知道自己是个有缘人。接着我再想:师父法身会帮我净化身体吗?师父说:“有的人还会连拉带吐。”[1]但又一想还是别吐吧,怪脏的,拉肚子算了,我就这样一想,突然肚子一下子就疼起来了,真的就拉起肚子来了,一拉就是几天,拉的全身出汗像淌水,全身汗毛孔都是打开的,头发根都是湿的。我又惊又喜,心想要是真把我给拉死了,就成神了,我可划算了,连修都不用修,苦都不用吃。那时真有师父讲的:“我得了大法,“朝闻道,夕可死”。”[2]

在读法中,我总在想那么晚得法修炼也会圆满吗?师父看我不悟,就在我看法的时候点了一下:当看到书中有一个“都”字的时候,这个“都”字忽然之间放大,离开了书在我眼前翻转了一个身,还是一个“都”字又回到了书中,让我大吃一惊,我想只要我诚心修炼,勇猛精進,一定能圆满!

有所求,遭迫害

得法后兴奋与热情支撑着自己每天精進的学法两讲,然后学习师父各地讲法,开始给世人讲真相。正如师父讲的:“过去许多人因为心性守不住,出现的问题很多,炼到一定层次之后上不去了。”[1]修炼到第四年,我开始有些懈怠,学法也不太入心了,而且与同修经常发生小矛盾,形成了间隔,只会挑别人的毛病,不会向内找自己。有一次过马路时看到有个路人穿着一件T恤,上面印着“妒嫉心”,虽然知道是师父在点悟弟子,可我当时自我意识太强,不愿意承认自己有“妒嫉心”,就这样把修炼当儿戏,没有去提高自己的心性。

师父又给了我一年的时间,我还是没有很好向内找修自己。

二零一六年一天,天很冷,我象往常一样学完法后,也没有发正念就出去发真相资料。在一个小区楼道上刚发了几本真相资料,就被不明真相的保安举报,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由于自己的执著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也是自己求来的,刚得法时不知道否定旧势力,思想中曾有一念:“迫害与我无关,五年后再来考验我”。

还有一天路过家附近的一个派出所又跑出一念:给他们讲真相会不会被他们抓了呀!就这样,五年后真就在这个派出所被他们绑架了。

在被迫害中证实大法

师父说:“是修炼到那一份上了,真正达到那个境界了──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到这儿来了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那邪恶它就害怕。”[3]我被绑架到了派出所,我定下了心,既然被抓進来了那么我就在这儿讲真相,在派出所我不断的给警察讲真相,讲了两天两夜没合眼,整个口腔讲的长满了水泡,他们非法扣押了我三天多后,把我送到了看守所。

到了看守所,我按照师父要求的:“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4]我不配合邪恶,我对他们说:我有我的师父在管,我的师父说了算,你们讲的不算。所以我该做什么做什么,我每天坚持背法、炼功、发正念。见到的人无论警察还是羁押人员,一有机会就给他们讲真相。有不少听真相后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的。见证了大法的美好。我讲两个听了真相得福报的事例。

其一、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快获得自由

监室里有个叫蕊蕊的女孩,是因为打架被抓的,听了大法真相后说:“真、善、忍,三个字本来就是真理!”然后就在监室里大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了下午,监室门打开了,有人喊:“蕊蕊脱衣服(看守所号服)出所。”大家都为她欢呼!另一个女孩与蕊蕊一样是打架進来的,但是我和她讲真相,她不相信,后来被判了十个月刑,在我回家前她还是退出了曾经加入过的中共邪党的党团队组织。

其二、大法师父让“哑巴”孙女会讲话了

有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姐听我给她讲真相后,有一天她兴奋的告诉我:“我家里来信了,你知道吗,我的大孙女会讲话了!”(她的两个孙女都有点智障,大的一个严重些,几乎都是用手语与人交流,人家叫她“小哑巴”。)我问她怎么回事,她兴奋的告诉我:“我晚上起来值班时,天天念‘法轮大法好’并求大法师父让我孙女讲话,没想到我的愿望真的实现了!”后来她去开庭后回来就更兴奋了,她告诉我:庭审完毕,她跟女法警说,她没有白坐这牢。法警问她为什么,她说:“我们号房里关着一个大法弟子,她给我讲真相,我就求她的师父帮忙,让我的大孙女讲话,我孙女就真的会讲话了。本来要带大孙女去北京看病的,这下我省了20万看病的钱!”法警被感动了,让她与家人多讲一会儿话,她与来参加庭审的家人讲了与我相识的过程和念法轮大法好、请大法师父让她孙女讲话的事,她家人都流泪了。她大孙女的妈妈说,有一天晚上七点左右,她经过两个女儿的房间,听见两个小孩在玩“老师与学生”的游戏的声音,她很奇怪,躲在门外听,确实是有两个孩子的声音,她以为女儿被鬼上身了,虽然害怕但还是开门進去了,却发现原来是大女儿会讲话了。她的大孙女也来旁听了,当时就将来旁听的亲戚都一个个的喊了一遍,一个亲戚还说:“小哑巴,你怎么会讲话啦!”在场的法官、法警都听到了,那个女法警还跑到卫生间里抹眼泪。听她讲完,我也激动的哭了。后来她的判决书下来了,被判了一年,她的车也没有被没收。她告诉我,是她求师父帮忙,她告诉师父,她把赃款退了,请求师父帮忙,不要让法院没收她的车,她以后再也不干坏事了,一切如她所愿。

而另一个大姐,因为没有诚心相信大法,也没有退还赃款,法院没收了她的车,她还被判了两年半。

后来,号房里的姐妹们几乎都明白了大法真相,争先恐后的让我把法轮功“秘诀”留给她们。我就默写了几首师父写的诗给她们,她们说一定还有其他的,我看着众生盼得救的样子很感动,又把正法口诀和五套功法口诀写给她们,并告诉她们,心要纯净,要有善念才会灵。后来只要是警察進号房,大伙就一起在心里默念,再后来警察就不怎么進号房了,也很少骂人了。

在修炼路上,我还是一个新学员,还有很多执著和人心,我只有加倍的努力学法,不断的向内找修自己,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争取赶上师父的正法洪势,修好自己,快讲真相,多救人,完成历史使命,随师父回家。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