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过关 修去怨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九日】我出生在一个“战火纷飞”的家庭。我小的时候,父母经常吵架,所以我长大工作,就选择了离家远的地方,不想在他们跟前儿,因我心里不喜欢他们。我修炼了大法后,对他们的怨也没有完全化解,最近这一两年我感到修炼遇到了瓶颈。

我父亲今年八十四岁,母亲七十九岁,母亲常年不能自理,都是靠父亲照顾,这几年母亲身体不好,父亲岁数也大了,我们姊妹就轮流回家照顾,今年过年,父亲腿疼,走路用上了拐杖。母亲背上长了褥疮,喂饭也很慢,吃饭也少了很多,人也瘦得皮包骨头(母亲一直身体都是胖乎乎的)。

我们住在家里照顾老人,期间矛盾冲突不断。父亲脾气倔强、固执,很难与我们交流沟通,在怎样照顾母亲的问题上也产生很多分歧。他吵我们,我们也很生气。他一辈子节俭,舍不得雇保姆,这下想雇保姆,又赶上武汉肺炎,找不着保姆。我们孩子回来住,在家里服侍他们两位老人,可父亲尽是指责埋怨。

我丈夫(同修)知道了,在家里给我讲褥疮的严重性,要重视起来,要勤给母亲翻身,照顾好老人。我女儿薇薇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她知道了外婆的事,就从网上查 ,买了最好的治褥疮的药,她教会我怎么用,然后又要我复述一遍,还写了下来。我把它拿回家去给两个姐姐讲了用法。

过了一天,女儿不放心要去外婆家看看,顺便在和外公交流交流。这一趟女儿去看外公外婆,也让我看到了天壤之别。父亲对外孙女儿的态度是又温顺又和善又会好好的说话。

从父母家回来我和女儿交流,我说:“薇薇,外公对你的态度和对我们的态度是截然相反的两个态度,我知道是为什么,因为你对外公没有怨、嫌弃,你心里装的是:我外公这么大岁数也不容易。你心里替他人着想,我没有。”女儿说:“您回家照顾老人,是用心了还是应付了事?我爸对您是怎么做的?这么多年我爸就是做到了‘隐忍’。”女儿长到二十六岁,这么多年丈夫一直都是默默的付出,很少言语,我还嫌弃他不说话,和他没有共同语言,这一切女儿都看在眼里了。

再说说我婆婆这一家。婆婆公公早已过世,他们兄弟姐妹每年过年,都叫我们过去吃饭,今年过年,小叔子提早告诉我们今年过年到他家过年三十。小叔子和弟媳妇也是早早准备好了年夜饭,等着我们一家过去在一块高高兴兴的过年。还叫上了大姑姐俩口子。期间我给大姑姐讲了真相,大姑姐说等她外孙子三月上托儿所了,她来我家找我学大法,我心里也很为她高兴,嘱咐她一定去。婆婆这一家人,心地都很善良,说话做事都特别会为他人着想,就是大哥没有三退他是党员,其他都退了。我有时在心里也在比,我父母和丈夫的父母教育出的孩子差别也是很大,可比的是人的理。

过年的时候,我背法正好背到“妒嫉心”,越背越觉的自己离大法的标准差之千里,背到“因为妒嫉心在中国表现得极其强烈,强烈到已经形成自然”[1]。我为之一震,我找到了自己身上很多不好的心,对家人的怨、看不上他们、挑别人毛病。丈夫经常说我的一句话:乌鸦落在猪背上,光看见别人黑看不见自己黑。我还嘲笑他初中生的水平,也还能知道的比我多?心里也是不屑一顾,没有仔细想想这句话的分量。我曾经给他带来了无数的伤害,我今天才体会到他的不容易。我跟女儿说:“都是妈妈的错。”我找出埋怨、生气、指责、自以为是、自我、不为他人着想、不知道感恩、不会发自内心的为别人高兴、说话语气生硬、强势、色欲心等,这些不好的人心我都不要,我多次发正念解体它们。

第二天我回家,这一整天家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父亲变的和善,家里也充满了祥和,我的心里对父母的怨没有了,找不着了,根没了,我发自内心的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弟子叩拜恩师。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伟大,“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弟子一定好好修好自己,去掉人心多救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