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抓我的国保大队长与警察得救了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三日】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四日下午,因外出发送关于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可避武汉肺炎的真相小折页,被一个不明真相的男孩报告给一个小警察,小警察又把我举报到分局。

几分钟后,分局的国保大队长开着巡逻警车赶到小区(估计他恰好在这周围巡逻),从警车上下来几个警察向我走来。这时,我就赶紧和他们讲:“大法弟子发传单、讲真相是在救人呢!现在肺炎疫情严重,大法师父大慈大悲,叫我们把大法的神奇告诉大家,使灾难中的众生能得救保平安。”

在警车上,有人问:“怎么救人?”我说:就是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切症状都会消失,这九个字被修炼人称为“九字真言”。这是我们无数次见证过的事实真相。国保队长听得挺认真,其他警察说啥的都有。

坐我对面的那人说:你们法轮功劝人退党,是搞政治、反党。我说:“退党不是指反对哪一个人,是指这个腐败罪恶的制度和它背后的邪灵。法轮大法教人以‘真善忍’为标准修炼自己,顺应天理去人心执着。那反过来谁专门迫害修善的人,那是天理不容的!周永康、薄熙来等不就是因为迫害大法弟子、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牟取暴利而落马被判无期徒刑了吗?”有个警察问 :“啥时候判的?”我说:“二零一五年啊,这你都不知道啊!”大队长说:“判得好!周永康,该判、该杀!”我说:“你挺明白呀,真有见识!”接着我讲了我们大法弟子多么善良、正直。我说:“我是高中教师,从不收学生家长的红包。我的一位同修是税务所所长,工作中一分钱不贪。师父让我们在任何环境中都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

此时警察们都由衷的说:“这可真了不起,做到了真、善、忍!”

到派出所,我拿出头一天写好的还没顾上寄出的劝善信叫他们看。信内容是《中共恶徒持续遭恶报证实了什么》。此信内容分量很重,给警察看正对口。还有一页是我亲笔写给他们的祝福。面对十几个警察,我始终用慈悲祥和的心态对他们劝善、讲真相,告诉他们:“不要参与迫害这么好的大法和大法弟子,不要给共产党当枪使,不要当它的替罪羊,你们想想哪次运动过后共产邪党不杀替罪羊啊!”

听到这,没有警察再说恶话了,背后的邪灵都灭了。他们对我写的那页似乎更感兴趣,都拿起来看。我指着信中第一个例子说:“这事离咱们最近,看看沈阳康平县法院院长,因频繁给大法弟子判重刑,二零一四年被雷击死。”他们听到都非常震惊。我接着说:“大法师父大慈大悲,让我们把每一个可贵的中国人当作亲人来救度,尤其是你们警察。咱们可不能那么傻,别步恶人的后尘。”并讲了这场大瘟疫中,中共如何撒谎欺骗、不顾老百姓死活,不然不会伤亡这么惨重的真相。

随着我讲真相,这个场越来越正。我从没有想他们会非法关押我,那是绝不允许的,不可能的,只是希望这些警察不要再造业,尽量把他们这些珍贵的生命都救下来。

这时所长来了。一见我就说他认识我,对我很客气,还问候我家的老人和孩子。然后他跟国保大队长到办公室去了。凭直觉我知道他是帮我说好话去了。因他前年去过我家,当时我没讲好真相,后来一直帮他发正念,又给他邮了美国通告等真相资料。虽然他还没有退党,看来已经对大法和大法弟子有了正念。明真相的善良世人都在帮助大法弟子啊,也在摆放他们的位置,我真的为他感到高兴。

在做笔录中,我借此机会進一步讲清真相,揭露迫害。当问我这十六张小传单哪里来的?我说是我自己找广告公司做的。那个有点顽固的警察马上问:“那人你认识吗?”我说:“我认识也不能告诉你呀,我要告诉你我不成叛徒了?我可不能干那种事!”坐在旁边的小警察说:“那叫犹大!”这一下引起大家哄笑。

这时国保队长進来,夸我字写得好(我原来写字龙飞凤舞,修炼后归正了,用楷体),接着说:“撇开工作,按人情来说我得叫你一声大姐。我没有和你掰过脸(指态度不好)吧?我也没说你们不好,你也没干什么杀人放火的事 ,你们师父也没让你们做坏事,你们只是信仰,对吧?”我忙夸他明白真相有善根。他话锋一转说:“但是这是我的工作,你也得好好配合!”我说:“你们要听真相我怎么配合都行,你的工作,抓好人,那是犯罪,我可不能配合啊!”然后我笑眯眯的打着手势说:“把枪口抬高一点。”他们都笑了。

原来海外的大法弟子给他打了不知多少真相电话,用他的话说:“都打爆了!”我不禁双手合十感谢海外同修的慈悲付出。我说:“你应该感谢海外大法弟子啊!他们让你能这么明白、这么善良。你姓冯,我给你起化名叫‘冯喜’吧,你今天退党是你一生中最大的喜事了。”他说:“这个名字我喜欢”,很高兴的答应了。

然后吩咐别的警察:“完事了,叫她先生来把她领回家。”说完就走了。

在场的三个警察,一看领导都退了,他们也没啥顾虑了,也不害怕了,都分别退出了党团队。

师父的正法洪势已到了这一步,我们只要念正,就会展现法,展现神,世人明白的一面也就展现出来,因为他们也都是“大难前下世怀着誓约与信赖 带着众生的希望轮回等待”[1]的神哪。

遗憾的是,之前他们已经知道了我家地址,而我无意中又没保护好家里的钥匙,这样他们胁迫我先回家,从我家中抢走了师父的法像和大法轮图。当时我就想:一定要把师父的法像等请回家。

其他警察都走了,只留下两个小警察看着我。其实我可以走了,但我想在这好好背背法、发发正念,把师父法像一起请回家呀。刚才面对那么多的警察,虽然我没有怕,但是一定要不停的和他们讲真相,否则他们就会说出不好的话给自己造业。因为他们毕竟都是在党文化的这个邪恶环境中浸泡着。此时,当静下心来背着《论语》,更感到师父的慈悲加持,看着师父的法像,觉的师父离我越来越近,慈悲的能量包围着我。将近六点了,他们问:“你先生怎么还不来?”我才想起来一定是他们没有给他打电话,因为我家到派出所也就几分钟时间。他们说你自己走吧。我没能抱回师父的法像。

回家后我伤心的哭了。稳定下来发正念,我看清了这段时间诸多的不足而积攒下的执着:贪吃、懒惰、安逸、同修情和消极情绪等等,我立即发正念清除。

同修打来电话,为我回家而高兴,见面后又提醒我不要陷入自责中。

学法中师父也慈悲点化:不要形成执着,否则也会被旧势力钻空子而加强我的负面情绪。

次日见面后同修们说:当听到我被绑架的消息时,他们都觉的没有问题,我一会就能平安回家。我听了非常高兴,感谢同修们的正念加持!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

这里我希望与广大的同修们共勉:尤其现在大疫当前,这是一场人的巨难、不明真相的众生的巨难,同时也最是考验我们大法修炼者能不能真正放下自我、在学好法的基础上真正走出人来、讲清真相多救众生,在做好三件事中救人度己的一次机缘。师父在急盼着我们达到标准、急盼着更多的众生得救啊!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五》〈救度的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