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住心 根据民众接受能力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四日】从开始关注武汉大瘟疫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天过去了。自己的状态也在不断变化中,从一开始的震惊、迷惑、气愤、担忧,到偶尔被这些情绪带动,渐渐稳下心来扎实做好三件事。

旧势力和邪党害人,只有大法救人

这场灾难来的气势汹汹,大年前还风平浪静,大年后风云突变,随着邪党的管控步步升级一时间风声鹤唳。封城、封闭小区、禁止串门、连拜年都不允许。眼见着每个小区的一个个出口被围挡拦起来,只留一个出入口,戴红袖章的人恶狠狠的审视每一个進出的人,还要测体温、出示身份证、登记,后来每个社区的居民都得按派出所的要求办理出入证,非本小区居民不得入内等等规定愈加严格,对外出行为视为愚昧、不爱国、大逆不道,甚至犯罪……

按常理,对传染病采取一定的隔离措施无可厚非,但大法弟子能看透邪党系列行动及宣传导向的诡异。它的目地并不是为民众负责,而是用极端手段掩盖它造成这场人祸的原罪;而且打着隔离的幌子,防止民众互相沟通而造成民间舆论压力。大法弟子要给民众指明大难中保命的法宝——相信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平安。

生命是珍贵的,师父珍惜每一个生命。作为大法徒,就要听从师父的嘱托,再苦再难也要做好。作为大法弟子,在任何情况下,要走出来讲真相救世人。

这里有个小插曲。因为需要打印大量的真相资料,放假前,剩余的黑墨水眼看就要见底了。商铺一再推迟开业时间。急的没法,只好学着同修的办法兑了些纯净水,可黑色明显不清楚了。可又不能停下做资料。怎么办?心一横就出门了。

到了老同修的小区外,正好看见负责登记测温的人坐在传达室里低着头。我把电动车停在一边,一边发正念一边推开旁边的小门進去,低着头就往里走。好,没有人喊。我快步走到老同修家门口敲门。老同修的女儿(未修炼法轮功)来开门,看见我很吃惊,问我怎么進来的。老同修家是事业单位的家属院,根本不准外人進的。我向老同修说明来意,他立即送给我两瓶黑色墨水。

我拿着墨水往外走,心想门口再拦我怎么办?快走到门口时,正好一个高大的小伙子从外往里進,我紧走两步,和他刚好在门口交错开,我就出来了。就这样我顺利的要到了墨水,没有耽误做资料。

根据民众接受能力讲真相

通过跟踪大法弟子办的媒体报道,我得以第一时间了解事件的经过,还能得到最精辟深刻的剖析论证。我从一开始的激动、愤慨,到目前的相对理智冷静,尚且经历了一个修炼过程,而公司年后复工时,我一股脑的倒给我的同事时,突然意识到自己强烈的欢喜心及贪天之功为己有的心。好在他们都有已经明白真相的基础,所以反响基本是正面的。

这种急于求成是不行的,对不明真相的人来说,资讯太多太深,难以承受,还能害了他。所以我决定,以后跟世人讲瘟疫真相时一定不能讲高。讲邪党掩盖真相造成瘟疫爆发,是天灾更是人祸,人们基本能理解。当然对知识面比较广、有独立思维、信息来源比较灵通的人可以引导着去讲,或者说探讨吧。这样效果应该好一些。

还有个小插曲,因为我的行业比较特殊,所以开工比较早。二月三日,当绝大多数人还在家中胆战心惊时,我们已经开工了。我一看,那天来的同事都是已经明真相、做过三退的,只有一个同事只听过真相,但我因顾虑还没给她三退,只有她没敢来上班。我体会到一个生命彻底明白真相后,真的就是脱胎换骨了,不属于旧势力管了,所以他们才那么有胆量。

带有使命感发正念

俗话讲,打铁还得自身硬。然而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我准备好了吗?这二十几天来,我也在从新审视自己的修炼状态。一开始心态不稳,说明我修的不扎实,法理不清晰,发正念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随着静心学法、认真发正念和参考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在师父的点化下,法理层层展现,我自身的状态也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近期我终于掌握了怎样发正念。以前发正念都是不得不发,这么重要的三件事之一,师父让发就发了。发正念时头脑不清醒,好象想不动似的,想一句就被干扰的杂念丛生,经常倒掌。这次面对旧势力利用瘟疫毁人的紧要关头,心里很急迫的想改变这种不正常状态。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只有发好正念才能减少损失,也才能更好的救人。

师父看我有想提高的愿望,就把干扰我的思想业和外来干扰灭掉了,我的思想终于能轻盈、干净的飞起来了。头脑也清醒了,很少迷糊了。发完了仍觉的能量场很强,也很愿意发了。

在此敬录师父的法与同修共勉:“大法弟子保证每天的修炼是必需的,讲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圆满的路上,两者缺一不可。做的如何,就是精進与否的修炼状态。社会形势会变化,修炼的要求永远不会改变,因为那是宇宙的标准,是大法的标准。”[1]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提醒》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