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金华市法轮功学员童建红生前遭受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浙江报道)浙江省金华市法轮功学员童建红,二零一五年四月被当地610(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人员绑架到双龙宾馆洗脑班,受到严重摧残,身体状况极差,于同年十月离世。以下是童建红的个人经历及遭遇情况。

童建红,男,一九六七年七月十五日生,大学本科学历,原金华市公路局职工。童建红于一九九七年与妻子王金星一起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他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为人处世,正直厚道,到下属单位检查工作时,不贪不占,下属单位赠送礼品及购物券,每一次他都原原本本送回。童建红工作任劳任怨,是单位领导、同事及周围邻居公认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法轮大法被中共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由于坚持修炼,多年来童建红的家庭遭受了人身、精神与经济上的严重迫害与压力。以下是他生前遭受的种种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后,为向政府讲清法轮功有益于修炼者身心健康的真相,童建红夫妻二人一起进京上访。火车途经天津之时,被便衣搜到身上携带的有关大法的字条,夫妻俩一同被拦截扣押到浙江省驻天津办事处,有关方面要求金华当地派出所及单位派人来接,事后童建红、王金星一家被迫承担相关路费8000元,并遭受了非法抄家搜走大法书籍(前后遭受非法抄家共四次)。

二零零零年十月,童建红与王金星因为张贴大法真相资料,一同被劫持到金华市看守所关押。十一月童建红被取保候审回家。十二月,王金星被送往浙江省莫干山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期间她遭受了一系列强制转化的迫害:被四名吸毒卖淫犯人分两班二十四小时包夹,在恶警的指使下,她们对她进行各种刁难和侮辱,王金星因拒绝转化被恶警陈志英罚站、大夏天半个月才让洗一次澡;还经常被非法抽血体检,陈志英还多次威胁:不转化就送大西北!两年期间都不许丈夫童建红接见。

童建红回到家后,因坚修大法、不写放弃修炼的所谓“保证书”,被单位排挤下放到离家很远的乡下地区——义乌大陈公路收费站工作,义乌大陈离金华市区约有六、七十公里,童建红仅在周末才能回家。邪恶企图以此来隔离他与市区法轮功学员的接触,单位领导与同事还监视孤立他。童建红被下放到外地工作,妻子王金星又被非法劳教,他们年幼的女儿当时不满六岁,得不到家庭的呵护,只能被寄养到亲戚家去了。

二零零一年四月,童建红又被劫持到金华“石门农场”洗脑班关押迫害一次。

二零零二年五月童建红又被关押到金华市石门农场洗脑班迫害一次。期间,恶党人员一度要求童建红公开表示自己放弃修炼大法,或辱骂大法,因他不配合,恶党人员便从他的工资中强行扣除8000元“洗脑班费用”。

二零零四年五月,童建红又被从单位劫持到“石门农场”洗脑班,妻子王金星和姐姐王金聪(也修炼法轮功)一起被劫持到派出所,国保大队长李华明亲自审讯,拍着桌子扬言:这次给你一张完整的劳教书!审讯二十四小时无果后,王金星和姐姐王金聪一起被带到“石门”农场洗脑班审讯,连续十多天不间断的审讯没有结果。恶警找不到证据不死心,反复的到王金聪家抄家,在被抄出一箱大法真相资料后,姐妹俩立即被送往看守所刑拘。六月,王金聪、王金星姐妹俩同时被非法劳教两年,送往浙江省莫干山女子劳教所折磨。这是王金星第二次被非法劳教。

另外,每到所谓的“敏感日期”,社区与派出所都会打电话骚扰。王金星与童建红每天的进出都会受到小区门卫的监视。

二零一五年四月,童建红下班回家时,被七、八个候在小区门口的恶党人员劫持,非法关押到金华市双龙洞景区宾馆洗脑班去了,当时他家没人,也未通知他的家属,王金星找了一晚不见人影,第二天王金星打110报警,去派出所报案后才被告知童建红被关入洗脑班,她立即与女儿赶到双龙洞景区宾馆洗脑班要求放人,结果险些被金华市610主任楼向明扣留关押。

就在二零一五年四月洗脑班迫害之前,童建红的身体已有不适,童建红、王金星两人都向洗脑班工作人员反映过,楼向明说:“身体放心,这里有医护人员。”结果他们明知童建红身体不好,仍坚持非法关押,导致童身体状况迅速恶化。

被非法关押二十天之后,童建红面黄消瘦、整个人脱相、已经走不动路了,无法正常上班。五月四日,医院诊断出胃部恶性肿瘤,于二零一五年十月离世。

李华明,男,原金华市婺城区国保大队大队长
楼向明,男,金华市“610”办公室副主任, 0579-82469596、13566996222、13757991800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