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真正修炼的一点体悟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七日】《转法轮》开头就讲:“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1],师父就管真正修炼的人。

那为什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就有人不修了,也有人闯过了各种魔难和迫害,后来却在相对宽松的环境下,被名利情和安逸心击败,掉下来了;也有的根本就没经过什么魔难与考验,就是看不到正法结束的希望,慢慢的也不修了。我体悟到,真正修炼不是什么口号,也不是什么豪言壮语,不是一时热和激情、冲动,更不是自己看到与限定时间和目标为标准。修炼是人成神,是返本归真,是要真正超出人,超脱常人的。

师父说:“旧势力用火与血建立起来的邪恶没想叫大法走出来,你们凭着坚定的信念,凭着来世的神圣誓约,凭着生生世世亲缘,凭着对大法理性的认识,同时凭着大法给予你们的正念与法力的根本保障,你们走过来了!

大家把剩下的事做好,用你无悔的修炼过程走向未来。祝你们会有所悟、会有所成!”[2]

我觉的师父的话说到我的心里了,我就是凭着师父讲的那样走过来的。我一九九六年得法,二十多年的修炼是从根本上改变心的过程,是整个转变观念和去执著心的过程,是助师正法与重新结缘的过程,也是自己修炼的历史见证。

一、师父给了我一个婴儿般的身体

二零零六年三月七日下午两点多,我雇用的一辆货车在返回途中,刚驶向二十多里的大下坡路,车闸全部失灵,车根本停不下来,在几次拐弯时,就差点翻车。司机明白真相,全身心贯注着,但还是很担心,而我却出奇的没有一点害怕和不稳,我就念着发正念的口诀,念着“轧死邪恶,师父快救我”,大声念,反复念,就坚信师父有无边法力,就坚信师父一定能救我。在经过涵洞时,司机和我说想用撞擦洞壁的办法停车,我说那样容易着火、太危险,阻止了他。

转眼到前面有一座山涧小桥,前面有一辆同向车,为避免撞上前车,叫司机超车,刚向左一打方向,左前轮撞在桥边的人行道台阶上,由于车速快、撞力猛,在这一刹那,奇迹发生了,砰的一声响,我清清楚楚、真真切切看到一双特大的手托住我,在这双大手上,我是一个一周岁多的白白胖胖的婴儿,把我放在车尾的桥面中央。

我醒来后,没想到自己怎么样,一看车左侧朝下躺在桥面,却在我的前方。我赶快找司机,司机还在机室,没有一点伤,我也没有后怕,只是觉的惊奇、惊喜,是师父救了我。这时我才知道我是从挡风玻璃甩出去的。我想满头、满身的玻璃碴子,我怎么能躺在车的后边呢?而且车怎么能象睡觉一样躺在路中央,一点都没摔坏?只有车上两层货物甩出车外,这奇迹!这神迹!只有师父能做到。

我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见证了师父的神通、法力!如果当时我有一点怕心,有一丝不信,车已把左边栏杆全部撞坏,不是掉在几丈深的沟谷,就是撞在前边的石崖,正象交警说的,遇到这种事都是车毁人亡,你们是唯一的幸存者,真是奇迹!我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有师父保护。第二天,儿子把我拉到军队医院全面检查,医生说没有伤,什么病都没有,象你这岁数也是稀奇。孩子们更加理解与支持我的修炼。

二、一天内经历十次生与死的考验

过病业关也同样存在着真正修炼的严肃问题,师父明确告诉我们,大法弟子没有病。师父说:“这一点跟大家说,你觉着“病”的怎么难过,希望你都坚持来,法难得。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1]

二零一六年十月六日这一天,我经历了十次生死大战的病业关。早上七点多,我们夫妻俩同修到地里砍架,大约八点多,我开始心堵,紧接着开始吐,心发慌,赶紧坐下发正念,吐了几下,要使劲往外吐,休息了一会儿,过了那股劲。不到半个钟头功夫,心口堵的受不了,用力吐,猛的不由控制的一次接一次的吐,我们不停的发正念,缓过劲后,赶快往家赶。

十点多,刚到家,就又开始吐,也没吐出什么东西,就是往出揪心,好象把心要吐出来。每次开始吐到缓过来劲,大致一个小时,一次比一次严重,一次比一次承受大。回家后,一直跪在师父法像前,不住的求师父,并不停发正念,每隔一小时吐一次,妻子同修一边照顾我,一边发正念,一边求师父。

越到后来,间隔的时间越短,到六、七次时,妻子着急了,因为这时,我已经快挺不住了,手、脚已经冰凉,瘫坐在地上,没有一点招架能力了。她和我商议赶快找本村同修发正念,我不同意,一是过关要靠自己,主意识要强,不能向外求;二是她一走,这正念立即减弱,来不及,我弱,邪恶就强,危险性更大。师父已经给了我们超常的能力,教会了除恶的神通,我们要相信自己。

这时给哥哥同修打了个电话,他马上就来了,我们几个加劲发正念,到八、九次时,手已凉到手腕上边,眼也不睁,妻子急的心里不稳了,她真怕我就这样走了(这是后来她讲的),说是不是想想别的法子(意思就是赶快找车上医院),我坚决否定,千万不能动这念,我心里明白,这决战的关键时刻,稍一动人念,正念一撤,邪恶往前一冲,立刻要命。因为是你自己求的,师父也不好办。

这时我想起了向内找,是早上动了人念,用了常人的偏方治痔疮引起的。找到了原因,我赶快向师父认罪,我没有信师信法,师父我错了,赶紧给师父磕头。

这时,已晚上七点多,这已经是第十次了。突然间感觉轻松了,而且越来越轻松,心里舒服了,是师父救了我,感恩师父!

晚上照常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我闯过来了,如果中途有一点不信师信法,动了人念,就得先走,多严肃啊!然而,我体悟到这绝不是一日之功,是要有坚实的基础的。

三、无悔的生命选择

常人就是生、老、病、死,来时一身光,走时土做房,这是旧宇宙的特性。学大法使我明白了,这不是当人的目地,做人是为了返本归真。师父正法开天辟地,第一次给了我们机缘,给了我们上天的阶梯。当人还是当神,这是根本不同的两条路,真正修炼就是严格按着大法的标准,改变人心,人的行为,人的观念,超出人,超脱人,同化真、善、忍,“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1]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是所有的生命不可忘记的日子,特别是大法弟子永记心头的日子,是新的里程碑。那天,我们正在召开大型法会,同修们正在交流如何学好法,怎样比学比修,同修们的发言激动人心,一直表决心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

这时,镇上来人说江泽民不让炼了,冲散了会场,就这样,同修们各自走上了正法修炼之路。我们几个同修立即走上北京上访之行,可路上已是到处设拦了,每前進一步都是过关,特别是县政府招待所、省政府大门口,北京路上几个时段被拦截住,往回走是近,却是坚定正念,智慧的走脱,一路上步行多,坐车少,风餐露宿,大热天,就凭着背《洪吟》〈登泰山〉等给力量、勇气,亲眼多次目睹了军人持枪一车一车的押着大法弟子,为了绕开关卡,有时要走很远的路,到处是杂草,屎吧蔓把腿上划的这么一道那么一道,道道伤痕纵横交错,连在一起,看起来整个小腿烂糊糊的,因为是绕路,根本就没有路,不时的趟河,过水,伤口钻心的痛。真是“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3]。

七月二十三日到京,我找到了“四二五”曾经去过的中南海附近的信访办,根本就没有接待人员,里里外外到处是警察,就这样,二十五日返回,中午到家,得知门已被砸,家已抄,大法书都被抢走。

紧接着镇书记和派出所所长带人到家,给他们讲真相,根本不听,说是上边的压力,副书记说写不炼功保证,炼就停发工资。因我是书记、乡长退下来的,又是比较有名的大片辅导员,所以第一个抓我。我当时还不知道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心里充满对师父的坚信,对大法的坚定,心想不用说舍了工资,舍了命,我也得捍卫师父、捍卫大法,就回答说炼,炼,一定炼。当即给了我停发工资的通知书,而且是从六月一号就停发工资。派出所所长一群恶警马上绑架了我,到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县公安局在县城我租住的家中,绑架了我与妻子,我亲眼目睹了他们土匪、鬼子的行径,在看守所,每天背法、抄法,二零零一年,有了新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当夜在被窝里就背会了。越背正念越强,通过发正念、讲真相,我们号的环境大变了,牢头不恶了,每天早、晚炼功,意念定住狱警看不到,个别看到也不吱声。

有一次,我正在炼抱轮,某狱警看到了,以为犯人欺负我,就训他们,犯人说他在炼功,狱警就走了。号里正气大了,有的还跟我念《洪吟》,有的做一些炼功动作,如果上边来检查,或搜号,某狱警就把我的大法资料收起、保存,过后再还给我,还有的狱警从外边给我带進新经文。有一次,号里有人犯规,某狱警全号罚站,唯独叫我坐在床上,并说他是好人。(注:所说的某狱警不是同一个人)开宣判大会那天,我一出号就发正念,解体邪恶。会上扩音机三次出现故障,使邪恶感到吃惊。有的窃窃私语今天怎么回事,有力的震慑了邪恶。后来时间不长,那个政法委副书记,也就是宣布捕、判我们的大会的总指挥得癌症死了。

二零一五年八月六日,河北省六一零、政法委,与市六一零、政法委一行人,单指我没“转化”,没写保证,有县政法委陪同,坐镇县招待所,定在十一点与我见面。在此之前,由村支书和镇法委书记八点在预定地点与我谈话,我接到通知,心里有些紧张,赶快发正念求师父加持,解体邪恶,给我智慧。谈话开始,我心里抱定一念,我今天要当主角,我要转化他们,决不让他们“转化”我。讲我为什么修炼,怎么受益,讲大法在全世界洪传,讲江泽民如何妒嫉,讲天安门假自焚,大讲善恶有报的天理,讲周永康、薄熙来、王立军等报应。七月,省委书记周本顺及省委某人已报应。趁此机会大讲本县的报应,平时还没这机会。

我说,都知道我当官不贪不占,是好人,就因为炼法轮功停发我工资,判我三年缓期,开除公职。你们是我的父母官,如果你们亲手把我送给他们再迫害,你们良心也过不去,你们以后会后悔的。做点好事,神都会看到,老天爷会给你们福报,我真心的为你们好,赶快退出恶党,为自己留一条后路。他俩虽没表态,但我看的出态度已大变。他俩说我们同情你,但上边压的我们很为难,这时已十点半,他们说咱们一块去见领导。我坚决不同意。他们想了想说,你先回家等通知,我们去想办法吧。我回家后加大力度发正念,跪那求师父,接着发完十二点正念。就这样,一场正邪大战平息了,我悬着的心放下了。我的眼泪刷一下止不住的流,我知道是师父解体了邪恶,保护了弟子,弟子感恩师父!全家感恩师父!我真的很后怕,如果被邪恶带走,后果不堪设想,每当想起这事,心都在跳,泪都在流。永远感恩师父!

我体悟到师父正法难、弟子修炼也难,这里只是几个片段,因经历的太多,那些细节和心性上的斗争真的写不完。不光是身体上的承受,特别是心性上的承受无法用语言描述,真的是每一步都是正邪大战,每一步都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每一步都惊心动魄,每一步都脱一层皮,每一步都是助师正法的见证,然而这每一步都是生命无悔的选择!

我脑子中经常想起师父的教导:“一个修炼的人所经历的考验是常人无法承受的,所以在历史上能修成圆满的才寥寥无几。人就是人,关键时刻是很难放下人的观念的,但却总要找一些借口来说服自己。然而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验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我为在能否圆满的考验中走过来的大法修炼者祝贺。你们生命不灭的永远以至未来所在的层次,那是你们自己开创的,威德是你们自己修出来的。精進吧,这是最伟大,最殊胜的。”[4]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加拿大法会》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位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