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同修走过的那段路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一日】我今年七十三岁,一九九六年有幸走入大法修炼,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让我无病一身轻,对师父的感恩无以言表。

二零一八年六月的一天,我去一个学法小组送资料,進屋刚坐下,就听A同修对我说:姐,我左眼星期天突然失明了,现在什么也看不见了(她的右眼在几年前就已经失明了)。我一听有点突然,就顺口说了一句:那怎么办?她说:我想找个同修家住几天,静下心学学法,向内找归正自己。我说:上谁家呢?她说:我想上你家去。我不假思索的说:我看不行,我这个状态根本帮不了你(我的两眼视力也很模糊),她就没再吱声。

回家的路上我还忿忿不平的想:这人一点也不替别人考虑,我现在都自顾不暇怎么能帮得了你呢?晚上吃完饭刷牙的时候,边拧着牙膏盖边对师父说:师父,我现在这个状态哪能帮同修呢?她还想上我家来……“啪”牙膏掉地上了,我哈腰捡,一起身的时候右眼角一下撞在洗脸池的棱角上,有点肿但不疼,我想:哪有偶然的事啊?难道是我拒绝同修不对吗?可是我状态确实不好,帮不了啊!

这时,师父的法打了進来:“做事先考虑别人”[1]。我马上悟到:从一开始听到的那一刻,没有考虑同修的事,我的所思所念全是站在我个人的基点上,想到自己目前状态不好,左眼几近失明,右眼视物模糊。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虽然在做,但是很艰难,比如外出讲真相,一米开外就看不清人的面孔,有时走到跟前才能分清是男是女,刚要搭话,对方已经擦肩而过了,错过了很多的机缘。有时对面同修走过来,都没看出来而是迎上去讲真相,弄得啼笑皆非。但是不管怎么说,我还可以做三件事,而同修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她能不着急吗?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这样理所当然的事我却悟不到,让师父操心点化,弟子修的太差了。向内找就是自己有怕麻烦的心,怕耽误自己做三件事的心,这不都是私心吗?而私是旧宇宙的理,师父说要成就新宇宙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悟到自己还是在旧宇宙中打转转呢,太危险了!感谢师父的慈悲点悟,我想起师父在《精進要旨》《挖根》中的一段法:“我要叫你们决裂人,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2]师父,弟子因私心太重,险些错过了这次决裂人的机缘。

我悟到了大法弟子没有偶然的事,一切都是师父在安排,师父慈悲把A同修安排去我家,这是对我的信任,师父相信我,那我就一定帮得了同修。“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为了叫弟子在其中修自己,成就正觉,感恩师父的良苦用心。我走到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对师父说:师父说行就一定行。

转过天星期五,我到了同修家,老俩口一看我来了,热情接待,一间不到十平米的简易房,一進屋热浪扑面而来,象蒸笼一样,这是一间靠道边的门卫室,同修的老伴看大门,他俩在这住了十几年了,道上过往的车辆,呼啸而过,还不断的有人来敲门问事,这样的环境真是难为同修了,哪能静下心学法?我越发觉的对不起同修,在这样的环境下难道不应该帮一下吗?“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3]想到这我立刻开门见山的向同修道歉:昨天不应该拒绝你的要求,我今天来接你去我家。老俩口高兴极了,我们约好吃过午饭老伴送她去我家。

下午一点左右同修来了,我俩切磋交流了一会,达成共识:第一要信师信法,第二要大量学法,高密度长时间发正念,第三向内找归正自己,第四有时间就多炼功,不说常人话。

接着就开始学法,我俩都双腿盘坐,我双手捧着《转法轮》,一字一句念给同修听,我们一口气学了两讲,然后开始交流各自向内找,A同修诚恳的向内找自己的不足之处,比如:学法不入心,合上书什么也不知道,发正念倒掌,一直没有得到归正,外出讲真相有怕心(因她也多次被绑架),怕心重,出去讲一圈就想赶紧回家,救人效果不好,在家很强势,对老伴怨恨心很强,爱管闲事,家里常人的事也跟着操心,妒嫉心、争斗心、色欲心、指责心等等。

我也找到自己的各种执著心,比如:妒嫉心、争斗心、有求之心、懈怠心、求安逸心、显示心、为私为我的心、怕心、爱面子心、好为人师的心、只想改变别人的心,执着于病业假相的心,负面思维等等。

然后接着发一个小时正念,我俩都感受到能量场很强,知道是师父在加持,心中无限感恩,到了六点发完全球正念又加发一小时,同修接着听师父的《广州讲法》录音,然后开始炼功,半夜十二点发正念的闹铃响了,我忽然看见一个人影从卫生间出来径直朝我走来,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A同修哽咽着说:姐呀,我的左眼恢复正常了!她紧紧的拥抱着我,我说:太好了,太好了!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4]。

看着A同修激动的样子,我反而很平静,然后我们开始发十二点正念,之后又加发一个小时,A同修平静了一些,我理解她的心情,一个突然失去视力的人,所承受的痛苦和压力我感同身受,在绝望中出现了希望,尤其是大法弟子,直接牵扯到修炼,只有师父才有这回天力呀!这包含着多少师父的承受和付出……我对她说:千万不要产生欢喜心。她点点头,凌晨三点我俩开始炼功,当炼到法轮周天法的时候,A提醒我:“姐呀,你那个绕脚的动作好象不太到位。”我谢谢她,并在心里感谢师父,若不是同修的到来,我这个不到位的动作不知何时才能纠正呢!又想到A的坦诚,为别人好的心态,令我自愧不如。

周六这天,我和A正在学法,C同修来了,看到A正在读法,惊讶的连声赞叹:哎呀,了不起,太好了!(她知道之前A的状态)我们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都高兴的不得了。

这天,我和A学了大约四讲法,发正念、向内找,炼功,过得很充实。第四天周日下午同修D来找我有事,我俩说完后,她就和A聊起来了,后来我進屋听到A在大讲特讲自己当常人时的一些事,不在法上,我当时心里很不舒服,希望D赶紧离开,待D离开后,我提醒A,她马上意识到自己错了,我想起师父的法:“修炼的事情,可不是一个儿戏,也不是常人中的技能,是个非常严肃的事情。”[1]。

我提出A的不严肃态度,同时也找自己,有点欢喜心,于是我俩开始发正念,然后开始学法,A说看不清楚了,有些着急,我鼓励她说:不要想那么多,有师在,有法在,大法弟子有不足的地方在法中归正,归师父管,邪恶不配干扰!六点发完正念后,A说想去给师父上炷香,我把她领到摆放师父法像的屋中,给师父敬完香,A双手合十,失声痛哭,声泪俱下:师父啊,弟子太对不起师父的慈悲,师父不计弟子过往之过给了我光明,我却不争气被欢喜心干扰,说了一些不在法上的话,致使眼睛又看不见了,弟子现在懊悔不已,向师父请罪,欢喜心、显示心这是修炼人必须要去的心,我一定记住这次沉痛教训,听师父的话……看到同修痛心疾首,我的怜悯之心油然而生,我说师父说过:“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5]。咱们要落实到实修上。

转过天来是周一,同修A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周一本是在我家集体学法的时间,因为A的缘故我提前通知大家这次集中延长学法时间,从早上九点到下午三点,为的是帮助A早日闯过病业假相,学法中间交流的时候我把这两天的情况和大家交流了一下,首先向内找自己,期间产生了欢喜心而被邪恶钻了空子,建议大家形成整体,向内找,回去也帮A发发正念,A也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执著等,这天一共学了三讲法,下午集体发了一个小时正念,我感觉能量很强。

周二开始我和A照常大量学法,发正念、向内找归正自己,这期间A开始着急上火,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看到她这样我有些不耐烦了,忽然师父的法打入脑中:“度人就是很难,悟更难,特别是每个人都要把自己放在其中悟一悟,都知大法好,为什么就放不下呢?”[6]我悟到我和A都修炼二十多年,到现在还执著那么多,师父刚刚传法时看着脚下那上亿的学员,各种心态、各种层次都有,真是难以想象师父经历多大的艰辛和劳心,就是这样师父还体谅着弟子,当时我的心情真是无以言表,想到这些我惭愧极了,为什么一遇到问题就跑人那里去了,就放不下人心呢?其实眼不是根本问题,根本问题是要去我这些执著心——急躁心,不能包容别人的心,怕麻烦的心,不耐烦的心,我一下子心情平静了,所有的烦恼一扫而光,我想办法做各种饭菜让同修吃的下,从法理上交流,坦诚的面对同修,向内找,归正自己,A被感动了,什么饭都开始吃,我明白她已经放下那颗自我的心,知道减少我的操劳,大法的法理使我和同修变的心有灵犀一点通。师父说:“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作舟”[7]。修心是多么重要。

转眼又到了下个周一,这天来了八个同修,我们从上午九点到下午三点学法,高密度发正念,当时我感到非常静,能量场也很强,大家都庄严肃穆,盘腿立掌,不间断发了一个小时正念,刚停下来,A就说:谢谢师父!谢谢同修,我现在看清了每个同修的面孔,并打开《转法轮》说:我看清大法书上的每个字啦!A的声音有些颤抖但是很平静,我虽然是闭着修看不到另外空间,但是我真的感受到另外空间正邪大战的激烈壮观,大家都静静的坐着,微笑的看着她,这时我深深的体会到师父伟大!法伟大啊!

写这篇交流稿的过程使我有了更深的体会,第一,借助于背法的优势,使我完全溶入法中的心态,一气呵成写了这篇文稿,师父的法不断打入脑中,层层的法理不断展现开来,写稿的过程也是在同化着法,这是有史以来写稿过程中第一次有着如此强烈的感受,真心感到幸福极了,师父在《转法轮》中有这样一段法:“他每提高一个层次的时候,回头一看自己刚刚讲过的法都不对了。再提高之后,他发现讲过的法又不对了。等他再提高,他发现刚刚讲过的法又不对了。整个四十九年,他都是这样不断的升华着”[1]。我在写稿过程中,不断的在法理中升华,回头一看写过的东西在法理认识上很肤浅,修改以后,写一段时间,回头重阅,发现还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所以我三易其稿,还是觉的意犹未尽,心中的东西还有没表达出来的。

第二,我觉的我找到了一直困惑我的眼睛的症结,那就是自己没有走出“私”,执著于对眼睛的执著,一切都是围着眼睛转,结果状况越来越糟。有的同修问我:我觉的你哪方面都修的不错,为什么一直走不出这个眼睛的干扰?我听了很惭愧,其实我深知自己修的很差,前不久师父在梦境中点化我:一盘炸的金黄的油条,很是诱人,我拿起一根撕开,发现里面粘粘的,没熟。醒来后我悟到这是我的修炼状态,用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形容一点不过分,平时大量学法、背法,长时间发正念,持之以恒的救人,其中之一的目地是为了摆脱这个眼睛的不正确状态,可是一直都没有起色。为什么呢?师父说:“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8]显而易见,这种危险一直在我的空间场,而我却不自知。

感恩师父赐予弟子这么无比珍贵的机缘,知道今后怎么修炼了,明白了师父要的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现在信心满满,从新起步,走好以后修炼的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去执著〉
[7]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法轮大法
[8]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