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同修过程中所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三日】我发现抱着“帮”同修的想法去帮同修,会居高临下,对同修指指点点,经常指出同修的不足,甚至经常对她说的一句话分析,然后发表自己的看法。

这两天,我发现自己的行为很不对劲:我干啥去了?去修理同修吗?师父说:“我们讲你的主意识一定要清楚,因为这套功法是修炼你自己的,你得明明白白的提高。”[1]那么我为什么不修自己专修别人呢?把自己摆的高高的。向内找,就是有一个观念:认为过关中的同修都是修的不好才出了问题,就是这个观念把自己摆的高高在上。

两件事对我触动很大,让我悟到了,彻底改变了,我不是比人家修的好,修的好的一面都过去了,她只是在某个问题上没悟上来,整体修的怎样谁也看不准,只有师父看的准。所以我不再象以前那样高谈阔论,谈自己对法的理解和认识,好象就自己知道的多,我学会了谦虚。这样就看到了过关同修的优点:他们从来不急于表达自己,不急于反驳别人,把自己摆的很低,这都是我还没做到的。我真得醒悟了。我告诉他们,我不是来帮你们的,也不比你们强,你们也别有自己不行的心,我们要共同提高,共同精進。

一、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A同修把过关中的同修甲、乙接到自己家住,告诉我有空就去。我去了,但感觉不是发自内心的,不那么真实。我说:我愿自己背法。甲说:你背法为了什么?听后感觉心中有一种压抑感。是啊,学法背法不就是为了同化法,做个无私为他的生命吗?应该是高兴的帮助同修,怎么会有压抑呢?到底是谁感到压抑呢?想想A同修七十岁的人了,没有收入,老伴得了癌症,做了手术,在这么艰难的情况下,还能把两个过关的同修接来,在自己家吃、住,不嫌麻烦,没那个境界真的做不到啊。我被她的善所感动,但总觉的有东西隔着不愿参与。

长期以来,周围同修过关,好象跟自己无关。也知道这种状态不对。今天碰到这事都不是偶然的,是什么原因造成自己只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不能和大家形成整体呢?向内找,师父点悟了我:是长期的中共搞运动造成的人与人之间的冷漠、漠不关心和自保;是旧势力的漠视生命,看到迫害也不管的思维造成的这种不正确状态在自身上的反应。是同修的话触动了它们,是它们感到压抑。我发正念清除了它们,压抑没了,心情好了,我变的愿和他们一起学法了。

下午学法在院子的屋檐下。知了的叫声,蚊蝇飞来飞去,再加上夏天的热气炽的我很难受。外面的阳光强,眼睛也不适应。这些不适使我静不下来,嘴里念着法却不知念的是什么。看看A同修和两个过关中的同修,好象对这一切没感觉,很认真的读着,这外在的一切根本影响不了他们的心境。我问自己,是来干啥来的?是帮同修来的吗?怎么一点定力也没有?还不如七十岁的老同修和处于魔难中的同修!

此时看到了自己的差距,那种狂妄自大、觉的自己不错的心荡然无存。发自内心的尊重他们:多好的同修啊!后来才知道,那个过关的同修是为了给A省电才要求在屋檐下学法的,过关中的同修想的是别人啊。我很惭愧,因为隐逸约约的有种埋怨A同修在外面学法害的自己学不好法的心。真的觉的自己很差劲。

二、在帮同修的过程中,我过了一关

第二天又到点了,还去不去?这样下去学不了法怎么办?磨蹭了一会儿,还是去吧,不就是吃苦吗?“劳其筋骨,苦其心志”[2]。这不是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吗?别人能做到,我也能做到。

到了A家,这次不在屋檐下学了,在新盖的西屋,比外面强多了。可那天赶上停电,屋里很热。我坐在小凳上,一会儿就是一身汗。看看过关中的同修,承受着身体上的痛苦和精神上的压力,还那么用心读法,不嫌热。A同修还说来风了。看看自己心情浮躁、着急,还是静不下来,总是被热搅的心神不宁,学不進去。这时还犯起了迷糊,想睡过去,我起身跪在了床上学。忽然一阵无名的火热、难受涌上心头,立即全身大汗,手背上豆大的汗珠连成一片,感觉要中暑了。一个意念打过来:你中暑了,回家吧,在空调屋凉爽凉爽就好了。

但在同修们正念场的作用下,我有了正念:我不存在中暑,要坚持学完这一讲。虽然这念头不那么强大,但出的是正念,师父就帮了我。一会儿功夫,全身凉爽,手背上的汗水也褪去了。师父帮我过了这一关。

其实以前我出现过同样的两次症状,大脑被人的观念控制,认为中暑了。结果一次从炼功点中途回家了,另一次在外面,赶紧找附近的超市凉快凉快,还买了一瓶冷饮。由于不能在法上认识,招来了很大魔难。这里就不详述了。这次我转变了观念,师父就帮我过了这一关。谢谢恩师的看护。

对照过关中的同修,我看到了自己身上党文化的表现,强势、强制、自以为是,强迫别人接受自己对法的理解与认识,当别人没反应时,还加重语气一句一句重复,应该这样修,这样向内找。强调自己,强迫别人接受。这种好为人师、狂妄自大不就是自心生魔的表现吗?和他们在一起感到的是平和、没有压力,心是放松的。想想自己,别人说我时不接受、不服气、还反唇相讥、攻击别人的弱点,这不就是党文化的表现吗?别人说话时经常插话、抢话,这不就是党文化的争抢吗?真不是帮同修来的,是师父让我到这来找自己的问题啊!

现在,我经常告诫自己少说话,因为同修都有师父在管。我不再好为人师,对同修指指点点,你应该这样、你应该那样。在家管孩子、丈夫怎么做,在外管同修如何如何修,那种管天、管地、管人的思想和行为,总想掌控一切的作风,不就是党文化的那一套吗?其实一切从微观到洪观都是师父在掌控。

感谢师父让我认识到这些,是该去除这些邪恶的东西了。认识到这些,我的心变的好轻松。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感谢同修们的无私帮助。弟子在这里叩谢恩师!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三、动作机理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