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修炼 去根本执着

发表时间: 03/17 23:11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七日】我为人处世谨小慎微,自保的心很强,一九九六年三月开始修炼大法,直到二零零六年都没有真正的走入修炼,这段时间法也学,功也炼,就是不会修,最大的问题是学人不学法,全部都是看、听别人怎么说,怎么做,又碰到邪悟人员,一下滑落下去!后偶遇一同修,建立了学法小组,我从新开始修炼。这个同修的最大特点,年龄不大,办事稳重、严谨,尤其是对师父、对法理都是从理性上去对待和认识,从不过份指责人,就是在一起学法,偶尔讲一讲她对法的理解。或是遇到什么事情解不开时,谈一谈她的认识。

二零零七年从新学法,尤其是加强了对师父各地讲法的学习,逐步的对什么是修炼有了一点认识,对“走出来”有了一点理性认识。大概在二零一二年、二零一三年,有一位同修约我和她一起背法,我执拗不过她,勉强答应了。她说一星期背一段,我就一星期背一段。她说你现在学到哪儿你就背哪一段,我就按她说的做。到小组学法,我说了我的做法,同修说:法不能这么背,得从头开始背,我又从头开始背。这一背法,发现我怎么连法中的表面意思都没有看懂。比如说:“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1]在背的过程中,突然想到:啊,原来想的事都是物质的?!我原来怎么没有想到呢?就这样,一点一点的背,一点一点的体悟,人的观念也在一点一点的转变。第一遍用了一年多,到现在已背了十九遍。现在再遇到问题时,基本都能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去衡量,不再盲目、不知所措了。

我修炼入门是为了治病,这是我的根本执着。二零零七年从新修炼后,我有过一次大的心性关,身体出现肚脐往出流水、流脓,严重时有大半年时间,我的心随着它的好坏起起伏伏,最后严重时,疼的我晚上睡不着觉,捂着肚子咬着牙挺着。看法拿不了书,就打开电脑在电脑上看,拼命的看;晚上就盘腿,背师父的某段法,看明慧网同修的文章。有时很神奇,你有什么问题,明慧网就发表什么文章,我就在那时看到有个同修后背往外流脓,流出一碗来,我心想我还没有象他那样,看来问题不大,再看人家怎么做的,背那一段法,我就照着做。再看师父关于治病的法,一点一点理解病的来源、消业的法理,一点一点的破除对病的观念(因为我对病纠结的心理非常严重,甚至怕的要死),最后从肚脐眼里排出了一个比鸡蛋黄略小的一个和鸡蛋黄似的东西,流了一肥皂盒的脓和血,整个肚脐的脐带都裸露在外,我不知怎么处理,问了几个学医的人,都说不知道。我现在回想,我那时有一念是正的:不管它,师父会给我弄成最好的!果不其然,没两天,肚脐的脐带自动的收回去了,长的好好的。

期间有一次学法,学到辟谷章节时,读到“过去那个修炼的人用绳子爬進去之后,把绳子割断,就在洞里修炼,修炼不出来,就得死里头。”[1]心想:啊?!修炼还得这样!还得有那么大的决心?那一次过关我着实的体会到修炼是严肃的,来不得半点的不认真!(那时候还是不真正信神,无神论在头脑里根深蒂固!)

在整个二十多年的修炼中,这个执着一直伴随着我,心里一直放不下,有点难受我就害怕,但是我也能感觉到不象以前那样强烈。有一次我鼻子不透气,我要炼功了,但嘴闭不上,当时是在师父法像前炼功,我心里和师父说:师父,我要炼功,让我把嘴闭上,鼻子透气,我炼完功再不透气。刚想完,鼻子马上透气,而且比平时透气时还舒服。我大吃一惊!噢!原来真的可以认为不是病就不是病呀!原来真能心想事成啊!(看来,在之前是多么的不相信,虽然在嘴上认可,但没有真信!)事后虽然知道了,但是还是有意无意的做不到,其实现在看来是个实修的过程。逐渐的,遇到事,走了人的思维,意识到,再拽回来;不停的重复着这一过程。慢慢的,腿抽筋了,心里很坦然:它又不是我,我理它干啥?不理它,半分钟好了。你在这方面能放下心,它又到别的部位给你出现症状,还是放不下,然后再努力去修。

前段时间,一下子对师父讲的:“一个不动就制万动”[2],有了一点理解:你哪里不舒服了,你不动心,它根本就制约不了你,还是心性问题。可是有时还做不到。前两天看到同修写的找根本执着文章,我也顺着思路找我的根本执着,我发现我入门的根本执着是治病,但又不是单一的,它牵扯到方方面面:治病就是想好受,好受是为了什么?过好日子,过好日子为了什么?想舒服,想安逸,这是最浅显的;它还有深层的:在思想中会产生诸多的执着心,实际上是对人中幸福感的一种追求,是对名利情的一种放纵。有了痛苦就对抗,想尽一切办法去克服它,与修炼的法理正好背道而驰。

师父讲:“我们人类往往认为是好的东西,可是在高层次上看往往是坏的。所以人们认为好的,在常人中个人利益得的越多,过的越好,在大觉者们看来,这个人就越不好。不好在哪里呢?他得的越多,他越伤害别人,得到不该得的东西,他会重名利,于是他会失去德。”[1]

人的观念没有转变过来,这是最大的障碍!是根本执着一直去不了的关键所在!今年师父《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把消业的问题讲的这么透彻,我释然了不少。

我从小胆子小,做事不出头,能躲就躲,特别是在部队,受“服从命令,听从指挥”的教育,真的没有自己的主见,叫干什么就干什么,从不自己思考问题,就按死教条办,而且不知不觉的形成了“怕担责任的”思想。我几乎什么都怕,反映在修炼上,也是先看别人做,没有问题了,我再做;要有问题,我没有做正好。在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之前,我正好搬家,一头没登记,一头不知道,阴差阳错的没有事;单位上,我当时是中层领导,平时不太说话,为人处世又比较严谨、随和,全系统都知道我炼功,可是单位工会领导就死咬着说:我们单位没有,没有上报。现在看来是师父看我的心性不到位,帮我化解了许多麻烦。可是修炼,执着心不去能行吗?在后来的制作、发放资料中、在做手机讲真相中,也多多少少的去了一些怕心。现在面对面讲真相,自己明显感觉到那个去怕心的过程变的简单和快速了。

不管根本执着也好,还是怕心也好,还有其它各种执着心也好,其实都是私心所致。为了给我去这个私心,在修炼有了一点基础时,师父给我安排了一次去私心的机会。二零一八年学法小组有一同修(二零一一年开始修炼)出现了病业状态。帮不帮?在我来讲就是一个大问题,觉的自己修的不好怎么帮人呢?此同修愿意和我切磋,在其他同修的要求下,勉强同意到她家和她一起学学法。在此过程中真是悟到了师父的良苦用心;看到了我自己的不足、自己的私心,也看到了其他同修在帮助病业同修时的无私无畏、坦然面对、根本没有自我,让我感触很深。这是一种修炼的境界,不是人为做出来的。在做的过程中,师父也让我认识到:只要你正信师父,正信法,不管你有没有能力,只要敢做,师父就把能力赐予弟子,让弟子去做,以树立弟子的威德,长弟子的功,成就弟子。

二十几年的修炼,感触最深的就这些,和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