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 观念转变 救人无阻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九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风风雨雨走过这些年,都是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才走到今天,下面就疫情期间,我修炼的心得和同修交流交流。

一、师父加持 尽早归家

今年过年,在北京工作的女儿让我去她那儿过年,走之前,我还不知道武汉肺炎的事,于是我在年前就到了北京,本打算初六回来,大年三十早上,我和女儿上街逛了逛,买了点东西,中午吃完饭,女儿一边看手机消息,一边跟我说:“妈,武汉肺炎严重了,传闻北京好象这几天要封城,我买票,你先回去吧。”我说:“行,那买初一的票吧,我有好多事要做,在这我什么也做不了。”女儿知道我的意思是救人。于是,她一查票说:“初一没有,初二有,但票价比平常贵出七百多元。”我说:“没事,多少钱都行。”

女儿十点多就开始订票,一直不出票,我心里急啊,求师父帮帮我一定要买着票,我要回家,还要救人。下午四点多,终于出票了,我心里的石头落地了,马上往家里打电话,可是怎么也打不通,没信号,电话不好使,我想我真是该回家了。

初二,我登上了飞机,终于到家了,到家的第二天早上,我地就开始封城了,再从外地回来的人就开始量体温、登记,在家隔离十四天,才能出门。真庆幸在师父的保护下,我没有被隔离,又可以做救人的事了。

二、观念转变 救人无阻

回家后,我天天晚上出去发资料,可是没几天,我市又开始封小区,由各个单位出人员看守,别的小区是晚上八、九点、十来点的就撤走了,可我的小区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人看守,我心里有点烦,发资料可麻烦了,有人看守,不好出去发啊。

我白天吃不下饭,晚上翻来翻去睡不着觉,心里求师父帮忙。后来发现,在我们小区的一侧有一个小空能出去,只是被拦了一个布条。晚上十点多,我从那里出去,又能发资料了。

第二天晚上,小空被密密麻麻的布条拦上了,使劲抬也出去了。可是,第四天,小空就被铁丝网钉死了,我出不去了。这回,我没象以往一样干着急,于是我静下心来找自己:修炼人要有正念,不能被旧势力的假相拦着,不能被人心(怕心)障碍着。我决定明天晚上就从正门出去,堂堂正正大大方方出去救人,旧势力不配管我。

于是,我白天学法,下午发完了正念,忽然想去楼下的商店买点冰棍吃,他家东西贵,我平常很少去的。买完冰棍,和店主攀谈起来,不知不觉中,唠到门口看小区的事,店主说:他们改点了,从今天以后都晚上八点撤了。听了这个消息,我甭提多高兴了,晚上八点多,我带着二百多份的资料又出去救人了。

白天,我和同修两天出去一次,配合讲真相,我先提前把好听的名字写在纸上,同意三退的,我就划一下。头几天,街上人很少,但是我俩也不少讲。虽然我地官方没有病例,可是白天出入管制还是和别的地方一样,两天只能一人出去一次,登记身份证及健康证,后来我悟到,应该不受旧势力的限制,常人中还有的老人因脑血栓,需要锻练,天天出去蹓跶呢,也没被管住。

我作为大法弟子为什么不能天天出去呢?在学各地讲法时,法给我也增加了正念,我问自己:我按照法的要求做了吗?即使做了,也没有达到标准,我想我自己说了算,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1]

于是,我发好正念,清除小区管理人员背后的邪恶因素,保持良好的心态,也不怨恨管理人员,大方走出小区,看门的小伙子看了我一眼,没吱声,没登记,我就出去了。那天可能是我心性提高了,出去一个小时,退了六个人。从那以后,我就天天出去,也不登记。

这几天,我还发现一个现象:凡是做的好的大法弟子的小区,门口看的就比较松,没有大法弟子的小区,门口看的就比较严。

三,向内找 很奇妙

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件事对我也是个考验,一天,女儿给我打电话,愁眉苦脸的说:和她接触的同事发烧三十八度多,上吐下泻的躺在床上起不来,被怀疑是武汉肺炎,女儿被连累,成了单位重点监控对象。我听了没动心,劝她说:没有事的,别害怕,我平时告诉你的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天念,一定会没事的,你妈妈身体什么样,你是清楚的。女儿有了信心,说了声:行!

撂下电话,我向内找:这是怎么回事啊?哦,这是去我的情,我不能担心,不能动心,这时师父的法打到我脑子里:“发生多大的事就当作什么也没有,照常的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这就是你们今天走的路,这就是你们留下的威德。”[2]

又过了几天,女儿打电话,高兴的告诉我说她同事不是武汉肺炎,只是感冒。我感叹:向内找真是很奇妙,找对了,事情的方向就会峰回路转。

现在时间真的很紧迫了,我们真应该快点修好自己,多救人,兑现自己的誓约,完成好自己的历史使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二零零四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