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思维方式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九日】师父说:“本着《转法轮》这本书去修,就能修成。”[1]在迫害发生后,我用人的观念想:《转法轮》里没有讲旧势力,怎么按照师父说的本着《转法轮》去修呢?

近日背《转法轮》,背到:“因为他不能够接收到宇宙真、善、忍这种特性”[2],师父让我明白了这句法的一层内涵,我理解《转法轮》中没提旧势力,是教我们在任何环境中都要按照真、善、忍、宇宙最高特性去做,别管什么旧不旧势力的,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我们被旧势力眼花缭乱的安排带动,陷在其中,就是没有接收到宇宙真、善、忍这种特性。修炼就是要同化真、善、忍大法,任何时间、任何环境,我们都遵从宇宙特性真、善、忍去做,就是在法上。师父说:“一个完全在法上的人谁也动不了”[3]。

就按宇宙的最高标准去做,都同化新宇宙大法。我们就能回到我们真正的家园。师父也告诉我们:“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

是因为我们不能时时按师父的要求修自己、去除自身的各种欲望、执著、争斗、自大、自我、各种党文化因素,还有人的根本执著,才有业力与观念的阻碍,不能接受到师父讲的真善忍在不同层次的法理,才有旧势力利用我们的人心進行考验,才出现了旧势力以考验大法弟子为借口的造谣、迫害。

我们经历严酷的迫害,我们总是习惯性的按照旧势力的思维去做,已经形成了很多、很强的“被迫害”的思维,都是被强加進来的,习惯的按旧势力的思维绕弯、去摔跟头。

新宇宙的理是完全无私无我的、为他的。我们严格按师父的真、善、忍的标准去修,真、善、忍宇宙大法中有旧势力的份儿吗?新宇宙有度人的神被考验吗?师父给我们安排判刑、洗脑班了吗?没有。什么判刑、洗脑班、什么扫黑除恶,都是人的一层的东西。我们的心性都按真、善、忍的不同层次标准去修,严格做到,谁还能迫害到大法弟子?!

我一直很重视清除旧势力强加的被迫害的思维,但心里还是经常不稳,经常想怎么否定迫害,可这种思维被清除了一层,还有。学了师父的《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我豁然明白了。师父说:“有的时候觉的邪恶清理不干净,怎么又有了呢?是,如果你们修炼一天就能圆满、立地成佛了,也就不叫修炼了。人在现实生活中养成的观念和那些不好的东西一下子很难去干净,习惯性的东西还得把习惯改掉哪。思维的方式已经是这样了,那从思维的方式上还得去找正它,才能不再出问题。你说我不是已经清理干净了吗?是,发正念,这场都亮了,可是哪,一站起来脑子就是常人的思维,想的问题做的事又回到原点,它又产生了。甚至发正念时你的思想念头还不能够稳定,一边发正念清理消灭不好的东西还一边产生着。修,就是修自己,其实就是这么回事。”[4]

针对师父这段法,我明白了我习惯了站在旧宇宙自保中形成的思维,总是想怎么别被迫害呀,怎么否定呀,可刚发完正念,被迫害的思维又不断的产生着,已经形成习惯。我必须把这些在现实中形成的习惯思维与常人观念彻底去掉,不这样去想问题,我应该严格按新宇宙真、善、忍的标准去思考问题。

那么,按新宇宙的标准怎么衡量?师父没有给我们安排迫害,师父也不承认旧势力的这场毁灭性的安排,我们还有什么可心里不稳呢?那就是我们一遇到问题不是上来就想到师父怎么讲的,而是先想到旧势力会不会迫害。我们什么都怕旧势力,却不怕正法的威严与失去这万古机缘。

比如我因为以前被迫害很严重,被非法拘留、劳教、被酷刑折磨,以后我就总结很多自我保护的思维,我找房子、买楼,都用化名或亲人的名字,当街道、派出所查户口时,我总是不想开门、或用别人的名字登记,心里总是怕被迫害。当被绑架到看守所时,一系列的思维:我会不会被劳教呢?我曾被劳教,我会不会被判刑等等。就是因为有默认迫害的思维,加上还有放不下的人的东西,才有被迫害。在难中,不是找到、去除人心,还是不能用正念思考,所以还加剧了被迫害。

总之,我从根本上没有把自己摆正位置,把自己置于一个犯罪的逃犯一样的位置,畏缩恐惧,实质上就是没有真正把自己当作真正的大法徒,实质是对师父的不敬。

为什么有用身份证、网格、社会记分卡、监控来迫害大法弟子呢?除了正念否定,我们在迫害中形成的怕心、仇恨,把自己当作被迫害者,到哪里都防着,怀着象做贼的胆胆突突的心理,不是坦坦荡荡、堂堂正正,这些因素才导致邪恶因素有空子可钻。还有放不下人中的一切,脑子里都是三界内名利情与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迫害是人心招来的,我们的心在法上归正,邪恶自灭。所以即便是被迫害,我们还是在修心上下功夫,把不正的归正,把人心灭尽,才是摆脱迫害的根本。我们心性在法上提高,不是围绕旧势力去修,才能真正摆脱旧势力。

以前,只要有干扰,马上发正念否定,这是旧势力迫害。现在,我彻底在法上严格要求,在心性上下功夫,一切难关迎刃而解。比如,有一天,我突然腿痛难忍,我找自己,是自己平时爱穿短裙,觉的自己身材好,穿短裙漂亮。这是现代人的变异观念,我绝不能再随波逐流。想到这,我的腿痛立刻消失了。还有几天,几颗牙齿全松动,痛的晚上不能躺下,我严格归正自己对食物的执著,牙痛消失了,也稳固了。

再比如,听说我们(大法弟子)的工作要被除名,我想到的是:这是考验我对法的坚定。我在法上悟到:师父从根本上掌握这一切,师父说了算,我坚信师父,不去动任何负面思维。结果,我的工作不但没有失去,工资各方面还往上调动、改善。

后来单位又评职称,别人都晋上高级、一级了,可我还是挣二级工资(我和单位签的是离岗合同),刚开始心里有点不公,同事们都告诉我你学历等都具备,我们都买论文,你也买一个吧。我按修炼人标准要求自己,不能造假。亲人要找关系帮我,我都告诉他们,我修大法,不能这么做。我不再把晋不上高级视为旧势力的迫害,我严格的找自己,去除了许多人心,同时我就是坚信师父;我绝不能同流合污,但我该有的都应该有,我把一切交给师父,就是坚信大法、坚信师父。

后来,单位通知我到单位去一趟,我没有想别的,就是想利用回单位的机会讲真相救人。回去后,会计告诉我晋上高级了。同事们都非常惊讶,他们为了晋高级,有的用尽了手段、办法,也没有晋上,我什么也没有做,我只是在这件事上提高心性,走正自己的路,并坚信师父说了算,就晋上了高级。我在他们来祝贺的同时,给很多过去的同事办了三退。

我省疫情很严重,我们小区封的很严,我知道是自己没有做好,才封堵的严。我对自己说:我一定做好,我要出去救人,这是大法的要求,我要按这个标准去做,我坦坦荡荡的出去,这是大法弟子的标准,我心里装的是众生。奇迹发生了,从我出去这一天,我们小区才不再检查身份证、出门证了,而别的小区有的还封的很严。

以前,遇到干扰,首先想到否定旧势力,其实是对旧势力的一种认可。有时竟一味的否定,而不修自己,在帮助魔难中的同修也是一样,就是否定旧势力,不承认迫害,都以有漏也不允许迫害为由,而忽略了修自己。

新宇宙大觉者的慈悲,完全是为他的,完全都是为了众生的,我们只有按正法的法理修炼,才能同化新宇,否则是不够标准的。

现在遇到问题时,我首先想到师父怎么说的,就直接沿着这条大道走。当我想出去救人时,想到的是这是师父要的,我一定以最慈悲的心态去救人,而不再想出去会不会被举报呢,会不会被绑架呀,当有邪恶的思想上来,马上清除掉。那些习惯的被迫害的思维很少来干扰我了,另外空间的邪恶解体了,我心胸宽阔无比。我再发正念,不再为自己不被迫害而发,我完全为了众生得救而发正念,同时注意清除那些思想中的不符合法的所有强加的人心、观念及背后的因素。

师父明示:“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5]我知道了,自己做好了,符合法,才能真正救了表面的人,更能救度了旧宇宙中按照旧宇宙的理行事的层层高层生命,他们按旧理给大法弟子设难,我们不能为了自己不被迫害,而希望师父销毁那层层高层生命,我们只有做的正,才能让众生满意,才能救了无量众生。

我再面对众生时,我会发自内心为这个众生得救而做,珍惜众生。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恳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