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正信招疫劫 特效药何在?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一日】2019年11月初,中国就出现了新冠病毒感染患者。中共隐瞒不报。庚子年之初,中国武汉突然大面积爆发新冠肺炎,也就是“中共病毒”造成的“武汉肺炎”。由于中共迟报瞒报,迅速导致了全球爆发此瘟疫。大疫之中,细心的智者们发现,瘟疫是针对中共而来的,是来清除不可救药的中共党徒和与中共为伍者来的,是在中共覆灭前夕,帮助人们认清中共的最后一次机会。

大疫中,中共的流氓表演,让以前在法轮功问题上扭过头去的人和政府,看清了它的真实面目。中共正在被世界各国孤立,中共的政治、经济、文化、外交、市场、交通等受到重创,整个国家运作几乎停摆。虽然当局挣扎着一再强令复工,制造疫情假相,宣称抗疫胜利,但国内外医学专家分析预测和古今中外预言,都称更大的疫情将会到来。

中共迫害正信 招疫劫

有人说,“中共不灭,瘟疫不停;中共灭亡,大疫必停。”其实,“天灭中共”还真不是一句口号,也不是一个咒语,而是历史发展的必然。那么,中共到底行了什么罪恶,以至终于激怒上天,被判定死刑、明示报应呢?

是迫害法轮功的旷世大恶。迫害法轮功是灭佛大罪!

一九九九年夏,中共时任党魁江泽民,悍然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法轮大法)发动了的群体灭绝运动,铸成灭顶之灾。

迫害法轮功,江泽民及其“610”制定的政策是“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在这场迫害运动中,中共以现代化的喉舌造谣污蔑、密集抹黑法轮功、制造和煽动全民仇恨。它以一个国家的党政军、公检法司为后盾,以610特务机构为总司令部,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为支撑,以历次政治运动娴熟的斗争经验为凭借,以高科技精致装备为依托,以随意制造的邪恶法律为依据,集古今中外一百多种酷刑为主要手段迫害无辜,至今不休。

二十年来,亿万正信者被肆意绑架、抄家、暴力洗脑、高额罚款、送精神病院摧残、枉判劳教重刑、强制奴工、秘密虐杀,无数民众被株连,众多受害者流离失所,不计其数的修炼者家破人亡。明慧网载有逾四千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修炼者名单,更有成千上万的大法徒惨遭中共活摘器官、至今姓名身源无法核实。迫害法轮功是中共历史上最残酷、最流氓、最疯狂的一次政治迫害运动和剿灭正信的运动。

运动中,中共当局在大陆已经逐步建成了监控网络化、网格化、网监化为一体的大数据网特机制,时时监控民众。已经形成了以监控回访绑架、抄家抢劫钱财、强制洗脑转化、拘留劳教判刑、酷刑秘密虐杀、按需活摘器官为一体的整人杀人犯罪链条和反复迫害恶性循环的罪恶机制,随时杀害人民。

与历次运动不同的是,以前遭到迫害的都是社会俗世常人,中共此次迫害针对的是人数巨大、和平善良的正法修炼者,是真善忍宇宙大法。

迫害虐杀这样的正信群体意味着什么?从人间法律讲,中共当局触犯了反人类罪,成为人类公敌。从天理讲,是中共直接对神佛犯罪,是谤法害佛灭佛大恶。更可恶的是,中共至今恶行不改,一边销毁罪证、抵赖罪恶,一边继续活摘器官,抓捕关押法轮大法修炼者。这使中共大恶滔天,恶贯满盈。

“获罪于天,无所祷也。”既是天罪,必招天怒。天怒之下,必有天惩。历史上,罗马帝国因为不断迫害杀害基督徒,招致上天四次降下大瘟疫。中国发生过“三武一宗灭佛”罪恶,恶者不但被杀,帝位易主,江山丢失,还祸及皇族遭殃。

虽然中共当局不相信恶果报应,但不等于没有罪恶报应。善恶有报终有时。

大报应降临

果然,刚刚进入庚子之年,中国武汉突然发生了新冠肺炎疫情(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由于中共当局的迟报瞒报,迅速引爆全国,蔓延成为全球大瘟疫。大疫中,中共被世界隔离成为孤独之国,其政治、经济、文化、外交、金融、外贸、市场、交通等受到极大重创,自诩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共,在瘟疫面前不堪一击,面对瘟疫无情吞噬着一个个生命和一个个家庭,喉舌舆论整天只会发狠说“抗击肺炎”,庞大的军队手握钢枪核武却不知敌人在哪里,向来气焰嚣张的公检法司人员怕得要死,不敢继续办案,党政机关一再延迟上班时间,整个国家运作几乎停摆,人心惶惶,一时间政权接近分崩离析。

大瘟疫同时肆虐全球,使整个世界动荡不安,给全人类的生命财产造成了巨大损失。

中共当局知道自己是毒源祸水,为了脱罪,制造疫情拐点直至“清零”,强令复工复产造成疫情结束幻觉,操控世卫组织散布中国疫情谎言,营造中共抗疫又胜利了的假象。

但是,中共高兴得太早了,据国内外医学专家分析预测和古今中外预言,更大的疫情将会接踵而来。

据海外媒体报道,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曾断言,全球新冠病毒造成的疫情,今年夏天不可能结束,推算周期基本上会到跨年。他警告说,当前最大风险就是无症状感染者。他表示,这是史上最难对付的病毒之一,难度超过人类预期。

“无症状感染者”是指无临床症状、但呼吸道等标本病毒病原学检测阳性者。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归类,不论是否有症状,只要经检测呈阳性都算确诊病例。然而根据香港《南华早报》的报导,中共政府内部文件显示,“在2月底有近4.3万宗无症状阳性个案未被列为确诊(统计)。”

香港大学流行病学教授Ben Cowling表示,“中共病毒”更像流感,它的传染性太强了。他认为,中国不久还会出现新病例。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一个研究团队预测,中共病毒可能会在冬季再次爆发。总部位于北京的咨询公司Anbound的健康政策分析师Chan Kung说,“病毒一直在繁殖和变化,完全遏制是不可能的。”

三月二十日,世界顶尖学术期刊《自然(Nature)》发表文章指出,新冠病毒(中共病毒)隐形感染或引发疫情新爆发,医学界通过对武汉市的中共肺炎病例的研究,发现轻症或者无症状感染者可能占所有中共病毒感染者人数的60%。而这类隐性感染者的传染性并不弱,可能正在引发新一轮疫情大爆发。

《自然》杂志引述日本北海道大学的流行病学家西浦博(Hiroshi Nishiura)的话说,中国的复工潮可能会成为新的传播链。中共病毒引发的疫情,预计中国将有5.5亿至6.5亿人被感染。

古今中外许多预言如《圣经》、《格庵遗录》、《推背图》、《黄帝地母经》、《《刘伯温碑记》的惊人预言》等也都预示了此次大瘟疫。其中《刘伯温碑记》预言“大瘟疫”着墨很多,比较精准。

通过对古代预言的解析,目前不少人认为,大瘟疫将爆发三次,一次比一次规模大,一次比一次猛烈。第二次爆发的猛烈的程度要超过今年1月底(黄历一月份)武汉瘟疫。

目前国内传播毒源是无症状感染者、轻症、复发、境外、疑似人员,容易感染成为毒源的是防控维稳和医护人员:中共军队,党政机关、公检法司和医护人员,因为他们冲锋在疫情防控第一线,接触患者机会多,流动性强,人员集中,很可能被感染还不知,因公务需要就会感染别人,加上复工人员群集感染风险,容易形成恶性循环。

事实上,国内疫情防控并没有停止,只是由于当局不接收、不检测、不公开、患者转院、电视说谎造成的疫情好转结束假相,继续欺骗着中国人和国际社会。中共向外界报出了感染人数是8万多,死亡是3千多人,实际人数应该是这些数字的数十倍!

据知情者说,现在国内内部统计,患者每天仍有2500人之多,当局很快就捂不住了。所以,更大的疫情很快来临。大疫之下,中共必将在全世界中共病毒受害国家的追责围剿和国内民变、军变、政变中走向解体,彻底结束其滔天罪恶的非法政权。

大疫定点定人 人类可醒?

大难无情,大疫有眼。细心的人们发现,大瘟疫由中共的罪恶引发,从而也是针对中共而来,是来清除不可救药的中共恶徒和坚决要与中共绑在一起的人而来的。

在国内,哪个省份、城市为中共做的恶事越多,遭到的瘟疫灾难越明显越严重,哪个人或人群接受中共谎言毒害深,成为中共牺牲品的危险性就更大。如重灾区湖北省武汉,在迫害法轮功运动中至少聚集了四大罪恶。

其一,一九九九年六月,湖北省委指使武汉电视台台长赵致真调“科技之光”栏目组,奔赴长春市,捏造事实,拍了一部专题片,诽谤法轮大法和创始人。该片是最早期打压法轮功的唯一电视宣传片,正式打压的第三天,央视反复滚动播出,作为全民洗脑的主要工具,它蒙蔽和毒害了无数官员民众。

其二,大量活摘器官牟利。湖北省有37家医院参与活摘器官长达二十年之久。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院是大陆“器官移植的发源地”,是目前中国最大的专门从事器官移植临床与实验研究的综合性医疗服务与研究机构,供源主要是法轮功学员。

其三:湖北省和武汉借召开军运会之名,又一次将迫害推向顶峰。加上在二十多年的残酷打压迫害中,武汉当局制造了许许多多冤案错案命案。最终导致武汉成为瘟疫首发地和重灾区。

从疫情期间党员死亡的高比例也能证明瘟疫是冲着中共来的。据明慧网报导,网上传出一张中共某单位内部统计的2月份死亡名单。这份名单所记录的死亡者中,中共党员占88%。按年龄分段,20-29岁的占4%,30-39岁的占13%,40-49岁的占26.7%,50-59岁的占35.6%,60-69岁的占9.4%。

而在国外,哪个国家地区、政府官员、组织、个人与中共走得近的、默认中共罪恶的、和中共臭味相投为其站台的,被中共病毒瘟疫袭击横扫的越厉害。哪里有中共的渗透,哪里就会与中共一起遭“疫”,哪里的人民就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如:西班牙首相出席了中共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西班牙沃达丰(Vodafone)正式启动了该国的首个5G商用移动网络,并采用华为作为核心设备供应商。马德里王室剧院曾经强制性取消了神韵演出。四月五日感染人数148220例,死亡总数超过1万人。

意大利是欧洲首个签署中共“一带一路”协议的国家。去年,由于大陆游客的激增,罗马街头竟然出现了中共警察。截止四月五日感染人数139422例,愈1.6万人病亡。

伊朗则是国际公认的中共小兄弟,它的军火、导弹、核武、电子产品等由中共输入。在“一带一路”计划中,伊朗是中共渗透欧亚非的战略枢纽。中共一直是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四月五日感染人数64586例,死亡接近4千。不过伊朗应对新冠病毒专项组的另一位成员Hamid Souri则估计,伊朗有50万人被感染。

德国和法国。最近双双决定允许华为参与本国5G网络建设。德国总理大赞“一带一路”是“非常重要的计划”,德国疫情最严重的北威州,州府杜塞尔多夫有610家中资企业落户。法国总统曾经自称是“毛泽东主义者”。这两个国家的确诊人数也分别超过了10万。

近年来,韩国政府大幅向中共靠近。在釜山建设中国钢厂,在光阳市设立中国铝厂,允许中国资本进入永宗岛和松岛等;大陆疫情被曝光后,韩国政府担心会损害与中共的关系,坚持不在边境设限检疫。韩国曾经多次拒绝了神韵演出。现在成为疫情严重国。人在做,天在看。

美国自川普政府自上台,一直对中共持强硬态度,但是,美国前几任总统对中共采取绥靖政策,红色因素仍在,美国一些州政府对中共抱讨好态度,疫情严重的华盛顿州是中共四代党魁访美的首选。纽约则受到中共最严重渗透,为中共谋利的内细众多。截止四月十日,单单纽约州的确诊人数就高达16万人,超过全美国确诊人数的三分之一,死亡7千人(全美是47.8多万人,死亡1.79万人)。

香港和台湾,虽然是中国的近邻,但因其都选择了拒绝中共或不相信中共,所以基本上都成功抵御了中共病毒。

大瘟疫凶猛肆虐全球,正在吞噬和威胁人类生命,人类在惶恐的同时,第一反应是快保命,寻找特效药。于是,国内外医学界都在昼夜开发疫苗,但疫苗出世时间较长虽然不是问题。关键是中共病毒不断变异变种,没有特效药。

让中共病毒绕行 特效药何在?

人间有没有瘟疫解药呢?当然有,人类现在只要真心静下心来反思,就能找到解药:

既然瘟疫是针对中共及为其站台者来的,是为了清除不可救药的中共恶党份子来的,远离中共、抛弃中共不就是解药吗?!

这特效药就在你的心中,不用花一分钱!

但是,当今有多少国家政府真正觉醒、去珍惜这救命的解药了呢?有多少人真心的忏悔自己曾经为中共站队的过错了呢?中共迫害救世的法轮功(法轮大法)二十多年了,有多少国家政府为正义善良呼吁过并付诸行动了呢?

今天大疫降临,也是上天给了所有人认清中共、远离红魔的最后一次得救机会。

你们与中共决裂了吗?

遗憾的是,直到现在,有的国家政府被中共病毒严重侵害的时候,还和中共藕断丝连,甚至幻想中共给送去施舍和解药。殊不知,中共是红魔,它最终给人类带来的只能是病毒和死亡。

中共病毒大疫中的人啊,赶快猛醒吧!立刻远离中共,这是治愈自己的灵丹妙药,是世上唯一能让自己的国家不继续扩大损失的特效药!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