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法轮功学员二十年遭中共迫害综述(4)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云南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省份,民风纯朴,一九九四年八月,大法洪传到云南,各地区各民族的百姓纷纷得法,真、善、忍的法理启迪着他们的本性,人心向善,返本归真,给家庭、社会带来一股道德回升的清流。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云南不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开展了系统的灭绝性的迫害。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已知五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如云南建水县临安镇副镇长孔庆黄、玉溪市妇幼保健院主治医师沈跃萍等;多人被迫害致残;有一千九百七十一名法轮功学员遭到绑架、抄家、关押,绑架到洗脑班“转化”迫害,其中四百九十八名被非法判刑,四百七十三名被非法劳教等;被中共不法人员抢劫财物达七十六万元。

二十年的腥风血雨,见证了中共邪党的罪恶;二十年的血雨腥风,也见证了法轮大法及大法弟子的纯正、慈悲与善良。

接上文

第六部份 千古奇冤在今朝

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的邪恶程度,是古今中外历史上罕见的,使用造谣、诬陷、妖魔化等宣传欺骗,采用洗脑、绑架、关押、劳教、判刑、监控、限制自由、开除公职、扣发退休金、抢劫财物等等最邪恶、恶毒的手段,二十年来,根据明慧网报道,云南全省1971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洗脑、关押、劳教、判刑;其中判刑498人次,占25%;劳教473人次,占23.8%;被迫害致死52人,占2.6%;有九十一名法轮功学员(男,31名,女,60名)遭关押、劳教、判刑等多次迫害,两次被判刑的26名,三次被非法判刑的三名,一次被判刑刑期七年以上的23名,最长刑期十年,累计刑期七年以上的67名,最长的17年(二人);66个家庭,涉及235人遭迫害,28位亲人致死;32个家庭破碎;被抢劫财物合人民币约76万元。

云南省二十年来各地区部份被迫害法轮功学员概况统计表(表1)

被绑架人数被判刑人数被劳教人数被迫害致死被迫害家庭抢劫财物合计(元)
涉及家庭涉及人数亲人致死离婚家庭
昆明市11792432291930114141438.5万
玉溪市1293426541210.4万
普洱市381092122.6万
曲靖市6922181
丽江市10701.1万
临沧市261582112
保山市4211
红河州20761441420547430.万
楚雄州813932131212
大理州381282
文山州282041121.6万
西双版纳州29281271
德宏州76101.6万
昭通市43815212221.1万
怒江州1000
迪庆州3020
省外791564425
合计19714984735266227282875.9万

一、被迫害致死的部份法轮功学员案例(详情见附录一)

截至二零一九年八月止,已知云南至少有52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男21人,占40%;女31人,占百分之60%。

云南省二十年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表2)
地区看守所致死劳教所致死监狱致死骚扰致死其它合计
昆明市61322212119
玉溪市231225
昭通市2112
楚雄州111
红河州59231814
普洱市1122
西双版纳州111
大理州11112
文山州111
保山市111
省外444
合计2329451325552

昆明海口退休职工陈建忠在“洗脑转化揭批会”上突然去世

陈建忠,男,六十五岁,云南光学仪器厂退休职工。一九九九年以前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身体一直都非常好。迫害法轮功后,由于坚持修炼,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四日单位召开“洗脑转化揭批会”,不法人员满口胡言,不断攻击、诽谤法轮大法及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恐吓逼迫参加洗脑转化会的陈建忠等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法轮大法,逼写“三书”,不给作任何申辩发言,陈建忠精神上受到强烈刺激,当场从座椅上翻落在地,口吐白沫,半边身体不会动,随即送本厂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晚含冤离世。

昆明铁路局教师王星北京上访,截访押解途中坠车去世

'王星'
王星

王星,女,三十岁,云南昆明铁路局党校教师。王星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上访后被绑架,被劫持回昆明途中,为摆脱迫害,从列车窗户跳车时,不幸身亡。昆明铁路公安和单位为了推托致人死罪的责任,统一口径造谣说:王星是因为夫妻不和跳车自杀的。

建水县临安镇副镇长孔庆黄上访被绑架,在看守所被野蛮灌食致死

'孔庆黄'
孔庆黄

孔庆黄,男,一九六六年生,法轮功学员,建水县人,大学毕业,经济师,国家公务员,曾任副县长秘书多年,一九九五年起任建水县临安镇副镇长。二零零零年四月七日,孔庆黄在全镇数十人参加的计划生育工作会结束时,在会议上向参加会议的人讲真相,被县委书记白发堂、副书记卢应光指使单位书记李自恒及警察张野草、曾保和、彭连益、郭跃等十余人绑架、抄家,关在建水县看守所。同时被开除党籍、撤销副镇长职务。其父听到儿子被抓后,当场悲愤离世。

二零零零年六月九日,孔庆黄到北京天安门为大法鸣冤,六月二十八日被公安带回建水后,被再次关押在建水县看守所,一进看守所,孔庆黄就以绝食来抗议邪恶迫害,十多天后,恶警开始强行灌食、灌盐水,导致孔庆黄喉管血管破裂出血,八月二十五日出现生命危险,恶警才将其送入建水县人民医院,最终抢救无效去世。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昆明病退工人黄菊美被看守所迫害致患高血压、心脏病离世

黄菊美,女,一九五四年生,昆明市政公司工人。黄菊美修炼法轮功前,身患高血压等二十多种疾病,是单位有名的老病号,二十六岁她就病退了。由于长年受疾病的折磨,变得性情暴躁,婆媳之间长期不和,家庭关系也很紧张。

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其疾病不治而愈,身体越来越好,从此待人和气,处处事事都为别人着想,婆媳关系、家庭关系越来越和睦。二零零二年被盘龙区国保警察绑架关押在盘龙区第一看守所,期间受尽折磨,致使血压增高至二百八十/120mmHg,导致心脏病突发,看守所警察将其送入医院才通知家人,不久后去世。

晋宁县昆阳磷矿职工包维远被警察围殴致伤十多天后去世

包维远,男,昆明晋宁县昆阳磷矿职工。包维远的妻子李慧萍为云南省晋宁县昆阳磷矿子弟小学教师,因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二年被下岗(失业),被非法劳教两年。回来后,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七日李慧萍在家中又被单位保卫科以谈话为由骗去非法拘留。第二天,通知包维远到晋宁县公安局政保科签“传讯通知书”。由于他拒绝签字,遭到警察围殴致伤。十多天后,包维远被发现死于家中,脸上还留有被殴打的伤痕。

陈淑秋在女子劳教所二大队被折磨的血压升高,保外治疗不久,含冤去世

陈淑秋,女,五十六岁,外地来昆明的退休工人。二零零一年被关押在省女子劳教所二大队。因陈淑秋抵制“转化”,狱警就从精神上折磨她,强迫她看打人的场面。使陈淑秋精神受到严重刺激,从而导致小便经常失禁,血压高达二百三十/120mmHg.陈淑秋已经躺在床上不能动了,狱警还强逼她出工。直到医生看后说病情严重,怕出问题,才打电话通知其儿子,将她保外治疗,回去后不久,陈淑秋含冤去世。

昆明市史喜芝在女二监遭高压电棍电击后去世

史喜芝,女,当年六十多岁。在女二监集训监区被关“禁闭”、坐小凳子“严管”,被长期使用破坏中枢神经类药物,多种折磨导致史喜芝血压增高。有一天晚上,监狱突然打电话给其女儿说史喜芝病危,据知情犯人透露史喜芝是被狱警用电棍电击后出现生命危险才送医院抢救的。史喜芝于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七日凌晨抢救无效含冤离世(监狱对外称患病死亡)。

昆明市七十三岁的王莲芝在女二监被注射不明药物后突然“精神失常”,去世

王莲芝,女,当年七十三岁,昆明市退休工人。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被劫持到女二监就被关进禁闭室,王莲芝每天十六个小时被强迫端坐在光床板或小木凳上,不准动,不准闭眼,身体稍有移动,就会被“包夹”谩骂、殴打,不准洗脸、刷牙,不准卫生用水、洗澡,不得换洗衣服等等,遭受三个多月的折磨。十一月十日,儿子终于见到母亲,此时王莲芝虽然憔悴,但精神正常。之后女二监对王莲芝施以不明药物,导致其“精神失常”,身体状况日渐恶化,整口牙齿松动脱落,持续剧烈头痛,最后几乎成了植物人。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监狱通知儿子去监狱,儿子看到母亲情况说:“十几天前母亲还好好的。”警方告之市精神病院鉴定得“精神分裂症”,并说:“你母亲不吃高血压的药,就给她拌在饭里。”儿子怒责:“另外还拌有什么药?”狱方不敢回答。二零零九年一月七日,家人费尽周折,将体质非常虚弱、几乎成了植物人的王莲芝“保外就医”接回,送到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期间老人一直处于昏睡状态,因救治无效含冤去世。

主治医师沈跃萍在女二监被三年“禁闭”、被用不明药物迫害致死

'沈跃萍迫害前后对比'
沈跃萍迫害前后对比

沈跃萍,女,当年四十九岁,玉溪市妇幼保健站主治医师。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沈跃萍夫妇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女二监集训监区期间,因拒绝所谓的“转化”,被关了三年“禁闭”。整天面对狱警的轮番轰炸(强迫洗脑)、辱骂及喇叭放到最大音量的洗脑录音。每天十六个小时被强迫坐在光床板上,没有站立、行走的自由,不得洗澡、洗衣服,来例假也不允许用卫生巾,还随时被“包夹”打骂或用针扎、用手拧、掐,每天强逼她吃或者在食物中投放不明药物,身心遭到巨大的摧残,受尽了非人的折磨,致使沈跃萍咳嗽不止达八个多月,最后导致昏迷,于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一日将她送进昆明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抢救。

家人接到监狱“沈跃萍病危”的通知赶到医院时,沈跃萍的肺已穿孔,奄奄一息,连睁眼、说话都非常困难了。在病情没有得到控制的情况下,监狱又强行将沈跃萍转到条件极差的监狱管理局医院。在家属强烈要求下,监狱才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家人将她送到昆明市第三医院,终因抢救无效含冤离世。

通海县四街镇村民八十五岁的李廷贵死在县公安局

李廷贵,男,八十五岁,家住通海县四街镇者湾二组。二零一零年四月十日,李廷贵、解宝芬夫妻俩到通海县七街市场向有缘人发真相资料被诬告,四月十二日通海县公安局黄成顺、木艳萍等五人到李廷贵家非法抄家。三天后,他们又来到李廷贵家勒索现金,逼迫两位老人交一千五百元,并且扬言要拘留十天、半个月,同时追问资料的来源。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七日,李廷贵老人再次遭县公安局“六一零”黄成顺一伙人的绑架、威胁、恐吓,于当日早上九时在县公安局离世,死因不明。

二十七岁的彝良县银行职工迟志被“游街”、做奴役,在监狱被迫害患肝癌含冤去世

迟志,男,二十七岁,云南省昭通彝良县人民银行职工,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的迟志身体单薄多病,小小年纪就患有慢性胃肠炎、甲、乙型肝炎等疾病。修炼法轮功后,各种疾病不治而愈,身心健康,性格开朗活泼,在单位是个好职工,其家庭和睦美满。

二零零三年六月,迟志向世人发放真相材料时,被当地国保大队队长颜永翔、副队长梁东梅、王毅等警察绑架、殴打、非法抄家。随后迟志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并被五花大绑(捆绑时要迟志下跪,迟志坚决不跪,因而遭到武警用脚狠踢),由武警部队用枪押着与其他刑事犯一起“游街”示众,进行“公审公判”,使迟志的人格、精神、身体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和伤害。迟志被非法判刑后单位开除了他,妻子也在各种压力下和他离婚。

'“游街”示众'
“游街”示众

迟志被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五监区迫害期间,被强迫每天做十多个小时的奴工,身心受到极大摧残,患上了肝癌,监狱为逃脱罪责叫家人接回。因迟志家中只有七十多岁身体羸弱的老母亲,家人不愿把他接回,在当地公安的强迫下他哥哥只好将他接回。迟志身患重症,体质虚弱不能工作,无经济来源,更无钱治病,再加上还经常受到公安骚扰和亲人们在压力下的不理解及世人的白眼,迟志身体日渐衰弱,骨瘦如柴,于二零零九年七月含冤去世,年仅二十七岁。

金平县农场职工何美华在劳教所被关“小号”摧残至生命垂危,家人接回家后含冤去世

何美华,女,云南省红河州国营金平县农场职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被恶人绑架,非法送昆明大板桥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遭每天强迫洗脑,做奴工,被打骂,不准睡觉,关小号,逼迫写“三书”等迫害,致生命垂危,狱警怕承担责任,叫其家人接回家,不久后去世。

丘北县六十多岁的杨翠芬在女二监突然“病死”

杨翠芬,女,当年六十多岁,云南省文山州丘北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八月三十一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被关在女二监四年多。杨翠芬长期被严管,每天坐十六小时小凳子,遭受酷刑折磨。二零一三年十月二日晚,杨翠芬的家属突然接到监狱的电话,说杨翠芬病危,家属赶到医院后,杨翠芬已经没有了气息。

就在两天前,九月三十日,杨翠芬还打电话告诉老伴自己的情况。这四年多,家属也探望过杨翠芬,都没有发现她有什么异样。面对家属的质问,监狱谎称杨翠芬之前就有高血压等病,是突然发作,属于正常死亡。

四川攀枝花市罗江平在省一监被注射不明药物、殴打、野蛮灌食,含冤去世

罗江平,男,当年五十一岁。四川攀枝花市米易县撒莲镇人。二零一二年一月在云南省楚雄州南华县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关押在省一监,由于罗江平拒绝“转化”,被戴脚镣手铐,被狱警和犯人脚踢手打,注射不明药物,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超负荷劳动,完不成任务不准睡觉,单独关小号等摧残,被野蛮灌食等酷刑折磨,罗江平的下牙被全部撬掉,只剩几颗松动的上牙。撬牙导致口腔大量出血,嘴里面都是烂肉。关押在省一监短短的三个月就生命垂危。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保外就医回家,仅五天就含冤离世。

'罗江平去世前在家里的照片'
罗江平去世前在家里的照片

四川省西昌市方征平在省一监被关小号等多种酷刑致死

方征平,男,当年五十六岁,四川省西昌市人。二零零七年底到云南绥江县发放真相资料,被当地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六年。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方征平被送往省一监途经云南曲靖时,押送方征平的恶警将方征平羁押在曲靖监狱过夜。曲靖监狱的恶警点名时,由于方征平年纪大,耳有点背,没能及时回答,曲靖监狱的三名恶警一拥而上,一顿拳打脚踢。方征平被打倒在地又挣扎着站起来,又被打倒。然后这三名恶警用穿着皮鞋的脚向方征平的脸上、身上狠狠踩踏。方征平每站起一次,都被恶警踢倒再打,这样反复三次,直到方征平不能站立。遍体鳞伤的方征平被抬到省一监四十五天后,才基本能站立行走。

方征平被关押在省一监十监区三中队,因拒写“保证书”而遭到关小号等多种酷刑折磨,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下了病危通知书。他的父母希望方征平能取保候审回家,未得监狱同意。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方征平在省一监被迫害致死。

个旧市张世宁被监狱迫害致病危,强行被送回家后离世

张世宁,男,六十多岁,个旧市百货公司退休职工。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与妻子张公勤、女儿张艺莹一起在家中被绑架,张世宁与妻子被非法判刑七年。张世宁被关押在省一监,二零一七年被迫害出现了高血压和心脏病、糖尿病,出现了病危状况,监狱怕承担责任于是将张世宁直接送回个旧家中,不久去世。

二、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迫害名单见附录二)

根据明慧网报道,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一九年“七二零”,二十年来云南全省十三个地区的有四百九十八名法轮功学员被各地法院非法判刑。其中男性一百六十七名,占33%,女性三百三十一名,占67%。按年龄分析明确年龄的有三百三十一名,年龄不清的一百二十六名,其中三十九岁以下的五十名,占15.2%;四十岁~四十九岁的六十六名,占19.9%;五十~五十九岁的七十九名,占24.2%;六十~六十九岁的八十一名,占24.5%;七十~七十九岁的四十八名,占14.7%;八十岁以上的七名,占2.1%。

三、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名单见附录三)

根据明慧网报道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一二年劳教所解散,云南省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有473名,其中女性法轮功学员355名,占75%:男性法轮功学员118名,占25%。

云南省二十年来各地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统计表(表3)
昆明市玉溪市普洱市曲靖市丽江市临沧市保山市红河州楚雄州大理州文山州版纳州德宏州昭通市省外合计
1999年1             12
2000年   1 4  2     18
2001年11     825    320
2002年122      1 1 1  17
2003年9  3 1 11 8 11 25
2004年147    224    1232
2005年1922  6 772 11 148
2006年735     2 3   121
2007年9   1   1      314
2008年21      101    1134
2009年311011   43 41  257
2010年7      9    12 19
2011年30  1    1      32
2012年5       3    1  9
2013年1511  3 941     35
2014年151 6   45      31
2015年14  52        2 23
2016年92 1   223     21
2017年115        3    19
2018年4  441 411    1 20
2019年9            1  10
合计24334132271526139121926815498

四、被多种迫害、长期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全省遭到关押、劳教、判刑等多次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九十一名(男性,三十一名,女性六十名),两次被非法判刑的三十六名,三次被非法判刑的三名,一次判刑刑期七年以上的二十三名,一次判刑刑期最长十年,累计刑期七年以上的六十七名,最长的十七年,二名。

遭多次关押迫害的部份法轮功学员一览表(表4)
地区姓名年龄性别洗脑绑架抄家拘留(天)劳教(年)判刑(年)累计时间
昆明市王正礼547.6.7.6.
王菊珍7.67.6.
毕金梅7.67.6.
张旭60多424523/38年45天
车泗坤70多12277年
凌育彪40多222次2/3712
郭玲娜4831523/35年15天
李文波50多4435/513
代琼仙731.634.6
李谦40多1223/47
黎昆平40多1224/48
陈艳艳40多1212711
杨德英7021257
邓琼仙70312/237
严贵生38223/36
倪美珍76224/69
宋黎霞48224/59
普正3821246
毛丹心40多3231.6/48.6
韩俊毅79288223/38年多
叶保福6319712.45/613.5
杨明清6057223/49.2
叶茂35713/48
向华强70多21134
狄建超40多224/4.68.6
何其琼50多224/48
王汇真60多4424/4/313
高惠仙40多223/69
周模芳60多33156
郭伶50多3317/413
冯宝定47224/37
缪青50多224/48
杨万仙40多22246
刘红40多312(50天)44年50天
马玲626122/349
沈柱友60多311235
石云30多1177
郭宏云40多22246
梁东40多223/36
苏昆40多122369
高翠芳40多223/1.64.6
李竹秀7033235
李培高80多3883/47
张良65442/33/311
郭琼不清1177
玉溪李秀兰40多235
陈光华50多336
邓翠苹6014413/69
何友林不清223/47
邓智旭30多22358流离失所
陈亚宏不清22232/3
昭通邝德英50多422/2.648.6
楚雄朱兰40多1321369
代乐39多336
孙怀凤60多235
邓丽华5821145
唐蕊40212.624.6
何秀芬58321.63/48.6
思茹60多212.635.6
王美玲60多4313.83/?6.8多
红河州何莲春40多1337/1017
戴盆顺60多13323/611
周波30多1177
李琴40多224/59
陈象征72225/510
蒋玉华525/510
罗芳40多2288
董铭祖4721177
沈绍清691177
王宇中47131177
江润麟40多13213/36
钱淑芳4621358
余光明不清223/58
刘燕4714221012
马旭勇50多23199
苏琼波40多12188
段玉芬70多1177
邓辉40多1322268
文山赵跃40多1199
李国芳601177
李琴40224/59
周德富60多22两次判刑
叶艳芬60多22两次判刑
杨翠芬60多224/59
大理陈光华不清1177
德宏吴新明40522/3/25/517
临沧杜映芳不清1177
李鲜371177
曲靖赵飞琼40多334/4/4.612.6
何莉春40多1177

五、被迫害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家庭(详情见附录四)

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古今中外罕见的,不仅法轮功学员本人遭受到迫害,还牵扯连累到其家人一起被迫害,亲朋好友也被株连。许多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下面是收集到的部份家庭多名成员被迫害的情况,可略见一斑。下面的数据涉及六十六个家庭,二百三十五人,三十六个家庭破碎。判刑七十七人次;劳教六十二人次;关押四十一人次,抄家二人(所有家庭都被抄过家,甚至多次);致死二十八人;致残一人;流离失所五人;离婚二十八人。

迫害致使家庭破碎的部份法轮功学员一览表(表5)
地区姓名性别年龄离婚亲人去世原因其它
昆明市杨万仙40丈夫离去怕受牵连
李谦40与丈夫离婚母亲丈夫邪悟俩孩无人管
韩震昆50妻子离去父、母妻子转化
刘红不清丈夫离去流离失所
马玲50丈夫离去迫害压力
欧雪辉40多丈夫离去父亲、妹妹怕受牵连
张晶艳30多丈夫离去迫害压力
毛丹心40多妻子离去迫害压力
张警心48丈夫离去迫害压力女儿成孤儿
张警丹40丈夫离去怕受牵连
赵晨宇46丈夫离去怕受牵连儿子成孤儿
赵永梅40多丈夫离去怕受牵连
王岚50多丈夫离去迫害压力
夏小英50多丈夫离去迫害压力
叶保福70妻子、母亲岳父迫害中去世
李桂芝40丈夫惊恐中去世
田云波39未婚妻忧郁中去世
朱万珍60父亲迫害中去世
贺桂珍70丈夫迫害中去世
严经雄48多妻子迫害中去世
昭通邝德英40丈夫离去母亲迫害压力女儿成孤儿
迟志27妻子离去迫害压力含冤去世
楚雄代乐39丈夫离去迫害压力儿子成孤儿
孙怀凤不清丈夫离去迫害压力含冤去世
曲靖赵飞琼40多丈夫离去父亲迫害压力女儿成孤儿
红河州王宇中47丈夫离去怕受牵连
何莲春40多丈夫离去母亲610逼迫女儿成孤儿
王兰芬30多丈夫离去迫害压力
张公勤60多丈夫被监狱迫害
马旭勇50多妻子、母亲迫害中去世
王伽月30丈夫迫害致死
孔庆黄30父亲儿子被绑架迫害致死
44妻子离去迫害压力
临沧杜映芳不清丈夫精神崩溃去世
李鲜45丈夫患恐惧症
版纳邰惠40父亲迫害中去世母亲精神失常

1、原昆明步兵学校校级军官林波一家十一口人被迫害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三日,昆明官渡区国保警察以全家多人修炼法轮功为名将林波(原昆明步兵学校校级军官绑架,并没收其身上携带的两千多元钱及手机、BP机。非法闯入林家抄家,将林波十二岁的儿子、弟弟、妹妹、妹夫、侄女、表妹等共十一人绑架到官渡区公安分局非法审讯。以威胁、恐吓等手段逼迫林波十二岁的孩子及侄女说出林波妻子、弟媳及小妹的下落。并查封了林波妻子及其小妹用以维持生活的两个小店。被押入大牢的林家四兄妹受到非人的折磨。林波妻子、弟媳及小妹被迫流离失所,公安绑架不到他们,竟非法抄了林波小妹男朋友的家。随后林波及两个弟弟和妹妹被非法劳教。

2、原林业医院副院长叶保福一家三人遭迫害,母亲、岳父受牵连去世,妻子在迫害中含冤去世

叶保福,男,一九四九年五月生,主治医师,原林业中心医院副院长。被公安传讯多次,抄家八次。叶保福二零零零年四月四日和妻子到省委上访被刑事拘留一次,与妻子因为抵制洗脑班,辞职离家出走,被昆明盘龙区公安绑架。因不“转化”,被非法劳教两年,延期一百一十八天;后又因给单位党委写信等,一家人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两次。叶保福合计被非法关押十三年四个月二十九天;累计被单位看守失去自由达二百八十三天。(单位不让退休,二零零五年被开除工职)。二零一八年叶保福被关押在省一监期间出现“脑梗塞伴半身不遂”,司法局不批准“保外就医”。

妻子杨明清,女,一九五二年七月十四日生,原林业培训中心办公室主任。被刑事拘留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二次,合计被非法关押九年零两个多月(单位不让退休,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开除工职)。杨明清被关押在女二监期间被“禁闭”四个月,后被罚坐小凳子等非人折磨直到出狱。出狱时,双下肢仍水肿,会阴溃烂,耳朵几乎失聪,一直未恢复,二零一九年三月八日在迫害中离世。

女儿叶茂,女,一九七七年五月三十日生,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二次,合计被非法关押八年。被公安逼迫,多次失去工作。女儿叶茂关押在女二监期间被罚坐小凳子,裤子坐烂。

叶保福八十多岁的母亲在儿子离家期间,被单位不法人员和当地公安多次上门威胁骚扰后,导致两次突发高血压“脑梗”,后去世。

八十多岁的岳父在昆明居住时,叶保福夫妇被看守在家中,由于公安警察突然上门抄家,正在午休时的岳父受到惊吓,高血压突然发作,住进医院后直至去世。

3、云南大学副研究员马玲兄妹两家六人被迫害,家庭破碎

马玲,女,一九五七年十月十三日出生,云南大学退休副研究员。马玲曾经因在外炼功和到省政府上访,多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零年七月,因为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六个月;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一日,再次被绑架劳教三年;二零一四年四月与女儿到朋友家做客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合计被非法关押九年零七个多月。

丈夫张开流,在迫害压力下与马玲离婚。马玲被关女二监期间,由于坚持信仰,被强迫坐小板凳,导致双腿浮肿,肚子胀,血压高到二百。后于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五日被强迫全天劳动,每天收监回监房吃饭后,又继续坐小板凳“学习”,一直到晚上十点二十才让睡觉。

女儿张稷,一九八五年二月四日出生,昆明市滇池旅游度假区实验学校教师。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弟马先明,男,四十多岁,昆明市煤机厂马龙分厂厂长。弟媳李琼,女,四十多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午饭后,马玲与其丈夫张开流、弟弟马先明、弟媳李琼、七岁的侄子马清源刚到翠湖公园马路边时,就被武警、公安绑架到大客车上,拉到西山二中,被非法审讯、拍照、笔录,随后又被拉到官渡区公安局,又被五华区公安接走后到深夜才释放。

4、网球运动员韩震昆夫妇及父母被迫害,父母在迫害中去世

韩震昆,男,四十多岁,原体委网球运动员。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三日,韩震昆与妻子郭娟从家中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七年,妻子郭娟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二年五月被再次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九年在西双版纳被绑架,现被关在景洪看守所。

妻子郭娟,女,四十多岁。被非法判刑三年。

父亲韩国龙,男,八十多岁,昆明市电信公司退休职工;母亲朱琴华,七十多岁,退休职工。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七日,韩国龙被非法拘留二十七天。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被官渡公安分局太和派出所社区警察非法抄家,抢走真相币一万五千多元、电脑等私人物品。这伙人走后,韩震昆父母发现家中的四万元的银行存单也不见了。

韩震昆一家人经常被警察骚扰,二零一七年父亲及母亲先后在迫害中去世。

5、高级教师周模芳、梅碧林夫妇被迫害

周模芳,男,五十多岁,林业职业技术学院教师。多次被绑架,一九九九年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十月在家中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二年与妻子梅碧林一同被绑架,因为高血压被“取保候审”,随后离家出走至今。

妻子梅碧林,女,五十多岁,林业职业技术学院高级教师。多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

6、昆明工程师左立新与妻子朱荣珍被多次绑架、非法判刑

左立新,男,六十多岁,云南省昆明市呈贡县邮电局的退休工程师。被绑架五次,其中洗脑班一次,非法关押三次,判刑十八个月,剥夺了所有的工资、福利和社保。二零一七年被再次抄家,抢走电脑三台,打印机五台,数百本大法书籍。

妻子朱荣珍,女,五十七岁。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四日被绑架,被关在看守所期间,致高血压,送进云南省监狱总医院住院,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中共法庭在医院秘密开设了简易法庭,法官杨晓萍对朱荣珍说:“你写保证不炼法轮功,就可以判缓刑回家,如果继续炼法轮功就判有期徒刑三年。”只因她拒绝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被非法判刑三年。

7、云南省国防技术学院电脑教师苏昆夫妇及父亲被非法劳教、判刑迫害

苏昆,男,四十多岁,云南省国防技术学院电脑教师。被绑架洗脑,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六日因给本校学生法轮功真相光碟而被不明真相的学生家长诬告,被劳教三年。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苏昆与妻子张晓丹同时被绑架、抄家,随后苏昆被判刑六年,妻子张晓丹被判刑四年。苏昆累计被关押九年。苏昆在劳教所遭迫害情况另文叙述。

父亲苏泽生,男七十多岁,普洱市宁洱县人民医院主任医师,二零零八年被判刑一年,停发退休金。

8、昆明三中特级教师欧日怀和小女儿被迫害去世,大女儿被关押,家庭破碎

欧日怀,男,七十五岁,昆明三中特级教师。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以来,由于欧日怀坚持自己的信仰,不断的受到当地派出所警察、学校、社区不法人员的骚扰,于二零一三年含冤去世。

大女儿欧雪辉,女,四十多岁,个体户。二零一六年因讲真相被绑架后拘留十五天。后丈夫因不堪忍受中共的压力怕受牵连与其离婚。

小女儿欧雪昀,女,三十七岁,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三日,在云南大理发放真相材料时被人恶意构陷,被当地警察绑架判刑三年。出狱后由于各种压力,身体出现病状,于二零一六年三月离世。

9、石林县北大村村民高夸其兄妹四人多次遭绑架判刑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九日下午六点左右,高夸其父母、两个姐姐大姐高翠莲,二姐高翠芳,与昆明来的朋友正在吃晚饭,突然闯进来一伙便衣警察绑架、抄家。随后高夸其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双腿肌肉萎缩瘫痪,多年来无法站立行走的大姐高翠莲,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二姐高翠芳和三妹高琼芳分别被非法判刑三年。

高翠芳于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九日被判刑三年;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九日,高翠芳被寻甸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从家中带走,指控她在寻甸打工时贴了两张“法轮大法好”,寻甸县法院法官章云江不顾高翠芳患“甲状腺癌”病情危重的情况下,非法强行开庭,判高翠芳刑期一年半,罚金四千元。

10、个旧市张世宁、张公勤夫妇及女儿张艺莹被绑架,关押、判刑、丈夫被监狱迫害致死

张世宁,男,六十多岁,个旧市退休职工;张公勤,女,六十多岁,个旧市百货大楼退休职工;女儿张艺莹,女,三十多岁,司法局干部。

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张世宁、张公勤夫妇、女儿张艺莹与红河州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同时被绑架,抄家,随后张公勤夫妇各被判刑七年,女儿张艺莹被关押。

张士林被关押在省一监期间被迫害身体出现严重疾病,二零一七年病危监狱送回家中,不久去世。

11、红河州建水县经济师马旭勇夫妇被迫害妻子和母亲去世

马旭勇,男,现年四十八岁,经济师,建水县工商银行业务部主任。多次被强迫参加洗脑班,被传讯、关押,被非法判九年重刑。妻子朱丽芳,女,三十九岁,建水县工商银行职工。被迫害去世。

二零零零年四月马旭勇被绑架关押二十多天后放出。妻子朱丽芳因其丈夫被绑架后,在“六一零”及单位的巨大压力下,被逼写了“三书”,导致旧疾复发,最终转为癌症。在治疗的一年半时间里,邪恶并未停止迫害,最终导致朱丽芳病情恶化,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中旬去世,年仅三十九岁。

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马旭勇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同时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九年,关押在省一监期间被严管戴燎,野蛮灌食等酷刑折磨。

母亲梁炳仙,女,七十三岁,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七日在乡下讲真相时被绑架、抄家、关押。梁炳仙老人于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日在被迫害中离世。

12、建水县法轮功学员彭文秀全家五口人被绑架迫害

彭文秀,女,六十九岁,建水西庄镇农民。二零零四年六月三日被狱警抄家,未修炼的儿子、儿媳及孙子被绑到公安局,遭到恐吓讯问,非法拘留三天才放回。六月五日,狱警又到红河州石屏县(距建水四十公里)三女儿杨丽辉家抄家,把她绑架到建水西庄派出所非法审讯一天才放回。六月六日又到在昆明市工作的二女儿杨丽华家抄家,并将杨丽华绑架回建水关押,后非法劳教两年。

13、建水县江昆、朱德超、江润麟一家三口多次被劳教、非法判刑迫害

江昆,男,六十多岁。二零零八年五月江昆一家三口被绑架。江昆被非法判刑一年六个月;妻子朱德超被非法判刑六年,女儿江润麟被非法判刑三年。母女俩在女二监受到“禁闭”、“严管”、坐小凳子酷刑折磨。

妻子朱德超,女,五十多岁,建水县工商银行职工,多次被强行洗脑,被非法判刑六年;二零零零年六月,朱德超到北京上访被拘留一个多月;二零零二年,朱德超被建水狱警开车到四川省荣昌县老家非法绑回云南,被非法劳教两年,总计八年零一个月

女儿江润麟,一九七八年四月生。去北京上访被关押、洗脑;因向世人讲真相,被非法劳教两年,非法判刑二次,总计八年。

14、开远市李俊青、陆荟屹夫妇被迫害,丈夫遭关押被迫害致死

李俊青,男,一九四七年生,云南省开远市滇南小龙潭发电总厂保卫科干部。李俊青于二零零二年五月外出旅游,因身上携带法轮功真相资料在延吉被绑架,后被关在长春饮马河劳教所,同年十二月十七日刚从昆明大板桥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回家的李俊青之妻子陆荟屹突然接到该劳教所电话,告知李俊青因病四天,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妻子陆荟屹,女,六十多岁,滇南小龙潭发电总厂职工。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两年。

15、何莲春、何莉春姐妹被判重刑

何莲春,女,四十六岁,云南省蒙自县文澜镇高家村农民。二零零一年十月一日凌晨,何莲春与其他四名法轮功学员在蒙自城区贴真相资料时被狱警跟踪,一起被绑架,抄家并被非法判刑七年,当时女儿才一岁。二零零九年何莲春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十年,合计判刑十七年。

妹妹何莉春,女,四十三岁,曲靖市省建筑十四局工程师。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三日上午领女儿到超市用真相币买东西时,被人举报,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一七年,何莲春被关押在女二监期间,母亲在为女儿的牵挂担忧中去世。

16、玉溪市主治医师沈跃萍一家三口被迫害,沈跃萍被迫害致死

沈跃萍,女,四十九岁,云南省玉溪市妇幼保健站主治医师;丈夫普志明,五十多岁;儿子,十七岁,高二学生。

沈跃萍夫妇在二零零零年因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而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普志明、沈跃萍夫妇又被绑架抄家。在抄家时,他们的儿子(十七岁,高二学生)当时记下了参与抄家的警察警号,并把其曝光在明慧网上。朱家勇等警察恼羞成怒,绑架了当时在玉溪一中读书的儿子。随后沈跃萍被非法判刑五年;普志明被非法判刑四年。

沈跃萍在女二监遭酷刑迫害,于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六日晚上十一点多钟被迫害致死。

17、一家四人,丈夫去世,妻子痴呆,两个女儿被非法劳教、判刑

李琼芬,女,六十八岁,西双版纳勐腊县医院退休护士。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一家人遭多次骚扰、威胁,监视居住。女儿邰燕、邰惠被非法劳教、邰惠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九年九月中旬,邰惠在对小学生讲真相时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九年再次被绑架,现被关在昆明市看守所。

二零零五年一月五日李琼芬被蒙自县雨过铺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丈夫(西双版纳林业局干部)在迫害中含冤去世。后来李琼芬也出现精神症状,生活无法自理。

18、凤庆县原副镇长李全一家五口被迫害,父亲被迫害致死

李全,男,生于一九七零年,曾任凤庆县营盘镇副镇长,坚持修炼法轮功被撤职。二零零零年七月,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半;二零零四年,李全因向世人讲真相,再次被嵩明县公安局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期间为抵制迫害,绝食绝水近三个月后,出现生命垂危,在家属的一再强烈要求下,才“保外就医”;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四日,李全再次在家中被绑架、抄家,李全六十多岁的母亲被严重惊吓,导致口齿不清。

妹妹李鲜,生于一九七三年,临沧市师范学校教师。二零零五年一月,临沧市与凤庆县“六一零”、政法委、国保大队联合行动,绑架了李全的弟弟李振、妹妹李鲜等六名法轮功学员,全部非法判刑,李鲜被非法判刑七年。

弟弟李振,生于一九七六年,云南省十四冶金公司职工。二零零零年七月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一日李振再次被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六年。因为李振从看守所一直到省一监都在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监狱后,就被数名狱警拳打脚踢,门牙被打落,全身多处被踢打致伤,到四监区后,李振仍每天坚持喊“法轮大法好!”,除遭毒打外,入监后就给他戴上手铐近一年时间,最后手铐都锈得打不开了。

弟弟李兴,生于一九七七年,中学教师。二零零零年七月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零年李全弟兄仨被非法劳教后,父母在非法抄家和不断骚扰中,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父亲在思念三个儿子的痛苦中,于二零零三年含冤去世,年仅五十四岁。

六、遭经济迫害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据不完全统计,有七十八名(包括四十五名知识精英)法轮功学员被开除公职;十二名被克扣退休金;被抄家抢劫电脑四十三台以上;打印机二十五台以上;刻录机五台以上;汽车二辆;摩托车一辆;音响设备、做书设备、MP3、MP4、U盘无数,大法书籍无数册、大法资料以及私人物品无数;被抢劫真相币和现金十四万多元;被勒索九。94万多元,累计抢劫财物合人民币七十五,九万元。(以上数据远小于实际数据)

遭抢劫、经济迫害的部份法轮功学员一览表(表6)
地区姓名电脑(台)打印机(台)其它抢劫现金(元)罚金(元)其它迫害累计金额(元)
昆 明 市缪青11绘画器材上千元50000多
胡关明摩托1辆2000
朱恩华1音响、播放器数千元10000多
李培高200200
左立新35做书设备扣发工资福利20000
李治初22刻录机110000
车泗坤1000多1000多
周迎建80008000
高翠芳40004000
王顺仙80008000
孔石英30003000
龙华鲜116000
孙云集汽车1辆约80000
贺桂珍16000
许春凤1000010000
朱翠芬20002000
周惠芬20002000
李文波11数件1000015000
杨能文20002000
安顺莲30003000
冯宝定开除公职
段非,开除公职
周模芳开除公职
狄建超1开除公职
叶保福52U盘数个开除公职20000
杨明清开除公职
叶茂项链、眼镜被迫辞职1800
毛丹心1做书设备一套开除公职20000
杨木花开除公职
陈艳艳数台数台数件开除公职50000多
王志梅开除公职
李谦开除公职
梁东1开除公职5000
郭宏云11开除公职6000
王志梅开除公职
韩震昆1315000被迫离职20000
何其琼扣发退休金
王汇真扣发退休金
夏晓英扣发退休金
凌莉116000
陈焕丽14000
苏昆1其它配件开除公职6000
王岚扣发退休金
吴奇芬11音响、p3、p4100010000
玉溪黄韬扣发退休金
顾丽清1扣50%退休金4000
王伟14000
昭通迟志116000
楚雄董国兆开除公职
寥丽清开除公职
李绍芳开除公职
邓丽华扣发退休金
唐蕊开除公职
朱兰开除公职
代乐开除公职
红河陈尧1汽车1辆10多万
罗芳11刻录机1200开除公职10000
马旭勇11刻录机1强行买断工龄10000
董铭祖开除公职
沈绍清11刻录机110000
王宇中开除公职
江润麟11刻录机、光盘等6000
刘燕开除公职
王春梅4U盘7、手机2、15000
万秀芬50050005500
杨义学1100011000
扬芬1100011000
冷树琴10001000
林秀英10001000
周玉芬2000020000
李慧珍20002000
杨桂芳MP31000010000
李梅春50005000
何惠琼30003000
郑士英500500
王玉田扣发工资、奖金
杨天宏每月发300元
杨松青扣1年慰问金
钱淑芳开除公职
张桂仙扣发退休金
刘凤美50005000
刘淡华50005000
李梅春80008000
何惠琼30003000
邓辉6000060000
文山李国芳11开除公职6000
赵跃21复印机1开除公职10000
德宏吴新明11手机3部10000开除公职15000
普洱何景春开除公职
李全32切割机两台、开除公职20000
胡秉清11录音机6000
苏泽生扣退休金
付文德30003000
丽江市宋南瑜30003000
廖健甫30003000
周富明20002000
45以上26以上无数14万9.94万75.9万

七、云南各地部份知识精英被迫害情况(详情见附录五)

目前从明慧网统计的云南省一百零三名知识精英中(见表七),各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以省会昆明市居高,五十二名,占52%;其次是红河州十六名,占16%;玉溪市和楚雄市各八名,占8%;曲靖市四名,占4%;普洱市四名,占4%;其它地区各二名,占2%。迫害情况与各地区整体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相一致。

在被迫害的人群中以教师居高七十三名,占73%,其中教授六名,高级讲师、讲师各一名,特级教师一名,高级教师五名,大学教师四名,中学教师十三名,小学教师六名,幼师三名。

从被迫害类型中分析(见表八),迫害致死十人,占10%;判刑七十三人次,占73%;刑期最长十年,占已知云南被判刑四百九十六人的15%;劳教二十九人次,占29%,占已知云南被劳教四百七十四人的6%;开除公职四十九人,占49%;关押二十二人次,占21%;洗脑班二十七人,占27%;骚扰十五人,占15%;抄家六人(只是抄家抢劫财物),占6%;被关进精神病院二人,占2%。

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女性六十七名,占68%;六十五岁以上二十一名,占21%,最大年龄八十三岁。(目前仍有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四年,现还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云南各类知识精英被迫害一览表(表7)
各类人员致死判刑劳教关押关精神 病院抄家骚扰洗脑班开除总计
专家11114
教授1111311312
研究员11114
高级工程师1121218
特级教师252521421
高级教师1124
高级讲师1113
讲师112
主任医师11
主治医师2422532323
经济师12142212
会计师1113
工程师42162419
大学教师63613423
中学教师1208525161379
小学教师116382451664
幼师344712324
技师1113
医师22127
护师1113
会计师111115
合计10722922297152849324

(待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