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五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地址是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507号,现在监狱里有四千多人。这里集中非法关押着黑龙江省内被非法判刑的女性法轮功学员,主要被非法关押在八、九、十监区,约有三、四百人,与普通犯人关在一起。每个监室有二十多人,其中法轮功学员大约有八、九人,占监室的三分之一。

下面是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一、利用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女子监狱多年来执行江泽民流氓集团的迫害政策,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妄图百分之百的所谓转化法轮功学员,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每个监区有道长,道长下面有组长,每个组里有包夹。这些犯人往往都是被监狱警察利用来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她们大多刑期较长、没有道德底线、急于减刑。

道长韩立君(鸡西犯人)、柴明昕、于敏是专门管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组长曹凤萍(哈尔滨人)、高文涛(北京清华大学毕业,经济诈骗犯)、李桂梅,她们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包夹王新红、鲍杰、杨旭、穆易红、于凤霞、方方(绥化)、黄婷婷等,用各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刚入狱前三个月的集训迫害中,不写“四书”的法轮功学员就被持续的迫害。

大庆法轮功学员李明秀,被关押后一直遭迫害,被打脸或用拖鞋打,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每天只允许睡几个小时。

组长每月两次向监狱汇报小组里的情况,包括谁与谁说话了,谁与谁接触了,做了什么,严重的给加长刑期。女子监狱每年年末评选所谓的“先进”,凡是迫害手段凶狠的,转化法轮功学员多的,就被评为“优秀”,这样的人可减刑。女子监狱利用这种办法迫害学员,刺激犯人替他们卖命。

二、强制坐小板凳

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酷刑手段,就是强制坐小板凳,这是一个隐性的迫害手段。小塑料凳不到十五厘米高,凳面也很窄,只有十几厘米,凳子又小、又矮、又窄、又硬。除了几个小时的睡觉外,法轮功学员被长时间的罚坐,从早坐到晚,不能动、双脚并拢、双手放在膝盖上。由包夹时时看着,坐的不正或稍动一下就挨踢、用书打脸或用盆浇水。很多法轮功学员刚到女子监狱就强迫连续每天罚坐小板凳,几天坐下来,腿就肿大,腰背直不起来,全身疼痛,承受到极限,直到写“四书”为止。有的臀部都坐烂了,有的臀部发黑紫色。最严重的是心脏受到挤压,血压升高。监室里的人普遍血压高。这是一种杀人不见刀、打人不见刑具,全方位、高强度、长时间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手段,非常残酷。

'中共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中共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安达市法轮功学员于桂荣(五十六岁),在九监区七组,因始终不写“四书”,从入狱就被强迫坐小板凳迫害,从早上四点半一直坐到晚十点半。同时还经常遭到包夹的各种体罚、群殴、辱骂等。于桂荣从二零一九年十二月被关进女子监狱,被强制坐小凳子已三个多月,

浑身长了大片的牛皮癣,包夹李秋君等还经常打骂于桂荣。于桂荣牢记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教导,不写“四书”,不放弃信仰,经常遭三、四个人一起上来推搡、踢打。

一次,她们又让于桂荣写四书,遭拒绝,李秋君等三人大打出手,包夹踢打声、吼叫声特别大,其它监室都听见了。其她法轮功学员间接向监狱反应此情况,告诉她们这是在违法,监狱派人来调查,才停止了对于桂荣的殴打。


中共体罚示意图:暴打

对七、八十岁的老人也实行这种迫害。哈尔滨有一个姓任的七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前后两次共十五年被关押在女子监狱遭受此种迫害,还有二、三年才到期;绥化市七十五岁的刘秀莲被非法判刑两年半,也遭此折磨。刘秀莲八十多岁的丈夫因她被非法判刑关押,精神压力很大,在她被劫持女子监狱半年后,刘秀莲的丈夫在思念与悲愤中含冤离世。

还有一种高一点的板凳,二十五厘米左右,这是在集训迫害后,每天每个人都要坐的,除了睡觉或午休,剩下的时间一律坐这种高一点的小凳,从早上八点半一直要坐到晚上睡觉前。

三、利用犹大迫害

监狱还有一些犹大,如左先凤,四十岁,依兰县乡镇英语教师,自己转化了,又去转化别的法轮功学员。进去五年了,专给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所谓的“讲课”,做转化。左先凤今年四月份刑满出狱。王志刚(长春人)把诽谤大法的内容制成光碟,这些年来,此光碟在监狱里成为各地主要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教材”。《宪法知识》是二零一八十一月由四川司法部编制的,也是洗脑转化的材料,里面污蔑法轮功。

四、强行灌输、精神摧残

除此之外,还逼迫法轮功学员看佛教的书,监狱里还有所谓的图书馆。各屋都有书,一屋一箱,由组长每天组织学,不学不看,就被打骂或罚坐小板凳。每周要写一个周记,每月要写一个思想汇报,不按时写,就挨骂。对学员进行全天、长期的这种洗脑,强行灌输,精神摧残,目的是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与修炼,达到对其身体和精神的双重迫害。

五、逼迫做奴工

在强制洗脑、酷刑迫害的同时,监狱还强迫在押人员做奴工,为监狱创收。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叠锡纸装小袋。锡纸有毒,每天都有任务,大约叠900~1200个不等,有时要连续干一个星期,从早干到晚,干不完不让睡觉。也没有口罩、手套等防护,空气里弥漫着有毒的气体,刺鼻难闻。很多人干渴、恶心、干咳、多痰、发炎,有的身上起一片片疙瘩,钻心的痒。监狱每个月给12元钱作为劳动报酬,原本是被压榨、欺凌,无偿做奴工、做苦力,12元钱的廉价报酬是监狱为掩盖罪行做样子的,里面浸透着法轮功学员的血和泪。

六、日常生活迫害

有的监室只有五十平米,却关押四、五十人,晚上只能侧着睡,不能平躺,一颠一倒还得互相抱着腿,条件非法恶劣。据悉,哈尔滨第二看守所(二所),也关押了一些法轮功学员,也是如此拥挤。每个屋里,前后两头都有监控器,全方位、无死角24小时监控在押人员,连卫生间也安上监控。

天天强迫量血压,强迫法轮功学员吃药,直到把药用水冲咽下去,还得张嘴检查,看看嘴里还有没有药。

一个月一次搜监、搜身,被子也得打开,看藏没藏经文等。监狱还给法轮功学员建立档案,从小学、中学、工作期间的简历,到家庭、身体状况、血压、血型等做全面调查,装入档案。

搞株连,只要监室有一个人违规,不管是犯人还是法轮功学员,就集体被惩罚。惩罚的手段是背监规、被训斥或全体三、四个小时在走廊上坐小板凳,用这种挑动群众斗群众的仇恨手法,让每个人“自律”,接受高压控制。

上厕所、洗漱都有时间限制,上厕所不能超过五、六分钟,洗漱不能超过十五分钟。这其中还得规定时间、次数。什么时间洗漱、什么时间上厕所、什么时间不能大便只能小便,都有具体的规定,邪党监狱里的管控是对人性的践踏。

中共的劳教制度在二零一三年虽然解体,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并没有停止,反而利用黑暗的监狱关押法轮功学员,加大迫害。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