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让我救度那一方众生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一九四九年二月,我出生于湖北省大别山里最苦的家庭,那时中共邪党划分阶级成份搞斗争,我的家庭就是当时的阶级敌人。三年、五年一个运动,我家次次挨整,没有落下。邪党从来没有把人当人看。一九六三年邪党搞社教,那时我才十六岁。一九五九年大饥荒时什么吃的都没有,我们吃野草、野菜,还吃不饱,好苦好苦。成人以后到婆家同样苦:人多压力大,吃不饱、穿不暖、做的又苦,各种疾病缠身,又无钱医治,生不如死。三个孩子都没有成家,还有两个在念书,要负担养两家的老人,家里穷的叮当响。

一九九七年的一天,我遇到了一位老退休干部,看到我后,他惊讶的问,某某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我说我一身病。老人问看病没有?我说病看不好,是癌症、死症、绝症什么都有。老人说:“赶快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说:“我这一身病能炼好?”老人说:“只要你诚心修炼,什么病都没有问题。”

老人还说,“李老师托梦要我把大法传给某某(指我)。”我好奇的问:李老师怎么知道我呢?老人说我们老师什么都知道。我非常高兴,啊!我有救了!我找了一个不要钱的医生了,我有救了。这时我心上的一块大石头落了下来。

我对老人说我不是怕死,我是不能死,因为我要照顾没有成家的三个小孩,还要给两家的老人养老送终,我的人生任务没有完成。这法轮功我炼定了。

老人很负责的第二天给我请来了师父的法像,宝书《转法轮》,还有《法轮功》,老人拿着一本《转法轮》对我说,这就是一本天书,内涵非常丰富,越看内涵越多。

我接过《转法轮》翻开一看,看到师父的法像,师父祥和、慈祥的看着我,好像对我说,好好学下去吧!我再一翻,看到了书里说的都是与佛有关的事。哇!太好了,这是一部佛法。以后我就诚心的学、炼法轮功。

修炼大法不到一个月,我一身轻,什么病症都消失了,能跑、能干活,再也不是那种要死不活的人了。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太幸运了!

摔摔打打的修了二十多年,也发生过一些神奇的事,印象最深的就是写劝善信的作用。

那是二零零四年,我二儿媳妇在外打工怀孕了回家休息,她给我说了一个莫明其妙的梦:我昨晚似睡非睡的,某某镇的一个人来电话问:你是某某吗?二儿媳妇说是啊,那个人说你婆婆印的报纸到处去发,怎么没有发到我家,你叫她多印些,发一份到我家,我是某某镇的。

听了二儿媳妇的一番话,我也知道这是求救的生命,因为悟性差,我想某某镇那么大,是谁要我去救呢?那里学法的人也不少,再说我也不是个了不起的人,我想破了头怎么也想不通,就和同修切磋了也没有结果。就不再想此事了。

说是不想、但总是挂在心上。直到第二年暑假,二儿媳妇带着小孙子到二儿子那里去,大儿子和女儿来电话让把孙子都送过去看看,老伴带着孙子们都走了,我一个人在家里。家里喂了两头牛,种了两亩地,确实有点忙,早上三点起床学法两个小时,炼一个小时的功,其它时间是放牛与做农活,别人午休我去送大法的资料,还要赶快回来干农活。

有一天三点钟起来学法,刚刚静下来,我仿佛听见一个洪亮的声音说:你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劝善信没有发到某某镇呢!我猛地一惊,啊!怪不得二儿媳妇对我说那样的梦,想不到是另外空间的生命来求救。

马上回忆一下最近讲真相的情况:我地同修曾写劝善信发给我市公安局、派出所,救助那里的众生,因为那时邪恶猖獗,他们不敢说公道话,不敢说实话,而且助纣为虐,但他们也是应该被救度的生命,这正是大法弟子的责任。但没有文化,怎么办,就试着写劝善信,第一份发到市公、检、法,落款写上我自己的真名实姓,过了好长时间,还好没事。

后来我们同修之间就配合起来,哪里抓人往哪写,哪里邪恶往哪发,公安局、派出所、学校、各单位、各村组,每人都去发。但确实把某某镇给发漏了。感谢师父慈悲点化,我们就立即补上。

这么点小事还真管用,看来劝善信还不只是救了这个空间的生命,还能解救另外的空间。从师父的法中我们知道:不要小看自己所做的一切,在另外空间的反映都是轰轰烈烈的。

感谢师父对弟子的加持和保护!感谢师父给我们的智慧和胆识,同时感谢同修对我的帮助。我们从最邪恶的环境中救度众生一直走到今天,为了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为了天国的众生,以后的路不管怎么艰险、邪恶,我们都会一直走到底,随师父回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