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稳的走在修炼路上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大法的老弟子,今年六十四岁。修炼前,患有脑血管神经性偏头痛、神经衰弱症、鼻窦炎、扁桃体炎、胃肠炎、乳腺小叶增生、妇科病等十多种顽固性疾病。在生儿子的月子里落下了风湿病,腰腿、背痛,长期疾病缠身痛苦不堪。

一、修大法身心受益

修炼后使我身心受益巨大,师父很快给我净化了身体,不仅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而且使道德品质得到很大提高升华。再不需打针吃药,身体轻飘飘的上楼兩磴两磴的上。每天参加集体学法、炼功,积极洪法,见人就兴奋的讲我体验到修炼大法的神奇美妙,喜悦快乐的心情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大法巨大的法力和洪微的内涵,彻底改变了我的苦难人生,感到自己突然变成了一个最幸福、最幸运的人,如重获新生。

家人亲友见我原来愁眉苦脸,现在变的红光满面,喜笑颜开,都说我象变了个人,都很高兴并支持我修炼,使全家愉悦幸福!无限感谢伟大师尊洪恩浩荡。那是我度过的最幸福快乐的时光!

二、在工作环境中证实大法

可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江魔头为首的中共流氓集团,却丧心病狂的开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难过的痛哭不已,难以理解这么慈悲的师父、这么好的高德大法怎么就不让炼了呢?

“七二零”我与同修们去了省政府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可中共邪党却出动大批头戴钢盔、手拿盾牌的武警、特警,威胁恐吓这些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弟子。我很伤心但毫不畏惧的站在道边的前排。可当丈夫得知后赶来,看此情景很害怕,把我生拖硬拉的弄回了家。

当时我应聘在一个市区宾馆的财务部门,负责库管和货物验收工作。由于我以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工作中早来晚走、兢兢业业、不计个人得失、坚守岗位认真负责,矛盾面前找自己哪做的不好,遇事为他人着想,宽容大度、与人为善和身心健康快乐的精神风貌和工作态度,赢得领导和同事的信任好评。但评选优秀员工时,我总是让给别人,把名利看的很淡。

宾馆的效益很好,而所有進货包括餐饮部、客房部的许多物品都经我手验收。我刚去时只负责库管,因领导信任,就连验货都让我管了。因此接触很多客户,他们看我把关很严,有人就用一些“小意思”表示,让我关照,被我婉言谢绝了。而后他们看我正直无私,知道我是修大法的,很尊重敬佩我,就不再搞不正当的事了。

其中,有一位供货商,我在验收他的客房洗漱用品时,发现货品质量不合格,而且批量很大,当时我就没给开验收票据。他很着急,就塞给我三百元钱,说表示一点心意,让我给予照顾。我坚决不收,他说有关的领导他都有表示,人家都接受了,你只管收下,出啥问题他负责。我告诉他:“别人怎么样那是别人的事,验货是我的职责,我是出于公心,一定要把好关的,这是我做人的原则,你只管把货弄好,此事我会与有关领导反映协调,这钱我是不该得的绝对不能要的。”说着就把钱递给他,他没接,却借故急忙离去。

之后,我与有关领导协商验货之事,领导决定把不能用的货返回或报废,为供货商考虑,能用的尽量用,可降价处理。供应商也欣然同意了,并谢谢我的帮助,这件事就妥善解决了。当我又把钱给他时,他诚恳的说:“大姐,我知道你很正直,家里经济也不富裕,听说你孩子考上大学了,这钱给孩子买点礼物吧。”我说:“谢谢,你的心意我领了,听说你要回南方老家,那就给你家人买点礼物吧。”我非要给他,他说啥也不要赶快走了。改日他又来时,习惯的将皮包放在我的办公桌上而离开时,我就把三百元钱放他皮包的外拉锁兜里了,怕他不要并没告诉他。次日他又来时,又把皮包放我桌上,并笑着有意无意的说:我包里的钱没数。我说:那你可别放我这了。他诚恳的说:“我就愿意放你这,因为我放心,你是我最信得过的人,是难得的好人,这单位有你这样的管理人员真是荣幸。”

那时中共迫害大法的形势很邪恶,我修炼是半公开的,也常以第三者的身份给身边和能接触到的人讲真相送资料,使一些有缘人明白了真相。有一次,当财务经理提到单位叫对法轮功表态时,我坚定的说:“我信法轮大法好,因为我受益了。”他们也真实的看到,我整天工作繁忙却不知疲倦,从不打针吃药、请病假,无病一身轻,近五十岁的人却红光满面、没有皱纹、精神头十足,比同龄人年轻很多,令人羡慕,小服务员都亲热的叫我“大姐”。

我在矛盾和利益面前,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与人善解,吃多大亏也不在乎。工作中账物清楚,整洁规范,有条有理,上下班我主动走保安门通道,可他们从不检查我的包,而对其他员工却很严格。例行库房账物盘点时,领导和同事都说相信我,就不必麻烦了。经理说我的工作让她既省心又放心。这是修炼大法“真善忍”美好超常的体现,一般常人是很难做到的。

后来,我感到工作太繁忙,没有更多时间做好正法修炼的三件事。亲戚开饭店让我去帮忙,工作半天就行。我就提出了辞职,几位领导分别找我谈话,他们知道我是大法弟子,不舍得放我走,说有困难可帮解决,并可多长工资等,一再挽留。最后看我很坚决,并不是钱的问题,就遗憾的说:“很难找到像你这样有责任心的好人了,以后想回来时,随时欢迎。”并说:“有像你这样的人(大法弟子),一定推荐给我们。”

后来,我几次回去给他们讲真相,送真相资料、光盘、护身符、劝三退(退党团队),他们都很认同、接受,并表示我说的他们都信。有的同事不但自己同意三退,而且还帮全家人做了三退保平安,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有三位同事有缘看了宝书《转法轮》,都受益了,有位同事患严重的胸腹水胀痛,全身浮肿痛苦不堪,也奇迹般好了。他们很感谢我,我说:不用谢我,应谢谢大法师父的救度之恩!我为他们能明真相得救度,选择了美好未来,而非常高兴和欣慰。

三、迫害中坚定信仰

在二零零四年年初的一天清晨,我家所在片区派出所及外片区几个警察突然闯入我家,将我绑架到看守所迫害,同时也绑架了在邪党黑名单上的许多大法弟子。

我坚定的信师信法,不配合邪恶,不穿囚服,不写所谓“三书”。每天除了睡觉外就是背法、发正念、讲真相,几乎全监室的人都明白了真相,有的因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患多年严重的胃病好了,还有的重刑犯还跟我学背师父的经文,并表示也要学大法。整天满嘴脏话恶言恶语的牢头也变的平和了,有时会给我个笑脸,因我说她笑的很好看。

至此环境变的宽松了很多,我也时刻体会到了师尊的慈悲鼓励与保护,天目看到了许多神奇的景象,一天早晨我清楚的看到一个绿色苹果在眼前旋转。我悟到是师尊点化我要平安回家了,次日也就是二十八天时,我堂堂正正回家了。

而后针对邪恶在所谓敏感日的骚扰迫害,我都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多学法、多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干扰迫害,清除邪恶的迫害因素,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在二零一五年诉江时,我坚定的在六月末向最高检最高法邮寄了控告江魔头的诉江状,并在七月一日收到了两高的短信回执。当邪党将诉江状转到我所在派出所后,片警看后也明白了真相,为了应付上边的压力,给我丈夫打电话时说:不要对家人用暴力对待,要说服教育,并随便要个地址应付了事。

四、善解与公婆的怨缘

修炼以前,我总是怨恨公婆对我的不公,因结婚时他们不但什么都不给,丈夫收的礼钱也不给我们,欠的债却让我们还。在新婚蜜月只因公公因点小事打婆婆,丈夫拉仗,公公赖划坏了他的脖子,就把我们撵出家门,无奈我与丈夫去火车站呆了一宿。在生儿子的月子里,我住阴冷潮湿透风的小黑屋,落下了风湿病,腰腿、背痛。生活中也给我们造成了许多苦难和麻烦。我常抱怨丈夫,婚后使我患那么多病,遭那么多罪。

修炼大法后,我的世界观发生了很大的转变,明白了许多法理,悟到以前的苦难都是自己欠下的业债造成的,吃苦遭罪是还业债,是大好事。因此我愿善解与公婆家的矛盾和怨缘,遇到矛盾向内找,宽容忍让,善待家人,在利益上也不去争了,尽量多孝敬公婆。我们妯娌三个、两个小姑及家人之间相处和睦,婆婆常夸我修大法变好了,象换了个人,公公由原来抵触大法,前年也明白真相得救了。

前年已九十岁的婆婆摔了一跤,坐骨骨折,住院近一个月,哥嫂、小姑在医院照顾婆婆,我与丈夫、小叔在家照顾公公。公公在前年患脑梗塞后,腿走路不便需拄拐杖,黑白不能离人。这期间我有机会给他讲了许多大法的美好和受迫害真相,因之前他虽知道我对他好,但不了解大法真相。公公脾气暴躁,还会打婆婆。有一次因点小事,公公发火打骂我丈夫,我好心劝他别生气了,他却骂我一顿,我坦然而忍,没有与他计较。大嫂说我又提高层次了。我知道是师父借大嫂的话在鼓励我呢。

其实公公也常骂中共邪恶,看电视骂新闻尽骗人,看战斗片电影怒骂纯粹是造假。因他不到二十岁时当过兵,军队冬天不发棉鞋,穿单鞋脚都冻坏了,上阵打仗不给子弹,只给三个手榴弹,拿着大杆枪往前冲与敌人肉搏。中共就是让人去送命。他偷着跑回家在亲戚家草棚里躲了几个月,后来从山东跑到东北来,干了几十年的装卸工。他没上几天学,也没入过党、团、队。一辈子的经历也很艰难辛苦。他认为逃兵是不光彩的事,而且抓回去要枪毙的,所以他从来不讲这些事,这次才说出来。我听他说出心里话后说:您做的挺对,就不应该去给中共邪党卖命。他听后如释重负,高兴的说:是啊,要不跑回来真就没命了,也不会有这些孩子了。我借此讲了现在中共邪党又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甚至活摘器官牟取暴利,真是丧尽天良,天怒人怨,天要灭中共谁也挡不住,并让他听小音箱中讲的《九评共产党》、《绝处逢生》、《忆师恩》等大法真相。他很爱听也很接受,整天连吃饭都要听。听了《九评共产党》后,他感叹道:“说的真对,法轮功挺好,中共邪党太坏了,比二鬼子(指汉奸)还坏,快灭它吧。”听了《忆师恩》后,他感动的说:“大法师父真是神啊!”慢慢的,他不用拐杖也能走了,心情也挺好,我学法炼功也不干扰了,支持我修炼。我还教会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一边念一边笑着,像天真的孩子一样开心。

我尽心尽力照顾公公的饮食起居,包他爱吃的饺子、馄饨,他说:挺麻烦的别包了。我搞卫生,他说:挺累的歇会吧。公公学会体贴人了,那以往的恶声恶脸变的祥和可亲了,这是我几十年来从未见过的,这真让我感动与欣慰啊。我与公公的恶缘善解了,这正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2]啊!

我劝导公公要善待婆婆,跟她生活一辈子很不容易,婆婆又摔了行动不便,这么大年纪了要保重身体,不要总耍脾气打骂人,那会失德对谁都不好,要为别人着想,按“真善忍”做个好人。他赞同的说:“你说的真对,你是个好人。”我说:“这是大法师父让我们这样做的。”家人说公公有时糊涂,可这些时日他一点也不糊涂,是他明白的一面清醒了,体现出他善良的本质,公公真的明白真相得救了。

婆婆不到一个月出院了,原以为卧床不起很难恢复了,她却康复的很快,能慢慢走路自理了。医生说对九十高龄的老人来说真是奇迹了。婆婆相信大法好,受益很多,她患几十年的帕金森病,头晃的很厉害,我给她念一遍大法宝书《转法轮》后,神奇的好了。这可是全世界难以治愈的病症啊。多年来她经常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至今已九十三岁高龄却耳不聋眼不花身心健康。

婆婆出院后,我有段时间很忙没能去婆家。婆婆说公公常念叨我,说我干了很多活,对他照顾的很好,让他听的小音箱节目他可爱听了,他也不骂人了,知道体贴关心婆婆了,还跟婆婆说一些对不起她、认错的话。让婆婆很感动,其实他是返出了善良的本性。

八十九岁的公公后来在睡梦中安详的离世,没遭罪,也没给家人添麻烦静静的走了。亲友们都说这是修来的福。是啊,他是明白真相得福报了,去了天国有了好的归宿。婆婆在给公公办丧事期间,还帮我给那些难得见面的亲朋好友邻里讲真相救人。让更多的有缘人得到大法的救度,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五、坚持背法讲真相、救众生

我深知学法的重要性,在二十多年的修炼中我很重视学法、背法,唯此为大,信师信法从未动摇,平稳的做着三件事。

我从二零零七年开始背法,至今《转法轮》已背六十多遍。背法使我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人和事,头脑中自然会反映出相应的法理去衡量,作出正确的选择。对“病业”也能很快正念闯关。在心性考验中,遇到矛盾会向内找自己的不足,从而以祥和的心态对待。使家庭与周围环境的干扰得到改善。发正念能量更强,讲真相救人的效果更好。所以三件事是相辅相成的。

而《转法轮》的内涵博大精深。有些感悟其中美妙只能心领神会,无以言表,表达出的只是一点粗浅认识,但这也足以使我受益无穷。心性不断提高、境界不断升华,对名利情看的很淡,时常处于清净纯正的状态,感受到溶于法中的美妙与快乐。

二零零四年《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紧跟正法進程,投入讲真相劝三退,首先劝丈夫、儿子儿媳、婆家、娘家人除个别人外都同意三退保平安,并支持我修炼。同时利用走访、聚会等形式对亲朋好友、同事、同学、邻里等讲真相劝三退,效果很好,有的还得法修炼了。我大嫂和我三妹也看了大法宝书《转法轮》,都受益很大,大嫂的抑郁症也好了。我小妹是昔日老同修,在邪党迫害的压力下不炼了,在师父的慈悲呼唤和同修的帮助下,又回到大法中修炼了,并且能精進实修。

背法后,我也突破了向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的怕心、爱面子心、安逸心等人心执着。师父开启了我讲真相的能力和智慧。我心态纯正,坦坦荡荡,怀着一颗慈悲善良只想救人的心。象见到熟人一样自然而有亲和力的讲真相,这样一般都能接受。即使个别不接受的,也不与之强辩,我会平和的说:没关系只想为你好,佛家讲缘份,我们结个善缘吧,希望以后你能明真相得救度。这善的能量就将他的恶念抑制住了,因此我从没遇到要举报的。

我出门前求师父把有缘人送到我身边,让更多有缘人明真相得救度。我随身带真相资料、真相护身符,随讲随发。因此我不管走到哪里,都有有缘人到我身边来。我等车、坐车时常有人听真相;有时讲真相坐过了站,就会遇到有缘人等我讲真相;一天巧遇几十年不见的老同事,听明真相做了三退。

我出门常带把伞,雨天帮人遮雨、热天帮人遮阳,上下车、过道扶老携幼,买东西不讲价不占便宜,帮人拎包拿东西等。遇到问路的我多次都给送到去处,边走边讲真相做了三退。这些小的善举却会收到救人的极佳效果,回应的都是连声“谢谢!你真是好人啊!”我说是大法师父让我这样做的,谢谢大法师父吧。他们会高兴的说:谢谢大法师父!有位老大姐当我帮她把拿不动的东西送到家时,她含着眼泪激动的一再道谢,并帮全家人做了三退。

我把讲真相救人溶于日常生活中,出门尽量找机会与人搭话或问候一声、给一个微笑,即使讲不了真相,也要留给他一个善念、得救的机缘。有些主动与我搭话微笑的更是有缘人绝不能错过。我们往往会像久别亲人般的亲切交谈,使其明真相得救度。有位大姐得救后,激动的喊着:好妹妹要再见啊!主动与我击掌道别!

我也常与母亲同修配合去公园等处讲真相,多数利用去公园,对坐在长椅上乘凉休息的人们讲真相,这样能有一定时间平稳而全面的讲清真相,使有缘人能真心明真相得救度。在劝三退的人中,从普通农民、工人、学生、教师、教授、企业家到警察、公务员、报社编辑、军官、政府高官等等,其中多数是邪党党员,而且有很多是处级、厅局级、师级高官。讲述过程因篇幅有限不能尽述,交谈中我讲的很顺畅,有些人佩服我讲的水平高、道行深。其实是师父给予的智慧赢得了他们的信服与赞扬。我悟到这些都是生生等待这万古机缘而来得救的,师父安排的有缘人。我们只是动动嘴、跑跑腿,师父就把树立威德的机会给了弟子。而我做的还很不够,至今只劝退几千人,与做的好的同修相比差距很大,与师父的要求更差的很远。谢谢师父的慈悲加持与鼓励。

结语

以上只说了自己做的好的一面,其实自己觉的修的很平凡,没经历什么太大的魔难,只是每天按部就班的抓紧学法、炼功、发正念,上网看每日明慧文章,下载明慧广播同修交流、周刊,给同修装MP3、内存卡,发三退名单等,给做证实法项目和做资料同修一点经济资助等,有时写修炼心得体会投稿明慧网等,讲真相救人却没天天做到,而慈悲的师父却给予我很多很多,洪恩浩荡,无以为报。

向内找自己,虽然名利情已看的很淡,但还有许多人心、观念执着没有放下,如显示心、争斗心、抱怨心、安逸心、自以为是、说话语气生硬不善等等。然而,当这些不好的心返出来时,我会很快意识到不断的修去它、消掉它。我深感师父在弟子身边时时看护着,往上推着弟子不断的提高。

正法修炼已近尾声,我们要珍惜师父以巨大的承受与付出延续的每一天,真正精進实修,彻底放下名利情,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修好自己,救度更多众生,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