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赖不过去的账 谁来还?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日】若干年前,国内经济学专业学生制造了一个具有“专业高度”的、寻求利益最大化的所谓消费故事:

一群大学生下馆子,要了一桌菜。其中一道宫爆鸡丁,有人不爱吃,刚端上来就让服务员给退掉了,换了一道葱爆羊肉。结账时,学生拿着账单,对服务员说:“你这葱爆羊肉怎么还收钱啊?”服务员解释说:“这菜给您上了,您也吃了,当然要收费啊。”学生说:“可这葱爆羊肉我是拿宫爆鸡丁跟你换的呀?”服务员说:“您宫爆鸡丁也没付钱啊?”学生说:“当然不能付宫爆鸡丁钱,我们不是退给你了,没吃吗?”服务员一时语塞……

确切的说,这不是消费故事,是一个赖账故事,党文化式的搅浑水赖账。相信西方国家主流社会的人士没有这样的想法,哪怕是开玩笑也不会这么想。

赖账不同于抢劫。构成抢劫罪行的客观方面条件是通过暴力实施对他人财物的占有。但赖账和抢劫所造成的债务效果却是一致的,即非法占有了他人财产或物质利益。

上述是自然人行为。但中共非自然人,在人间是以非法政权形式面世,在微观层面是恶龙邪灵。中共政权实质是魔鬼在人间的代理人。魔鬼要抢劫、要赖起账来,非同一般,自有一套娴熟、凶残与险恶的手法。


一、用“阶级论”明抢

孟子讲:“民无恒产者无恒心。”传统文化认为人一生中的财富是由人的德行、前生或祖辈积德而得到的,提倡人要积德行善,达则兼善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中共完全反其道行之,宣扬革命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暴动。

比如“地主阶级”。中共把合法的经营土地收益说成是残酷的剥削,于是发动群众运动杀掉地主,霸占其妻女,把别人家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动产和不动产全部“共产”。

1948年1月26日的中共《东北日报》上有着这样的报道:“二十余万贫雇农冲破屯、村、区界,向封建势力展开歼灭性总攻击,同一日内有千股扫荡队乘数以千计的爬犁,……村村不漏、屯屯不漏……。使他们跑也无处跑,藏也无处藏。若干地富纷纷自投贫雇农团俯首请罪。”

“红军第一叛将”龚楚将军在其回忆录中写道:“党中央指示‘要杀绝地主,烧毁其房屋,以赤色恐怖对付白色恐怖’。……眼见到这种违反人道的行为,我内心觉得很难过,并使我陷于极端苦闷之中。”

1935年5月2日,中共湘粤桂三省军政“最高长官”龚楚将军毅然脱共,他在一份给政治部何主任的声明中写道:“中国共产党已不是一个为广大人民谋福利的真正革命党了,它已经变成了一个在苏俄役使下的卖国党。它走向毁灭国家、毁灭人民以及毁灭世界人类文化的道路。”

任何有恒产的阶级都是中共想剥夺的对象,为了把人家的财产据为己有、对其子女家人“肉体消灭”,共产党又高调贩卖血统论(出身论)。1966年,北京青年遇罗克发表《出身论》一文,批判中共“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血统论观点。1967年,遇罗克继续在《中学文革报》上发表此类文章,第二年,被以“组织反革命小集团”等罪名逮捕;1970年3月5日,被枪决。执行中,遇罗克被活摘器官与眼角膜,移植给了一位所谓中共“劳模”。


二、用“改革开放”暗抢

中共“改革开放”后,给中国人的感觉是不再讲阶级斗争了,不管是谁,只要你有本事,都可以挣到钱了,用的是邓小平的所谓黑白猫论。

中共党内第一支笔胡乔木曾对邓小平改革开放理论做过这样的注脚:邓小平理论是二论,第一论是“开放论”,第二论是“开抢论”,“开抢”就是开始抢钱。

中共一党独大的天下,谁最能抢到钱?谁能先富起来?八九年六四后,东欧与前苏联共产体制瓦解,中共深感危机重重,党内二号人物陈云提出“还是自家的孩子靠得住”,让红二代接班,同时实行“一家两制”的权力世袭法则,即中共红色家庭子女中,一人当官,一人经商。至今,中共权贵阶层利用政治资源攫取资本,已经成为中共腐败经济特色了。据信,周永康腐败资产达900亿,而江泽民家族贪腐的资产,仅海外就高达5000亿美元。

北京大学2016年关于中国家庭追踪调查的系列专题报告《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5》数据显示:顶端1%的家庭占有全国约三分之一的财产,底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左右。这一贫富差距在居民杠杆率飙升的今天,只能是上升。

2018年10月份,普华永道和瑞银集团在普华永道官网发布了一份《2018年亿万富豪报告:愿景家和中国世纪》的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数据,中国共有373名亿万富豪。这些富豪们大多来自科技以及零售行业,并拥有1.12万亿美元的资产。外界分析,这些富豪无外乎是具有中共官方背景的官富二代。

而普通的中国民众,上不起学、看不起病、买不起房的大有人在。


三、党国不分,国产即党产

目前,仍然有部分国人,对中共抱有幻想,把中共混同于中国。

2019年中美贸易战期间,国内社会经济下滑,中共对民营企业割韭菜、剪羊毛,重回计划经济的迹象曾一度抬头。河南某地的工人们上街游行,代表们公开演讲,大意是现在的民营企业生产资料不在工人阶级手里,在企业主手里,这是导致工人贫穷的根本原因。一大群下岗工人们对毛泽东时代的计划经济恋恋不舍。

《共产党宣言》中宣称党的最高理想是“消灭私有制”,这句口号的确迷惑了不少人。认为私有制就是自私的制度,公有制就是无私的制度。事实上恰恰相反,奥地利经济学家哈耶克认为:“哪里没有财产权,哪里就没有正义。”也因此,他认为社会主义是通往奴役之路。

上个世纪50年代末,北京一位小有名气的经济学者叫孟氧,他曾被打成右派,1967年因反对毛泽东打倒“刘邓路线”而被中共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被收监。孟氧在狱中,每天在便桶旁边刻苦攻读马恩著作,因为监室的夜灯挂在便桶上方,时间长了,鼻子分不出香臭味。他坚称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不认罪,女儿孟小灯长年坚持为他申诉。1979年8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驳回孟氧申诉,维持原判。

1980年孟氧出狱不久,留下了一本《马克思传》编写提纲就病逝了。他在狱中和法官面前经常说的最引以自豪的一句话就是:“共产党人可以把他们的全部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 这位学者至死也没有明白他毕生热爱着的正是杀害自己的元凶,因为共产邪恶理论的毒害,他分辨善恶的心智嗅觉模糊了。

当代经济学家茅于轼曾论述:“公有制实际上是分享他人财产的制度,是用各种似是而非的道理分享别人的财产,明抢暗夺他人财产的制度。”传统文化告诫人们有德才能有财富。不择手段致富,就是以经济绑架道德、以金钱物欲惑乱人心。

中共近年来急速左转,强调党领导一切,党管一切。中共窃政六十年国殇日前后,网上流传党内右派元老万里的一篇“万里谈话”文中坦言:“过去那么多年的折腾,没有不起因于我们党自身的折腾的。这让我痛心,我们党的折腾殃及了国家,殃及了老百姓。这么多年了,我们告诉老百姓说,这个国家没有共产党的话,就会大乱的,老百姓真是怕折腾怕到极点了,他们对稳定的盼望,就成了我们党再单独执政下去的‘民意’,这一循环什么时候能够打破呢?”

指望党从良就只能是幻想,中共的目的就是要附体中华民族,吸血中国人。


四、对武汉追责者维稳打压

不择手段赖账是党强权执政的另一手法。

目前国内武汉肺炎疫情处于暂缓阶段,中共文宣打造战疫功绩,看上去好似国内民众对党万分感恩戴德。而武汉受害者们对中共的追责则被中共完全消音。中共对民众的欠债,向来只有一个手法——维稳。

据自由亚洲报道,武汉人张海的父亲张立发是爱国老兵,1962年在青海海晏参加中共第一个绝密核武器工程,1964年,中共第一个原子弹在那里试爆成功。张立发曾受到核辐射落下终身损伤。2020年2月1日,张立发因武汉肺炎并发症在武汉一家医院离世,终年76岁。张海提出追究地方政府瞒报责任、武汉政府正式道歉及经济赔偿等三个诉求,但他的微博、微信、电话和社交媒体被中共警察全面监控,本人也受到无尽骚扰。

刘沛恩父亲刘偶清曾任武汉市粮食局书记,2020年1月29日去世,死亡原因是“疑似武汉肺炎”。刘沛恩保留了中共政府早期瞒报信息多篇媒体报道和视频铁证,欲追责中共。警察和社区的人上门威胁他要考虑11岁女儿的求学和生计。

中共为了把自己装扮成现代法制国家,不断扩充警权却只是强化维稳手段。对于向中共追责的民众,轻者训诫警告,重者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打压,甚至直接使当事人人间蒸发,对待自己的民众又像秋风扫落叶般毫不留情。

2015年,20万法轮功修炼者及家属依法向中共两高控告江泽民,两高将所有诉状推到国家信访局。很多国内诉江学员被中共警察骚扰,有的被诬判。1999年425、720前后,法轮功学员为了向国家说句“法轮大法好”的真话,去各级信访局上访,结果被转到派出所、劳教所、监狱关押。

中共的信访局是党的维稳机构,是用来配合中共打压民众的。


五、绑架14亿民众民意,向国际赖账

武汉疫情期间,为武汉人舍命奔波的志愿者们,因为接触了疫情期间的现场和掌握一手资料,目前均被中共打压和严控。多家自发搜集武汉肺炎患者和逝者名单的民间组织,如“jilufeiyan”、“wuhancrisis”、“新冠病毒:未被记录的Ta们”等目前处于失联状态。

香港执业大律师、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认为,中共最不能容忍志愿者所掌握的信息在民间自由流通:“中国政府在用尽一切办法控制关于疫情的议论,斗争的长臂不仅是国内,还要控制国际怎么理解疫情。它的控制角度是关于疫情的资料、信息,如果民间有它控制不了的人,哪怕仅仅是记录,也不能容忍。”

针对中共掩盖疫情而导致的这场世纪大瘟疫,美国、五眼联盟及欧洲诸国,甚至非洲小国都对中共提起追责诉求,要求中共经济赔偿。中共为了逃避国际追责,对内煽动民众仇恨美国,嫁祸美国带来病毒。无论是外交部、驻外使节,还是党媒、央视,动辄把14亿中国人挂在嘴上,强行绑架民意,向国际赖账。此时的14亿人在中共的论调中变成了爱国炮阵。

5月初,英国BBC主持人视频采访中共驻英大使张晓明,就中共打压李文亮、掩盖疫情问题发问,张晓明避重就轻,说李文亮不是最早发布疫情消息的人,新华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张继先更早汇报,主持人追问张晓明中共为何打压李文亮,张晓明说,李文亮被追认为烈士。当主持人引用美国主流媒体针对中共隐瞒疫情发问时,这位大使却不满主持人为什么不采信WHO的发言,而听信美国媒体的……

大使始终岔开话题,用一种似是而非的逻辑去掩盖对方期待答案的问题。这种搅浑水外交辞令是中共外交部和大外宣的特色,其逻辑一如文首的那位饭店里白吃东西想赖账的学生逻辑,胡搅蛮缠。只可惜,国内尚有一批民众被中共的这种脱罪而故显无辜的论调欺骗了,根本不去关注事实真相,一味的发泄着对美国的仇恨。

中共从不患贫富不均,却患债务不均。贪腐民脂民膏按血统分赃;国际追债时,要拉14亿中国人做垫背,按人头摊债,绑架民意赖账。


六、唾弃中共,中国人才能真正免债免难

中共赖不过去的账,谁来还?

当然是中共来还,但是,谁认同中共,谁将承担中共债务的一份。

因此,中国人需要理性区分中共不是中国,西方政界及主流社会在武汉疫情追责过程中已经很明确的将这两个概念区分开来。他们一再肯定了中国人民在此次疫情中的伟大表现,同时也对中共迫害中国人表达了深深的担忧。

美国及西方世界追责,不是追中国人的责,而是追中共的责,中国人也应该在这样的背景下向中共追责,可以利用各种法律手段,依据掌握的证据起诉中共及各级渎职人员。

美国前白宫战略顾问班农表示,美国可以采取冻结中共领导人在美资产的方式向中共追债,这样的方式既彰显正义,又不会给中国人民带来伤害与损失。

但是在这历史巨变的关头,中国人如果不能够自觉觉悟,仍把自己视为中共的一份子,或者把中共认同为中国,这对中国人来说是万分危险的。即便西方世界不追债到中国民众个人头上,在道义上,国人如果受中共欺骗认同中共,中共历史上欠下的八千万人命,迫害法轮功正信所犯下的滔天大罪,这种生命与精神的双重业债,如不切割,就会连带自身,而定会遭到神灵的追债。当天惩再次来临,瘟神驱马杀回的时候,站在中共一边的生命就将在天灭中共的洪势中被历史彻底淘汰了。

唾弃中共,中国人才能在即将来临的大劫难中真正免除债与难。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