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伤残军人官昌富遭残忍迫害 妻子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十堰市伤残军人官昌富与妻子邹绍禄修炼法轮功后获得健康,1999年7月20日,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官昌富和妻子都遭受了严重的迫害,官昌富多次被非法关押、强制洗脑,被残忍迫害,一度精神失常,手上疤痕至今依稀可见;妻子邹绍禄2014年4月在长期迫害的压力中离世。

修炼法轮功获健康、为国家节约药费 30余万元

官昌富早年参加国家国防建设,是一名伤残军人,身体很不好。1982年,被确诊为矽肺2期(医学界无法治愈的慢性癌症),多病缠身:无法干重活;一上楼梯气喘;一入冬就咳嗽;严重的胃病;肠炎;风湿关节炎;工作中常晕倒等。官昌富从东风汽车公司车架厂退休。

从1982以后的14年中,官昌富月月到公司防病中心领药治疗,从未间断,药费累计达20多万,给企业和国家增加了负担。家里生活的重担也都落在他妻子一个人身上,常年的操劳,使得官昌富的妻子邹绍禄患上许多慢性疾病(高血压、冠心病等)。

1996年4月和12月,邹绍禄和官昌富先后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都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官昌富修炼第一天,看完师父的讲法录像后,第二天就可以帮邻居搬家了,上楼也不气喘了。炼功1个月后,身体其它病状也都痊愈,进入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至此,至今未吃1粒药,为国家节约药费30余万元。妻子邹绍禄修炼前因高血压经常昏倒,修炼后再没出现过头昏头疼的症状。

在生活中,官昌富按“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做好人,改掉了暴躁脾气,不与人争吵,心态平和。以前,他常常用母亲的名义给农村的亲戚报医药费,修炼后,官昌富按大法的要求,放弃了这种不好的行为。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疯狂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多年来,官昌富和妻子都遭受了严重的迫害,从2000年至2013年的13年间,官昌富共计被派出所关押8次(其中5次拘留10天到1个月);洗脑班强制洗脑2次;看守所关押6次;被非法劳教1年(监外执行);抄家3次(抢走大法书籍和炼功用品);妻子邹绍禄被派出所关押3次;洗脑班强制洗脑1次;看守所关押1次。

说句公道话被毒打、精神失常

2000年12月16日,官昌富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早7点半,当他一踏上北京天安门广场,便被便衣警察上前盘问,因官昌富未回答,此时5、6名便衣警察蜂拥而至,对他一顿拳打脚踢,塞进警车。被送往天安门广场派出所,关在有400余人的一个大屋里。到了下午3、4点,官昌富被送往门头沟派出所,当天被送来的有100位法轮功学员。路上有大法弟子打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横幅,到达派出所操场后,为彻查此事,大家被罚全部蹲下。此时,官昌富站出来说:“我们都不是坏人。”立即遭到7~8人持续20多分钟的暴打,衣服被打破,鞋在地上被拖破。

官昌富在门头沟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三天,后被湖北省驻京办送至东风公司驻京办事处关押。因看到前一天被罚跑圈爬不起来的2位大法女学员遭受继续迫害、让她们扫地,官昌富实在不忍心,就对沙科长说了一句:“我来扫吧。”沙科长恶狠狠地对官昌富说:“你真能逞能。”于是官昌富被立即拉出屋,被他们丧心病狂的用胶皮棒打了整整1个小时才住手。官昌富已经是全身伤痕,身体呈紫血状,体无完肤,精神一度失常,一直大吼大叫。他们害怕了,连夜把他送到某医院。不知官昌富被注射了什么针,精神彻底失常,一路癫疯吼叫。

遭折磨至今疤痕依稀可见

12月20日晚,东风公司车架厂派人把官昌富接回十堰,火车上一车厢的人,深夜都听到了撕心裂肺的吼叫声,来接官昌富的人不知道他怎么变成了这样。于是他们就将官昌富双手反铐身后,人坐在官昌富背上一宿。这一残忍的举动导致手铐嵌入官昌富的皮肉,清晰见骨,至今官昌富手上疤痕依稀可见。

21日火车到达十堰,官昌富是被同行的2人架着拖着下火车并上到汽车,当天就直接劫持到十堰第二看守所关押。在关押初期,因北京暴打和注射不明针药的迫害,致使每到深夜官昌富就神志不清,大喊大叫,看守所还因他影响了其他人休息,将他吊铐在牢房外放风处12毫米粗的钢筋上。看管的狱警下令牢房的人对官昌富拳打脚踢,由深夜一直打到早7点,这样血腥的、长时间的持续不断的暴打,到后来把钢筋都震断了,他们才收手。

随后,官昌富被送进死牢,双手被铐成一字形,脚上戴50斤镣铐,至今因戴镣铐造成的腿骨疤痕依稀可见。官昌富在死牢无吃无喝,在大叫大喊中又度过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上午放出来时,官昌富的衣裤都被汗尿浸透。

2001年1月21日,看守所关押1个月的时间一到,官昌富直接被看守所送至东风公司洗脑班,在那里被非法拘禁长达7个月之久。其间经历体罚、站墙壁、戴手铐、拳打脚踢等虐待酷刑。单位还扣除官昌富的工资,共计9310元,作为洗脑班费用。

在看守所、洗脑班受尽非人折磨

2002年1月,为告诉人们法轮大法的真相,官昌富发大法真相传单,被车架厂保卫科关押。公司保卫处副处长来到现场,无任何手续,直接将官昌富关十堰市第一看守所拘留1个月。官昌富在看守所中再次受尽非人折磨,历经生死。

大年初八早晨,官昌富觉得自己没犯法,不背监规,就被用手铐铐在牢房厕所柱子上,他们称“猴抱桩”,狱警指使犯人用烟头烫官昌富的脸,用脚踩官昌富的脚背。下午厂保卫科来人,官昌富才被放下。后又因官昌富说大法好,他们继续酷刑迫害他,强行让他脚上戴着50斤的脚镣长达2天之久。在放风处,犯人对他拳打脚踢,怕他喊,便用被子裹住他的头,差点将他捂死。官昌富只能用无声的绝食来对抗,于是他绝食20天。中途官昌富被强行灌食,被送至医院打营养针,更被施以双手双脚铐在床上的酷刑,这样官昌富被迫害1个月后,才被释放。

2004年,官昌富被强行带到十堰市洗脑班,家里也被抄家。在洗脑班期间,对他实施“熬鹰”的酷刑,每晚不让睡觉,不分昼夜进行转化。一天晚上,在官昌富精神迷糊的状态下,犹大犯人拿着他的手骗他签了转化书。第二日,他清醒后,他们拿给他看,官昌富说请给他机会阐明此事。第二日出操时,官昌富当众澄清并撕毁了转化书,此举震怒了洗脑班,官昌富双手被犹大吊铐在窗户上几小时。后610办公室政法委书记来找他谈话,未配合,便又一次被送进了看守所。

家人等待着一个月后来接官昌富,谁曾想等来的却是非法判一年的劳教书,劳教书上连起始及结束时间都没有。

妻子邹绍禄含冤离世

2008年1月6日,官昌富与妻子去银川参加亲戚婚礼,在火车上向世人讲真相,被人构陷。被直接送到银川铁路派出所关押一天一夜,由银川转北京610后转到十堰市,最后由银川的亲人保出。

官昌富的妻子邹绍禄,2000年12月18日因上北京证实大法,在十堰六里坪上火车时,被单位直接送东风公司保卫处,后送十堰第一看守所拘留一个月。在看守所,他们强行让邹绍禄冬季洗凉水澡,并对她进行各种身心折磨。2001年1月18日放出后,20日又立即强行抓进东风公司洗脑班7个月。在洗脑班期间,她炼功,被戴上手铐迫害,不写转化书就不让睡觉,对她实行“熬鹰”的酷刑等等。她还被扣工资2900元左右作为洗脑班费用。2008年,邹绍禄和官昌富被迫还经历了一年多的颠沛流离的生活。

13年来,邹绍禄遭受了多次残酷的迫害、酷刑及来自精神上的巨大折磨,于2014年4月含冤离世。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