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人心 播撒希望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九日】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爆发,瘟疫肆虐,我们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救人、抢人的关键契机,不能懈怠一点。

师父明示:“用你无悔的修炼过程走向未来”[1]。大难当前,我要求自己每一天都踏踏实实的做着三件事。坚持每天参加小组学法,進同修小区量体温时我都是有礼貌的说声:谢谢,您辛苦了。有一天一位大个子保安青年主动打开门,给我深深的鞠了一躬说:“早上好”。学完法在回家的公交车只有我一人,下车时我摆了摆手和司机示意再见,司机高兴的大声说:大姨慢慢走好!每天走出去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很多,我深感能当师父的弟子真幸福。我体悟到了法的一些内涵,多好的世人,待救的生命!看到站在危楼即将倒塌前的亲人,怎能不拖他一把?还来得及犹豫吗?所以我觉的,我们肩负使命,必须迈出救人的脚步,心正了,路就会宽。

这期间我和老伴同修商量:应该把真相资料在自己居住的小区铺一遍。救众生,更应该救本小区的身边人啊。于是我们很快把真相资料铺了一遍。结果引起轩然大波,不明真相的业主在微信上传的沸沸扬扬,我们全然不知。之后我曾经给讲过真相的保安告诉我:现在物业、居委会和派出所都在排查这个事,我知道他是善意提醒我注意。这是魔炼、考验我的时候来了,二十多年来,风风雨雨的我也被迫害过几次,是老家和现住城市邪恶眼中的“重点人物”。为什么以前真相资料都是发在别的小区?就是有怕心。我相信法能破除一切邪恶和干扰,坚定正念,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我稳下来学法,向内找,除了怕心还有好多不好的心:我天天利用中午和晚上忙忙活活做资料,精力充沛。做的发的资料数量是瘟疫前的两倍多,表面上没有错,但产生很强的干事心却全然不觉。而且一坐下来学法,眼睛就模糊出泪有困意,学法不入心。再就是安全意识差,大大咧咧,不注意电梯里的监控设置。找到如此之多的人心,然后加大力度有针对目标的发正念,清除干扰,不让众生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不跟着邪党被淘汰。

两小时的讲真相纪实

师父在诗词中讲:“难中救人时间紧 法徒虽苦志更坚”[2]。顶着压力,我们仍不停步的继续進出许多小区发资料、贴不干胶、讲真相。下面说我和老伴两个多小时的讲真相纪实:

一天的上午我和老伴八点半坐公交车去一个较远的生活区。刚下车看见一打工农民守着一堆行李和炊具坐在路边。我们走上前问他是否需要帮忙?他说一会有车来接。我一听就知道他是我邻县的人(我有辨别口音知道是哪个地方的人的能力),拉起话来我们是同姓,同一祖,还能论上谁在几世上(辈份)。瞬间我们象一家人,他听明白真相后,退出中共的团队组织。

走進小区给门口卖菜的人讲了真相,再往前走还有个内门需要刷卡。一位老人给开的门,我谢过后并告诉他平安躲过这次瘟疫的秘诀,他很兴奋的跟我说:“我是某某拆迁村的,房子还没拆就在这小区分了一百七十多平米的楼房,现在一平方价值一万二千元,没有习某某我哪有今天?”我说:大哥这是你祖辈和你积的福德呀,(他很愿意听这话,连说是、是)拆迁分房是天经地义的,谁执政也得这样啊!如果现在中共不腐败,不层层扒皮,你得到的还不止这些呢。共产党历次运动整死了多少好人,今天是国家主席,明天就被打成叛徒、内奸、工贼的刘少奇,死的多惨!二十多年来中共一直在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还活摘其器官贩卖牟取暴利,你说哪届执政者没有罪责?善恶有报是天理,现在全世界都知道瘟疫是针对中共而来的,它是来淘汰邪党和与中共走在一起的人的。我觉的大哥人很善良,我用佛法祝福你平安躲过这次瘟疫,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上学时入过的共青团和少先队,是你福寿双全的灵丹妙药。他答应后连说谢谢,谢谢。

分开后,我们去楼层发完了资料,然后走到附近的农贸市场门口,打听一位站在门前的男士什么时间开门,很自然的谈起了这次瘟疫。一会儿凑过来一位六十多岁的退休工人非常健谈,揭露中共如何隐瞒灾情,打击正义声音。我半开玩笑的说,这些话只有咱们三人在一起谈,说出去也要倒楣的。他说:对呀,医生李文亮不就是个例子嘛。他还说,他在某省某市当过六年兵,战友之间有微信能传递些被中共封锁的消息。我们聊的很投入,直接谈到了中共腐败和迫害法轮功的事,于是我就成了主角。我指着身后的老伴说,他在某市当过十四年兵。这人几步跨过去紧握着老伴的手,象是久别重逢的战友,此时老伴把他怎样看到我学法后的变化也走進大法修炼的经过简述了一下。这两人都是邪党党员,明白真相三退特痛快。一人说他老家是当地某某村,全村一个姓,因在天津出生,故名叫津生。另一位说:他的姓很少见,是石头的“石”。我说你的姓氏在传统文化中很有说道,四大名著中的《红楼梦》初名不是叫《石头记》嘛,贵州的“藏字石”,明朝刘伯温的碑记不都与石头有关吗? 他们夸我文化底蕴还挺深呢,我说这些明慧期刊中都有。市场开门了,我给了他俩每人一本期刊后愉快的道别。看到两个可贵的生命真正得救,我含着欣慰的热泪感恩师尊给予弟子的智慧和正念。

往前走,我对一位正在车上往下拖垃圾箱的青年人说:小伙子,你太辛苦了,车后安一有坡度的铁板往下拖不省劲吗?他说,试过,不太方便,我年轻有劲这样还可以。听他话音我们是老乡,以前在他住地工厂上过班。他边干活我在旁边和他讲真相劝三退,他很认可。并说现在社会乱象百出,前几年就在我曾上班的厂区东头发现几具尸体都不知是怎么回事。为不影响他干活,我把真相资料装進他衣兜里告别了。

往前走是我们回家的公交车站点,老伴说,咱从这小区穿过去,或许还能遇到有缘人。正如他说的,我和走路的一位老者搭话时称呼他“大哥”后,他说:我有你两个大(就是我年龄的两倍)。他八十四岁(我七十四岁),身体还挺硬朗。我祝福他永远平安健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是躲过瘟疫的灵丹妙药。他说自己以前是老党员,早就不交党费了。我告诉他贵州藏字石真相和中共不光彩的历史和今天的腐败、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抹去咱入党时举着拳头发的毒誓,会受到神佛的保佑,生命有个美好的未来。他高兴的告诉我他的名字,连说谢谢。

到了站点等车时我们又和一老俩口讲了真相。回到家十点半,老伴做饭,我做下午出去用的真相资料。这是我们俩两个半小时的讲真相纪实。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加拿大法会》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五》〈只为众生能得救〉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