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多年坚定修炼 全家人得福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四日】

一、喜得大法 沐浴佛光

今年我六十一岁,生长在农村。一九九六年五月,我去县城看病,遇到老同学,她给我介绍法轮功。我学炼动作,和同修们一起学法,从此走上修炼之路。

炼功后,我精力旺盛,走路生风,身上的病都好了,真是无病一身轻。家庭和睦了,充满了欢笑。

有一天,丈夫说梦见师父到我家来了,问丈夫我在干什么,他说我天天炼法轮功。后来他梦见山上有口井,有两条龙在上下翻腾,我想这不是“双龙下海”吗?可见修炼是真实的,师父讲的是真的啊。

二、历尽艰难坚定修炼

我们家乡是邪党过去的所谓“红色根据地”。农村的人很纯朴,但受邪党的谎言毒害也很深。一九九九年之前,有几个刚刚得法的人,迫害一来就因害怕而不炼了,一万多人的一个乡,基本就剩下我一个人在炼功。

在艰难的情势下,我坚信师父和大法,以法为师提高自己。比如身体难受了,想起师父讲炼功人没病,是消业,只要正念一强,不好状态很快就过去了。几个孩子,哪儿不舒服了,我也正念对待,相信大法弟子家的孩子都不一般,不打针不吃药,也能很快过去。

这么多年中,我被非法关押过五次。反思自己,原因都是自己有人心没修去导致的。我正念强,不配合邪恶,没给他们写过什么“保证”,最后他们都无条件的把我释放了。

在二零零零年,县里办洗脑班,我们二十多个同修,在寒冷的冬夜,把床单撕成条状接起来,从二楼坠下走脱,解体了邪恶的洗脑班,至今想起,仍然还很感叹当年大家互相配合成功逃离洗脑班的那次惊人之举。

在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期间,乡党委书记把我非法软禁在乡政府大院,不让出门。那位乡长比较同情我,但也拗不过书记,私下跟家人商量每天给我二十元的补偿。奥运会结束后不久,卖力迫害大法的乡书记得了脑瘤,医治无效于二零零九年三月死亡,时年四十多岁;同情大法弟子的乡长提拔为书记,后一路升迁,得了福报。

二零零二年,邪恶迫害最严重的时候,师父告诉大法弟子发正念除恶。那时我每天二十四小时坚持每个整点发正念。邪党那年开十六大时,一天夜里,梦见整个天空雷声滚滚,震耳欲聋,好象天要塌了,到我家上空却戛然而止。第二天乡里书记来我家说:“原准备昨天夜里把你带走,村书记说算了吧,这么晚都十一点了。”他们没有再找我。后来才知道当时邪恶意图要对我非法劳教二年。当时县里非法劳教了好几个同修。在师父的保护下,化解了这一难。

我家地域上与北京毗邻,有亲人在北京打工,也与身边的同修有联系,我以前也认识几个那边的同修。中共开始迫害后,我认识的几个同修不修了。我心里很着急,他们看不到师父的新经文,我就冒着风险从家里拿上,克服困难给他们送过去。三弟在北京打工,对大法有正面认识,也帮我传大法经文,做大法的事。弟弟四十多岁才成家,生了儿子,得了福报。经过我们的努力,北京那边的一些同修很快明白过来,回到大法修炼中,汇入助师正法的洪流。

三、不负使命讲清真相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大纪元时报》发表《九评共产党》后,引发“三退”(退出中共恶党及其附属的共青团、少先队)大潮,正法進入了一个新阶段。我紧跟正法進程,先劝家人及身边人退出邪党组织。我意识到邪党在这场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对大法栽赃陷害,谎言毒害了无数人,而这些无辜世人的处境很危险。尤其是二零零一年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对世人的毒害最大。我必须要走出去讲大法真相,才能救人。师父说:“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1]。

我从身边人讲起,由不敢讲到敢讲,由不会讲到会讲,有机会就讲,见人就讲。随着大法弟子的共同努力,越来越多的世人明白了真相。有人见到我主动要真相资料,有的拿过我的包取出资料发给别人。环境也打开了,很多世人都理解大法,支持大法,给自己生命的未来奠定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由于当地没有别的同修,很多事都要我自己去做。很多时候夜间发资料,出发前先发正念,给师父敬香,请师父加持,帮弟子清理所在空间的邪恶,让世人都能得到真相资料。我背着:“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2]。一路前行,头脑清醒,也不害怕,大冬天身上热乎乎的。有一次刚進一个村口,一家住户的院墙塌了,一条白花狗一下从墙头窜出,奔着我来了,我心里一惊,马上对它念“法轮大法好”,念正法口诀,心里说我是救你家主人的,不要对我行凶,它好象明白了,走开了。还有一次遇到一个人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大哥,你家在哪,我到你家里慢慢跟你讲。”他听到后转身就走了。

有时深更半夜一个人走在乡村大路上,深一脚浅一脚的,想到自己所做的事是为救众生,有意义,心里就感到很充实,很神圣。一段时间,我要管三个外孙女,那就白天出去。我骑个男式大电动车,带三个孩子,前面一个后面二个,别人看到都说:“你真行!”很多让人觉的不可思议的事,大法弟子能做到。

二零一五年诉江大潮,我也积极参与,将控告江泽民的信寄到北京“两高”。警察到我家问我是不是往北京写信了?我理直气壮的告诉他们:现在讲“有案必立,有诉必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们现在控告迫害大法的江ⅩⅩ,下一步控告参与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其他恶人。他们又问你为什么要控告江,我严厉的说:“大法弟子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重德行善,强身健体,利国利民,犯了哪一条法律?《宪法》第三十五、三十六条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你们不可能不知道吧?谁迫害大法谁就是犯法,犯罪,我就可以控告他。”他们听后无话可说,只好走了。

四、坚持背法 保持最佳修炼状态

一个人独修很难,没有集体学法的环境,身边都是常人,没有坚定的意志很难坚持下去。有一段时间,我学法犯困,有时书还会从手中掉下去。炼静功也是不清醒,打瞌睡。读法经常念错字,结巴,不流利,我很苦恼,又难以突破。

看到同修交流文章中说,背法效果很好,我也开始背法。背法中,虽然学法進度慢,但由于反复的记,细心领会,学法入心,能真正学到法,悟到法的更深内涵,法理不断展现出来,头脑清醒,不再犯困,修炼状态就有很大改变。

五、支持大法得福报

我家是农民家庭,靠种地为生。我修炼大法多年来,家人也都很支持,孩子们跟着学炼,耳濡目染,都从中受益匪浅。我二女儿、三女儿学习都很优秀。三女儿读高中,把自己的奖学金拿出来做真相资料,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我被非法软禁在乡政府,她抄了师父新经文给我送来让我学。

我家新房玻璃上发现了优昙婆罗花,我明白这是师父对我们的鼓励。邪恶威胁我说:你炼法轮功会影响孩子上学。我心里说:我干的是正事,走正道,对孩子只有好处,其它不影响。结果两个女儿都上了大学,还考上了研究生。孩子们懂事,品学兼优,善良朴实,受到老师同学的好评。老师动员二女儿入党,被她拒绝,老师多次动员,她告诉老师说:“谢谢您的好意!但我妈炼法轮功,政审也通不过。”老师明白了,感到很可惜,我女儿却轻松了,再也没人为此干扰她了。毕业后她找到了一份满意的工作,成家找到了满意郎君。

我的丈夫尽管没文化,也支持我修炼,面对邪恶迫害,表现很正,邪恶对他施压,他义正词严的说:“一开始全国那么多人公开炼功,没人管,现在我家人炼功身体好了,能劳动了,做好人不生气了,你们却来找事,让我管什么呀?”恶人无言以对。

有一次,丈夫帮村里人盖房子,房顶塌了,很多人受了伤,扭了腰,他一点事没有。类似的事发生在他身上很多。

现在我家里盖了五间大正房,宽敞明亮。去年高速占地给了我家一笔补偿款,家里经济条件有了很大的改善。

在大法中我受益良多,说也说不完。我一定要走好最后的正法路,完成使命,兑现誓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快讲〉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