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实在在修心 争分夺秒救人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日】我在一九九八年得法修炼,但在九九年邪党迫害法轮功后,由于听信了邪党的谎言,跟单位写了放弃修炼的保证书。二零零六年在同修的帮助下从新走回大法修炼中来。现将我在大法修炼中的点滴体会向伟大师父汇报,与全世界大法弟子交流,如有不在法上的,敬请同修指正。

一、坚定信念,精進实修

二零零六年五月,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走回大法修炼,并在明慧上做了严正声明。当时我在一个局机关工作,任副局长。为使自己尽快提高上来,跟上正法進程,我戒掉了打扑克、玩麻将等一切爱好,抓紧时间学《转法轮》和师父的各地讲法,每周去同修家交流一次,看《明慧周刊》和其它真相资料。我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啊,弟子失去了那么多宝贵的时间,弟子要加快脚步跟上。师父看到我精進的这颗心,很快给我开智,让我悟到了很多关于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证实法方面的法理。我悟到:“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做好三件事。

一开始我到楼道里去发小册子和光盘,但很害怕,总是缩头缩脑,看见地上有传单都不敢捡。随着怕心渐去,我开始给亲人和熟人发《九评》。为了能够尽快的面对面讲真相,解体我思想中认为的“劝三退是搞政治”的错误认识,我先后看过《九评》和《解体党文化》这两本书,同时学习《明慧周刊》劝“三退”的部份,抄写背诵。

零七年中国新年,家人团聚,我给大姑姐、小姑子讲真相,给她们做了三退。年后我带了真相资料、《九评》去给哥哥、姐姐讲真相,他们和子女都在劳改单位工作。由于不太会讲,没讲到位,嫂子和姐姐弟弟勉强同意“三退”,两个侄女在女子监狱工作根本不靠前。今年我参加侄儿婚礼,求师父一定要救了他们。结果如愿以偿,到今年我的家人全部都得救了。

从二零零七年明慧网建议全世界大法弟子同步晨炼以后,我更加精進:每天早上五套功法基本一次不落;上班走路背《洪吟》,每天背一段《转法轮》;下午看师父的各地讲法;晚上一直到发完七、八、九整点正念才睡觉,同时加大讲真相的力度。

师父说:“没有大法弟子的善就不是修炼人,大法弟子不能证实法就不是大法弟子。”[1]“大法弟子不能做到维护大法的作用是无法圆满的,因为你们与过去和将来的修炼都不同,大法弟子的伟大就在于此。”[2]

有一次回原单位办事,办完事在几个好同事办公室唠家常,没敢提我炼法轮功的事。晚上回来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坐在一个大客车里,车上坐了一帮人。车停后,我先下来了,回头一看大客车着火了,我上车一个一个把他们救下来。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让我快救人。从那以后我就找机会讲真相救人。

有一天,我带着《九评》和《转法轮》去一个大姐家串门,她丈夫是街道书记,已经预退。闲聊一会,我就给他讲真相。我说:“我又炼法轮功了,法轮功是遭迫害的,天安门自焚是导演的,不是真的,是谎言。”姐夫说对共产党没什么好感。我告诉他“三退”保平安,记住“法轮大法好”有福报,他说行。大姐有点顾虑,经我一番劝说,也同意退了党。我送给他们一本《九评》,又将《转法轮》送给大姐。

过几天大姐请我和一个同事吃饭,一進屋就告诉我:“太神了!我信了!你送我的那本书刚看一半,有一天我用高压锅煮骨头,高压锅爆炸了,汤浇到我身上是凉的,一点没烫着。”我说:“是大法师父保护你了。”然后我就给同事讲,她不但退出邪党,还让把她丈夫也退出,我让她一定和她丈夫讲明白。我送给她一本《九评》和一个护身符。有一天她跟我说:“你给我的那本书真好。”原来有一天她跟丈夫吵架,心里挺烦,在桌子上拿起那本书翻了翻,当时就不烦了。我说那本书有神的力量,后来她家做生意挣了不少钱。

当年秋天,丈夫要给原来一起工作的大哥过生日,参加的全是政府机关的人,让我也去。我提前准备了一些真相小册子和《九评》。第二天一早起来,头晕目眩、呕吐,我一下悟到这是旧势力干扰我去救人。我心里求师父:弟子今天一定要去。我一会发正念,一会学法,一会上厕所,等丈夫要和我一起去时啥事没有了。那天我劝退11个党员,发了一些小册子和《九评》。

婆婆有个侄子,在上大学期间经常来我家。没修炼的时候,我对婆家人不好,家里一来婆家人我就不高兴。从我修炼大法后我就脱胎换骨了,二零零八年过年,侄子来看婆婆,走时我和丈夫送他去车站,一上车他就说嫂子变了,丈夫说是学大法学的。我马上给他讲真相,他很高兴的退了团、队。

同年婆婆过生日,来了不少农村亲戚,婆家住不下,上我家来了几个,婆婆的侄女一進屋就拿出几个名单让我退,并说明天一早就走。她是农村妇女主任,上头来检查计划生育,她得接待,她心里对检查结果没底。我让她“念法轮大法好”。第二天她起早就走了,中午她突然回来了,進屋就说:“真神了!检查没抽到我们村。”我以前给她妈妈一本《九评》,老太太没事就看,后来都能上山采菜了,她很相信法轮功好。

在二零零八年,我两次参加中专同学会,劝退三十多人,多数都是党员。在退休前我把单位十几个人也都劝退了,好几个人要了《九评》。

二、修去人情,善解亲缘

我的家庭情况比较复杂,如果我不修炼,这个家早就散了。公公脑血栓卧床,婆婆身体不好,常年有病,靠吃药维持。丈夫在一个单位做领导,在现代观念的腐蚀下,不但整天泡在名利情中,还在外面包养了情人,经常晚上不打招呼就走,有时夜不归宿。丈夫一分钱不往家拿,家庭支出全靠我一个人,一开始我难过、委屈、不甘。但修炼后,我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不和丈夫吵闹。为了不让公婆操心,我放下对丈夫的情,一如既往地照顾公婆,操持这个家。二零零八年,小孙女出生了,为了不影响我修炼,我给儿子雇了个保姆照看孙女。每周三天我和同修一起学法,下午去发真相传单、光盘,并抓住机会讲真相。儿子家和我家楼前楼后,儿媳产假休完上班后,保姆和孩子接到我家,晚上我带孩子。

孙女不到一岁生日时,儿子和儿媳突然离婚了,儿子净身出户、孩子归儿子。一下子我在精神上就受不了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就象天塌下来一样让我哭了好几天。那些天我满脑子都是孙女怎么办,学法炼功都不能静心。我恨儿子不孝顺、委屈自己对这个家的付出,一时间怨恨心、不公心、利益心一劲儿往脑子里反映,我还怕孙女拖累自己,影响修炼,私心也出来了。同修来了后切磋说:你对孙女情重,放下吧,走出来上学法小组提高的快。第二天我去了一个小组学法,学了几天法,一下子就亮堂了,我悟到了好多法理。

我悟到,我是修炼人,发生的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就让一切都顺其自然吧,把他们都放下,同时也放下私和自我,一切为别人好。白天我参加小组学法,下午和同修证实法,晚上家里回来人我就到储藏间学法发正念;不回来人,我和孙女听师父广州讲法录音,给孙女放《普度》音乐、看真相光盘。无论再苦再累,我也坚持学法,背《洪吟》,心里一遍遍念《苦其心志》,“难忍能忍,难行能行”[3]。

我心性很快提高了,对丈夫、对儿子也不怨恨了,他们怎样我也不生气了,他们回来我就给他们做好吃的。丈夫的情人来我家,我放下妒嫉心,礼貌平和的接待,并给她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孙女说:“奶奶,她是第三者,你咋对她那么好!”我说:“她也是来得救的”。慢慢丈夫和儿子也变了,丈夫喜欢孙女,饭局也少了,而儿媳自离婚后和我相处融洽,一直没离开这个家。

三、兑现誓约,救度众生

经过精進的修炼,以及经验的积累,从二零一一年起,自己开始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无论刮风下雨,烈日严寒,没有节假日,也没有所谓敏感日,我走遍大街小巷:公交车上、道路两旁、医院、商场,只要有人的地方我就去讲,并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救了很多众生。我从开始不会讲到会讲、从怕到不怕,从每天讲退几个到几十个。

有一次我坐公交车,旁边是一个妇女,我问她去干啥,她说去看一个门市,打算干点啥。我告诉她法轮功真相,她很高兴退出团队,还跟我说昨晚睡觉梦见两个佛来救她,我当时悟到是师父鼓励我,我给她丈夫也退了。

后来我和同修一起出来讲,那几年有十几名同修和我配合讲真相。通过和他们配合,修去了我很多执着心。比如怕心、急心、瞧不起同修的心、显示心、贪功心、欢喜心等等。其实众生得救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动动嘴、跑跑腿。有一次我和一个三十岁的姑娘讲,她当时就炸了,说我搞政治,并说啥时候了还整这玩意。我没有动心坐在姑娘对面,同修一直给我发正念。我说:“阿姨不要你一分钱,只想让你将来得福报。”我给她讲了很多法轮功的基本情况,后来她乐了,并同意退出。同修说:“我看见你空间场都是莲花。”她天目半开,我说因为你帮我发正念,才使我正念足,不然我自己不一定能把她救了。

在这几年的讲真相中,见证大法神奇的事太多了。一天早晨,丈夫让我把孙女从姥姥家接来,她姥姥那站不是始发站,车一般没有座,我得抱着孩子站着。等我下午讲完真相去接孙女,从她姥姥家出来刚到站,对面开来一辆车掉头就停在我身边,我抱孩子上车一个人也没有,我知道是师父派来的,我感谢师父。还有一次我中午吃完饭,刚要走,丈夫说:“你今天别走,我有事。”我知道他出去玩麻将,心想:我做的是正事。我说出去一会就回来,他让我两点半必须回来。我下楼就求师父让有缘人都到我身边来。我去一个大超市,因为正念足,不一会就劝退十几人,坐着超市车就回来了。车平时走东边路,那天突然掉头走了西边这条路,不一会就到了,时间刚刚好。

这些年我想尽一切办法来找到有缘人,先后回农村老家救了五十多人。二零一五年五月,我最想救度的高中同学突然来电话通知我八月份同学会,因为毕业后再没和他联系过。我心里感谢师父,知道弟子想什么。头天下午我带了一些《给有缘人的信》和《九评》光盘、翻墙软件就走了。大部份同学都在本地住,当天晚上我最想见的老师从北京来了,还有一个外地同学也来了。这个同学在一个省司法局做过副局长,刚退休,我和她讲了一晚上,她终于同意退出邪党。第二天早饭前我赶紧到老师房间讲。老师那年78岁,因为家庭成份不好只入过队,我给她退了,并送给她《九评》和翻墙软件。我告诉她回家救家里人。那天我见一个讲一个,劝退二十多人。

四、直面考验,正念闯关

在面对面讲真相中,有时会遇到骂我、打我、往我脸上吐吐沫的,还有说要枪毙我的。遇到这种情况我基本做到不动心,马上向内找,回家发正念。有一次在商场门口,我给一个年轻小伙子讲真相,他说:“你是法轮功,我送你去派出所。”然后就来抓我。我说:“你站那别动!”我手里拎着十斤面就走了。后来我想是不是给他定住了?赶紧求师父给他解开。《精進要旨二》〈什么是功能〉,知道是师父法身保护了我。

二零一七年初,我和同修在马路边讲真相。路边站着一个小伙子,我一讲他就退了,同修给了他一个翻墙软件。但没走多远一辆警车拦住我俩,两个警察连拉带拽的把我们拉上车,一看刚才那个小伙子在后面坐着。我跟同修对视一下,意思是发正念。到派出所,刚下车,一个大个子警察上来就打我一个嘴巴子,把我拉進屋就铐在椅子上,然后翻包。那天我心里没有怕,心里跟师父说这是迫害,请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不许邪恶操控他对大法犯罪。弟子虽有漏,有法归正。他一边翻包一边骂,从我包里翻出几张真相币、软件和光碟,放在桌上说:“这是证据!赶快报名!不报也得判你。上边刚开完会。”我一言不发,就是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烂鬼,不一会他就去同修那边了。后来来了两个年轻小伙子,我给他俩讲真相。我问刚才那个警察姓啥?他们说姓高,是副局长。过了两个多小时,姓高的警察又把我带去另一个房间,和一个肺结核病人关在一个铁笼子里,他们都戴着口罩。我心里想肺结核和我无关,我跟那人讲真相他不听,不一会他睡了。我就加大力度发正念,一会发正念一会背法。当时自己满脑子都是法,觉的自己很高大,一点也不害怕。我在这边发正念,同修在那边讲。

我心里背师父的诗词:“疾风电掣上九霄 雷霆万钧比天高 横扫穹宇无尽处 败类异物一并消”[4]。我一遍遍背《论语》,感受师父就在我身边。又过了两个小时,大个警察把我带回最初的屋子,态度缓和了许多。他问我姓名,并且说:“你说了就让你走,那个人(指同修)已经说了,已经放她走了。”我说:“我不能告诉你,这对你不好。”他在对面看手机,我在这边发正念。不一会同修推门進来,说:“你把她也放了吧,都是好人。”我用眼睛示意同修快走。同修出去后,我说:“我给你背法吧。”我就从《论语》背起,结果警察叫了两个小伙子把我手铐打开,放我回家。当时已是晚上九点多,我赶紧打车回家。

到家门口,看见同修正在我家门口等着,同修无私无我的精神感动了我。到家后,丈夫问我干啥去了,我没告诉他实情,反复向内找:是我和同修讲真相有争斗心、急功近利心以及嫌弃同修讲的慢等等不好的人心。这次是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和同修配合,一个发正念,一个讲真相,共同解体了邪恶。第二天我又出去讲真相了。

前年春天,本地迫害严重,很多大法弟子被绑架,我们学法小组也受到严重干扰,两个同修在讲真相时被绑架,其中一个是自己的亲人,我也在讲真相过程中受到干扰,因为怕被迫害,我有些不敢出去救人,脑子也迷糊,腿软浑身没劲。我想换个救人的项目,但也知道,不证实法就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不進则退。我就求师父点化我。有一天晚上睡觉醒来,突然看见衣柜上面有一只大手,我吓一跳,我马上长时间发正念清除。下午就去同修家学法,我一下子明白我不正确的状态是空间场的黑手烂鬼干的。经过几天学法,我越来越清醒,正念越来越强,我又开始出去讲真相。一开始干扰很大,头晕腿软,我就在家附近找有缘人,后来就去大超市、大马路上去讲。有一天下雨,我脑子里仿佛有个声音说:“你今天出去就抓你。”我说:“你不配!今天就是下刀子我也去。”我一出门怕心“唰”全没了。我在三个月内抄写了一遍《转法轮》。在抄法过程中,清理了我空间场内的败坏物质,学法更入心了,救人力度大了。

这些年我以法为大,每天坚持做好三件事。虽然有邪党迫害的危险,但我每天坚持讲真相,白天不行晚上必去,锲而不舍的救度众生,因为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必须兑现救度众生的誓言。同时修炼中,我修去了对家人的执着、怨恨,而写这篇稿子的时候忽然觉的,他们正是为我修炼而来!

再次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对弟子的指引和保护,也感谢同修无私的帮助。我将继续扎扎实实做好三件事,兑现史前誓约,走好最后的修炼之路,跟师父回家!向伟大师父叩拜!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评“大法的威严”〉
[2] 李洪志师父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经文:《正念》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