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修炼中成长、成熟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四日】感恩师父一次次将我与大法的法缘接上,让我在大法中修炼,返本归真。

一、年少得法

回想我的得法经历,是一九九九年的春夏左右。母亲因为疾病走入大法修炼,窗台上放着一本《转法轮》。上小学的我,一个人在家,不知怎的就想去看那本书,我很恭敬的拿起来,翻开书,看到师父的照片。从此,我就记住了三个字:“真、善 、忍”。

从那以后,我晚上睡觉,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听到震耳欲聋的螺旋桨的轰鸣声,就象置身于即将起飞的飞机前,那螺旋桨的声音大的仿佛要把我卷進去了。伴随着轰鸣声,我身边的一切也在剧烈的摇晃。现在知道,那是法轮。

时间就这样流过,妈妈因修炼法轮大法,身体渐渐恢复健康。我每天在炼功点和其他小同修玩耍。回家后,时常听师父的讲法,背《洪吟》,那真是无比美好的时光呀。现在回忆起来这些画面,感觉就象被阳光洒下的金色光芒围绕着。

在我还没有真正理解什么是修炼时,迫害就开始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和家人同修一起到北京护法,可是刚到省城,就被拦下来了。那时的我,感受到了本不属于我这个年纪的恐惧和抉择。每隔几步就有站岗的警察,紧闭着的政府大门,铺天盖地的造谣……这一切,让十几岁的我困惑了。但是,我脑中有个念头很坚定:护法!

二、重返修炼路

大学毕业后,我开始工作,吃过苦,碰过壁,开始追求升职,开始享受恋爱。就这样,拼拼搏搏,争争斗斗,我抱着常人中的东西不放,在越挣越紧的网中,迷失了十年。我为之努力奋斗的结果是消沉、痛苦和无助,更是被情折磨的憔悴易怒。我常常想:难道这就是我的一生吗?

也许是机缘已到,我辞职回家,我仍是无法自拔的陷入情中,妈妈同修说尽了道理,也打不通我的心结。后来,妈妈同修开始带着我学法,开始的我非常抗拒,妈妈便想尽一切办法帮助我。只要我学法炼功,她脸上就总是挂着欣慰的笑容。渐渐的,我能够独自学法了,我终于能够看淡得失了,我终于能够挣脱情的束缚了。推开窗,天蓝了,闭上眼,心静了。

这个过程,好象破茧成蝶,更象是一个浑身污泥的人被净水清洗的过程,只觉的一天比一天的轻松自在。我知道,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又回到大法修炼中来了。

也许是师父看到我有想坚定修炼的心,所以常常鼓励我。静心学法后,一次炼头前抱轮,看见有两条龙首尾相接在我头前盘旋,我穿着道家修行者的衣服,黑靴青衫,旁边还站着两个护法金刚,手执法器,威严无比。这都对我的修炼给予了莫大的鼓励。

在家学法的那一年多的时光,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修炼基石。师父说:“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

不久,我就得到一份工作,那是我从小就理想的工作,也曾在师父法像前发愿要在这个行业中证实法。所以,当我去报到的时候,我非常兴奋,感恩师父的苦心安排。

再后来,我结识了一些同修,他们的善使我感受到这才是真正的修炼人。我与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我多么希望这样的日子会一直延续下去,那时的我走路都想跳起来走。

四、黑云压城

不久,我自己和家人同修均深陷囹圄。灰墙铁壁中,我也曾彷徨。黑夜寂寂时我惊恐,不知道明天迎接我的是暴行还是自由。但是,我明显能感受到每当黑暗之水穿越层层空间要以排山倒海之势压垮我时,总有一束光挡在我的面前,我知道,是师父。有了师父的加持,我能想起很多曾经背过的法,有了师父的法,我就越来越有了正念。

因是半夜被关進牢房,他们安排我住在开着的窗户下,正值初冬,外面寒风阵阵,我只穿着薄衣薄裤。而且我的身边是一个有纹身的犯人,这种肮脏低级的环境对我而言就是一种巨大的苦。旧势力就是想利用这一切给我营造“怕”的观念,营造“苦”的观念。我背师父的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2]。师父啊,谢谢您对弟子的苦心保护。

记得那是一个无比难熬的夜晚,那晚七点多,我第二十几次被非法提审。有四五个警察轮番提审我,他们恐吓、威胁,扬言要暴打我一顿。透过警察吐在我脸上的烟,我看见了他凶恶的眼神和挥起的拳头。已是夜里两点多,陌生阴森的房间,冰凉的铁椅和哗哗作响的手铐,窗外野猫诡异的叫声,轮番的语言暴力与逐渐下降的体力和正念,我感觉,我承受的极限马上就到了。但是,师父又一次加持了我,终于熬过这漫长的一整夜。

这次被迫害的原因,在后来的梦中也有一些点化,那就是色欲。梦里的我本来生活在一栋美好的大房子里,那里有很多可爱的生命陪着我。可是因为我犯了色戒,所以房子里的人把我赶了出来,我站在空地上欲哭无泪,羞愧到极点。不敢抬头面对曾经无比信任我的人。他们看我的眼神,至今还令我记忆犹新:痛心、失望、不舍。醒来后,我懊悔不已,决心一定彻底修掉色欲心,纯净自己的修炼之路。

在后来的非法提审中,我就通过自己的方式向警察们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与大法带给我的变化。开始时,绝大多数警察都在邪党的抹黑宣传下仇恨大法,认为修炼大法的人都是老年人和社会底层。但是今天看到大学生和一些高素质高学历的年轻人也走進大法修炼,他们既好奇又敬佩。

我尽量保持镇定,把大法的美好传达给他们。渐渐的,他们也开始倾听,开始改变,对我的态度上也变的礼貌了许多。甚至在自己能力范围内也不同程度的保护了我,看到他们的改变,我感佩于师父和法的伟大!

不久,我就回家了,不知道师父又为我承受了多少。

回家后,我又马上开始与同修配合,营救家人同修。过程中经历了请律师、到派出所要人、阻止非法开庭等过程。可“怕”的物质去掉一层,又涌上来一层,我就大量学法,发正念。营救的过程艰辛而漫长,“苦”和“无望”对我而言是最大的障碍。在与当地同修配合的过程中,真是象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的过程,凭着对大法的坚信破除旧势力的层层阻碍。

我们利用这件事,当地所有的大法弟子形成整体,共同解体当地的迫害环境,过程中就是面对任何一个与案件有关的机构或部门讲真相。基点站对了,还需要付出行动。越来越多的同修参与進来,事情在师父的加持下,渐渐向好的方向发展。可是“情”又跳了出来,干扰的我无法静心学法。

记的一次,我凌晨一点多回家,外面下着雨,疲惫的我坐在车子里,突然想为什么在我最好的年纪,要承受这么多呢?我多么希望也能象别的孩子一样,依偎在家人温暖的怀抱里,我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我多么希望……想着,想着,不对呀,这是对家人同修的依赖和情呀。带着情,怎么破除旧势力以情为借口对我们家庭的迫害呢?对,我要正念,不要人心啊,没有法的生命才会觉的孤单无助,我有师父呢!我有师父呢!

想着想着,不经意向窗外一望,啊!师父!是师父,师父高大的身影冒着雨,用慈悲的目光望着我,好象在说:“孩子,别怕,师父在呢。”泪水呀,夺眶而出,止也止不住,索性就流个够吧。

勤学法,发正念,找执着。就这样在师父的一路看护中,我和家人同修都走过了那段黑暗的岁月。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与加持,我可能就被这场魔难压垮了。而参与营救的过程对我而言,仿佛是一次修行的加持。

五、大法给我们家带来了美好与光明

师父说:“去掉常人心后,大法会给弟子带来福份”[3]。不久后,我又在同行业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虽然过程中也是大关小关的过,但是抛开所有迷眼的枝节,最终还是以提高专业水平,与更多众生接缘,为未来奠定基础的主线進行着。

之前因为妈妈被迫害,给我的家庭带来很大的伤害,亲戚都瞧不起我们,认为修炼带来的只有歧视和痛苦。有的亲戚也常常对我们报以怜悯的态度,认为修炼把我们害苦了。

现在我的收入颇丰,甚至超过很多长辈。因为修炼,我变的比从前年轻有活力。所以亲戚们也都渐渐的改变了态度,认为修大法给我们带来了福份。我们家的生活水平提高了,有时还能帮衬一下亲戚们,他们在我们面前也不再说大法不好了。这一切都是师父给予弟子的福份呀。

随着学法和观看神韵演出,我的审美和衣着也渐渐归正着。原来现代变异的衣服都换成了大方得体的服装。渐渐的,我的同事们朋友们也喜欢上了这种穿衣风格,无形中也把身边的环境归正了。看来大法弟子的言行举止都不是小事,如果做得正,世人都会学习模仿,同时也清理着现代变异的因素。

最后,恭引师父的讲法与大家共勉:“不管怎么样吧,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我就是想告诉大家,你们得知道你们的责任有多重大,可不是儿戏的。这件事情已经到最后了,我都急的不行,你们却没当回事,可是,最后连哭都来不及啊。世间的一切都是有目地安排的,引起人的执着,不让你得救的东西太多了,你不把自己当修炼人也随着去?!你是众生的希望,你是那一方生命的希望!”[4]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