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救了我的命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六日】我是一位农村妇女,今年七十岁。我能活到今天,全靠慈悲的师尊救了我的命。写出我的经历,以表达弟子对师尊的无尽感恩,证实大法的超常。

二零一三年农历五月份,我在武汉一家大医院做了脑瘤手术。没想到一年不到,我的头又开始痛,而且比手术前痛的更厉害。家人又带我去武汉医院。医生从当天拍的片子上没看出问题来,可我的头就是莫名其妙的剧痛。我担心脑瘤复发,心里又痛苦又恐惧。但我实在不想再去武汉治疗了,花大把的钱不说,我特别怕再遭住院那份罪,而且这次复发说明手术并不能保证脑瘤完全好。

我痛的不能睡觉,只能苦熬着,就这样持续了二十多天。在我最绝望的时候,弟弟从老家赶来看我。他是一位老大法弟子。见我这情况,他安慰我说:“姐,你这情况很危险。既然医院治不了你的病,你就炼法轮功吧,大法师父一定能救你。”

弟弟以前多次给我讲过法轮功真相,包括很多修大法后的神奇事例,但我对大法的认识只停留在表面,并不真信。听弟弟这么说,抱着救命的念头问弟弟:“大法师父怎么救我呢?”弟弟说:“你先看看师父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在广州的讲法录像,以后我再教你炼功。”

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顺着弟弟说的去试试看。

我开始看师父的《广州讲法》录像。一天接一天的看,觉的身体轻松、舒服一些了,越看身体觉的越舒服。看完第九讲,我的头不疼了,从那以后再也没疼过,彻底好了。我没打一针没吃一片药,这么厉害的病,只看看录像竟然就全好了,真的不可思议!

我知道遇到真佛了,我也要学法轮功!后来弟弟就来教我炼功,并帮我请来师父的经书。

从此,我也成了一名幸福的大法弟子。

二零一五年正月,我身上突然长了很多红色水泡一样的东西,从左胸到左后背,有巴掌那么宽,象一条丑陋的红泡泡带子。那些红泡泡乱七八糟、大大小小的很恶心,也很不规则,可它很痛,真的是钻心透骨的疼,左手抬不起来。我因为得法时间不长,对大法理解非常有限,当时心态很不稳,就去问左右邻居。她们说:“你这是‘龙缠腰’,年纪大的人会致命的。它要是长满一圈,人就完了。”有的说:“你赶快去医院。”还有人给个偏方:“你在它周围画一圈蜈蚣,就会好的。”

我不知道他们说的对不对,心里很乱,家人劝我去医院。犹豫中我打电话叫来弟弟。弟弟来了,对我说:“姐,这是好事啊!师父在为你清理身体呢。你应该加紧学法炼功。”我明白了,我是修炼人啊,关键时刻怎么没正念了呢?我就把心彻底放下,静心学法、认真炼功。炼功时左手很难抬起来,我就咬牙往上抬,痛的大汗淋漓。我心里默念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忍着痛坚持炼。

大约二十来天,身上那条可怕的红泡泡带子基本消失了,一个月以后,身体完全恢复正常。从那至今,我再也没有得过什么病,当然也就与医院、与药无缘了。

我现在才体会到了什么叫“无病一身轻”,那种幸福无法用语言形容。我太感谢师父了!

我的二弟媳六十多岁了,原来是个病秧子,有冠心病、肠胃炎等好几种重病,一年得去医院好几回,中药、西药一天都没断过。这么好的功法我得告诉她。我就去她家把我得法后的亲身经历讲给她听。二弟媳人很实诚,知道我不会骗她,也就同意学法轮功了。我就教她炼功,让她学法。很快,她的一身病也全都没了。如今她也坚定的走在正法修炼的大道上。

我知道还有很多人受着中共的欺骗,仇视大法,这让他们处于危险之中,如果不及时醒悟,还跟着中共跑,将会在天灭中共时随着它毁灭。我得去讲真相救他们。我首先赶回老家,把家乡的亲人们救了。我从我的亲身经历讲起,讲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已经传遍世界;还讲了共产党的害人历史。他们非常认可,老家的党员们都退出了邪恶的党组织。

我真心希望善良的中国人都抛弃恶党灌输的毒素,静心了解一下大法,得到大法的救度!

弟子在此叩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