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举办向中国人讲真相网络交流会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日】(明慧澳洲记者站报道)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七日晚,全澳学员向中国人讲真相网络交流会召开,各地法轮功学员数百人参加,此次网络交流会共有十七位学员发言,交流了在疫情下如何修好自己,利用各种途径向中国人讲真相的体会。

在中共病毒疫情肆虐全球之际,往日游客如织的澳洲各个旅游胜地、著名景点等不再有中国大陆旅行团光顾,原本坚持在各景点讲真相的学员明白,大疫当前,尚未明白法轮功真相和尚未“三退”的中国人处于最危险的时刻。为了把躲避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瘟疫的灵丹妙药传递给中国同胞,澳洲各地的学员们有的通过手机拨打自动语音电话;有的到电话平台给中国民众打电话;有的给直接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司人员打电话;有的利用社交媒体讲真相。除此之外,针对当地的澳洲民众,还有的学员连续数周在居民区投递真相报纸特刊等,悉尼地区就投递了近一百万份。

几位学员在发言中表示,通过和同修们一起在网络上学法,共同切磋,遇到问题向内找自己、修自己,不断的修出慈悲心,使对方从不听到听,从骂人到三退,到跟着念九字真言,并感谢法轮功学员。

疫情爆发后救人不停

悉尼学员阿文原来多年在景点讲真相,疫情爆发后即开始给中国大陆同胞打电话。起初她拨打网上来自武汉的求救电话,每天都能打五十多个,每天都有新的求救电话,接通率很高。那时还没有针对如何躲避瘟疫的真相语音,阿文就用明慧网一篇中共病毒患者诚念“九字真言”后康复的故事,自己录音,然后对着手机播放让对方听。

武汉建立所谓的方舱医院后,网上的求救电话就突然消失,阿文说:“这时我看到明慧网上的文章《真相电话应该比任何时候都受欢迎》,武汉同修呼唤海外同修多拨打真相电话,很多民众都困在家,处于寂寞、恐惧中,很愿意接听真相电话。这给了我信心。”

这个时候,正好有同修介绍手机自动拨打语音电话的项目,阿文就开始用了。她说:“这个电话操作非常简单,很方便。几乎每个人都能做,澳洲跟中国大陆时差不多,拨打真相电话非常适合。”

武汉市民听闻九字真言摆脱恐惧

墨尔本学员李银在打武汉电话的过程中遇到一位女士,一听到是法轮功学员的电话,就迫不及待的说:“终于等到你来,之前接到一个语音电话,我怎么说都不回话,很急人。”

这位武汉市民以凄凉的声音告诉李银:“我是单亲家庭,儿子因误杀而被判死缓。儿媳妇已经走了,把一对5岁的双胞胎留给我,现在我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孩子,还要为儿子的事到处奔波操劳,现在又面对武汉肺炎的恐惧,心理承受力到了极限。谁来救救我们一家人的命啊!”

李银对她说:“只有大法师父能救你们,第一,你们先退出党、团、队,第二,诚心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后李银给她讲了基本真相,她一直在听,还用笔记下了九字真言,说一定送到儿子手中,还感动的连声道谢,李银告诉她,要感谢的人是法轮功的师父。

李银在交流中说:“按照人间的理和法律,杀人偿命,生命就走到了尽头,师尊派他的弟子只用一通电话,就给了她一家人生的希望,我被师尊的洪大慈悲感动的泪流不止。”

连拨七次后警察听真相

有一次李银打迫害专案电话,对方是辽宁葫芦岛国保大队,打了五次对方都不接,第六通接通了,一个警察开口就骂然后挂断。李银第七次拨通后严肃的告诉他:“你知道我为什么给你打电话吗?因为我知道你有危险了,危险就在你身边,你现在必须睁开眼睛,你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是中共马上就要垮台,中共垮台你怎么办?第二个问题是面临着天惩,一般人只要诚心念动‘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后三退就可以保平安,可是你们不行,因为你们双手沾满了被迫害的法轮大法弟子的鲜血,必须将功补过,才能在人类的淘汰中留下来,武汉肺炎是冲着中共来的,中共不倒,瘟疫不会走的。”这个警察静静的听着,再没有骂人。

李银最后发给他一个网址,并告诉他:“先看看追查国际网站上有没有你的名字,你再去看看《十年活摘》的纪录片,还有三亿五千多万人三退的心声,再看看‘藏字石’是怎么回事。”这位警察最后说了声:“谢谢!”

帮助更多同修参与电话平台救人

电话平台于二零一零年七月设立后,悉尼学员董女士就加入了这个向中国大陆同胞打电话讲真相的项目。当中共病毒疫情在中国大陆爆发后,董女士打算每天多打一些电话给中国大陆民众,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救度可贵的中国人。可就在这时有同修提醒她:“你自己要少打一些电话,应该帮助更多同修参与進来打电话救人。”董女士感到:“是师父借同修的话在提醒我。”

为了方便新手同修熟悉电话平台打电话的基本方法,她编写了如何上平台的简单介绍,每天有不少人找她,她说:“尽管都是非常小的、非常简单的事情,但卻考验着我的心性,我要求自己保持祥和的心态,不对同修有任何负面想法,自己反而变得心情轻松!感谢同修们给我这个磨炼心性的机会, 我意识到现在做的事就是我的使命,就是我应该做的事。”

青年学员:我就希望您好

悉尼青年大法弟子乔安娜就是在澳洲中国病毒疫情爆发后才开始参与电话平台打电话项目的。四月初开始,乔安娜每天除了工作、学法、炼功之外,上平台打电话只能安排在晚上十点至十二点,对习惯于早睡早起的她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她说:“刚开始,一到晚上十点想睡觉的心就上来了,不想打开电脑上平台。但是一想到救人是自己的使命,现在中国同胞处于最危险之中,我怎么能滋养安逸心而不做好救人的事呢?我就发出一念要铲除一切安逸心和惰性。师父看到我想要救人的正念就帮了我,之后每天上平台就轻松多了。”

乔安娜说:“刚开始,打电话时非常紧张,照稿读都磕磕巴巴的,对方一听就挂机。平台上经验丰富的同修就不断的帮我,还经常鼓励我。”

“起初,真相短稿中有一句话:我就希望您好,我觉的和不认识的人说这句话,实在说不出口。但是随着每天坚持打电话,每天学法,师父给我清理了思想中党文化变异出的冷漠,我开始明白我们每通电话拨过去就是衷心希望对方能感受到我们的真诚和善良,感受到大法的美好,并给对方机会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所以现在我很自然的就能够说出‘大哥、大姐啊,退了吧,我就希望您好’。”

新学员:某法院六个座机号全都接听了

阿凤是二零一七年底走入大法修炼的悉尼新学员。今年中共病毒疫情大爆发,她意识到要赶紧向中国大陆打电话讲真相。

可阿凤首先参与的是专门针对公、检、法的营救平台,她说:“我有点想打退堂鼓了,因为我从小就不关心政治,从来不想和这些‘衙门里的人’打交道。”

“同修告诉我,营救平台要对方‘三退’是不容易,但能为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开创救人的环境。在打电话的过程中你有什么执着心,有机会让它暴露出来,去掉它。而且平台有同修写好的口讲稿。于是我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开始拨打。”

因为紧张,导致阿凤讲稿读的不顺,对方就会说:“你在说什么呢?读顺了再来吧……”期间也遇到过要钱的,等等,感到很难让对方真正听到真相。但同修的交流让她提高很快。她说,在平台每天上午大家一起学法,晚上背法,领到案例前集体发正念,打完后立刻反馈,交流心得和遇到的问题,每位同修都把自己的感悟及时说出来,相互借鉴,受益匪浅。

阿凤说:“有一次打安徽一个法院的电话,我想起有个同修说,大法弟子打的电话其铃声也能起到震慑作用。我就不担心他们是否接听了,我心无杂念一个个电话打下去,六个座机号全都接了,有个年轻的女法官两次接听了十一分多钟。她开始还恐吓我,让我报身份证号码和名字,但我从她的声音中,听出了善良。我告诉她今年这么多天灾,是神佛慈悲在提醒我们善良的人,天要灭中共。我讲了法轮功基本真相,她记下翻墙网址并同意退出邪党的共青团组织。”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