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医科大学扣押老教授退休金九年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位于四川泸州市的西南医科大学,执行中共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经济截断”的邪恶命令,非法扣押退休副教授唐旭珍老人的退休金已长达九年。唐旭珍到学校讨要退休金,给相关人员讲真相,一次次被驱赶,甚至被绑架到派出所,现在连办公楼都上不去了。

二零二零年六月讨要退休金经过

德诚楼是西南医科大学(原泸州医学院)新校区的办公大楼。二零二零年六月三日,本校病理细胞学的退休副教授,八十二岁的唐旭珍老太太,在一位老同学的陪同下,再次到学校讨要被非法扣押了九年的退休金。

上午九点,唐教授从大门进去,还没走到德诚楼跟前,学校的巡逻车就到了,下来两个穿制服的校警。高个子的人说,你都来了好几次了。守门的人不准唐教授进去,说是没有预约。唐老太请他们帮忙联系一下院领导,他们不愿意,求他们请领导下楼会见,他们也不同意。还说,就象见习近平一样,院领导不是谁都能见得到的。

很快,附近派出所三个警察来了。年老的肩上有很多表示头衔的标志,年轻的女警一到就摄像,中年的警察问姓名,问来由,说是来了解情况的。唐教授说,我叫唐旭珍。学校扣押我的退休金,还差两个月就九年了。退休工资卡、医保卡人人有,我没有。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

这时,守门的人就说,你反对共产党。你是劳改过的。唐教授就说,劳改是非法的,是迫害,执行的是江魔头的命令。老年警察刚才还说“真善忍”还是好的,一听“江魔头”就跳起来了,一步蹿到老太太跟前,说:啥子呢?江魔头?你还宣传法轮功?你越说越不象话。

唐教授说,就是江魔头嘛。迫害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密令就是他下达的。学校就是执行了他的违法命令。你们来保卫学校做这样的坏事,你们对不对?老警察就走开了。

中年警察说,你打官司嘛。唐教授说,我诉状都写好了,想来想去,还是没有告。我是本院的员工,有的现任领导、科室干部还是我的学生。他们做错了什么,我只能告诉他们真相,让他们明白过来,改了就好。

警察说,你去找学院信访办、找退委办、找市里的信访办嘛。唐教授说,都找过了。我到市政府去,市政府说,他们跟医学院是平级的,管不了他们。找省里,省里说每月每人的工资都是如数拨给了医学院的。找学校信访办,他们就派一个其他科室人员冒充信访办糊弄我,还“德诚”楼呢。

唐教授还告诉他们说,我上次来学校要养老金,保安人员肖红(音)野蛮的把我从楼上拖下来,不顾我已经是快八十岁的人了。我说,小肖,你不能这样做。他不听,一直从楼上把我拽到学校门口。事隔不久,我再去医学院要钱,就说肖红已经死了,才40岁。恶报来的好快,好可惜啊。那年江阳区检察院检察长肖桂林非要判我,硬是将我送进了监狱迫害,结果遭天谴恶报,车祸身亡。

派出所警察一味的催促她们:走了,走了,你们快走吧。这些来“了解情况”的警察与学校门卫、校警串通一气,把饱受冤屈的老人再一次撵出校门。

唐教授说,这些年到学校要退休金,讲真相,有的门卫、保安明白了真相,对法轮功很同情,愿意帮助把资料转交领导。而一些人,包括眼下这些派出所警察,至今不明真相,对法轮功仍抱有负面的态度。他们看不清这场迫害的邪恶本质,看不清参与迫害的后果,这些人很可怜,他们的未来实在令人担忧。

要退休金遭野蛮对待

唐旭珍教授虽然是身处医疗技术领先、有良好医疗条件的高等学府、及附属医院,本人又是现代医疗技术的精英。可是,对自己的一身疾病却无能为力。如霉菌性胃炎、肝炎、胆囊炎、肾盂炎等等疾病,折磨的她生不如死。每日得口含红参维持体力,才能坚持工作。更不幸的是,九六年她患上鼻咽癌。本人就是搞癌细胞检测的,当然知道自己已面临什么样的绝境。万幸的是,九六年四月她修炼了法轮大法。炼功第三天大便出600毫升陈旧性血液,鼻内血(丝)没有了,鼻咽癌的症状消失了。经科学检测证明,癌症确实不治而愈。不久,其它疾病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佛法修炼出现的医学奇迹,令唐教授震惊不已。她说,我是一个无神论的实证科学者,我认识到,除我们现在认识到的实证科学外,宇宙间还有更高的科学,值得我们去探索、实践。

唐教授按照“真善忍”原则修炼,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处处为他人着想,为了远处的病人早点得到检验结果,常常加班干活,不为名,不计报。她说,“原本心胸狭窄的我变得宽宏大量了,变得更加善良、更加真诚了。我的工作卓有成效,检验结果精准,退休了单位还聘请我上班。单位的专家、权威、普通医务人员、病人都很信任我。”有人至今还感激的说,唐教授是好人。是她正确的检测纠正了误诊,救了他的命。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大肆的造谣抹黑宣传,使广大中国民众深受其毒害。唐教授为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遭严重迫害:经济罚款上万元;非法关押十次,三进洗脑班,非法劳教两年,非法判刑三年半……长期被囚禁,遭到生活上的虐待,精神上的高压,被吊铐酷刑的折磨等等,年迈的身心备受摧残。迫害一、二十年,有六年没在家中过年;在家期间,长期被跟踪、监视;孩子被贬到远离市区的乡镇工作,其家人、家庭遭受的伤害一言难尽……

三年半非法判刑冤狱期满回家,学校把她的退休金全部扣押。解释是:法轮功是国家定性的某教……你的钱每一分都给你存起来了的。只要你写个保证不修炼法轮功,就发给你。有的还说,共产党的钱不能拿给反对共产党的人用……你的问题是政法委、六一零(专门为中共江泽民实施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凌驾法律之上,如希特勒的盖世太保)与学校商议决定的……看到昔日辛勤耕耘的医科殿堂被中共的谎言污染, 昔日的同事、学生被中共谎言毒害参与到迫害中,唐教授深感痛心。

一个单位有什么权利扣押退休人员的养老金呢?有什么权利剥夺人心中真善忍的崇高信仰呢?老教授为医疗事业呕心沥血、辛辛苦苦,付出了毕生的精力得来的退休金,是受法律保护的个人私有财产,怎么可以想扣押就扣押?九年来一分钱不给,让人喝口水都喝不上。用经济来制裁信仰,如此恶毒的流氓手段,何以出现在知识分子云集的高等学府,出现在医学科学的殿堂?医者即圣者。生命在医学工作者心中是神圣的。一个医务工作者,绝不可以救人的身体,而去泯灭人的信仰,戕害人的灵魂。总之,西南医科大学迫害信仰的事,非同小可。

为挽救学校参与迫害者免遭日后被清算的危险,唐教授一次次去学校讲法轮功真相,并送去相关的法律文书、国家政策、文件等,让他们明白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及早纠正错误,因为只有停止迫害才有美好的未来。

一个退休职工找单位反映情况,要求解决问题,是老人与社会沟通的正常渠道。人类每一个正常社会,老人都是受到特别关心与特别保护的人群。何况唐教授德高望重,是受人尊敬的老人。可她到学校,科室人员一律推诿、搪塞,院领导闭门不见;一次次指使门卫阻拦,指使特警驱赶,甚至叫来派出所警察绑架。

二零一六年十月九日,唐教授到老校区送文件,学校叫来派出所警察绑架唐教授。几个警察一拥而上,气势汹汹,按的按头,抓的抓胳膊,强行从唐旭珍身上取下挎包,把包里的真相资料搜出来放在李某的办公桌上拍照。然后架着她胳膊,几个人又推又拉,将老太太绑架到了派出所。老人见这些警察年纪轻轻的,被利用来参与迫害,事到如今还不明真相,感到很痛心,很惋惜,就满怀慈悲的给他们讲:法轮大法已经传遍了全世界。现在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人修炼法轮功,许许多多的国家首脑都敬重大法师父,敬重大法,法轮大法和师父在国际上获得褒奖三千多项。医学院执行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政策,五年来一直扣押我的退休金。警察是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你们怎么不保护我呢?

派出所警察询问,笔录,强行签字,在手指上刺出血来盖手印,将老太太折腾到晚上八点才放人回家。

此后,学校不准唐教授再踏上德诚楼一步。最近这一次,唐教授还没走到大楼跟前,学校巡逻车来了,派出所警察也来了。

结语

二零二零年,中共隐瞒疫情,致使疫情全球爆发,给全世界造成巨大的灾难。世界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人民看清了中共的邪教本质。目前谴责中共的声讨声、要求索赔的呼声四起,中共四面楚歌,正走向灭亡的最后一步。在这个历史的最后时刻,如果医学院继续扣押法轮功学员的退休金,这个迫害事实继续存在,那么,实施“经济截断”迫害法轮功的重大违法事件牵扯到的所有人,从学校最高层领导到基层人员,都逃不脱随天灭中共而遭殃的报应。

二零二零年六月三日,唐旭珍教授再次到医学院讨要退休金,就是想再给他们一次听真相的机会,一次改正错误的机会,一次留下未来的机会。无奈唐教授又被赶出了校门,她只能望着德诚楼上标榜的“德”与“诚”深深的叹息。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