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四川泸州纳溪社保对法轮功学员的经济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中共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实施“经济上截断”的邪恶政策,给无数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庭造成经济损失,及精神的创伤和生活上的困境。如今四川泸州市纳溪区社保局强夺强扣法轮功学员养老金,抹去工龄不给办退休等,继续执行中共江泽民的邪恶政策,从经济上对遭受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进一步加重迫害。

一、唐天敏遭两次非法判刑 六万多退休金一并扣

二零一九年十月三日,四川泸州纳溪法轮功学员唐天敏两年半冤狱期满回家。回家后发现当月的社保卡上没有钱到账。十月二十八日,社区干部带她到纳溪社保局询问。

社保局的人告知唐天敏:你差我们六万多元钱。你二零一二年、二零一七年两次坐牢共五年半,你领到了被判刑、服刑期间不该领的这笔退休金。你把这笔钱拿去用了,如果不退回来,就要起诉你,或拍卖你的房子,或再去坐牢。你先缴纳退款三万元,每月可发给你五百元生活费。其余的逐月扣,直到扣完为止。

在被起诉、拍卖房子、或再去坐牢的高压恐吓下,唐天敏的女儿不愿才从冤狱中出来的母亲再遭迫害,就帮助母亲凑了二万一千元钱交给了社保,并签字同意每月领五百元生活费,其余的逐月扣除。

唐天敏因坚定信仰“真善忍”,坚定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坚持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劳教两次,非法判刑两次。历经九年人间地狱般的铁窗囚禁,她遭受到了中共监狱几十种酷刑的残酷折磨,九死一生。二零一九年十月,被第二次非法判刑两年半回家的唐天敏人像大变。昔日性情开朗,敏捷伶俐的她,此时思维迟钝,记忆力衰退,浑身不停的摇晃,摇得心慌,心烦,非常难受,情况严重时只有整天躺在床上。不知唐天敏再次遭到中共黑监狱何等严酷的摧残?回家又遭到纳溪社保对法轮功学员的经济迫害与精神高压,唐天敏的处境真是雪上加霜。

二、杨太英三十年工龄被抹去,不给办退休

法轮功学员杨太英,五十多岁,纳溪农机局优秀公务员。二零一四年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单位开除公职。冤狱期满回家找社保办退休,社保回答:判刑后开除公职,工龄全部没有。杨太英说明,自己有三十年工龄。社保回答:三十年工龄全部不算,抹掉。

养老保险制度从九六年开始。国家政策明文规定:二零零四年,象农机局这样的单位,作为事业单位“参公”(参照公务员)后,农机局不再以单位的名义为职工向社保缴纳养老保险;九六年至二零零四年以单位的名义曾缴过的,以及九六年以前时间段没向社保缴纳的,一律“视同已缴”。

按国家“视同已缴”的政策规定,工龄与保险是同步的、配套进行的。杨太英八五年参加工作,除去非法判刑四年,客观上已有三十年工龄。有三十年工龄,就有从个人所得中所提取的三十年的养老保险——退休金。这些都是个人劳动所得,属于不可被剥夺的个人私有财产。社保执行中共的迫害政策,侵吞法轮功学员的私人财产,企图把三十年工龄一笔勾销。

后来又说,如果要办退休,只承认一九九六年——二零零四年由单位已向社保缴纳保险的这七年工龄。如果是这样,杨太英就得凑足十五年工龄,就得再补交八年保险金,方可办退休,得到每月七百——八百元的最低的养老金。

三、冻结养老金 罗林容被令补款三万多元

法轮功学员罗林容,六十七岁。泸州市纳溪区棉花坡农村妇女。二零一七年五月,非法判刑三年冤狱期满回家,失地换来的养老保险被冻结。社保说,要把冤狱三年内已领到的三万多元钱全部退出,补交。否则,罗林容丈夫的丧葬费、抚恤金就一直冻结。

罗林容的儿子要求用父亲近三万元的丧葬费、抚恤金拿来抵交母亲被强令退出的养老金,社保不同意,说必须把三万多元缴清了才行。失地换来的微薄养老金是受法律保护的、属于罗林容个人的私有财产,任何人不得扣押、剥夺。而社保手里捏着私人的财物,不给就不给,想占就占,公开掠夺。罗林容的儿子被迫借钱把已经领到的、本来就属于母亲个人养老金三万多元钱交给了社保。

罗林荣每月本应能领到1500元的养老金,现在只能领到1200元,因为三年冤狱期间上调的部份要全部扣除。

四、被强扣已领的养老金 刘云芳八个月分文没有

法轮功学员刘云芳,七十二岁,纳溪一个商业部门的门市员。二零一九年一月十日,被纳溪区法院冤判一年半的刘云芳冤狱期满回家,社保卡上的退休金一分钱都没有。社保说,一年半牢狱期间的退休金43200元,已领到的14734,02元要全部退回,逐月扣除,到八月份全部扣完。

二零一九年一月至八月,刘云芳的退休金分文没有;二零一九年九月,社保又扣去法院冤判的罚金2000元。现在刘云芳领到的钱是冤判一年半以前的基数,上调部份没有。

五、各种经济迫害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经济上截断”的邪恶政策恣意横行,以上法轮功学员还遭到各种经济迫害。

1、上访罚款

杨太英与姐姐三次进京上访向国家机关讲清真相。第一次上访,截访人员去北京的机票、差旅费、吃住等非法截访费用全部算在她们姐妹头上,她们各自被敲诈人民币1800元。杨太英被敲诈的这笔钱,是纳溪“610”指使杨太英的单位从她的工资里强行扣去的。单位业绩也受到株连,评不上先进,得不到奖励。杨太英本人还被行政记大过处分,取消当年各项奖金。

第二次被截访,纳溪区“610”再次向杨太英敲诈所谓“截访费”4500元,令单位从她的工资中扣除。纳溪区政府对杨太英作开除留用处分,每月只发给本人约200元的生活费。

第三次被截访后,姐妹俩被非法劳教两年。当她们被劫持到劳教所之后,她们的家庭阴云笼罩,亲人处于悲哀恐惧之中。此刻,“610”还向杨太英家人敲诈7000多元的所谓“遣返费”,从每月200元生活费中抵扣。

杨太英的姐姐被经济敲诈26718.20人民币现金。这笔罚款没有收据,只是一张截访人员、洗脑班开销的清单。如果不交这笔钱,就被威胁拍卖房子。

2、 洗脑班的敲诈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罗林容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了九个月,洗脑迫害长达两年。洗脑班一天二十四小时单间禁闭,吃残汤剩饭,不见阳光等等,遭受到长期虐待。

二零零三年六月,洗脑班“610”不法人员向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勒索钱财,拿钱、签字写保证,才准许这些被非法关押了两年、近三年的法轮功学员回家。如拿不出钱来的,就拿房子抵押。罗林容等三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洗脑班头目张勇威胁要灌食、打迷魂药。

纳溪棉花坡政府的郭书记、派出所李富全、曾二、村上的王富秀等配合洗脑班迫害,拿乡民当绑票。他们带了二十多个人去威逼罗林容的丈夫拿钱赎人,必须把钱拿够了才能把罗林容从洗脑班黑监狱放回来。其丈夫借了三百元钱他们嫌少,恶人恶警、乡村歹徒硬逼着他再去借,否则就抱走他家的电视机。还大骂他是反革命家属,扬言要把他抓进监狱关起。罗林容的丈夫吓得不敢回家,到处躲藏。

二零零三年八月,在看守所、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近三年的罗林容回到了她那破败不堪的家:房屋破了、垮了,坝子、屋子荒草丛生,土地荒芜,准备用来修房子的钢条被人偷了,家中稍值钱的东西也被偷了……满目凄凉,好不叫人心酸。

3、家庭破碎 身陷困境

八四年因改革承包,刘云芳单位被搞垮了,她失业了,没有分文的经济来源,全靠老伴退休金过日子。刘云芳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好了,脾气更好了,家庭和睦美满,夫妻互敬互爱,儿子孝顺。可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毁了刘云芳的家,毁了他们幸福、安康的晚年。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五日晚上八点钟,“610”国保队长高理,七化建保安周春等六人把刘云芳的老伴从麻将馆找出来,胁迫他打开自家的房门。刘云芳的丈夫一开门,警察就象一帮土匪闯入抄家。又当着其丈夫的面,把刘云芳押走,其丈夫受到很大的惊吓。

刘云芳的家多次被抄,刘云芳又被多次非法关押,她的家庭及亲人长期处于骚扰不断的惊恐中。“610”恶警还常常对她老伴进行威逼、恐吓,有意无意地给他施压,离间亲情。刘云芳的丈夫日渐承受不住这样的折腾了,心情越来越不好,开始辱骂、打人。后来妻子做的饭也不吃了,一家人分成两锅吃。他每月一千七八百元钱的收入,可一月只给刘云芳两百元生活费,刘云芳维持个人的生活很困难。丈夫每天还摆出歧视冷落的面孔,整个家庭陷入了非常痛苦的境地。在迫害的强大的高压下,刘云芳的老伴儿不得不提出离婚,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安静。

刘云芳失去了家庭,没有住房,没有经济来源,身陷困境。近些年有了一点微薄的退休金,可被中共操控的社保助纣为虐,要扣就扣,想夺就夺。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邪恶运动持续了二十年,无数法轮功学员及他们的家庭、家人在这场迫害中遭受到何等的迫害?又承受了何等的痛苦啊?如今四川泸州纳溪社保还在执行中共江泽民“经济上截断”迫害政策,用经济掠夺的手段对被冤判、受尽魔难的法轮功学员加重迫害。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