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师父在贵州传法时的神奇美好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五日】我是退休医生,一九九三年很幸运得法修炼,曾参加过师父的四次传法班,一次师父给辅导员讲法,共五次见到师父,聆听师父讲法,沐浴佛恩。亲身感受师尊的伟大慈悲,见证大法的神奇殊圣和美好。

一、五次亲见师面,沐浴师恩

一九九三年五月,法轮大法在贵州洪传的第一期传法班的第三天,偶遇念小学时的一位老师,在他的引导下,我很荣幸的参加了师尊的讲法班。

初见师父,好面熟啊!似曾相识,但又想不起在哪见过……我轻轻的在后排空地坐下,听到的第一句法(凭记忆恭录大意)是:有练过其他气功的人進到我这个班,只要你真心修炼法轮功,我都会管你,会给你清理身体,调整身体,好的留下,坏的去掉,保证你在我这一门中修炼。真神了!师父知道我练过别的功。我终于找到师父啦!

我深深的被师父的法理所折服。师父的法句句打动我的心,使我明白了在人生当中许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比如:人为什么会得病,为什么我总是被别人欺负,都是自己生生世世的业力造成的。“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这是在各种修炼中都是这样看的。”[1]所以,我越听越想听,越听越爱听。因此,师父在贵阳的三期讲法班,我都没落下。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师父最后一次在广州讲法,我也请假赶去参加了。一九九七年九月二十三日,师父在贵阳为贵州大法辅导员讲法,我也荣幸的见到师父,聆听师父讲法。

就这样,我五次见到师父,沐浴佛恩。师父说:“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1]是啊!每当回忆起这段日子真是无比幸福和快乐。

二、师尊清除干扰

记得在三期讲法班都有不同程度的干扰,不是在讲法过程中突然停电,就是传法场地突然变动,特别是在第一、二期传法班上,师父讲着讲着,突然就停电了,检查电源电路都没问题,此时只见师父右手一抓,又一挥,就又来电了,灯又亮了,师父又继续讲法。又停电又处理,反复多次,有时师父平静无声几秒钟,问题就解决了。

师父说,我知道贵州这个地方有很多修道之人,他们在深山里修炼,他们用功能把洞堵起来,修得很苦。常人看不见他们……他们不得法,修了很长时间也没修上去。他们中有很多好的,这次也来听我讲法。但也有不好的,离贵阳十七公里(西南面)就有一个。它也修了很长时间……我这个人不愿跟人斗,我就传我的法,谁也干扰不了我!有人想跟我斗法,我说你就收起你那一套吧,不信就试一试!(凭记忆恭录大意,不一定是师父原话)

五月、六月,师父接连办了两期学习班,第一期在省地质局,第二期在贵阳医学院礼堂,八月份,第三期班来的人非常多,就改在省政府大礼堂。第一堂课之后,就不能在那里了,很快又找到了省青少年活动中心,没有影响到师父讲法。

后来知道多次干扰都是花溪洞里那条明朝蛇精干的。在北京九三年东方健康博览会上,它又跑去捣乱。师父一再慈悲,多次给它机会改过,它都不听,始终魔性不改,最后师父只好把它彻底销毁了。师父在《转法轮》第五讲中讲到就是那条蛇精。

三、神奇的照片

第一期班结束后,我们几位同修有幸与师尊在黔灵公园白象泉前边空地上(当时的集体炼功点之一)合影,大家都是站着照的,可是,拿到照片一看,除了有站着的师父,前边还有一位双盘坐着、胸前戴法轮章的师父,在照片的右侧后方,还有一个人手持拂尘指着照片,清清楚楚的,太神奇了!

第二期班结束时,师父拍着我的双肩,慈祥的对我说:守住心性,好好修炼……回到家,我怎么也静不下来,想着师父马上要离开贵阳了,我一定要去送师父上火车。当时天下着小雨,我打一把伞,在赶往火车站的途中,突然感觉到就象师父讲的那样:“一阵热流从头顶上下来通透全身”[1]。从此我多年的四肢冰冷及全身所有疾病不翼而飞,全都好了!

师父上了车,列车缓缓启动,我们几个同修一直在站台上目送着,师父在车门边向我们挥手,被拍下一张照片,只见师父挥动的手向着我们头顶上方全是一片洁白,我们几个同修被一片洁白的光覆盖着,看不见我们的身影、面貌,全是一片白光。师父又给我们加持,师父无私的给弟子太多。弟子无以回报!

每当看到这张照片,我们都会感受到师父的洪大慈悲和保护!倍感幸福亲切!本人却又感到修炼中有时遇事没有守住心性,甚至做了错事而深感愧疚!辜负了师父的期望,对不起师父!

四、师尊为我净化身体

师父说:“我们是清理身体,名词也不叫治病,我们就叫清理身体,为真正修炼的人清理身体。”[1]

修大法之前,我身患多种疾病:脑挫伤后遗症,颈椎病,萎缩性鼻炎,肺结核,肋软骨炎,风湿性关节炎,左侧肾积水,经常浮肿,四肢冰冷,还经常感冒,长期不离针和药。面色无光,且又黑又瘦,人显苍老。

修大法后很短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我所有疾病不治而愈,红光满面,精力充沛,从此与药无缘,重新获得新生,比实际年龄又年轻了许多,心情也变好了,整天乐呵呵的。同事和亲友目睹我的变化,都为我高兴,同时纷纷走入修炼。

在第二期班结束后的一天下午,我在家打扫卫生,一边哼着歌曲一边拖着地面,突然一下子胃里象刀割似的疼痛,痛得在沙发上打滚,一会儿功夫,全身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丈夫和儿子急得团团转,要找车送我去医院诊治,我说不去医院,这不是病,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祛除病根。痛得实在受不了了,我喊着:请师父帮帮我!话音刚落,“唰!”一下就不痛了,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我拾起拖把,又开始拖地。一旁的父子俩连声说:太神奇了!刚才痛得那样吓人,你一喊师父,就不痛了,要不是亲眼所见,谁会相信。

还有一次,早上去上班还好好的,突然就开始腹泻,一趟接一趟的跑厕所,同事都叫赶快吃药,我说没事,不好的东西排出去就好了,别管它!师父说了:“有的人连拉带吐的,反正是要给你身体内脏都要净化下来的,你才能真正修炼的。”[2]中午,我没吃东西,整整一天,拉了几十次肚,可是我却很精神,跑完厕所,照常上班,给病人治病。另外两位医生都说:奇了,按常理,象你这样不停的腹泻,没有作任何治疗,又没有吃东西,如果是一般人早虚脱了,可是你却越拉越精神,还红光满面的,法轮功真神奇!……后来她们和我一起炼了一段时间,各自都从中受益。

修炼法轮大法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太多了,两次从楼梯上摔下来;三次被车撞,一次在上班路上,被一辆的士撞倒在单位门口的马路中间;一次在家门口被一辆载重摩托车撞倒在菜场门口路上,车从腿上辗过;一次是在高温三十多度的中午,被一辆白色轿车从右脚背上辗过。每次都惊呆了不少路人,我却安然无恙。我不好意思,赶快跑开,司机也赶快跑开!这都是师父的洪大慈悲为弟子消去了许多大难,每当回忆起这些,都止不住的眼泪直流……弟子再次跪谢师恩!

五、在贵阳亲见师尊

一九九七年九月二十三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早晨在炼功点上炼完功后,另一位辅导员对我说:下午两点钟,在八角岩饭店礼堂开辅导员会议,叫我准时参加。

后来她又来电话说:要我早点去打扫卫生,布置会场。她还说,她太激动了,昨晚一夜都没睡好觉,太激动了!我心想:是什么原因使她如此激动?莫非是师父来了?再没多想,随便吃点东西,赶快洗个澡,就直奔会场。

一切准备好了,她又叫我去饭店外边接别的点上的辅导员,怕他们找不到会场(其实这个地方很多同修都来过,多次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我答应着走出礼堂,刚走到礼堂门外第二级台阶,就看见师父在一位站长的陪同下,走在离我几米远的花园小路上。师父也看见了我,微笑着朝我这边走来。我呆呆的站着,眼眶里含着泪水,只想给师父跪下!然而周围有很多常人。正在此时,站长对着我喊:你还呆着干什么?!我从惊异中醒来,陪着师父進了会场。

没想到,这是师父最后一次来贵阳,沉浸在幸福之中的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面对师父想不起说些什么,临别时,只说了一句: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