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参加师父哈尔滨传法班的点滴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六日】一九九四年我荣幸地参加了师父在哈尔滨的讲法传功班。至今脑海里时常闪出师父高大魁梧、慈悲祥和的形像,及那几天听师父讲法的场景和场外遇到的点点滴滴,永远无法忘怀。

我年纪轻轻就得了一身病,不能工作,不能料理家务。我生孩子时得了产后风,三伏天睡觉被子都得盖得严严的,漏一点风身体就像针扎的那么疼,肩周炎、腰脱、十二指肠球部溃疡、贫血、曾患脑震荡、严重的心脏病,发展到休克,醒过来就抽搐,医生告诉家人,说我随时都会死。

一天,邻居来我家说:“哈尔滨有一个气功大师,什么病都能看好,我们几个人都去,你也去吧。”就这样,丈夫把我托付给邻居,求她照顾我。一九九四年八月五日晚上六点,我们来到师父讲法的哈尔滨冰球体育馆。来参加传法班的有四千多人,连体育馆的楼道里也站满了人,还有的是坐在场外听师父讲法的。

师父面带慈悲,微笑着走上讲台,从上衣兜里拿出一张纸条,放在讲台上开始讲法,师父说在外面听法的学员什么也落不下。

下面我记忆中的师父的讲法都不是原话,我只记得大概意思。

师父说,我不是来治病的,我也不给人治病,我是往高层次上带人。我马上想:“师父不给治病,我白来了。”师父又讲,你带着一个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名词也不叫治病。你放不下有病的心,我什么也做不了。当听到师父说我们修炼的是佛家大法,我想:“啊,这是修佛啊!”我一下就把有病治病的心放下了,暗暗下决心:“谁不修我也修,这是修佛呀!”

师父从人体讲到宇宙,从粒子讲到星球,讲出宇宙的高深大法,深奥的法理。在讲堂上,有的学员看到佛光,有的看到天女散花,有的看到五颜六色的法轮正转反转。有的学员还看到师父讲法时在讲台下面有不少人跪在那听法,就写条子问师父是怎么回事,师父说,天上都这么对待我。

师父说,为了学员修炼不被干扰,给我们每个学员家里都下上了罩。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真是难以言表。师父讲法时没人说话,没人抽烟,有少数人扇扇子,师父说,你把那个扇子放下,能那么热吗?学员放下了扇子,就感到那个习习的小风就吹来了。

第四天讲法,师父叫学员全都站起来,告诉大家:师父喊一、二、三,大家一起跺右脚,师父再喊一、二、三,大家一起跺左脚。就在师父领着大家这么做的时候,只见师父挥了两次手,瞬间我就感觉我的所有的病立刻消失了,身体变的一身轻。

后来才明白,是慈悲伟大的师尊为我们承受了,师父太慈悲了!

第五天白天,我们几个学员一起去太阳岛,来回三十五里路。我在家时一天只能坐五分钟,全天都得躺着。那天我觉的身轻如燕,不长时间就到了太阳岛公园。

一進公园一男同修就说:“师父在那呢!谁去跟师父说说,我们和师父照个相吧。”我心里那个高兴啊!就像个孩子似的跑到师父面前,仰着头就喊:“师父!”师父笑了,我说:“我们没有别的要求,我们就想和师父照张相,留个纪念。”师父一直看着我笑,做个手势说:“那就过去站好吧。”我们立即都站好了。我心想:“我哪辈子积的大德啊,能站在师父面前和师父说话,还能和师父一起照相、听师父讲法。”照完相,师父走我就跟着走,走到一个井台,师母站在一边给师父拿着衣服,小师妹用手往井里指,师父看看,就笑了点点头。我也往里看,只看到井里有一个树枝,还有点水。我想:师父和师妹看见什么了呢?师父往前走,我还跟着,工作人员说:“师父太累了,出来走走,学员就不要再跟着了。”

我止步,眼含着泪水目送着师父走远,看不见了……呆在师父身边,被佛光普照着,那种幸福和荣幸感无法用语言表达。

从公园回来,晚上听师父讲法,师父用手指着北边那个墙角说:“你赶快把那个牌位扔了,你家都给清理了。”目光又转向我这边说:“有的人今天你来,明天他来,我告诉你,你什么都得不着。”这时只听后边俩男子说:“明天别来了,票给他们吧,师父说这样谁什么都得不着,还让他们来吧。”

当天师父讲完课教第五套功法,先给我们讲第五套功法要领。教功时亲自给学员纠正动作。

那天师父告诉学员,师父第二天去某某礼堂给当地的人讲法,可他们的票都让学员们给占了,希望学员就不要去了。可第二天我们学员还是都去听师父讲法去了,人挤的连门都進不去,谁也不让谁。我被挤在中间,两只脚够不着地,就这样悬着被人夹着往里挪。总算挤進去了。我们先進去的坐在最前面,正好对着师父讲台,讲台离座位很近,也就三米远。

师父讲法时,让学员都站起来,师父说,自己的病好了的就想家人,想家里的一个人一样病,你回去看看,保证他那个病好了!

这几天我全身心的听师父讲法,生怕落下一句话,连眼都不眨。用常人的话说,我是一个贤妻良母,可这几天什么孩子、丈夫脑子里全无,装的全是法。听师父这么一说,我就想:我的病全好了,丈夫有心脏病,儿子晚上睡觉严重盗汗,床上的海绵垫都能湿透,床都湿了,没有干的时候,谁也治不好,就在心里对师父说:我想两个人吧,我家就三口人。

师父喊一、二、三,让我们跺脚!我就看到师父一挥手,打出去一道佛光,全体学员一个没落都照射到了。我是站在最前面的,怎么能看到后面了?我悟到是师父把天目给我打开了。

回家后看到丈夫、儿子,问他们的病,他俩说全好了,看看儿子的床垫子真的是干干的。

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们全家的命,我全家感恩师父!威恩大法!师父的大慈大悲铭刻在了我的心里。

学习班要结束了,我还想看看师父,师父走过来,我是站在楼上,工作人员清场撵我走,我说我看师父一眼就走,师父抬头笑着和我摆手,我就感到一股热流通透全身。

第二天学习班结束,下课后师父让我们炼五套功法,炼完静功,睁眼一看,师父走了!就像孩子离开了父母一样,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什么时候还能见到师父啊?

“七·二零”中共恶党开始打压、诬陷法轮功,对师父极尽造谣诬蔑之能事,脏水都泼在慈悲师父身上。我们去北京为师父讨个公道就被打、被抓、被劳教、被判刑,接着甚至被活摘器官牟取暴利!大法弟子遭受着残酷的迫害

然而,师父的宇宙大法的法理指导着我们闯过了一个个生死大关,师父将计就计,圆满着我们大法弟子的果位,建立着我们的威德,给了我们最荣耀的称号:“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