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开启了我新的人生


发表时间: 2020年06月27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七日】我出生在一个八口之家的工人家庭,家教严厉,父母脾气都不太好。从我记事起家里的活就多,家里养着鸡、鸭、猪、狗,房前房后还有地,夏天种地摘果,冬天上山砍柴,下河捞煤泥,好像整天都有干不完的活。那时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是地道的劳动人家庭,还好,父母对我们兄妹的学习还是挺支持的。

大法开启新的人生

我在家排行老五,从小胆小、听话,学习用功,从小学到初中高中都是班里的“三好学生”。家人特别支持我学习,让我考大学,光宗耀祖。我那时是起早贪黑的念书。一九八四年高考,我考上了与大专学校分数线一样的一所较好的中专。我就整天的高兴、兴奋,晚上也睡不着觉,但那时不懂,睡不着觉也没跟父母家人说,结果开学到学校的时候,大脑失灵了。精神出现了不正常状态,去医院看说是得了急性精神分裂症,后来休学回家,在家休养一个月,好歹把这两年中专念完了,毕业回家,分配一个很好的单位,工作不累,福利待遇也好。

一九八八年七月上旬,我随单位同事出差,在火车上遇到一位大学毕业刚刚参加工作的小伙子,我们很谈得来,互相留下地址。但我到了出差的城市连着两宿就睡不着觉了。睡不着觉就害怕,越害怕越睡不着觉,结果自己又出现了精神异常,其实就是犯病了。回到家里又看中医,吃中药,总算又调理正常了。但我却落下一个毛病——不敢出门,尤其不敢出远门。一出门就怕睡不着觉,就怕睡不着觉自己犯病。所以直到五十多岁,我几乎都没出过远门,“怕犯病”,这个念头像块大石头压着我。

因为有过这两次得病的经历,表面上是好了,但相应的强迫、焦虑、抑郁这些症状时常伴随着我,煎熬着我,令我痛苦不堪。这种病表面看起来不明显,但患者本人却非常的痛苦,有时失眠,时常为一点小事而焦虑的不能自拔,常常觉着活的没意思。我说我非常能理解得了抑郁症的人为什么要跳楼自杀,那真是无望,活着就是痛苦。我曾经信过五年主,就是家庭小教会,去听听觉得也挺好,但出了门各种焦虑症状又回到了身上。

一九九八年十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看李洪志大师的讲法录像,我边看边哗哗的流泪,师父讲的太好了,我知道了人活着的意义了,知道了该怎样做人了。刚得法的时候,心里那个高兴啊,全身一切不正常状态一扫而光,听说师父的讲法来了,走多远都去听去看。初春的早上,外面很冷也去跟着炼功。录音机没电了,二话不说跑出去马上买来电池换上。听说当地有《转法轮》了,马上请了五本。半年后,让我精神痛苦的病症全部消失了,再没吃过一粒药。我身体好了,每天精神十足,快快乐乐!

大法开启了我新的人生!

心性提高了

修炼后身体好了,家务活我几乎全包了。每次去婆婆家,都买蔬菜和水果带去,然后下厨房。婆婆家大到电视,小到卫生纸和肥皂,我都买了送去。自我退休后就一直照顾年迈的婆婆。

婆婆今年九十八岁了,和一个智障的七十多岁的儿子住在一起。几年前婆婆的腿骨折了,不能走路,一日三餐,吃喝拉撒的琐事很多,我尽心尽力照顾。婆婆愿意和我在一起生活。大姑姐夫说:“小洁这个人好,憨厚。”我说:“是大法改变了我,让我做一个时时处处为他人着想的人。”婆家人都很认同大法。

娘家那边,我的母亲也是九十五岁的人了,三十八岁的脑瘫侄子跟着我妈过,也需要我过去洗洗涮涮帮着打理。更重要的是我要做好大法弟子必须做好的三件事。每天学法炼功,面对面讲真相救人。

我家住八楼,楼道里时常很脏,无人清扫,我隔三差五的清扫一遍。

如果我不修炼,我是不会如此付出的。是师父与大法改变了我:给我智慧,给我自信,让我担当;是师父给我健康身体,良好的心态,做个善良为他的生命。“不要抱怨 守住你的善”[1]

师父为我净化大脑

修炼后,我能明显感觉到师父在为我消业。每当睡不好觉,思想业就非常重,各种不好的念头那真是翻江倒海,我就加强学法。有时半夜起来学一讲法,之后就能睡着了,在梦中都有师父慈悲点化,这样心就稳定下来了。一次一次,一关一关的师父帮我过去。

二零一四年十月,亲人遭绑架。我参与营救,打电话给六一零、法院的有关人员讲真相,由于执著结果,执著亲人回来,结果亲人还是被枉判了。过后我非常自责、上火,有三个月每天都睡不着觉。恐惧,担心,焦虑一起压下来,感觉自己出不了门走不了路,心里苦,感觉无着无落的。 思维是断裂的,比如:我手里拿着东西,我得努力去想我拿这东西去干啥?我就背师尊讲法:“修炼中要消业,消业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长功的!要不你的执著心怎么去呢?”[2]后来又去学法小组,通过和同修学法交流,最后闯过来了。

二零一七年,我参与营救外地同修,知道哪有迫害发生,马上就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邪恶。直接给参与迫害的人员打电话,也用寄信、发短信等多种方式制止迫害。

一天我正坐在沙发上发正念,突然一个念头上来,感觉自己精進不起来了。这一下我又上火了,随之就又睡不着觉了,又是三个多月,同修说我脸色不好,亲戚说我咋这么瘦了?上火啊,着急啊,抑郁啊,担心害怕的念头又上来了,家务活都干不了了。

学师父的《悉尼法会讲法》,看到师父说:“一个人修正法,我要把你的业力消到你能够修炼,你能够承受过去,给你消到这种成度。都消掉是不行的,一点不偿还是不行的。那么偿还这部份怎么偿还呢?我们把它就摆在你修炼的路上,都是你自己的业力,就摆在你修炼中需要提高的不同的层次上,它会作为你提高心性时产生的一关一难,到需要提高层次的时候,你会碰到一些麻烦事,或者是身体觉的哪块儿痛啦,那么这都是要你悟,这时能不能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对待。是不是象常人一样对待这些问题,能否把它放下,把其看淡。你把这一关一难看作是提高的好机会一放下的时候,你就能过去这一关。”[3]

我明白了!压在心里几十年的顽石——“怕犯病”的观念就这样彻底去掉了。现在即使只有十分八分钟我都能睡一觉,醒来就非常精神。思维变的敏捷连贯,想做什么很快就有思路了。我深深悟到:这是师尊给我的有序安排。师父在帮我净化大脑,让我变得精神愉悦,神清体健。

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我可能这一辈子都离不开安眠药,这一生都要遭受强迫症、焦虑症、抑郁症的折磨和困扰,是伟大的师尊挽救了我,大法的法理开启了我,让我走上了佛法修炼之路——返本归真。

师尊每时每刻都在看护着弟子,为弟子承受的太多太多,万语千言道不尽对师尊的感恩!弟子一定勇猛精進,踏踏实实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在师尊正法的最后时刻多多救人,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兑现誓约,跟师尊回家!

同时我想真诚的告诫世人:法轮大法是万古不遇的佛家高德大法。大法教人道德高尚,身心净化,超凡脱俗。他是引领人类走向美好未来的唯一希望!中共江氏流氓集团诬陷抹黑法轮佛法,天理不容!正在遭受天谴之中。

弟子叩拜师尊苦度之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解开你的迷绊〉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