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环境中展现大法弟子的风貌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八日】我是一名教师,在修炼大法前,对工作挑三拣四,对调皮的学生也是以恶制恶,没有什么宽容之心。修炼大法后,我知道要善待学生。对不遵守纪律的学生,能包容他们,并耐心的用道理教育他们;课堂上尽量考虑学生的接受能力,尽力把课上好。

我一般教两个班。如果碰到班主任不太负责任的班时,这个班的课堂纪律就会很差,科任老师上课时就会无法维持课堂纪律。不管学生表现的如何差,我都不会发脾气或弃之不管,总会想办法上好每一节课。

在差班上课时开始也会很吵,我就会不厌其烦的劝导他们,多次跟他们讲做人的道理及一些传统故事。有时我就这么说:谁上课讲话被我点名三次,我就会安排他抄古诗词。而且跟他们说清楚,这不是有意去整他们,因为我得为班里想学的同学负责,给那些同学营造一个好的学习环境,这也是我作为教师的责任,希望他们理解。大多数学生都学会克制自己,不再在课堂上捣乱了。个别的学生被我第二次点名后,他马上边打着手势边笑着对我说:“老师,我再也不吵了。”然后就真的乖乖的、老老实实的忍着不说话一直到下课。

记得有一年的平安夜,刚好我要上初三一个班的辅导课。我一進教室,学生们齐呼:“祝老师平安夜快乐!”很多学生拥上讲台,要送苹果给我。我推辞不掉,只好接受他们的这份礼物。还有一位男生走上台来拥抱我,并说:“老师,我爱你!”我很感动,说:“老师也爱你!”那节课,我感觉自己的心暖融融的。下课后,学生们又争着帮我把苹果送到我的办公桌上。

第二天,年级主任看着我桌上堆积如山的苹果,笑着对其他老师说:“你看人家某某老师(指我)没当班主任,可是收到的苹果比班主任还多!”我知道能得到学生如此的喜爱与敬重,得归功于我修炼大法,按真、善、忍要求自己的缘故。事后我从超市买来一大袋零食准备分给学生每人一份,用以回谢学生的礼物。

对于学校额外安排的工作,我也都乐意接受。去年学校严重缺数学老师,初一缺五个,初二缺一个,共需要六个教其它科目的老师改行教数学。我考虑自己也曾教过一年数学,且读书时也喜欢数学,数学成绩也好,就向学校申请教数学。另外五个老师都比我年轻,谁也不愿教初二的数学,都说自己只能教初一,因为教初二的难度要大嘛,还得另找时间自学初一的数学。领导没办法只好安排我教初二。

有一学期的中途,因为一个老师请假,他的课没人上,校长安排几个老师上,那些老师都不同意。校长只好找我去上,我毫不犹豫的接受了。校长发自内心的说要谢谢我,并说:“你们炼法轮功的无论做什么工作都会做好,都让人放心!”有的同事也直夸我炼法轮功炼到家了,从不得罪人。

学校要给老师评职称,因每一年的指标有限,参评的同事又多,因此竞争激烈,但我从不和同事争,主动放弃。所以比我年轻的都陆陆续续的评了中级职称。我现在教龄已经超过三十年,学校和我同龄的行政人员也都评了高级职称,可我直到二零一六年因指标有剩余名额,不用去争指标了,才顺理成章的评了个中级职称。

大法弟子在真、善、忍法理的指导下,在平时的一言一行中展现出的风貌,使世人心中的坚冰在慢慢融化,很多世人对大法弟子的态度由当初的冷漠、误解转变为今天的发自内心的佩服了。我就利用适当的机会给老师讲真相,劝三退。

修炼大法后,我的慢性支气管炎、子宫炎症、顽固性皮炎、痛经、晕车等病都不治而愈了,真是无病一身轻啊!大法净化了我的身心!现在我即将五十岁了,脸上的皮肤非常好,又白又光亮。有时在食堂吃饭,学校有的年轻女老师会当着很多同事的面惊呼:“你看人家某老师(指我),脸上没一点皱纹,皮肤保养的这么好!”我就会告诉她们我从没進过美容院,也从没敷过面膜之类的东西,完全是修炼法轮大法的结果。

有的年轻的女老师因不知我的姓名,和别人说起我时,就用“那个有气质的语文老师”来称谓我;也有的年轻女老师对我说:“你对人总是微笑,不象有的老师那么严肃。你是自带光环的人!”

有时同学们碰见我,也惊看着我,说我看起来比他们年轻十多岁。有的就说:“你的气色怎么这么好!”有的说:“你的头发这么好,又黑又厚,还没有一根白发。”同学们羡慕不已。是啊!看着他们几乎都有白发了,可我还是一头秀发。我丈夫有时会解释说:“她是心宽啊!”我就告诉他们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当然会有这奇效。有的同学就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看来我也要炼法轮功了。”

是啊!修炼了大法,我的面容变的比同龄人年轻多了,神情变的清朗了,心胸变的宽广乐观了,这都是大法的美好在我身上的外在表现,虽然我并不看重,但也能从另一个角度证实大法好吧。

感恩师父与大法重塑了我!谢谢师父!谢谢大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