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二日】我是一名大学生,今年二十岁。母亲怀我时,有幸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因此我注定与大法有缘。我沐浴在法轮大法中二十年了。下面说说自己修炼中的几个真实的故事。

幼时被三轮车压伤脑袋得以痊愈

大约三、四岁的时候,一次母亲骑着脚踏三轮车载着我回老家。因为那时小,又淘气,在三轮车里不老实,动来动去,玩着玩着,突然从车上摔了下去。三轮车轱辘从脑袋上压过去,出了很多血。听母亲说,当时只听见“咣当”一声,回头一看,我从车里摔下去了,就赶忙返回家,给我处理了脑袋上的血,然后就一直给我读法,求师父保护我。

母亲信师信法,坚持按照大法的标准做。就这样,我天天沐浴在大法中,我的脑袋痊愈了,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

信师信法,不入中共邪党组织

初中二年级时,学校要求学习成绩优异的同学都要写入团申请书。我是班里的班长,就把全班的申请书收集起来,交给了班主任。第二天,班主任把我叫出教室,问我为什么里边没有我的申请书?还说了些不入团的后果之类的话。

我当时就想着母亲的叮嘱: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加入邪党的任何组织,要信师信法,就在心里发正念,就和老师说:“入团不是自愿的吗?自愿就是自己要愿意才行。我不愿意写这个申请书。”老师一听也就没再说什么,让我回去上课了。

开水烫伤 没留一点伤疤

高中三年,我在离家比较远的中学上学,一个月才能回家一次。因为学业紧张且沉重,只有用中午午休的时间学法。那年春天一个中午,我从锅炉房打开水,准备到宿舍洗头。刚到宿舍洗手间,暖水瓶上的把手断了,整个暖瓶摔在了地上,滚烫的开水浇到了我的两条大腿上,疼的我直咬牙!我马上用凉水冲了冲腿,没想到把烫坏的肉皮冲破了,露出了两大片带有血丝的肉。

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应该用高标准要求自己。我忍着痛,把地上的暖瓶渣滓收拾干净,接着爬上床(我睡在上铺),把风扇打开对着伤口吹,然后拿出大法书后背靠墙开始学法。午休后,把伤口用纸擦干净,换了一条宽松的裤子,就上课去了。

按照惯例,我们每天大课间要跑步。我本来想和老师请假说自己被烫伤了,没法跑了,可转念一想:“我不是大法弟子吗?”于是照样跑,每天都跑。有些时候,裤子和伤口外层的肉摩擦后,晚上回宿舍一看,血肉模糊,很瘆人。可同宿舍的同学并没发现我有什么异常。

有一天中午,我在处理伤口,对铺的同学突然问我:“你在干嘛?”我一回头,她看到了我腿上的伤,就问怎么弄的?我就和她说了。她说必须要去医院看!并给她身为医生的妈妈打电话。她妈妈在电话那头说:“烫伤后,如果不及时处理好,会导致感染,甚至会留下伤疤。”

结果整个宿舍的人都知道了,都劝我去医院。我当时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我相信师父,不听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念一正 恶就垮”[1]。我就和她们说,“我知道你们为我好,但我的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你们看,我不是每天还和你们一起跑操吗?我不疼了啊!”她们也就没再说什么。

就这样,在没去医院,没抹任何药的情况下,半个月后伤口愈合了。一年之后,伤疤消失了,没有留下任何一点痕迹。

考试中去除名利心

因为修炼大法,我的学习成绩从小就名列前茅。记的有一次英语考试,有一个单词填空,根据句意填单词并把它拼写下来。我想到那个单词了,可怎么也想不起来怎么拼,就想先做完整张试卷,最后再想吧。还剩最后五分钟时,我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那个单词是怎么拼写的了。这时脑子里就想,要不等会后边同学过来收卷的时候,看看她填的是什么?又一想,这不是作弊吗?我是大法弟子,要用“真善忍”来要求自己,作弊不就不真吗?不能作弊。

师父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2]我把那颗追求名利的心放淡了。就在那瞬间,突然就想起来那个单词的拼写了,写上答案后正好打铃。

过后我知道,这件事就是在去我的那颗名利心,为私为我、不诚实的常人心。之后,我每次考试都用平常心去对待。就连高考那段时间,其他同学都很焦急、紧张,我仍然坚持每天抽时间学法,整个备考期间都很放松。后来,我考上了省内最好的师范大学。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