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女警察崔会芳被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崔会芳,原来是佳木斯市劳教所警察。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初,她被中共媒体宣传的谎言蒙蔽,特别是中共自导自演的“自焚”骗局她信以为真。后来在不断的接触法轮功学员后,她发现法轮功学员并不象媒体造谣宣传的那样。她常常思索一个问题:是什么力量,让这群人在如此残酷的迫害下还不放弃信仰呢?

一次,劳教所为了让警察做“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工作,给每个警察发了一本《转法轮》书看,目的是从中找出他们可以用来做“转化”的所谓内容。崔会芳认真的看完这本书后,非常震撼,她觉的这本书写的太好了,并认定法轮功被迫害、是冤枉的。

《转法轮》开启了崔会芳先天纯真善良的本性,解开了许多让她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她如获至宝,反复的看《转法轮》,越看越爱看,并一点点也按照书中要求的去做。在不知不觉中,她的人生观、价值观发生了根本的转变,她知道怎样做才是一个好人。

经过一段时间激烈的思想活动,也是在中共对法轮功疯狂迫害的时期,她毅然走进了这个修炼的群体。但是,她也和众多法轮功学员一样,未能幸免的遭受了中共的残酷迫害。

以下是她自述被迫害的部份经历:

我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崔会芳,原佳木斯市劳教所警察。二零一五年一月份退休,二月十二日被绑架迫害,并被非法判刑两年。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一日冤狱期满回家。两年的牢狱生活,不堪回首,不仅是我身体上遭受摧残,精神上承受,还使我的家人日夜为我担惊受怕,陷入慌乱和恐惧之中。

一、 去庭审现场旁听被劫后遭监控

一天,我得知建三江农垦法院要对“建三江事件”中被绑架的四位法轮功学员孟繁丽、李桂芳、王燕欣和石孟文公开开庭非法审理,地点是建三江前进镇法院。我就准备去庭审现场旁听,还能见到被非法关押一年多的同修。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早,我和一位同修乘上前往建三江前进农场的客车,中途被警察拦截。警察上车查票登记后。才放行我们乘坐的车,当客车行驶到建三江区域内的一个加油站,又一批警察拦住车的去路。警察强制佳木斯乘客下车,查看我们的身份证,凡是法轮功学员都被绑架到前进农场公安分局,并对我们搜身、登记、签名和查验身份证。一天都没给一口饭吃,一口水喝,上卫生间必须一个一个去,还有两个警察贴身跟着。

直到下午三点多钟,被劫持的我们陆续分批的被警察送到火车站,让我们返家。那天从不同地点共劫持了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有在车上、有正在路上行走、有在餐馆、有在商店门口等),由于我的信息被记录,从此,我的电话被监听监控。

二、 在家中遭绑架被非法关押

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二日上午,我和儿子去外地刚回到家,正要休息,突然有人敲门,儿子开门后,十几个人蜂拥入室,一律便装。并说:我们是公安局的,便开始抄家。后得知这些人来自佳木斯市安全局、政法委、610、公安局反×教支队、前进公安分局、前进派出所的。其中反×教支队的梁华伟表现的非常积极,对我家搜查的非常仔细,似土匪般的进行掠夺,抄走大量私人物品。把家里珍藏的装饰刀、门上挂的装饰花、大法书籍、护照、电脑三台(外甥一台)、现钞等全部收走。

他们把我和儿子还有外甥带到前进派出所,分别关到三个房间进行非法审讯,一直到晚上六点多才让家人把两个孩子接回家。说对我行政拘留十天。当时我对所长董建军说:“你不能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对你真的不好,还会殃及家人的。对我的绑架拘留就是违法犯罪,马上就要过年了,我也是上有老下有小,你换位思考一下?”我心里明白,派出所所长只是奉命行事,他并没有决定权,但是我还是想唤醒他的善良本性。我不配合任何签字。

十九点左右,我去卫生间出来,突然眼前发黑,心慌无力,然后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失去知觉。在这种情况下,警察没有送我去医院救治,却把我送到了行政拘留所。当我醒来时,已在拘留所的床上。后来得知,警察把我送到拘留所门口后,是被四个吸毒人员抬进屋来的。

在拘留所,我接触到了因各种原因的在押人员,有上访的老师、征地不给补偿的农民,吸毒人员等。由于身体虚弱,第三天上厕所时,其中一人没扶住我,又摔倒了,导致腰部损伤,动弹不了。几次出现心慌、无力、四肢动不了的情况,拘留所的医生给我打点滴都找不到血管。根据我的身体情况,拘留所多次与办案单位的前进派出所打电话联系,反应我的身体情况,他们无动于衷。

在腊月二十八(那年大年没有三十)晚上,前进派出所警察来接我回到派出所,说在我电脑中发现有劳教所的文件,并打印给我看。然后,强制我去佳木斯市中心医院检查身体,而后把我送入了佳木斯市看守所刑事拘留。就是先抓人,后找所谓的证据。对我的非法判刑也是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的罪名。

看守所的环境非常恶劣,一个屋住二十多人,被褥全是旧的,棉花滚球起包,躺在上面硌的身体无法入睡,且气味腥臊恶臭;常规伙食就是带有杂质玉米面的发糕,喝的是没有油星却有沙土象刷锅水一样的汤。想改善伙食,就得自己花高出几倍的钱订餐。大多数在押人员道德素质低下,经常是污言秽语,不堪入耳。

看守所奴役在押人员,强制做奴工,为看守所赚取资金。每天缠牙签,就是把长牙签尾端缠上五颜六色的剪出条条的亮花纸,很漂亮,是餐饮业餐桌水果盘里用来吃水果的用具。正常任务是每天每人缠一万根。刚去的人手法慢,根本完不成规定的数量,只好晚上不睡觉,加班赶任务,还让晚上坐班的看着干。有的一宿只能睡两三个小时的觉,再完不成任务的就面壁反省。坐在板铺上限制上厕所、吃饭,坐到晚上九、十点钟。

家里给警察送钱的,任务就减少,按照送钱的多少分派劳动数量,看守的警察在犯人面前有绝对的权威。看守所随意扣除在押人员的存款,一次我通过监室号长查账,发现我的账上存款少了300元,我找警察说明情况,警察李艳波和李彩芳及力掩盖,不承认。因为马上要把我劫持到监狱,就没有时间追查此事。其他在押人员也有此类少钱的情况。

这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反迫害拒绝做工,但是面对的精神压力远远超过体力的劳动。

一天我看到,有个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看守所,晚上接收的值班警察王文刚和张彦丽野蛮的用报纸打她,抓着衣服领子使劲拖她,导致她差点窒息。家属知道后去找看守所负责人,要去控告,看守所的所长警察如临大敌,不去检讨自己的违纪行为,反而追查消息是怎么传出去的,极力掩盖他们的不法犯罪行为。

三、被非法庭审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十日,佳木斯前进区法院非法对我庭审,说是公开开庭,结果拒绝我的家人和朋友进庭旁听。法院门前如临大敌,众多警察和便衣在法院周围巡视,驱赶民众、并监控其他想前来旁听的法轮功学员,伺机迫害。由于法院拒绝家属旁听,我的家人据理力争,过程中法警将我儿子拽进一个小屋扣押,而后送往附近的奋斗派出所训话,问谁给请的律师等,直到庭审结束后才放回。还将我七十多岁的大哥撕扯拽倒,阻止他进庭旁听。在法院门前,几个便衣警察将欲进庭旁听的一个我的朋友抬起来扔进法院门前的绿化隔离带,人落地时周围泛起一片尘土。

我被带到法庭,没有见到我的家人,只见到满屋的公检法人员,家人为我聘请的律师当庭为我做了无罪辩护。过程中,前进法院法官还多次阻挠律师介入,开庭前都没有让律师阅卷。我当庭陈述法轮功被迫害的冤情,并向在场参与庭审的所有人员讲真相劝善,给他们留下反思和选择的机会。庭审后,以“非法持有机密文件罪”对我非法判刑两年。我上诉后被驳回。

其实,警察绑架我时,抄走电脑后,发现我的电脑有三份是我们警察群体传达的文件,这些文件分别是:《关于对“全能神”滋事人员开展教育争取工作的通知》、《劳教局召开专题会议要求做好教育转化工作》(黑龙江省劳教局简报2013年5月21日 第九期)《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积极应对新情况全力做好教育转化工作》(黑龙江省劳教局简报2013年6月6日第十四期),这些文件并不是什么机密,在网上都能搜出来。对我的非法庭审和非法判刑,完全是一场构陷的冤案。

四、被劫持入狱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七日,我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去的路上,我对送我去监狱的看守所警察李彩芳说:到那里,你就告诉她们说我是大法弟子,炼法轮功的。其实我人还未到监狱,档案已先到了监狱。他们了解到我是劳教所的警察,是从参与迫害到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又因修炼被判刑入狱。我的到来,让那里的警察好奇和意外,面对他们,我没有一丝的懦弱。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无论在哪里都应该是堂堂正正的。

监狱共有十四个监区,十一监区和九监区是负责接收法轮功学员转化的监区,双月归十一监区接收,单月归九监区接收,九监区也叫集训队。所有投送的刑事犯人必须集训三个月后再分到下设的监区,我被送到十一监区。

虽然我不是以炼法轮功的名义构陷枉判的,但是对我,监狱是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形式进行的。我一进来就被帮教、包夹(就是协助监狱警察做“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犯,利用各种办法让你放弃信仰)五至六人将我带到十一监区。先是剪头,凡是入狱人员一律剪成齐肩短发,然后搜身。帮教、犹大马上围上做工作,不让我承认是法轮功学员,说不炼了等等。如果不是法轮功修炼者,可以分到各组里,参加生产劳动,正常洗漱方便,相对有一定的人身自由,要是按照法轮功学员管理,就要被强制“转化”洗脑,洗漱方便必须有人监督。

帮教告诉我,十一监区和九监区是监狱中的小监狱,戒备森严,是决不允许各屋法轮功学员见面的。她们知道我曾经是警察,当过管教员,对我还比较客气,让我坐在沙发上。监狱的警察是不进监舍的,全是犯人管理,大多是职务犯,曾在社会上有一定地位或有钱的刑事犯人,给狱警花钱送礼干上所谓的好活,在监狱就能当上所谓的“管理者”。监狱利用这些真正的罪犯去“转化”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实在是荒诞可笑。她们扭曲的人性完全失去了是非曲直的理念,只会根据警察的脸色行事,出卖自己的良心,为了自己能减刑早日回家,就不择手段的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这里,让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人性全无,什么是人间地狱。法轮功学员不仅是身体失去了自由,精神上的迫害更为隐秘和残酷。让你毫无人的尊严,慢慢消耗你的意志力,常常遭到无理的训斥,利用各种办法对你羞辱,持续的高压让你时时都处于紧张的状态,就是让你屈从,让你的人性扭曲。你要想宽松自由,就得“转化”,就是逼迫你放弃信仰。

1、面对邪恶的迫害我不为所动

监狱为了得到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就专门利用心狠手辣的人当“帮教”,迫害法轮功学员,利用极其残忍的方式折磨法轮功学员,逼迫你写三书,四书、五书。让你放弃信仰。

一天,一个犹大来“转化”我,当她滔滔不绝的向我讲所谓的大道理时,被我严厉的训斥。我说:你别做当面是人、背后是鬼的傻事,你知道你的行为给法轮功学员造成多严重的伤害吗?你知道你将来的下场有多可悲吗?她说没有办法,为了减刑早回家。

有个刑事犯,原是伊春市建设局的局长,拿着写好的悔过书说:这里没写对你们师父和大法不好的话,你看看就签名吧。队长说签完后给你找个好屋,呆到回家就得了,别遭这个罪了。我说:“让我签字这事你就别想,这都是我们当年所使用的害人的招数,你千万不要这样做,为了你的将来,也为了你的家人。得法修炼是我生命的归宿,修炼法轮功是我生命的荣耀,我敢于冒着天胆来到这尘世中,在这惨绝人寰灭绝人性的迫害打压中有幸得到宇宙大法,我是何等的幸运啊!我既然选择了走这条路,就敢于面对现实中出现的一切事情,这个法在我心中,在我生命的微观已深深的扎下了根。我有大法指导,有师父保护,任何招术都无法撼动我对大法坚定的信念。”

看到她们用形形色色的方式诱骗我签字“转化”时,我真为这些生命的将来担忧。

2、被体罚坐小板凳二十二天

监区长王晓丽的一声令下,自此,我从早晨五点起床就开始坐塑料小板凳,别人还未起床,就开始了对我的体罚。正常六点起床,七点开饭。饭后我被带到库房坐小板凳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片,有天安门“自焚”伪案,犹大谤师谤法的邪说等等。一直坐到晚上十点才让睡觉,正常八点就寝。多少年来就听说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位于全国之首,毫无人性的对生命摧残,真让我亲身体会到了。

这个塑料小板凳,很小,还不能坐全,只允许坐小板凳的前四分之一,腰挺直,两腿并拢,双手放在膝盖上,目视前方,一动不许动,看诽谤影碟。长时间坐小板凳是对肉体严重的摧残,臀部硌的钻心的痛,从血肉模糊到厚厚的老茧。长时间挺直坐着,腰部也承受不住,造成腰部劳损。一次我把绒裤垫在裤子里,两天后被组长发现,上厕所时组长让我拿出来要给扔掉,我说不能给我扔掉,我带的衣服少,我坚持穿身上。

这期间我找包组警察谈,找主抓教育改造的队长谈,讲真相揭露迫害。我说我信仰法轮功,对我判刑的所谓罪名是什么?你们现在按着哪类形式来管理我?依据是什么?不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吗?你们想怎么迫害我就怎么迫害我吗?通过多次谈话,揭露迫害,给我减了一小时坐小凳子时间,让我坐到晚上九点,坐了二十二天小凳子后,给我调到了集训队。

3、亲人的关怀

十几天后,丈夫、儿子、哥哥、侄女、大姑姐去监狱见我。十五个月没见到家人了,看到丈夫、哥哥憔悴苍老了许多,我们都心酸的哭了。家人没有一句责备我的话,嘱咐我一定要照顾好身体,不要硬碰硬等等。接见结束后,在回监舍的路上,“帮教”奇怪的问我,你们家人怎么不劝你转化呢?我说:家人看到我修炼大法后的身心变化,就知道法轮大法好,都非常支持我修炼。家人的表现让“帮教”感到很意外,也给了我很大的鼓励。

4、集训队见闻

我刚被领到集训队,大队长陶淑平听到声音,脚上穿着拖鞋就从办公室出来了。她看我一眼,然后态度恶劣,象家庭泼妇似的告诉刑事犯:“给她拿马甲穿上,正常管理。”集训队位于监狱大院内接见室的后一排楼,整个第五层楼和四楼的一半,五楼是做转化的,转化不了的调到四楼。每屋二至三名法轮功学员,由包夹严密监控,不能随便说话,有事要先向组长报告。全省的判刑女犯人员都往这个女子监狱投送,每周三是接收日,人员特别多,每屋十五张上下铺的床得住四十至五十人。

监狱是社会败坏的缩影,集中体现了善恶不分、唯利是图、正邪颠倒、人性泯灭。教育改造只是一句掩人耳目的口号,在这样的环境中,扭曲的人性表现相互交叉传染,人与人之间互相猜疑、提防,内心充满着争斗、仇恨、敌视,阴险、狡诈处处可见,稍不留意就被她人落井下石,是一个非常恐怖的环境。那些贪腐十几万、上百万的贪官、诈骗、吸毒贩毒等有钱刑事犯,给监狱里有实权的头头送礼,能干上轻活或不干活当组长、包夹、帮教。这里不看道德品质,只看钱的多少,利用株连的方式迫害大法弟子,越狠越坏越被重用,邪党真是让人变成鬼。

集训队刑事犯大约有四百人,有二百人在四楼车间干活,超负荷的奴工劳动,生产车间整天是叫骂声不绝于耳。有挑选各种牙签、筷子的;有糊各种纸兜子的;有做小工艺品、各种饮料管的等。患各种疾病的犯人得不到身体检查和医治(不病到一定程度是不允许就医的),都必须参加劳动,卫生条件极差。一包筷子或牙签都是六七十斤,从楼下卸车背到楼上,挑完后再背到库房,完不成任务晚上不让睡觉。完不成任务还罚站、罚刷厕所、限制去超市买东西等。

5、拒绝背监规被关禁闭

我刚到集训监区,组长、道长(管理整个楼道的刑事犯人)多次让我背监规,说如果不背会挨收拾的,我说不背。她们说要是什么都不背,就不能过关,还要受体罚。我想,越是邪恶的地方,越要坚持正义,因为我不是罪犯,强加的罪名我是不承认的,我要正一切不正的。

果真如此,集训结束,出面来考核的人是监狱长、狱政科长和集训队长。由于我拒绝所有要求,狱长问我为什么不背监规,我说:“做好人没错,对我的迫害都是强加的、违法的,我不应该在这里。”集训队长听我说完,怒气冲冲的对我大声喊道,不背就留下继续集训!就这样,我被留下进行新一轮的集训。我仍不配合背监规等要求,再次考核,我还是这个态度,结果副监狱长史耕辉和集训队长陶淑平气急败坏的说:“关禁闭。”

6、被非法禁闭关小号三十三天

二零一六年九月七日,我因不背监规被关进小号禁闭,首先被带到监狱医院体检,还做内检,那种羞辱感使我忍无可忍,真有撞死的想法。但我理性的提醒自己,我是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只能证实大法,不能破坏大法。

小号是在监狱一角的一排平房,从门进入走廊,第一个房间是狱警执勤室,平时狱警在这里看监控,后面四至五个是小号房间。小号内有两道铁栅栏门,上着锁,从走廊注视小号屋内一览无余。进第一道门是厕所,两米宽,不到一米长,设置蹲位。第二道门有三十公分宽的水泥地面和板铺能睡三个人的宽度,禁闭室,白天就是冰凉的硬板铺,不给坐垫;晚九点就寝,才让拿来被褥;早六点起床,就把被褥拿走。禁闭超过15天,从禁闭改为严管,白天才给个小垫坐着,白天是不让躺着的。不管小号多冷,睡觉时都不允许用被把脸盖上。小号监室外走廊离地面二米高处,接近房顶屋檐下,有一个五十厘米见方的小窗户,去厕所方便都必须得喊报告,狱警来开门才能进入,活动的范围就是在板铺上。

进入小号第一道关就是脱光衣服安全检查,换上小号的衣服,小号衣服是没有扣子的,用短绳系着。北方的九月寒气袭人,由于我身体虚弱,也不想配合白天不让躺板铺上的规定,进来我就躺在光板铺上,穿着单薄的衣服,从心里向外打着冷战,我环视小号的四周,委屈的眼泪缓缓流出,这里就是牢中之牢啊。

小号里还有两个人,一个是贩毒判无期的王志梅,一个是杀人判死缓的周红。看我刚进来,她们俩对我很友好,其中一人给我个小棉垫垫在腰部,把拖鞋垫我脚下,一人问我,你是修大法的吗?我说是。在这冷酷无情的地方有人向我伸出了援手,让我非常感动。开饭时,由犯人从铁门底下递进来,看管的警察在走廊看着吃完,吃饭不给勺子、筷子,就是让你用手抓。每天的定量是吃不饱的三顿粥,放卫生纸上的两三片咸菜;不让洗漱、刷牙,如果你要洗脸、漱口,就得在去厕所时,用手接点冲厕所的水。厕所墙上边有个水箱,冲便池时,拽一下水箱上的绳,水下来时,赶快蹲下来接从便池边淌下来的水,动作慢还接不着。

到了夜晚九点,我才有了被褥,第二天早起床,我和同室的俩人说:太摧残人了,监狱羞辱人什么办法都有,我想大声喊。一人说,这俩警察挺好的,喊吧。我就大声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喊了两遍,她说明天可不能喊了,明天那俩个警察凶恶。

杀人犯判死缓的周红,是十三监区的刑事犯,因为队长勒卡她的钱,她不给,并顶撞了队长被关小号的。她已服刑近十八年了,在服装车间,技术过硬,在完成生产任务的同时,还能给别人做囚服赚钱。因为正常发的囚服肥肥大大的不合体,有钱的、大马牙子都穿花钱做的料服,这里体现了监狱管理混乱,倒买倒卖现象严重。

周红跟我讲,她亲眼所见,大约在零二年或零三年,一个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死了,被放在煤堆旁,衣衫褴褛不整,一只脚光着,后被拉煤车拉走。王志梅是因为没花钱给监区长送礼,没得到高分与队长争吵被关小号的。她们得知我的情况后,都骂邪党,周红跟我讲了监狱的各种违法乱纪的现象,监区的大犯人(刑期长有后台 给警察送礼,有警察撑腰)就能行使特权,勒卡拿要,强买强卖,持有手机,放高利贷等等,一年能赚上万元。她求我出去后一定要为她伸冤。

还告诉我,刚从小号出去一个牡丹江市的法轮功学员叫徐英,因反迫害被关进小号四个月,由于坚持炼功被打、被冻、被扣、不让洗漱等等非人待遇。到出小号时,头发已经成饼了,瘦的皮包骨。

警察听到我们的谈话了,第三天把我调到隔壁屋。几天后又进来一个叫车风萍的,她是因为贩毒判十五年,余刑三年多,在四监区服装车间,为了要干能挣分多的劳役,没钱送礼一直干不上,多次找监狱长反应她所见的种种违纪现象。监狱长答应她,每月给她五分,让她做鞋垫卖钱,再放高利贷赚了上万元,还供儿子读书,把一万元钱打到儿子的卡上,由于她向监狱长揭露了本监区的阴暗面,以后监区长就常常刁难她,从而被多次关小号。

在小号,吃饭时,有警察监督,必须看着你吃完,我觉得此种待遇是对我的人格羞辱,不愿在吃饭时面对着监督的警察,我就背对着她们吃。一次监督的警察让我把脸转过来吃饭,我说为啥要转过来呢?这饭不是你们检查过的吗?不给筷子、勺子,这还不够羞辱人吗?她说这是规定,僵持一会,我说:“从现在开始我不吃了。”我立刻停止了吃饭。

7、揭露迫害把慈悲留给众生

暗无天日的小号阴森可怖,狭小的空间让人透不过气来,每天有值班狱警严密监管,时而也有各级头头来检查工作,我就利用这个机会向前来检查工作的人揭露小号里的违法行为,揭露非人的待遇,吃不饱,三顿饭是一碗稀粥两片咸菜、躺在光板床上、除了囚服,不让穿其它衣服、饭碗从门底下送、不让洗漱等等。

在小号期间,每周监区的包组警察,队长所谓的提审一次,第二周监区长陶淑萍也来了,这时我对她们已没有了怨恨,想想她们也是不明真相被利用,等待他们的结果是可悲的,这样一想,反而对他们有了怜悯之心。陶淑萍也一反往日的态度,缓和的对我说:“崔会芳,你也是警察,你也当过管教员,你说你来到监狱你不背监规,你让我怎么办?”我平静地说:“你们对我怎么样,我对你们没有任何怨恨。你们有你们的监规监纪,但我坚持没有错。”

由于我不认罪,在原有关押小号十五天的基础上,又给我加期一个月。小号的人都喊饿、喊冷,由于我心态的转变,没有了怨恨和委屈,只有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对迫害大法弟子的这些人可怜。我躺着背法、发正念,感觉身体发热,没有了冷的感觉,我想这就是境随心转在我身上的体现吧。我在小号内唱大法歌曲给她们听:《为你而来》、《得度》。背《洪吟》等,她们很喜欢听,说:“你们师父真了不起,写的真好。”

十月二日,家人委托滨江检察院的负责人,在监狱政委,驻监狱检察室何主任等人的陪同下来小号看我,把我领到外间一个小屋,问我怎么样?我说问我身体上的还是思想上的?我身体现在被摧残的腿不好使,我向检察院的人揭露非人的待遇。家人要求检察院的人监督监狱,要求监狱保证两点:第一,保证生命安全,第二,到期准时回家。

半个月后,我身体出现不正确状态,大小便失禁。九月二十九我跟警察说:“从现在开始我不吃饭了。首先声明不是绝食,我控制不了我的身体,但我能控制我的嘴,也没有短裤换了,你们还不让洗。”十月一日值班警察告诉我:“你们副队长王珊珊开车给你送两条短裤。快吃饭吧,看你瘦成什么样了。”看着两条短裤,我为这个生命有善念而感到欣慰,在警察的劝说下就结束了这次绝食。

第三十三天,又喊我出去,我说:“我走不动了,如果是副队长,就麻烦你给我捎两句话:第一,谢谢她给我买的短裤;第二,我坚持的原则不变。”她说:“快起来吧,来接你回去了。”小号里的人都替我高兴,十四组组长领着一个犯人给我背回来。

8、闻听同修的被迫害让我感同身受

我又回到九监区十四组,其它组的人来看我,有人说我白了。我在被窝里躺了五天后,又被调到对面十三组,组长徐伟是经济犯,我们之前处的比较融洽,我跟她讲过真相。一天我主动找她交谈,我说:“我们现在身份地位是一样的,但我们的出发点和目的是截然不同的。你是积极靠近政府努力改造的,我是反对这场迫害的,希望我们能友好相处。”我被划分到她的保,三、四个人为一个“保”,就是邪党的株连政策,“保”里一人违纪,其她人都不减刑,这样“保”内的人就互相提醒、监督,为的是自己的利益少受损失,狱警也少了一份用心管理。

组长徐伟安排专人照顾我,打饭的、扶着上厕所的,这些人也都是她的耳目了,我天天可以躺着。一天她找我说:“道长想让你去车间。不行你就假装去厕所摔了,这样就有理由躺着了。”不知她是善意的想帮我,还是想考验我。我想,我修的是真、善、忍,我连真都做不到还算什么修炼人。我马上回绝她说:“不行,再养几天我就下地锻炼了,会很快好起来的。”经过几天的休养,慢慢我自己会走路了。

一天,我在屋里穿着肥肥的棉裤背手来回走,我跟组长徐伟说:这情景使我想起一首诗,徐伟说:“七步诗。“我说:“对,还是组长聪明。”我就背给她们听。其实,这些人也都知道法轮功学员是好人。但是,在恶党的体制下,由于私欲甘愿被捆绑着干坏事,实在是可悲可怜。

十二组一位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是哈医大二院的护士,为了证实法轮功学员无罪,不配合监狱的种种要求,不蹲着报数、绝食抗议,要求炼功。几次生命垂危,出现吐黑血、胸痛、胸闷等现象。最后她争取到晚上可以炼静功。

与我同监室的有两位法轮功学员,四十多岁,都被非法判刑十年。其中的刘艳华讲,她在五楼被用束缚带绑在上下床铺,连接的立柱上站了十二天。不让睡觉,包夹踢她、打她、掐她,大腿里侧被掐的渗血。一年多过去了,腿上还有青紫的痕迹。另一个法轮功学员谭玉蕊也是因不放弃信仰,心身备受折磨。

十一组还有个被判死缓的人,她在监狱得法修炼。她说在这里,所有的迫害方式她都经历过了。有个从五楼新调下来的老年法轮功学员,行走困难,后了解到在强行“转化”她时,被包夹两人抬起来多次摔造成的。

十月份,伊春市的四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监狱。七十多岁的房志珍等拒绝穿囚服,被十一监区的帮教、包夹七至八个人大打出手,拳打脚踢、薅头发。后来监狱警戒队的几个戴袖标的男警察,把她们打倒在地,脚踩在法轮功学员的头上,经多种非人摧残后,直接把房志珍关入小号。

郑迎春在晚上点名时,因为拒绝蹲下报数,被道长何秀琴和包夹掐脖子等毒打,导致犯心脏病。

我刚去时,被强行去监狱内的医院检查身体,看到一个法轮功学员因不配合邪恶,被两个包夹野蛮拖着走。

在13组,鸡西市恒山区法轮功学员赵春艳,被非法判刑五年。在二零一六年末,我看见她时,她身体非常虚弱,晚上躺不下,不间断又吐,家人为她申请保外就医被拒绝,体重仅剩50多斤。

我回家后,看明慧网报道,在监狱,赵春艳不肯写诬蔑大法的文章被严重迫害,曾12天不让赵春艳睡觉。包夹把她关到仓库里打她,用刷子刷她的脸,致使脸上有一条条的血痕。包夹还不让她去厕所,赵春艳憋不住而尿在了裤子里,包夹就骂她不讲卫生。她在自己床铺里面的墙上写上了“法轮大法好”几个字,被包夹发现告诉了狱警。此后,就不断的被打骂,身心备受折磨。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六日冤狱期满,家人用120急救车接回家。回家十二天便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五岁。

9、维护正理和同修共度难关

二零一六年九月七日,同监室的法轮功学员谭玉蕊半夜睡不着觉,坐了起来,包夹就汇报了。早上被道长段恒、组长徐伟叫到库房(因库房没有监控),近一个小时后,被人搀着回来的。我看到她脸通红,情绪低落,象犯心脏病的症状。我问她:“谁打你了?”包夹赶紧说:“没人打,谁能打她呀。” 谭玉蕊慢慢的摇摇头,后得知,她确实被打了,头还被打出个包。

在监狱这个邪恶的环境中,看到同修被打被骂时,就象打在我身上一样难受。中午开饭时,我给小蕊送点吃的,边说:“安慰安慰你这受伤的心。”组长徐伟听到这话不高兴了,出门时对我说:“这事跟你一毛钱关系没有,别跟我脦瑟。”我到车间找她,她态度蛮横,拒绝与我说话。我就到走廊门找队长,门岗不让,因为没有组长的同意是见不到警察的。组长徐伟知道了我的想法,她请示了队长,然后告诉我说队长晚上值班,有时间就找你。我说好吧。

九月九日早上,组长徐伟化妆包里的小镜子被我拿到。小镜子是违禁品,而且她面临着减刑,她三年多一次刑没减,分数超过正常减刑的几十分。因为集训队应该警察负责填写的教案及各类簿册都让她负责写,所以每月都得满5分。有新规定,职务犯最多能减九个月,限制职务犯减刑,想减刑是不能出一点点差错的,所以她们把减刑看得比命都重要。徐伟洗漱回来找不到小镜子了,自己翻,又调动所有包夹找,看得出来她真的害怕了。下午又把全组人员召集回来开会。

晚上就寝前,我找徐伟谈,我问她:“你是不是打谭玉蕊了?”她说:“跟你有什么关系?”我说:“当然有了,她是我的同修。”她说:“没打,谁看见了?”我知道她不敢承认。我就告诉她:“你的小镜子在我这里。”她才松了口气。我说:“君子坦荡荡,我敢做就敢当。我的所想所做是因为你所说所做太过份了。晚上我就用小镜子把手腕划开,我找队长你不让见,到时候让监狱长和检察院的来,到时候看进小号的是谁?你跟我玩阴的、损的,你算找到对手了,姐当了三十年警察,啥人没见过!”

我又说:“我们是修炼人,大法师父告诉我们做事先考虑别人,所以我放弃了这种极端的做法,想想你不也是被利用的吗?你们为了减刑能早回家,也很正常。但是,你不能出卖自己的道德、良知,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啊!你们这样做是最可怜、可悲的,为自己造下了无边的罪业还不知道。法轮功学员是修炼人,修的是真善忍,修的是正法大道。迫害修行的人是没有未来的。我告诉你这些,真是为你好。”最后她说:“这过程我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在这向你说声对不起。”我说:“你是发自内心的?”她说:“那当然了。”我说:“好吧,我接受,希望以后你能善待大法弟子。”

还有两天就要回家了,我没有一点高兴的感觉,躺在床上心酸的落泪。我回家了,这场迫害还没有结束,我的同修们还在这里承受着苦难。还在不断的有同修被送到这座人间地狱遭受迫害。

二零一六年,黑龙江女子监狱共接收法轮功学员六十五人;二零一七年一月,接收十人。其中哈尔滨市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的,被勒索罚金一万元;被非法判刑三年的,被勒索罚金五千元;建三江大法弟子蒋新波被非法判三年,被勒索罚金三万,可见建三江邪恶至极。

回家的日子到了,两年的监狱生活让我身心俱损。家人和同修来接我。上车后,丈夫说:“快和大哥视频,大哥这段时间惦记你,都睡不着觉了。”视频中,大哥悲喜交加,哽咽的说不出话来。到家后,三哥三嫂为我回家准备了一桌丰盛的美味佳肴。一进家门,三嫂紧紧的抱住我。跟二哥视频,二哥一直流泪,心酸的说不出话来。大侄女为了我,通过各种关系托人,两年的时间,头发白了很多。大侄子来看我,抱着我失声痛哭。开庭时警察把他羽绒服都撕坏了,被劫持到前进法院的一个小屋限制人身自由。把我七十多岁的大哥摁倒在车下,三嫂被他们撕扯的心脏病都犯了,儿子还被他们戴上手铐关入派出所,现在手腕上还有被扣伤的痕迹。婆家所有人更是对我牵肠挂肚。

这场迫害给我家人带来的伤害、痛苦是无法用语言表述的。二十年的迫害,给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及家庭造成的压力、损害罄竹难书。

回家后,得知单位的三位所长得癌去世了。其中两个主抓管理教育的副所长得的是胰腺头癌离世,另一个是肺癌去世。现任的所长因经济问题被定罪免诉行政降级,管理科长被判缓刑,卫生所长及所涉及的科队长行政记过或降级处分。我很为他们痛惜。

五、追要退休生活待遇三年无果

被非法判刑后,我的退休工资停发,现回家已三年有余,生活待遇问题还没有解决。离开了监狱,我并没有轻松多少,身体自由了,精神上的压力也不小。我只能一边打工维持生活,一边奔波在追要退休生活待遇的维权路上。无数次的面对相关行政部门的各级官员,从原单位的戒毒所,到上一级主管单位司法局、涉及工资待遇的财政局、市长办公室、市610、市信访局等,至今无果。

原单位领导都换了新人,和我素不相识,我只能一次次去讲真相,告诉他们我是做好人被迫害。领导理解我的处境和艰难,本单位又无力解决,只有打报告向市财政局申请我的生活待遇。开始财政局公务员科叶祯科长让戒毒所拿出我的工资标准,戒毒所第一次打报告,是按我原工资的百分之六十向市财政局申请,叶祯科长说不符合标准,60%的标准是判缓刑的标准,而后又用低于60%的报告再申请。

两次申请后,叶祯科长及副科长张秀英又说,我这种情况不归财政局管,应该戒毒所负责。戒毒所所长委托政治处和执法执纪科人员和我一起去咨询财政局副局长周传峰,周局长说:财政局每笔钱都得经主管财政市长批复。戒毒所政治处又打报告报到上级主管单位司法局,司法局再上报给市政府,请求主管财政的副市长孙希平,市长这样批复:依法依规合情合理解决。

看到市长这样的批复,我满以为我的工资会很快得到解决,但批文下到财政局后又是无声无息。我再次去财政局公务员科咨询,副科长张秀英说:全市判刑的多了,没有来找的,就你来找,要是给你解决,其他判刑的都得解决,那得多少钱啊?就你单位给你追问工资,你单位还有个判刑的呢!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八日,在我工资解决不了的情况下,我只好去佳木斯市信访局求助解决。我说明情况后,信访局当即给我登记立案,立案后将我的诉求转到司法局,司法局又转到戒毒所。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九日,戒毒所这样批复:戒毒所是财政供养单位,解决不了生活费用。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不服戒毒所的处理意见,又去司法局请求复查,司法局把我的申请又转到戒毒所,并让戒毒所的原处理意见书撤销,撤销的理由是答复的内容不明确,没说清,重新做出梳理,让戒毒所重新答复意见。

二零二零年二月二日,戒毒所办公室主任电话通知我去戒毒所取新的信访告知书。当我拿到这份新的告知书一看,内容跟上次一样,戒毒所无能力解决。

二零二零年四月四日,我再去司法局提出复查申请。五月八日,司法局办公室人员任扬给我打来电话,让我去司法局取“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我拿到这份意见书,看上边写着:“去民政局办低保”的字样。当时我说我不认可这一说法,拒绝这样的结果。

二零二零年六月四日,司法局又重新给我一份“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内容是:综上所述,经市司法局党组研究决定,对佳木斯市强制隔离戒毒所的处理意见予以维持。如对本复查意见不服,可自收到本意见书之日起30日内向佳木斯市政府书面提出复核申请,逾期不申请复核,各级政府的信访工作机构和其它行政机关不再受理。

六月十六日,我再次踏入财政局的大门。来到办公室,向一位女工作人员说明我的情况。我说,我多次来你们财政局,我的工资问题没有解决,如果说我的生活待遇问题不是属于你们负责的范畴,能否给我出具一份答复意见书?她说:应该归公务员科叶科长负责,让我去找叶科长。在行政办公大楼,我费尽周折见到叶科长,简短的交谈后,他明确答复我,你的工资不归财政局管,还是得你们原单位解决。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三日,我给戒毒所长安迎春打电话,询问对我工资问题如何解决,他明确答复,单位解决不了。

追要工资屡屡受挫,让我步履维艰,不知这条路还得走多远,我的养老金问题才能解决。过程中,看到被邪党捆绑的各级官员,有的善念还在,有的也很同情我的遭遇处境,由于私欲怕自己被牵连,互相推诿,一拖再拖。

结语

法轮功被中共迫害了二十年,这场灭绝人性的惨烈迫害,使多少法轮功学员致死、致残、致疯,使多少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场迫害,不只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而是推动了整个社会道德的下滑。在此,奉劝曾参与迫害过法轮功的公检法司及各级政府官员,守住自己的善念良知,用理智、理性来了解法轮大法的真相吧,用善念善行对待法轮功学员,别再助纣为虐,充当迫害的打手和帮凶,最后成为中共的替罪羊。

现今,中共病毒瘟疫肆虐,各种灾害此起彼伏,也是天在警醒世人。自古邪不压正,历史上所有迫害正信的从来没有成功过,也都是以迫害者悲惨的结局而告终,这场迫害终究会被终止。善恶有报的天理衡量着每个人的所作所为,那些能站在正义一边,保护善良的人们都会得到上天的眷顾,都会在各种灾祸面前逢凶化吉。我希望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赶快悬崖勒马,赎回罪过,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为自己和家人选择光明美好的未来!

参与迫害者单位与信息

佳木斯市公安局
地址:郊区长安西路 888号
邮编:154004
电话区号:0454
总机:8298114
李 政:8298333、18845498888
于长海:8298155
尚志军:8298399、15326696666
刘岳森:8298077、15304542588(退休,正在被检察机关查处)
王玉明:8298008、15046446666
宋鸿源:8298345、13836662345
尤学智:8298376、15145433333
李慧坤:8298386、13945488886
徐长富:8802666、13329446666

反×教支队
王玉君:8298229、13704545588、18645450506
李忠义:8298230、13945454488、18645450507
梁华伟:8298229、13199140111、18645450508
王忠杉:8298230、13504546999、18645450815

佳木斯市610 办公室
孙状:0454---8688615、18182843888

佳木斯市委政法委委员
刘 臣:8223490、13359630336
高伟利:8288278、13351663579
何先南:8363004、18946472255
曹宪斌:8221136、13946451001
徐佳才:13803653098

佳木斯市前进公安分局
宋介凡:8312311、8666333、13903689333、18645451001

国保大队
王连民:8318833、3904546699、18645451672
李延维:6878779、18745479333、18645451013
詹文军:6111199、15904547999、18645451098

前进派出所
原所长董建军:8998255、15046441999、18645451690
栾海涛:13359557111、18645451038
魏 东:8998255、1394543666、18645451052
董广明:6110110、13945453666
张 杨;6110110、13351863666
闫卫东;

佳木斯市中级法院
地址:佳木斯市中级法院。长安西路623号
邮编:154004
区号:0454
收发室:0454-2638108
院长韩 辉:15846839999
副院长岳利:15774548899
副院长关震:13903688055
副院长刘雪峰:13339548688

刑一庭
郭建峰:13512671999、0454-2638407
张彦斌:0454-2638406 13904545659(退休)
贾文华:0454-2638409
周 晨:0454-2638409
姜 良:0454-2638409

佳木斯市前进区检察院
地址:佳木斯市长安东路 512号
邮编:154000
区号0454
谭景春:8322001、13803677222
赵丽敏:8322002、13945455999
张志栋:8322003、13624540888
高文阁:8322004、13836667555
李劲松:8322006、18545086999
张 鹏:8322088、18946443355
董小芳:8322007、13684542666
马静波:8322877、13634540777
孙宏国:8322998、13803658333

起诉科
洪蔼墡8305977 13836640111

佳木斯市前进区法院
地址:佳木斯市长安东路518号
邮编:154000
区号0454
张甲光:8777001、13091649666
王 莉:8328205、13836648880
刘 旭:8328204、13945478588
赵庆林:8328265、13664540111
盛 煤:8328202、13945489136
齐海榕:8328203、13946470011

刑事庭
崔会芳案审判长周刚:8328132、8655312、13163514111
崔会芳案承办人葛莉:0451-8328135

佳木斯市看守所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郊区沿江乡黑通村路口。邮编:154011

看守所
孙 健:8519778 15326698333 18645450515
霍友库:8517766 13089681266 18645450516
于吉文:8519668 13946454555 18645450517
赵军平:8519118 13555587516 18645450518
警察李艳波
警察张彦丽
警察李彩芳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507号
邮编:150069
电话:0451-8663903X(尾号为连续号)
电话区号:0451
原女监监狱长孙久杰(女):0451-86639099
副狱长史耕辉(女):0451-86639066、13804541111
副狱长于晓平:0451-86636266、13694652999
副狱长绍建民:0451-86618177、13503685048
副狱长杨明昕:0451-87085377、13946151888
政治处主任曲宏:0451-86629766、13895738967
狱侦科科长:86639023
办公室:86639031

610管理办公室
电话:0451-86639072
原610主任杨丽斌:0454-86639028、13946059058 警号2320317

十一监区
监区长王晓丽:0451-86639041、15945663455;
副监区长葛雪红
教导员高冬梅13604508585
副监区长陶丹丹:13796752611
九监区监区长陶淑萍:18104609955
包班警察李莹:18103678659

刑事犯
九监区十三组组长徐伟
包夹王伟君 (哈尔滨市)
邵桂芝(伊春市南岔区)
李红(哈尔滨市)

这些信息是当时参与的人员,但是有的已调离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