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忍好!”冲散了疫情中的恐惧与烦恼(图)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六日】武汉肺炎疫情缓解了一些,为了生活,我跟其他人去外地谋生。

在路上,突然看到路边电线杆上的红色条幅,上面的字很熟悉。我下车走近,看到“真善忍好!”看着这熟悉的字,真是激动。

条幅已经贴了有些日子了,上面的颜色已经有些退去,但上面的红色大字还很清晰,在路上走过,远远的都能看清楚。真是佩服这里的法轮功学员。

(一)那是我们民族的脊梁

我是一个刑满释放的,因为出于义气帮助朋友,被判刑,关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在那里我接触到了法轮功。

刚到入监队,因为在社会上养成的习气,很多服刑人员怕我,所以狱警还让我在犯人中当个小头目,就是社会上说的牢头狱霸,管新入监的服刑人员。

范家台是湖北省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狱,所以会有法轮功学员关到监狱。我之前在社会上没有接触过法轮功,也不了解。因为听信媒体造谣,加上监狱的要求,当时我对法轮功并没有好感。狱警让我管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看着这些法轮功学员因拒不认罪,而且对监狱的一些要求也很抵制,我觉的让我很没面子,因此对这些法轮功学员也是出言不逊。

跟我很要好的一个人,因为也是被冤判的,所以很同情这些法轮功学员。他说法轮功都是正常人,听他们说,他们都是被共产党陷害的,他们法轮功讲得很有道理,他们拒绝配合监狱的这些规定也是情理之中的,劝我善待法轮功。

后来我下到监区,我被分到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区,看到了各种折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方法,真是很残忍,让人寒心。

监狱就是奴工厂,天不亮就要出工干活,出工前,大家都蹲在地上等着点名。老大用头向后一指说,那是我们民族的脊梁,我们回头看,黑暗里、冷风中,是法轮功学员站在那里。

在监狱,他们只要承认错了、承认有罪,他们在监狱的待遇就会好一些。但是他们坚持法轮功是好的,那就会是天差地别的待遇,监狱就让犯人折磨他们,让他们如同在地狱中。法轮功坚守“真、善、忍”的标准,不肯违心地屈服,所以,在监狱就听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二)雪中送炭

在监狱,普通服刑人员是不准跟法轮功学员接触的,否则“政府”(狱警)马上把你叫去谈话。一次老大找了一个机会跟法轮功学员聊了几句,当时我在旁边听到。法轮功学员讲,他们没有罪,是“中共”在迫害他们,因为他们不肯屈服,监狱这种折磨、迫害人是违法的,不仅违反《监狱法》,还触犯《刑法》。有机会他一定要控告监狱和狱警。老大让法轮功学员保护好自己身体。我们那时主要是同情他们遭遇,怕他们身体承受不住,被摧残坏了。

很快,狱警就把我叫去,问刚才跟法轮功学员谈什么,我胡扯几句。狱警提醒我,不要跟他们接触,他们都很能说,可能三句两句就把你拉拢过去,那你就麻烦了,不但不能减刑,还要加刑。我跟狱警说,我不是什么都听的,我爹妈教育我这么多年,我不是依然走進监狱。而且,我在入监队就管过法轮功学员。狱警很放心,让我有什么情况随时汇报。

因为法轮功学员不肯屈服,监狱就用各种方法折磨他们,除了平时让犯人打骂他们,还有各种折磨方法,规定“一口饭,一小时,一件衣服”,就是一餐只能给一口饭,一天只能睡一小时,冬天只能穿一条单裤,那些歹毒打手还往他们单薄的衣服里灌上冷水。每天逼迫他们干接近二十小时的活。

我们哥几个总是想办法帮这些法轮功学员,慢慢地帮他们互相之间传递信,遇到抄监,提前通知他们,帮他们藏经文。

(三)戒烟酒

我不知道我算不算法轮功学员。我还看了一遍《转法轮》。因为监狱有《转法轮》,我们哥几个想办法拿了出来,轮流偷偷看了。我虽然只看了一遍,但觉的太好了。因为帮法轮功学员传递信息,所以我也看了他们抄写的经文。我从那时起把烟酒都戒了。

那时在范家台抽烟是允许的,但不允许喝酒,犯人们是买通狱警后,他们总给我们带酒带菜,只要有钱。而且有的犯人还做烟酒生意。因为监狱抓喝酒,抓到后要扣分,还要关禁闭。烟酒戒掉后,省了很多事。

不知不觉我世界观发生改变。我不做事务犯(小犯人头),因为事务犯有很多特权,减刑也方便,所以都是有关系的犯人才能做事务犯,一般犯人当事务犯,或减刑,要花钱买。

狱警找我谈话,问我为什么不做事务犯。我说我不想蹲着,每次跟干部(狱警)谈话,我们犯人都是蹲着,感觉那是侮辱,我还是靠老实干活减刑。狱警不理解。

(四)控告

因为法轮功学员在监狱中开始控告、举报狱警李勇的迫害罪行和违法行为。很多服刑人员都很高兴。二零一五年三月份,三监区服刑人员也开始联名举报狱警李勇贪赃枉法,利用职权收犯人的财物,而且他常以抄监、搜身名义去抄现金和好烟,把财物私吞。当时举报信中还有证人。李勇吓坏了,在酒桌上说,这次他要玩飞了。

范家台监狱把这作为一个政治事件来对待,李勇家族在沙洋和范家台监狱系统关系网错综复杂。监狱除了扣押法轮功学员的举报材料,还当即修改监狱规定,服刑人员手上有现金,三年不减刑,以前所有减刑取消,把联名举报的证人找去谈话,威胁要给他们加刑,取消之前他们所有减刑,今后三年不得减刑;以他们不作证为条件,不追究他们之前的事,要挟服刑人员不得参与举报。

当时,有服刑人员跟法轮功学员讲,因为出了监狱之后就很难再聚到一起,他们愿意为法轮功学员作证,让住监狱检察院来做笔录,他们作证看到监狱是怎么迫害法轮功的。有个服刑人员说,我每天看了表,说每天让法轮功学员睡一个小时,实际上一天只让睡一刻钟。李勇用的打手都是那种心狠手黑,特别心枯、歹毒的。

住监狱检察院不肯为这些替法轮功学员作证的服刑人员来做笔录,还把法轮功学员写的控告材料扣了下来。

当时范家台监狱劳工不足,花钱从外省监狱转来了很多调犯到范家台监狱,这些调犯看到上面来监狱检查,法轮功学员就去递控告、举报,所以他们也一起拦住上面来检查的领导,反映范家台监狱违反规定,很黑暗。

监狱长周宏气得连杯子都摔了,把带头去反映情况的调犯都换了监区,并严加监控。

之后,监狱好久不让上级来检查的到监区来。监区服刑人员都觉的松了很多,因为外面一来检查,监狱就要让服刑人员打扫,清理卫生,搞得大家很累,很紧张。

今天在路上看到“真善忍好!”这熟悉的几个字,真激动,瞬间冲散了疫情中我心里的恐惧,和因疫情带来的生活压力和烦恼。

我用手机拍下“真善忍好!”条幅,发给朋友们,大家都很惊奇。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