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水军渗透西方遭围堵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六日】6月12日,推特官方在宣布,删除跟中共政府有关的17万个账户。他们发现,有23750个账户属于核心网路,他们共发表了近35万则推文,多是亲中共内容,另外15万个账户则是转发这些推文、扩大言论,主要传播中共关于香港、台湾及武汉肺炎的言论。

专家分析,美国政府已相当关注这类红色舆论,预期美方接着会对谷歌、脸书以及YouTube等平台施压,处理类似于推特的假账号、审查反共言论等状况。

被盗的推特账号

卡伦(Kalen Keegan)是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一名大学生、女足球运动员。她突然发现,自己的推特账号突然发布了很多宣传中共意识形态的中文推文。针对香港去年爆发的大规模示威运动,这些推文高度赞扬了香港警察、指控示威者试图掀起一场“颜色革命”。

随着武汉和周边城市一月底全面停运,卡伦被盗的账号突然删除了涉及香港的推文,转而开始就新冠(中共肺炎)疫情的疯狂发推。一个月后,卡伦的原始推特照片、用户简介等资料统统被换掉。至此,这位美国人的推特账号沦为一个名为“唐卡伦”的中共宣传机器。

从去年8月开始,美国新闻调查机构ProPublica追踪了上万个可疑的推特账号,这些账号疑似参与了与中国(中共)政府有关的扩大影响的行动。有些账号事先窃取了一些外国推特用户的登录信息,然后转而发布有利于中共的宣传内容。被盗号的包括美国北卡罗莱纳州的一名教授、英国的一名网页设计师、澳大利亚的一名商业分析师等。

该调查机构的记者称:“冒充者替换了推特用户名中的一个字母,发布与中国政府的意识形态相吻合的宣传信息。这个账号基本没有真正的粉丝,但他的推文却能得到上百个点赞和二十个转发。我觉得这是政府正在尝试的战术之一。”

那么,是谁盗用了这些账号呢?去年,ProPublica拿到了一网互通(北京)科技有限公司(OneSight)一份价值124.488万人民币(约17.5万美金)合同的副本,合同内容是增加中共官媒中国新闻社在推特上的读者群。

ProPublica发现,不仅中共该新闻社的推特账户读者群增加了,中共媒体的其它推特账户,如新华社和《人民日报》,都借助社交媒体承包商的操作增加人气。长期以来,中共政府涉嫌雇用社交媒体承包商来实现海外宣传的传闻得到了证实。

一网互通网站成立于2017年10月,很快在2018年5月成为Twitter大中华的品牌合作伙伴和技术合作伙伴。2018年11月,公司创始人李蕾获2018年中国创新传播大奖(蒲公英奖)。李蕾下海经商前在中共对外宣传部工作。据称,一网互通是为数不多的与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等国际主流新媒体平台成功实现数据对接、深度开发数据价值的平台产品。

ProPublica发现,利用“被盗用的推特账号”是一网互通做海外新闻宣传的手段之一,一般这些推特账户都已有一定的读者群,目前不清楚这些推特账户是直接被其盗用,还是从其他黑客手里买来的。这些推特账户被盗用后,被用来发布有关中共病毒和香港民主抗议活动的虚假消息,以及一些其它国家会关注的不实信息。

明码标价的付费推文

历时半年多的调查,追踪1万多可疑推特账户,ProPublica还发现,中共雇用商以及中共特工以一篇2500元的高价利诱推特大V发大外宣推文。

ProPublica表示,中共特工定位那些订阅人数超过1万的、使用中文的推特账户。例如,一位自称来自文化促进媒体营销机构的人,账户用日本演员有村架纯(Kasumi Arimura)的照片,给这样的中文推特账户明码开价,一篇配照片或视频的推文开价400—2500人民币。

ProPublica提供的另一个实例是,自称为“国际文化交流”公司的账户联系澳洲中国华裔艺术家巴丢草,说如可代发帖子,每帖可支付1700人民币。巴丢草是中共的政治异见人士,在推特上订阅的读者群人数高达7万之多。他在假装和这家公司谈判近一天后,拿到了一个发帖的视频样本,并提供给了ProPublica。视频样本长15秒,内容是中共政府击败了中共病毒、现在国内一切正常。但对方没有提供公司的具体名字,最终拒绝签合同,理由是“客户审查后,发现您的发帖风格不适合该促销主题。”

假冒的自由电台

不仅假冒个人的推特账户,连电台的推特账户都假冒。

自由东北电台、自由徐州电台、自由安徽电台……在推特上,自由亚洲电台最近多了一大堆冒牌货。美国的一家调查新闻机构在3月26日的报导中,细数了中共是如何把推特打造成一台宣传机器的。

报导称,这些名为“自由东北电台”、“自由徐州电台”和“自由安徽电台”的推特账号都是3月份刚注册的,其中两个账号盗用了“自由亚洲电台”的台标,另一个账号替换了台标中的一个字母。

这些冒牌账号发布的大部分推文,大多是为了提升中共的形象或贬低其它大国的形象,比如散播“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可能源自美国”的阴谋论、宣称中国给出了抗“疫”的标准答案。

明显被控制的账户

推特上还有一些明显受中共控制的账户。如一名自称叫Melinda Butler的推特账户大肆抨击香港民主运动的领袖人物黄之锋,说“要像消灭冠状病毒一样,彻底消灭好战的暴徒!”她在另一篇推文中呼吁香港医院管理层“清理”罢工的“黑色医务工作者”,并以图片诋毁抗议者希望香港政权“变色”。她的账户是2020年1月建立的新账户,没有个人的任何信息,也不订阅别人的推文,但充斥着中共对中共肺炎和香港抗议活动的官方言论。她的账户已被推特暂停。

中共水军账号的特点是,大多粉丝不超过10个,没有个人简介,同时用中文和俄语发布推文,发文频率非常频繁。据推特的分析,这些账号创建于2018年1月11日—2020年4月15日,其中大量账号创建于2019年10月。

疫情期间,这些账号在努力刻画中共国积极抗疫、是全球抗疫的重要力量,同时也在攻击香港民主活动。随着2020年3月疫情扩散全球,这些账号在疫情的话题活动上达到了峰值。

去年8月和9月,推特称暂停了5000多个疑被中共控制的推特账户,并公布了这些账户的数据。今年6月12日,推特官方在宣布删除跟中共政府有关的17万个账户。外界认为,这是对于中共这种利用网络平台散布假讯息、打讯息战等现象,做出了正面回应。

除了推特,谷歌、脸书以及YouTube上都有红色假账号,特别是YouTube还会针对反中共的主题进行黄标与取消订阅。台湾大选期间,脸书为了确保在这一题上不会因为假新闻而失分,删除了大量水军账号,其中大部分都是支持韩国瑜的账号,韩国瑜正是中共在国民党的代理人。

AI水军学台湾用语 抹黑台湾抗疫成绩

台湾是世界抗疫的典范,但疫情假讯息比病毒传播的速度还要快。自1月21日台湾确诊中共肺炎首例后,假讯息就开始在网络上流传,假讯息在2月底时突然大量增加,截至3月15日,台湾警方共查办了248件。调查指出,这类假讯息多来自中国,以模板格式更换不同人、事、地后,在社群平台散布。

假讯息内容包括“封城”假公文、“台军方接管台北,蔡当局烧死疫情患者”、“屏东体育馆改做大通铺临时医院”等。台湾民众党立委高虹安指出,多数内容都是台湾疫情也如中国一样严重,且台湾政府也像中共一样隐蔽讯息;试图扭曲台湾防疫做得很好的事实,让中国民众认为台湾跟中国处境相同。因为,中共不希望中国人民看到台湾政府防疫成功,造成中国人民对中共政府更多的不信任。

这是中共的惯用手段,但与以往不同的是,以往的假讯息都是中共利用五毛以人工方式制造、传递,然而这一波假疫情攻击中,有些直接以简体字成文、有些则夹杂中国用语或非台湾惯用词汇,如“我妈妈是高嘉瑜议员在‘台北一中 ’的同学”;甚至在语句中出现符号,如“每天都得运好几卡车的尸体去台中统‘∣’焚化”。高虹安指出,这很明显是采用样板、自动生成讯息的方式所为。

高虹安认为,在AI(人工智能)领域中有一个自然语言处理法,机器透过学习后可自动生成文章,进而降低人力需求。当自动化的比例提升后,可做出更广泛、更多样性的假讯息攻击;而这些AI机器人也需要学习,熟悉台湾人的用语到底是什么。可能是因为还在试验阶段,所以目前的假讯息显得较为粗糙。

“九层妖塔”毒害世人

据《维基百科》的资料,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2010年即创立推特账号,至今已发5.1万条推文,平均每天发15条。3月12日,赵立坚公开在推特上表示:“武汉肺炎病毒是美军带入”。同时,中共调动上千万的“网络信息管理员”(俗称网络水军),铺天盖地地宣传。中共宣传部只要按一个按钮,上千万职业网络水军就发动攻势,将“美军把病毒带到武汉”的谎言散布全世界。

中共靠暴力和谎言起家,中共常说的“枪杆子”和“笔杆子”,杀人和诛心,双管齐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洗脑奴化了中国百姓。近二十多年来,为渗透西方、改变西方人对中共的不良印象,中共不惜投入巨资搞“大外宣”活动,利用红色媒体来误导西方人。

就在2月29日中共网警对社交媒体开始封号的同一天,海外推特上传出一些帖子,揭露中共如何舆论引导的九层结构。这是一个复杂的宣传策略,被网民称为“九层妖塔”。中共通过各种媒体,官方的、民间的、海外收购的、安插的、渗透的等不同媒体,利用正面的、反面的、表层的、深入的、潜移默化的、或疾风暴雨等各种方式,有的新闻是三分假七分真、有的是七分假三分真,中共利用各种手法,让人不知不觉中,被中共舆论牵着鼻子走。

(图)中共引导舆论的九层结构
(图)中共引导舆论的九层结构

这样的宣传有多少呢?《洛杉矶时报》报导,哈佛大学2017年的一项研究估计,五毛党每年贴出4.48亿个社交媒体帖子。由此不难看出,五毛党在中国互联网当中的突出角色。哈佛大学政治学教授加里·金说:“五毛党是人类历史上审查信息流的最大政府行动。”

而且,五毛们已经形成了一套遇到矛盾时“避免将问题引向党、政府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公式:遇到涉及官场腐败的,就把责任推给贪官污吏;遇到涉及民生问题的,比如医疗就推给医院,养老就推给老百姓,高房价就推给开发商,环境污染就推给企业和有关单位失职,而暴力执法就推给警察和城管。总之,分门别类地为党找替罪羊。

但是,这套愚民方式在海外收效甚微。一位人士在推特上说,中共那些五毛、水军根本就不懂美国的政治。用自己墙内的民族主义狭隘思维,来琢磨美国的政治。美国是自由民主法治国家,美国人上街是知道诉求可以实现,而不是中共墙内,百姓被强拆,上街是与政府生死相搏。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