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中共】中共“爱国” 从战狼到鸵鸟


更新时间: 2020年07月10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九日】二零二零庚子年,中共“爱国”文宣色板上,一半是毒辣的火焰,一半是瓦凉的海水。

七月一日,中共无视《中英联合声明》及当初的承诺,绕过《基本法》,操控人大强行通过《港版国安法》,破坏了香港的人权自由与司法独立。当天,中共抓捕了200多名香港示威游行者,其中包括四名独立媒体的工作人员。紧接着,中共开始在香港全面进行言论审查,制造新一轮的红色恐怖。

国际社会30个左右的国家对中共表示强烈反对,谴责中共破坏了一国两制。对此,中共内外文宣及外交系统,纷纷展示激昂的战狼姿态,以国家安全的名义,指责别国干涉内政。小粉红和网路水军奉命煽风点火,爱国的火焰愈烧愈烈,似有不烧干香江水不罢休之势。中共顺势武力扰台,将台海问题也推到了风口浪尖,“寸土必争”的口号俨若真理,似乎放之四海而皆准而践行不悖。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就在隔夜的次日,俄罗斯驻华使馆发布了一段占领中国领土海参崴160周年的庆祝视频。中国民众对此纷纷表示不满,但外界大跌眼镜的是,中共官方却一改战狼姿态,摆起了集体失忆的爱国鸵鸟阵,鸦雀无声。

中共爱国何以如此迅速变脸、变哑调?



海参崴历史回闪:民国政府签订回收协约
海参崴,现为俄罗斯国土,俄文名为符拉迪沃斯托克,翻译成中文有“控制东方”的意思。1689年,中俄《尼布楚条约》中认定海参崴属清朝领土。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后,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割让乌苏里江以东(含库页岛)约4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

1945年,民国政府蒋介石向斯大林提出,中国要收回大连、海参崴、库页岛等地的主权。同年8月15日,中苏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明确规定海参崴、江东64屯和图们江出海口是隶属中国主权,50年后中方收回海参崴。但民国政府收回库页岛的计划没能同苏联达成协议。当时蒋介石派出的代表宋子文因此没有在协约上签字,而由外长王世杰签的字。

中共掩盖的一段秽史:江泽民出卖国土
按照《中苏友好同盟条约》,1995年海参崴应回归中国领土。但是,这片国土最终被卖国贼江泽民拱手送给外国了。

江泽民在1991年、1994年、1999年、2001年四次与俄罗斯时任总统签署了《俄国界东段协定》、《中俄国家西段协定》、《关于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和《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以条约形式肯定国界线,使中国永远丧失了约1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江泽民为什么要签下割地的协约呢?有资料显示,江泽民在苏联留学期间曾被苏联女特工克拉娃色诱而被苏联留下了证据,江独揽朝政大权后,遭到苏联威胁,只好以出卖国土掩盖他的荒淫行为。

中共对此一秽史向来讳莫如深。如果向国人公布此事,不只是江泽民下台的问题,恐将是中共垮台的问题。因此这段秽史也就成了中共的最高国家机密。

2020年7月2日,俄罗斯驻华大使官方微博不仅高调发布纪念建城160周年纪念日视频,还专门有意在贴文中注明“符拉迪沃斯托克”,意即“统治东方”,这无疑是往中国民众的伤口上撒盐。但网友发现,不仅中共任凭俄罗斯在中国人的头上拉屎不管,还疑似在微博评论区设置了审查机制,控制网民谴责俄罗斯官方行为。

中共宣扬的“爱国”是只不过是挑动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去对抗西方自由社会和国内正义之士对中共的批判和揭露罢了,说白了,是利用民众爱国情绪达到逃避清算的目的。爱国是假,是手段,为党续命才是真。

目前仍有不少中国人和海外华人误在中共的爱国口号中,鼓吹“没有祖国,你什么也不是”,真实情况又是什么?

苏军在东北的暴行
1945年,《雅尔塔协定》后,二战结束前,苏联运兵东北,名义上是帮助中国抗日,实际上在东北勾结中共烧杀抢掠,奸淫妇女无恶不作。

台湾前文化部长、作家龙应台在其《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一书中,揭露过苏军暴行细节:“那一年冬天,21岁的台北人许长卿到沈阳火车站送别朋友,一转身就看到了这一幕:沈阳车站前一个很大的广场,和我们现在的(台北)总统府前面的广场差不多。我要回去时,看见广场上有一个妇女,手牵两个孩子,背上再背一个,还有一个比较大的,拿一件草席,共五个人。有七、八个苏联兵把他们围起来,不顾众目睽睽之下,先将母亲强暴,然后再对小孩施暴。那妇女背上的小孩被解下来,正在嚎啕大哭。苏联兵把他们欺负完后,叫他们躺整齐,用机关枪扫射打死他们……”

“许长卿所碰见的,很可能是当时在东北的日本妇孺的遭遇,但是中国人自己,同样生活在恐惧中。1945年的冬天,于衡也在长春,他看见的是,‘凡是苏军所到之处,妇女被强奸,东西被搬走,房屋被放火烧毁’,不论是中国还是日本的妇女,都把头发剪掉,身穿男装,否则不敢上街。所谓‘解放者’,其实是一群恐怖的乌合之众,但是,人民不敢说,人民还要到广场上他的纪念碑前,排队,脱帽,致敬……”

斯大林放纵苏军在东北的暴行,中共也接到过来自东北电报,却置若罔闻。原因是,苏共将日军十万枪支、数千门大炮、20万满洲国军队送给了中共,这么一大笔的封口费,中共是绝对不会把百姓的受凌辱放在心上的。

中共窃政后清算义士,替苏军“复仇”
当年有很多中国人亲眼见证了苏军暴行,有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制服了苏军红毛子。但是,这些人在中共窃政后,被以破坏中苏团结的名义残酷镇压。

1945年10月,沈阳南塔村突然闯进了一个人高马大的苏联红军士兵,这个红毛子挨家挨户的折腾,最后闯进了王升老俩口的家,欲对王升的妻子实施强暴,王升拼死保护妻子,被苏联红军士兵抄起手里的大洋酒瓶子,给砸死了,王升妻子高声呼救,惊动了四邻,村里有一个蔡姓的家族有九个兄弟好汉,闻声找到王升家门口,趴在窗口看到了情景,蔡家兄弟立刻闯进门,一顿棍棒把那个流氓苏军士兵给打死了,老太太被解救了出来。村里人一商量,把红毛子的尸体给埋了,洋马杀了,肉分给了各家各户。

1952年,中共发动三反运动,村里有人将这件事给举报出来了,中共运动队将蔡家兄弟全数抓了起来,枪毙了一个,管制投监了几个,罪名是“杀死红军,破坏中苏团结。”村里很多人对中共的判决不满,义愤填膺。但是谁打抱不平谁就是右派。沈阳无线电机械厂的一位技术员,叫陈树祥,年仅22岁,当时说,村民们说的是对的,怎么能打成右派呢?紧接着,一顶右派的帽子戴在他的头上。

沈阳北郊的二道沟,现在叫北运河,1945年的冬天,一位老汉赶着一辆胶皮轱辘大车,车上坐着老汉的女儿,一个苏军军官路过此地,愣是将女孩强暴了,然后又要扒老汉的胶皮轱辘,老汉哭天喊地:“受了日本人14年的气,又来了老毛子……”此时,刚好来了两个民国政府警察局职员,其中一个叫徐敬一的,拔起枪就朝苏军军官的腿上一枪,那个家伙立刻就老实了,徐敬一又补了一枪。这事在当地大快人心。可是,1952年,徐敬一和另一个民国警察张玉清被押在村外边,五花大绑,跪着,脖子上挂着“杀人犯”的大牌子,被狠命的批斗,之后就再也没回来了。

曾经的民国政府云南省主席云南王龙云在投共后,因质疑苏军在东北的不义之行,被扣上反苏罪名,定为右派。作家萧军因批评苏军胡作非为,背负“反苏”罪名数十年。

但凡中共煽动起的所谓“爱国”,本质上是政治运动和政治站队,是以民族主义和国家名义去埋葬人性与摧毁道德的另类思想改造,说到底,就是维护中共独裁统治而编造的欺世巨谎。一个世纪以来,中国人受尽了中共的霸凌与迫害,怎能还迷失在“爱国”的谎言里呢。

苏联欲向中国实施核打击,被美国制止
共产“爱国”论在美化与维护同类极权政权的同时,还通常会妖魔化自由世界的国度,在这样的舆论覆盖洗脑下,美国在轻信中共的大陆人眼里,往往会成为“爱国”小粉红发飙抨击的对象。这样的人们不妨多看看过往的事实,了解一下历史真相,曾经的苏美大国,到底谁是敌人,谁是友人?

1969年3月,中苏因黑龙江流域的珍宝岛归属问题爆发三次大的武装冲突,结果是苏军死58人,伤94人,中共告胜,中苏关系迅速恶化。

老大哥恼羞成怒,国防部长格列奇元帅、部长助理崔可夫元帅在远东地区部署了几百万吨级的中导弹头,准备对中国实行“外科手术式核打击”。但是,由于苏联顾忌美国的反应,于是通过当时的驻美大使多勃雷宁悄悄地把计划通报了美国,寻求美国中立的表态,美国只要中立,老大哥就可一劳永逸的解决中国威胁问题。

美国考虑到一旦苏联实施核打击,如同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中苏可能会爆发激烈冲突,世界将再次不得安宁。美国因此决定,一,反对苏联的做法;二,尽快将消息通知中方。但是考虑到中方反美情绪持续了20年,中共不一定相信美方的善意,因此,美国决定,另辟蹊径,不通过外交手段去告知中国将面临的危险。

1969年8月28日,《华盛顿明星报》刊登了一则足以震惊整个世界的消息,标题是“苏联欲对中国做外科手术式核打击”,文章将美国得知的苏共核袭击计划一股脑的端了出来。勃列日涅夫暴跳如雷,中共方面立刻开始“深挖洞、广积粮”,进入备战状态。

1969年9月16日,伦敦《星期六邮报》爆料“苏联可能会对中国新疆罗布泊基地进行空中袭击”。美国获悉后,为了制止苏联的军事行动,采取了多种手段,其中包括一项杀手锏,拟定好威吓苏联的行动计划:发出向苏联本土134个城市、军事要点、交通枢纽、重工业基地进行准备核打击的总统密令。

勃列日涅夫做梦都不敢相信这是事实,经驻美使馆证实,消息属实。勃列日涅夫发怒:“美国出卖了我们。”苏联又考虑到,由于美国的通风报信,中共已经做了准备,于是苏联最终不得不放弃了对中国的核打击行动。

中共和中共的史家对这段历史,总是用“利益动机”论来解读美国所起的作用,言即美国是为了拉中国和苏联抗衡,才这样做的,本质上还是为了自己。从普世价值理念上来看,中共的说法颇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意味。倘若中苏爆发核战,难道美国不是渔翁得利吗?美国真如中共所说,这个两头便宜为什么不捡呢?

从后续历史来看,美国当时对中共的认知的确存在一定的短板,没有认清中共之邪比之苏共更甚,以至于八十年代至今对中共强力注资而养虎为患。但在当时毛泽东丑化美国,国内反美仇美呼声长年沸反盈天的背景下,美国人能举重若轻,放弃前嫌而鼎力相助,致使中国人民免遭广岛长崎之难,美国即便是中共所称的“敌人”,也是个“可爱可亲”的“敌人”。美国这个“敌人”曾经为中国人民免遭自己“老大哥”的荼毒而力伸援手,于情于理于义,这样的“敌人”是中共所说的“亡我之心不死”吗?

假如,“美帝”和“老大哥”就是你人生中不期而遇的两位路人,你愿意和谁同伴同行呢?

弹性“爱国”,“党妈”变鸵鸟
7月2日,俄罗斯驻华使馆发文一事,中共没有一家媒体出来指责俄罗斯辱华,中共外交部更是缩头乌龟,“反华”炮弹哑声了。

如此看来,中共的“爱国”并非“钢需”,而是弹性可调,“党妈”也是看碟下筷子,遇到脱胎于昔日老大哥的俄罗斯,战狼变鸵鸟了。

何以解嘲呢?被大陆网民称之为中共“叼盘手”的党媒《环球时报》胡锡进主编,出来为“党妈”打哈哈圆场了。7月3日,《环球时报》胡锡进微博发文,首先佯装“爱国”态势,批评俄方此举不尊重中国公众云云,接着话锋一转,“安慰”中国网民:“对这个事实,我们中国人需要接受”,“无论我们对那些故土有多少感情”,“中国作为国际法的维护者都不能表达我们有意在未来收回那片故土的任何官方意愿”。

中国的网民根本不买账,纷纷骂翻中共和胡锡进:“面对历史上有恩于你且未霸占你一寸土地的美帝,反起来就像打了鸡血似的。面对俄罗斯的羞辱,咋不叫嚣两下?”“把朋友当仇人,把仇人当朋友。”“俄罗斯头上拉屎,胡锡进慌忙送纸。”

大陆知乎网上,有网友评论:“在俄罗斯与海参崴问题上,胡锡进失守底线了。”其实,中共和它的御用文人们从来就没有过任何底线,当年的所谓文豪郭沫若,曾给斯大林写了一首祝寿词,诗句最后一句竟是:“斯大林元帅,你是全人类的解放者,你是我的爸爸!”将一个刽子手形容成全人类的解放者,如此看来,中共肆意把武汉肺炎疫情播撒全球,却要反过来做世界的战疫领袖,也是有“前科”的。

以恨立国,国将不国。以恨为爱,误国害民。中国人,请尽快醒来,认清中共,远离危墙,不要再被中共的“爱国”迷魂汤所迷惑,在中共红朝坍塌的那一刻才能不做陪葬品。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