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疫苗研发困境及出路之思考


更新时间: 2020年09月17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七日】自2019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截止到2020年9月12日,已扩散到全世界200多个国家和地区,超过2860万人受染,92万人死亡。 这个疫情让人类生命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巨大威胁,医药界也面临着一场巨大的挑战。

重创之下,各大药厂和生物技术公司,纷纷投入重金,加速研究开发针对新冠病毒(SARS-CoV-2)的疫苗,期待疫苗能成为人们预防这个病毒感染的解药。

然而,疫苗的研发前景真的如人所愿吗?疫苗真的能成为解救新冠病毒的灵丹妙药吗?

新冠疫苗研发前景几多艰险

疫苗的原理是模拟病毒感染人体的情况,先让人体产生保护性抗体,假想当真正病毒感染发生时,会唤起人体的免疫反应,一举围剿病毒而歼灭之。如果疫苗真的能成功保护人体免受感染,需要具备很多前提条件。人类对病毒特征、感染过程、致病性,以及人体对它产生的免疫反应等需要十分了解,才可能做出有效的疫苗来保护人体免受其感染。这个目标,一些比较简单、稳定的DNA病毒可以做到,比如乙肝病毒(HBV)就有疫苗研发成功。

然而SARS、MERS、登革热病毒(DNEV)、艾滋病病毒(HIV)和埃博拉病毒等RNA病毒却都没有有效而又安全的疫苗问世。主要原因简要剖析如下:

首先,RNA病毒变异速度太快。病毒的特性之一是不断产生变异,以逃避宿主免疫系统的清除。在各种病毒之中,RNA病毒变异速度居群毒之冠。比如,同为肝炎病毒,乙肝病毒是DNA病毒,几十年前就有疫苗了,丙肝病毒是RNA病毒,现在也没有疫苗。

按常规,疫苗研发至少12-18个月才能初步做出人体的验证结果,所以一般来说RNA病毒疫苗研发速度远远跟不上病毒变异的速度。属于RNA病毒的SARS-CoV-2病毒变异速度更快。人们在研发SARS-CoV-2疫苗开始所选择的针对棘突蛋白(Spike protein)的特异性表位,在12-18个月的疫苗人体试验和审批过程中,不可能保持稳定不变。目前疫情才发生8、9个月,已经检测出Spike刺突蛋白有变异的毒株,其传播速度更快、感染力更强[1,2]。

其次,RNA病毒表面抗原蛋白存在的大量糖基化位点,蛋白被不同糖链所修饰后,就像得到“伪装”一样,使得病毒可以骗过人体的免疫系统,而成功地存活。HIV的包膜蛋白gp120有30个糖基化位点,堪称“高度糖基化”,成为导致其疫苗研发迟迟无法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而新冠病毒的棘突蛋白三聚体表面至少有66个糖基化位点。牛津大学糖生物学研究所所长Raymond Dwek教授认为,新冠病毒存在着的这么大量的糖基化位点,意味着研究出有效的SARS-CoV-2 疫苗极难实现[3]。

另外,安全性方面也存在很大忧虑。事实证明,多个RNA病毒疫苗都出现过抗体依赖性免疫加强反应(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所导致的致命性不良反应,使得疫苗不但不能起到人们所期待的保护作用,反而成为复杂病毒的帮凶。疫苗产生的人体抗体不仅无法中和病毒,而是与病毒结合,加强病毒复制或感染能力,导致感染者病情加重。[4-7]

几十年来,艾滋病、登革热、SARS、MERS等病毒疫苗的研发,大多都败在ADE上,500亿美元的投入不仅打了水漂,还造成了不少疫苗接种者的伤害甚至死亡。

目前全世界在研的160多种新冠疫苗,已有9种进入III期临床,中国和美国各3种。中国疫苗III期临床的志愿者,已经在115个国家。一些疫苗开发项目盲目冒进,或跳过动物实验直接上人体,或不做III期临床试验而直接上市,或违规省略应该严谨观察的ADE毒理试验,等等做法不一而足。而且目前新冠疫苗的ADE效应已经初现,盲目冒进开发给人们带来的安全性隐患令许多业内人士甚为担忧。[6,7]

另外,SARS-CoV-2病毒对人体细胞存在多重复杂的感染致病机制,针对其中某一个简单的抗原来激发抗体反应,恐怕难以成功克制这一超级复杂病毒。

疫苗的局限性和“免疫力”的内涵

人类在RNA疫苗研发上的惨烈教训,不得不发人深省。为什么如此发达的现代生物技术,竟然在面对RNA病毒疫苗的开发方面如此无能为力呢?

RNA病毒疫苗开发的屡屡挫败,与现代科学对人体、生命、物质认识和研究方法上的局限性紧密相关。

现代医学目前发展到了分子生物学(Molecular Biology)的阶段,也就是能认识到人体的主要的生物大分子,包括蛋白质、DNA、RNA等等。如果一篇科学研究论文能做到基因和蛋白质的水平,阐述清楚了某个基因的结构,它所表达的蛋白质的结构和功能,那就堪称顶级研究。整个生物学研究,目前大多处在这个水平。

正因为如此,现代医学对抗病毒免疫力的解读,往往局限于依赖针对病毒的中和性抗体,大多数疫苗就是根据这个思路制定的策略。

但是抗病毒免疫力不仅限于抗体的作用。其实西医讲的免疫系统是一个超级复杂、由多种免疫细胞(T淋巴细胞、B淋巴细胞、抗原提呈细胞等等)、多种免疫分子(免疫球蛋白、补体、细胞因子、人体白细胞抗原等等)、和多种结构和功能所共同组成的一个整体屏障系统。虽然现在很多疫苗的临床试验中也测试疫苗所激发的T细胞应答,但是因为目前对于细胞免疫的机理的理解还有很多局限,很难在疫苗的设计上有针对性地提升细胞免疫的作用。

而且,如果从病毒入侵细胞的角度来看,受体细胞的细胞膜膜脂构成和表面受体蛋白的数量等因素,也会影响甚至阻止病毒的入侵。

所以,要更全面地理解人体的免疫力,或者说抵抗力,就需要多层次多系统地去看待这个问题,要看到细胞,组织,器官,系统在不同层面都会保护人体,抵抗外来细菌和真正的保护人类体内病毒的侵犯。要真正的保护人体,就要靠人体建立并存在一个强大的,全面的整体免疫功能屏障,方能抵抗外来复杂病毒的入侵。例如如果人体本身处于一种不健康的状态,免疫系统处于一个疲弱或者低能的状态,比如免疫系统的代谢功能低弱,那么即使疫苗设计的很好,也不能激发出充分、有效而持续的免疫应答。

事实上,我们中国的传统中医认为病毒是一类具有强烈传染性的外邪,是天地中不应该存在的疫疠之气,有“疫毒”、“毒气”等名称。疫毒往往来势凶猛,病情危重,病死率高。中医把西医所描述的人体抵抗外来病毒、细菌的整体免疫功能屏障,称之为“正气”:“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

对气功稍有认识的人们都能理解,“气”是流通在人体的能量物质,虽然在我们这个空间看不见、但是的确存在的无形物质,且可与大自然相通,是一种生生不息的物质存在。

《黄帝内经》有段文字讲,黄帝问岐伯,五疫来了,无论大小,都容易染上,且病状相似,无法通过外部措施治疗,请问如何可以避免被五疫感染?岐伯说,不被感染的人,通常正气存在体内,邪气自然感染不上了。

论述到这里,我们不难发现,无论是中医讲的“正气”、还是西医所描述的人体抵抗外来病毒、细菌的整体免疫功能屏障,都远远超出所谓疫苗开发所期待获得的“抗体”的概念。对付SARS-CoV-2这样的超级病毒,岂能是一个疫苗、或一个抗体所能彻底解决得了的?

针对SARS-CoV-2这样的复杂病毒,从方法论上,人们很难成功地制造出预防针对这个超级病毒的有效疫苗;即使有疫苗,产生了抗体,可能仅起到阶段性、表面上的保护作用,而可能无法长期、彻底保护人体免受这类病毒的侵袭;况且疫苗有无法避免的副作用或者安全性问题。

探寻预防新冠病毒感染的出路

那么到底怎么有效预防SARS-CoV-2的感染呢? 是否有其他的预防途径呢?

仅仅依靠西方现有科技水平,来对付这个超级病毒,显然道路曲折、前途未明。在困境面前,如果人们仍然墨守成规、保持着过去那种固有的观念,很可能“山重水复疑无路”。但是,如果我们能不固步自封,能放下成见,打开眼界,那么很可能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其实除了疫苗,我们还可以考虑其他选择,包括中医、自然疗法、民俗疗法、祈祷等等许多替代疗法。例如最近我们进行过一个九字真言的回顾性研究,分析了来自世界6个国家、6个族裔的36例新冠病毒感染者,在无法得到医院收治、或医院放弃或药物治疗无效,诚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之后具有显著、快速的临床改善的效果。尤其是11名重症患者的改善程度相当鼓舞人心。综合分析均指向效果应该是来自九字真言,而非医院或药物治疗。[8,9]。

在整理这份报告的过程中,还观察到诚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家族易感者的保护性。案例资料中有来自三个家族的类似报告,在同一家族中密切接触感染者的其他健康易感者约五十余人,他们在念九字真言之后也受到了保护,而未受到武汉肺炎病毒的感染。

· 案例17家族的三十多人中,堂兄感染,堂兄有儿子、孙女,都是密切接触者,还有家族里的二十多人,和堂兄一起吃过饭,聊过天,也都属于密切接触者。一家人都念九字真言,都没有感染武汉肺炎。

· 案例23,24一家兄弟两人感染,全家二十多人天天在一起吃饭密切接触,感到很恐慌。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念九字真言后,都安然无恙。

· 案例25,这家的保姆感染了,保姆和主人全家在朋友的介绍下念九字真言后,主人全家及保姆都安然无恙。

尽管这些数据并非正规的临床研究,只是来自患者或亲友的报告,但在当今面对病毒尚无疫苗、无药物可解的危难时刻,整理这些数据仍是有价值的,值得人们参考并做进一步的研究。

而且我们也从一些资料了解到,修炼法轮大法的人群,被这个病毒感染的比率相当低,可以说十分罕见。这也是一个值得人们思考的有意义的事情。

念九字真言可连接宇宙强大能量场

那么,为什么这些人念来自法轮大法的九字真言之后,人们能受到保护,而免受病毒感染呢?

科学家对人精神活动的研究显示,大脑发生的思维、语言活动也是一个物质的运动过程、包括电、磁、化学等等过程。人的精神、思维和语言都同时带有物质和能量场。人的肉眼虽然看不见,但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物质活动。

举个例子,每个人都有一个名字,当孩子出生的时候,父母都会很精心的为孩子准备一个含义好的、吉祥的姓名。为什么人们会这么在意人的名字呢?因为,这个名字是要被自己念一生、别人也会这么念他一生的。如果语言都带有物质和能量,这几个字,会被几万次、几十万次、甚至几百万次的念着、想着,可想而知对这个人一生的生命场会有多大的影响,能不重视吗?

中国传统文化中特别是佛道两家,历来不乏念诵咒语治病的先例。为什么念咒语可以治病呢?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我们念诵什么样的咒语、语句,就会与宇宙相对应的高能量场发生共振,并吸引同等频率的能量到我们身上来,从而产生治病的效应。

例如美国一家大型医学中心发现使用咒语促进打坐的方法,具有治疗退伍军人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TSD)的潜力[10];另一项关于咒语的研究发现,人们念咒语时大脑出现了相关的电生理学和神经功能影像学变化,该变化与自我意识的下降和超越世俗的幸福感有关,同时念咒语也增加了心脏功能和副交感神经功能调节的稳定性[11]。

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来自于中国佛家气功——法轮功。我们通过研究发现,法轮功中具有一种非常强大、对人健康有益的高能量场,因此在很多法轮功修炼者身上才出现了许许多多现代医学所不能解释、不能达到的祛病健身的效果。

比如,行医25年的汪志远医师,曾患医学绝症“渐冻人病”,医学上称为肌萎缩侧索硬化症,因为多方求医无效,抱着探索的心理,参加了法轮功学习班。他在学习班上感受到一种非常强大的能量场,非常舒服的一种热流、暖流,从头到脚滚滚热流,一阵一阵的来。那个能量场之大,是他从来没有想象过的。后来他的渐冻症在修炼法轮功3个多月之后就治愈,至今已经健康的活了20多年。[12]

关于法轮功的一个回顾性研究发表在2016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上。ASCO年会是全球最大、最具影响力的癌症、肿瘤学研究的医学年会,每年吸引逾3万名来自全球的肿瘤学专家参加。论文作者在参会之际,还接受了美国针对癌症患者发行最大的CURE杂志的专访。

主要研究发现是:152例晚期、终末期、无药可治的癌症病人,包括肺癌(38例),肝癌(29例),胃癌(17例),白血病,食道癌,妇科癌,胰胆管癌,结肠癌等等。65例患者抗癌治疗失败,74例患者在确诊后无药可治,13例患者在接受医院治疗的同时学炼法轮功。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医生预测平均存活期5.1±2.7月。读法轮功的著作《转法轮》或者听法轮功的讲法录音等之后,实际平均存活期显著延长到56.0±60.1月(P<0.0001)。症状改善时间为1.3±1.7月,症状完全消失的时间为3.6±3.3月。修炼法轮功后生活质量改善显著(P值<0.0001)。[13]

这些终末期癌症患者,有些人甚至是奄奄一息,家人棺材都买好了随时准备入殓的,读法轮功的著作《转法轮》,或看、听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像或录音等,居然可以帮助他们显著延长存活时间及改善症状,这也说明法轮功具有超乎寻常的强大能量场,可纠正很不正确的疾病状态,甚至包括晚期癌症。

通过修炼法轮功,修炼者不仅身体表面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症状消失、寿命延长、疾病好转、精神乐观向上等等,而且还发生了一些通过现代科学方法能检测得到的生物医学指标的改变。

美国贝勒医学院的科学家们2005年在替代医学领域权威杂志上发表论文,通过对一群法轮功修炼者的血液白细胞进行实验,发现和正常健康人相比,法轮功修炼者的嗜中性白细胞的吞噬和杀伤细菌的功能明显增强,和抗病毒免疫力有关的调节基因(例如干扰素-γ)的表达显著增加等等,提示了法轮功修炼者抗病毒免疫功能明显增强,能对各种外来病毒、细菌具有更强的抵抗力(免疫力)。[14]

另外,这项美国研究还观察到细胞“垃圾箱”——细胞内的泛素依赖蛋白质降解系统(Ubiquitin-dependent protein degradation pathway,UPP)调节基因的下调。 这一系统和许多疾病的发病机理有重要联系,因为在病理条件下,被送入UPP降解的蛋白质会显著增加。其中包括炎症、癌症、神经细胞退行性疾病等等。这一研究结果有力提示法轮功修炼者的身体内可能存在着一种强大的抗病机制,可能帮助他们抵抗、修复多种疾病的病理过程,产生抵抗疾病的能力(抗病能力)。[14]

当人们愿意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九字真言时,也就是认同了宇宙中存在着高能量物质场,并与宇宙高能量场发生共振,当来自于宇宙的强大能量传递到念诵者身上,就能帮助人增强自身的免疫力,增强免疫系统的整体抗病毒能力,保护人们免受病毒感染。

我们在九字真言的研究中还观察到新冠病毒感染者在念诵九字真言之后,多数在1-2天之内就能快速见效。有两例还报告在念九字真言的过程中,亲身感受到来自念诵真言后产生的能量场。

案例16报告者写道:“有一股强大的热气流,象刮风一样进入了我的身体,……。瞬间,身体就感觉特别轻松了。”案例13写道:“念九字真言确实全面改变了我的能量水平。”从此两例的经验得知,念九字真言可以引发外在的能量进入念诵者的体内,帮助抵御或清除病毒,或预防病毒感染之效。

另外研究还同时发现,如果染上新冠病毒之前就知道九字真言的案例,往往内心平静、不害怕,马上诚心念诵九字真言而让自己好转;而之前不知道九字真言的其他案例,往往害怕、恐惧甚至焦虑、绝望等,往往有些个负面情绪。而负面情绪会影响免疫系统发挥其正常功能而更不利于人们战胜病毒,正面情绪更有利于免疫系统发挥其正常功能。

所以知道九字真言的人们,往往更可能具备一个平稳积极的心态渡过难关。

需要指出的是,念九字真言,并不等于修炼法轮功,而是运用佛家法轮功的真言来保护自己免受瘟疫的侵袭。法轮功修炼是对修炼者的心性和行为有着系统、长期、严格的标准要求的,包括方方面面的一些要求,并不是仅仅只是念诵真言那么简单。

未来生物医学发展之希望

现代物理学研究认识到物质微粒,至少包括分子、原子、电子、夸克、中微子等成份。这些都是人体的物质成份。而人体中的这些原子、电子、质子等等这些物质层面、他们所展现出来的生物学特性如何,现代生物医学不得而知。还有现代物理学目前还认识不到的,更更微观物质微粒层面、能量层面的生物学特性又如何,现代生物医学更是不得而知。

尽管人类科学似乎很发达了,对人体、物质、宇宙、时空的认知也似乎很先进了,可是,他却未能帮助人们认识到与物质成份同时并存的另一个重要元素,也就是古人强调的万事万物中的“道德”的存在。

现代医学科学在方法论上的这一缺陷,使得人类的科学越来越走向了物质化的边缘,而失去了应该与之平行发展的“道德”的力量。

而肉眼能看得到的、或者人类的工具能观察到的物质层面的东西很难改变精神道德层面的缺陷,而精神、道德层面的升华却能纠正人体物质层面的不足,甚至改变疾病的状态。

《黄帝内经》早就揭示了遵循正直的道德原则的生活对人们健康身体的重要性。“是以嗜欲不能劳其目,淫邪不能惑其心,愚智贤不肖不惧于物,故合于道。 所以能年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者,以其德全不危也。”

现代精神神经免疫学也揭示了人的道德价值取向影响人身体的抗病功能。具有利他性幸福观的人往往具有良好的免疫学功能,可以帮助人体更好地对付感染或肿瘤性疾病;而具有享乐型幸福观的人则相反[15]。美国贝勒医学院的科学家对法轮功修炼者的研究也佐证了这一点[14]。

结语

新冠病毒疫情让人类生命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巨大威胁。疫苗也许无法成为人们预防这个病毒感染的灵丹妙药。人体免疫力的内涵远远超过疫苗所涵盖的概念。不管人们感情上愿不愿意面对,但这很可能是,最后人们仍然不得不面对、并不得不接受的一个残酷真相。

如要走出困境,需要人们能够敞开心胸、集思广益、放下成见。我们观察到诚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五十余名家族易感者的保护性。

诚念九字真言对预防新冠病毒感染的作用和机理值得人们研究。种种关于法轮功和九字真言的科学研究提示其机理可能在于:人们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九字真言时,相当于认同了宇宙中存在着高能量物质场,并与宇宙高能量场发生共振。宇宙的强大能量就能传递到念诵者身上,就能帮助人增强自身的免疫力,增强免疫系统的整体抗病毒能力,保护人们免受病毒感染。

我们并不排斥疫苗开发,但在当前大疫当前、尚无安全有效疫苗、解药问世的情况下,念九字真言,简单、易学、而且不与其他方法相冲突。不用出声,心中默念就行。繁忙之余,静下心来念一念,对任何人都不会造成任何损失。值得长期在医院工作的医务工作者、经常与病人接触的各种人士、还有广大易感民众,在日常生活中实践并尝试。念九字真言并不等于修炼法轮功。

当人们通过念诵九字真言,将来有一天能走出这场瘟疫而反思过去时,很可能会猛然惊醒,人类的科学和医学也可能会重新开始走上一条重视道德、回归传统的发展正路。

参考文章

1. Li Q, Wu J, Nie J, et al. The Impact of Mutations in SARS-CoV-2 Spike on Viral Infectivity and Antigenicity.Cell。 2020;182(5):1284-1294.e9。

2. Korber B, Fischer WM, Gnanakaran S, et al. Tracking Changes in SARS-CoV-2 Spike:Evidence that D614G Increases Infectivity of the COVID-19 Virus.Cell。 2020;182(4):812-827.e19。

3. 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 独家丨为什么新冠病毒疫苗极难成功? 牛津大学顶尖科学家解密。 2020-03-29 12:38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4. Yip MS, Leung NH, Cheung CY, et al. Antibody-dependent infection of human macrophages by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Virol J。 2014;11:82. Published 2014 May 6.

5. Liu L, Wei Q, Lin Q, et al. Anti-spike IgG causes severe acute lung injury by skewing macrophage responses during acute SARS-CoV infection.JCI Insight。 2019;4(4):e123158。

6. 同根,古金。新冠ADE初现 疫苗将成炸弹(上)。明慧网,2020年9月7日。

7. 同根,古金。新冠ADE初现 疫苗将成炸弹(下)。。明慧网,2020年9月8日。

8. 董宇红,许凯雄。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武汉肺炎临床疗效的研究报告。正见网 2020年06月08日。

9. 董宇红。九字真言对武汉肺炎疗效研究之启示。明慧网,2020年8月20日。

10. Kang SS, Erbes CR, Lamberty GJ, et al. 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 for veterans with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Psychol Trauma。 2018;10(6):675‐680。

11. Gao, J., Leung, H.K., Wu, B.W.Y. et al. The neurophysiological correlates of religious chanting.Sci Rep2019; 9, 4262。

12. 一个渐冻人的康复神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pFRXFJ9Eko

13. Dong Y, Huang C-F, Liao J, Chen A C-Y, Liu JG and Hsu K-H. An observational cohort study on terminal cancer survivors practicing falun gong (FLG) in China.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2016; 34 (15_suppl):e21568。

14. Li QZ, Li P, Garcia GE, Johnson RJ, Feng L. Genomic profiling of neutrophil transcripts in Asian qigong practitioners:a pilot study in gene regulation by mind-body interaction.J Altern Complement Med。 2005 Feb;11(1):29-39。

15. Fredrickson BL, Grewen KM, Coffey KA, et al:A functional genomic perspective on human well–being.Proc Natl Acad Sci USA2013; 110 (33):13684–9。

作者简介:
董宇红,传染病学医学博士,前瑞士诺华制药公司,抗病毒药物开发高级医学科学顾问。
林晓旭,微生物学和免疫学博士,美国前陆军微生物学研究员,Walter Reed陆军研究所病毒系实验室主任。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