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我们修炼的基础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六日】学法也有很久了,但过去从来没有去仔细分析一下“真善忍”三个字。现在让我们来看一看这三个字,“善”和“忍”好像是一个渐渐才能达到的,我在修炼过程中也是有时做的好有时做的不好修过来的。而我们看这个“真”,好像一个修炼人首先要作到“真”,一个人作不到“真”,好像你就不能提高了,因为你作不到“真”你就不能发现自己的不足,那你也无从进步了。

经过这么多风雨,我现在感觉“真”是我们修炼的基础,因为你做不到真,在小事上来说你就不可能有善了,因为你做不到真那你一定是考虑到自己的利益而为,一切都是为了自己那你怎么可能有善呢?在大事上说你可能就不够格了吧,虽然你心里有大法。但修炼是极其严肃的事情,你做不到真,你也就谈不上修炼不修炼了。而且我们都知道,人家道家还专门修“真”呢,佛家和尚呢,不也要求不能说谎话,讲修口,那是非常严格的。

前看网上介绍,有人写了假经文,为在压力下交书、违心承诺找借口。师父是曾经说过:我不重形式。这句话。但师父是在什么情况下说的呢?师父是在讲一个修炼人面对生死这一问题时讲的这句话,是说面对生死这个形式,是看你的心达到没有。不能做到真,好像就没有达到这一标准吧。

谈点我自己的体悟:学了这么多年法,自己体会到修炼最终就是放下生死之心,当然这个放下生死是有不同层次的内涵的,我自己体会就是一个人根本没有生死之念,不知道生死为何物了。当初修炼有一段时间了,也过了一些关,但在一些小事上总是反反复复,大事可以做的好,但小事把握得不好,一些执著心老认为无关痛痒,不能下决心去掉它,也是因为我不并不认为它是执著心。一日看到《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一下清醒了,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我努力去掉怕心,去生死心,突然明白我连生死都可以放下了,那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一下那些以前我不认为是执著的东西全都清晰展现在眼前,发现我怎么有这么多的执著心,看清它是执著心,那去的就很快了(我去不掉那些执著心,关键是在于我不并不把它当做执著心,不认为它是不好的习惯)。

我去北京的时候,那真什么都不要了,回来后提高就特别快,以前打坐都是人为控制静下来,并没有真静,回来后那些执著心一个一个去掉了,现在能真正静下来了。脑子一下可以达到空的状态。我自己体会如果你一下把生死放下了,你就能够发现自己所具有的那些不易查觉的执著心,修的一定特别快。我想我连生死都不管了,那我还管常人中那些东西干什么?一瞬间你就能达到标准,执著心好像如同业力一样是物质的,反过来再把这些个执著心产生的物质清理它,这就是最快的修炼之路了。我们修炼来修炼去把所有东西都可以放下了,那么生死也就自然放下了,这里好像是修炼不同的路吧。以上为个人体会。

大陆学员
1999年10月16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